第003章 三月的温婉儿

第003章 三月的温婉儿

自从那天气走李富财之后,苏无名抽空又做了几架织布机,并且亲自招了几个工人。

    苏无名招人并不是很看重能力,毕竟像织布这种事情,只要肯用心,熟能生巧,很快就能够学会,所以他最看重的便是人品,他可不想再次遭受别人的背叛了。

    招了几名工人之后,苏家作坊的生意顿时红火起来,别人五六天才能够完成的量,他们一天就能够完成,许多急着用布匹的,皆来苏家作坊订货,因为这里是出工最快的。

    在苏家作坊运转起来之后,李富财在苏家作坊对面开了一家李氏丝绸铺子,并且在后院设了作坊。

    有一天苏无名闲来无事在街上锻炼身体,发现张妈和孙婶两人从里面走了出来,而她们两人看到苏无名之后,立马掩面而去。

    苏无名看到这些之后,立马明白过来,前几天张妈和孙婶请辞皆是受李富财鼓弄的,为的便是让李富财有机会索要苏家作坊,以前他只是这样推测过,如今见张妈她们从李富财的铺子里走出,这便是坐实了的。

    苏无名暗自浅笑之后,进了自家作坊。

    而这个时候,苏母喜笑颜开的迎了上来:“苏郎,如今我们苏家作坊比以往可是做大了很多,这都多亏了你将织布机改良了一番啊!”

    苏无名谦逊道:“母亲过奖,只是如今业务扩大,我们丝线也必然需求增加,不知母亲可有良策?”

    苏母一听这话,脸色顿时为难起来,道:“苏郎你是有所不知,我们苏家作坊的丝线以前都是在洛阳温家购得,洛阳温家在洛阳的布匹丝线生意是最好的,也是最大的,京城长安不少达官贵人的布匹都是从温家买的,风头可是大的很呢!”

    苏母说到这里,一脸的羡慕,只是苏无名却有了疑问,于是连忙问道:“温家这么大势力,怎会跟我们苏家这样的小门小户做生意呢,像我们之前的需求量,恐怕还不够他们塞牙缝的吧?”

    苏母笑了笑:“温家的确不做小户生意的,不过我们苏家却是除外,因为温家老爷温晨年少落魄之时,得过你父亲苏京的援手,所以温晨发达之后,便想着报答你父亲,于是我们苏家去温府买丝线,无论多少都卖,而且价格比别人的还要便宜,只是……”

    说到这里,苏母眉头微皱:“只是自从你父亲去世之后,那温晨又突然得了怪病卧床不起,我们苏家与他们温家便断了来往,唉!”

    听自己母亲说出这些事情来后,苏无名也觉得甚是可惜,如果温家能够再给他们提供帮助的话,他们苏家生意必定能够再上一层楼。

    一番思索之后,苏无名问道:“除了温家之外,还可从那里购得丝线?”

    “除了温家之外,再想购得,恐怕必须远赴苏杭亦或者川蜀之地了,只是路途遥远,我们一个小作坊,实在没有必要的。”

    苏无名极其有经济头脑,自然知道像他们这样的小作坊,去苏杭之地进货很划不来,所以思来想去,最后只有去一趟温家了。

    此时已然黄昏,夕阳普照下的洛阳城很美,苏无名来了这么久只在作坊附近转悠过,所以看到那么美的夕阳之后,便想着能到洛阳城中走一走,感受一下东都洛阳的风貌。

    因为已经是春天的关系,所以这个时候街上行人还有很多,熙熙攘攘好不热闹,苏无名边走边欣赏这些景致,不由得心情大悦。

    而就在他游玩的时候,突然看到前面围着一群人,而且发出很是激烈的争吵声,从声音中听,好像是一男一女在吵,其间夹杂着一个比较轻缓的女子声。

    苏无名拨开人群,只见场中有三人,一男子衣冠富丽,一看就知道是有钱人,而另外两人则是女子,其中一女子略显稚嫩,应该才不过十五六岁,此时她一脸愤怒,跟那个衣冠男子争吵的十分剧烈,而在女子身旁,则站在一个比较冷静的女子,那女子稍大一些,而且比之那个愤怒的女子更美艳,她站在人群之中,就像是落入凡间的仙子。

    苏无名不由得看的痴了,这样的貌美女子,就是几千年后的大明星也比不上啊,今天能够如此近距离的欣赏这样的美人,真是值了。

    很快,苏无名由欣赏这样的美人变成了喜欢,因为他发现这个美人很冷静,就算她的同伴在与人争吵,她仍旧能够保持冷静。

    一个女人若能够处变不惊,那便说明她是一个很理智的人,而苏无名喜欢理智的女人。

    听了一会争吵之后,苏无名终于弄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原来三人这番争吵,是为了一匹绢布。

    当然,他们并不是因为绢布的价格争吵,而是他们都说绢布是自己的,那个男子盛气凌人,指着地上绢布说道:“我刚从店铺拿回家准备剪裁的布匹,怎么会是你们的?”

    那个略小女子冷哼一声,毫不客气的回道:“当然是我们的,我们拿着这匹绢布准备送到店里去买,途中与你发生了碰撞,绢布跌落在地,你便说绢布是你的,真是强盗。”

    两人这么争吵着,那美艳女子突然开口道:“巧儿,不要跟这个无赖多费口舌了,你去一趟刺史府,把燕儿妹妹叫来,她一来,这里一切就大白天下了。”

    那个巧儿气愤异常,可那美艳女子一说出这话来,那个巧儿立马点头笑道:“还是小姐聪明,小姐织布的时候,南宫小姐也在的,我这就去。”

    巧儿说着便走,而这个时候,那名男子冷哼了一声:“你……你不要以为把刺史大人搬出来我就怕你啊,告诉你,我的东西就是我的东西,你叫谁来,他也不可能说把我的东西判给你。”

    美艳女子浅浅一笑,并不与那男子做无谓的争吵。

    围着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他们都不上前说一句公道话。

    苏无名对此事有了了解,心中也大致有了普,但现在的关键,是如何让无赖现行。

    苏无名微微摸着下巴,突然灵光一动,随即走上前去,笑道:“你们两人争来争去,也争不出个所以然来,惊动了官府有什么好的,还不够麻烦事那,我看不如这样,你们两人将这一匹布平分好了,拿回去每人还能做件衣服不是。”

    苏无名这么一站出来说话,那些看热闹的人纷纷跟着附和,对他们来说,结果是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要有热闹看。

    见那些看热闹的人纷纷附和,那衣冠男子连连应道:“我也不是喜欢多事的人,既然这位小兄弟出来说了句公道话,那我看这样吧,我吃点亏,割让一半给这位姑娘,如何?”

    那美艳女子看到苏无名之后,先是一惊,接着眉头微皱,随后望着那衣冠男子断然拒绝道:“不行,这是我亲手织出来的,岂能便宜了你这个无赖。”

    美艳女子这么一反对,那衣冠男子顿时急了:“我吃点亏让你得一半,你还不愿了啊,你愿意在这里耗,老子可没有这个时间。”男子说着,这便要拿起地上的绢布离去。

    可这个时候,苏无名突然伸手将绢布夺了过去,望着那名男子笑道:“恐怕你不能将这绢布拿走!”

    衣冠男子先是一惊,随后露出顿悟的神色:“既然这样,我就送这位姑娘一半好了,按你刚才说的去办,如何?”

    美艳女子正要站出来反对,苏无名连连摇摇头:“恐怕你一点都得不到,因为这绢布不是你的。”

    “你……你这话什么意思?”衣冠男子有些惊讶,或者说是紧张,他不是很明白眼前这个男子到底什么意思,刚才他还说要一人一半,怎么现在就说一点不给自己了呢?

    美艳女子也很惊讶,她微微抬头望了一眼苏无名,而这个时候,苏无名浅浅一笑,对那衣冠男子说道:“这东西真是你的吗?恐怕不是吧,一个人自己的东西,谁会平白送人呢?更何况是这种做工精良的上好绢布呢,我刚才说那句话,就是想看看你们谁愿割让,这匹绢布的主人定然不肯,而不是这匹绢布的主人,则一定会愿意,因为得到一半总比得不到的要好吧,是不是?”

    苏无名说完,附近看热闹的人纷纷表示赞同,而那个因为贪欲而想耍无赖的男子,此时已然羞愧的涨红了脸,最后在众多百姓的职责下,灰溜溜的逃离了现场。

    苏无名将那匹绢布递交给那美艳女子,随后一拱手,便也转身离开了。

    那些百姓见没有热闹看,也都纷纷散去。

    待百姓散尽之后,巧儿才领着刺史大人南宫复的女儿南宫燕赶了来,当她们两人看到美艳女子手中绢布的时候,那南宫燕有些奇怪的问道:“婉儿姐姐,那个无赖良心发现了?”

    温婉儿浅浅一笑:“没有,是一个人帮我要回来的。”

    “是谁?”南宫燕将手中宝剑换了手,有些好奇的问道。

    “苏无名!”

    “苏落第?怎么会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