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5章女尸

第005章女尸

“别过来!”我转身便飞快地朝门外跑去。

    “夫君!别走!”

    声后传来了红衣少女温柔的声音。

    我才懒得理她,不走是傻逼。

    呼!呼!

    这死丫头竟然张嘴把桌子上的蜡烛给吹灭了。

    整个房间,陷入了一片漆黑当中。

    我摸着黑朝门口的方向走去,手在半空中乱抓。突然只觉手心一阵棉柔,我的手好像落在了这死丫头的胸怀上。

    “夫君!别走!”

    红衣少女抱住了我,她细软的身子与我的胸膛紧紧的贴在了一起。

    我感觉自己就像一只落入饿狼嘴中的小绵羊,动弹不得。

    “别这样……姑娘……我们又不认识。”

    我扭妮着身子,像个半推半就的娘们,想反抗,却发现浑身没了力气。

    一阵淡淡的清香入鼻,沁人心脾。

    不知何时,少女的两片唇落在了我的嘴唇上,凉凉的,湿湿的。

    伴随着一缕幽香入鼻,一股暗力轻轻地把我推倒在床上,我像是着了魔一般,不知死活的被那一缕香随意的折腾。

    不可以!她是一个女鬼。人鬼殊途,会死人的。我在心里挣扎着,猛然用力推开了红衣少女,大声喊了出来。

    “不要!”

    砰!

    房间的门,被人打开了。

    “乔阳!你怎么了?”

    灯光下,只见袁欣穿着一件吊带睡衣冲进了我的房间里。

    我揉了揉眼睛,这才发现,刚才不过是做了一个梦。我还是在袁叔给我指定的客房里睡。而袁欣也根本没有给我送衣服。

    “你没事吧?”袁欣关心地问。

    “没事,做了一个恶梦而已!”我笑着答道。

    “没事就好。早点睡吧!”袁欣说完,转身便准备离开。

    “袁欣等等!”我起身拽住了袁欣的手,小声道了一句:“要不,你留下来陪我一会儿。”

    袁欣有些惊讶,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听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

    “嗯咳!”

    是袁叔进来了,他有意咳了一声,旋即朝自己的女儿瞪了一眼,“欣儿,这么晚了,你不睡觉,还在这里做什么?”

    “爸!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袁欣连忙将手从我的手里抽了出来,挤出了一个微笑,解释道:“对了,乔阳刚才做了一个恶梦。他让我给他解梦。”

    袁叔听了这话,仔细打量着我的眼色,旋即又翻了翻我的眼珠子,脸色凝重道:“你和我说实话,刚才到底做了一个什么梦。”

    我朝袁欣望了一眼,有些不好意思地把刚才所梦到的内容和袁叔说了。

    袁欣一听,我竟然梦到别的女人,气得转身就要走。

    “回来!”袁叔叫住了她,又将目光落在了我的脸上,“你们俩今晚换一个房间睡吧!”

    “为什么?”袁欣有些不情愿。

    “因为你房间里的床是单人床,而乔阳睡的是双人床。双人床容易招惹桃花,风水学当中讲究的是有形必有煞,既然留了两个人的位置,那象征的意义就是再召一个对象来。乔阳撞了阴婚,召感不来别的女人,只好把女鬼给召来了。还好只是一个梦。要不然,就麻烦了。”

    说着,袁叔用手抹了一下光溜溜的脑袋,一本正经道:“快起来,换房间。”

    “好!”

    我从床上爬了起来,只觉两腿无力,走路都有些打摆。想不到,这死丫头这么厉害,只是一场春梦,却弄得我腰酸背痛,两腿乏力。

    袁欣和我换了房间。这一招还真有效,一觉睡到大天亮,连梦都没有做。

    第二天,袁叔陪同我一起去了派出所。

    负责邹丽案子的是一位美女警官,叫林敏,年龄大概在二十五六的样子。

    林敏对我进行了一番严格的审问后,便带了两名协警和挖坟的工具,押着我前往邹丽出事的地方,说是要把那只死猫刨出来看看。

    袁叔也跟着去了。

    “喏!这里便是我那天给邹小姐选的坟,里边埋了一只死猫。”我手指着前边的猫坟道。

    “刨开来看看。”林敏一脸严肃地朝两名协警命令道。

    “别动!”

    忽见,袁叔大喊着跑了过来。

    “这地方是一个天然的地庙,中间高来两边低,前边还有三棵松,象征香火来朝,若在这地方动土,那叫犯地煞。”

    袁叔说着,朝我瞟了一眼,“这小子已经错过一次,就千万别再错了,否则必定会招来更严重的煞气。会死人的。”

    “地庙,你开玩笑吧!”

    林敏冷笑一声,朝袁叔警告道:“大叔,我看你年纪大,就不和你计较,你要是再这样胡说八道。小心,我把你给铐了。宣传封建迷信,到处造谣也是犯法,你知道吗?”

    “姑娘,这不能动啊!我以一名资深风水师的名义担保……”

    袁叔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林敏给打断了。

    “资深个屁!再说,我真把你铐了。”

    林敏当真从自己的腰间取出一副手铐,在袁叔的面前晃了晃,

    吓得袁叔脑袋一缩,不敢再吭声,脸像霜打的茄子。

    见袁叔的脸色这么难看,我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也帮着劝起林敏来。

    “林警官!这地方还真是邪。”

    “住嘴!”林敏朝我大声吼了一句:“你小子少给我装神弄鬼,邹丽死亡的事情,还没有完。你是最大的嫌疑人。”

    说罢,朝两名协警一挥手,“给我挖!”

    没用多长时间,协警便把猫猫的小木棺给刨了出来。

    “咦!这土里怎么有血?”突然听到一位协警叫了一声。

    林敏朝坟坑里瞄了一眼,皱了皱眉道:“这里头一定有情况,继续挖!”

    我的神经立马蹦紧了。那天就是因为见血了,才挖出一蛇,然后把那条鸡冠蛇给招来了。

    “喂!你们千万别再挖里边的土,挖了会有麻烦的。”我大声朝林敏喊道。

    林敏听我这么一说,狐疑地朝我望了一眼,得意地笑了起来:“给我挖,这小子一定有问题。”

    “别挖啊!这里头有蛇。”我心里替他们担了一万颗心。

    “滚!”林敏用力推开了我,将手指到了我的鼻尖处,“你小子听好了,再这样,我把你给铐了,你这是防碍公务知道吗?”

    “挖吧!你会后悔的。”我生气地答了一句。

    “给我挖!”林敏一挥手,那两个家伙当真又往下挖去。

    挖着挖着,从鲜黄的泥土中,现出一条条像筷子一般粗的蚯蚓,有的被铁锹斩成了两半,带血的身子在泥土中来回地翻滚着。

    林敏见了,回头朝我冷笑一句:“这就是你说的蛇?嘿!装神弄鬼。”

    我没有作声,眼瞪瞪地看着两名协警继续往下挖。挖着挖着,突然现出一截红布,紧接着一只红袖子现了出来。

    “林警官真的有情况,你看,这是女人的衣服,还有头发。”

    “继续挖,这可能是一起连环杀人案。”林敏的情绪显得有些激动,突然见这女人把手中的铐子往我的手上甩过来。

    咔答!

    这女人竟然把我给铐了起来。

    “喂!我没杀人。你不能铐我。”我说。

    “没杀人也要铐,你现在是重大嫌疑犯。逃了,我可负不起责。”林敏冰冷地答道。

    我真的要晕过去了,撞了阴婚不说,还摊上这事。如果真从这黄土里刨出一具女尸的话,我可是跳进黄河也说不清了。

    “快看!果真是有一具女尸,一具红衣女尸。”

    我朝那坑里望了一眼,还真是一个身穿红衣的女子背对着我们。我立马想到了昨晚在梦境中遇见的那一个红衣少女。

    突然间,我的心里有一种莫名的期待,我很想看清楚那具女尸的脸,我想知道,她到底是不是那个红衣少女。

    “把她翻过来看看。”林敏朝协警命道。

    协警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弯下腰,把那女尸的身子翻了过来。

    袁叔见状,立马跑到了那坟坑边,一脸阴沉地打量着那女尸。

    当协警把女尸翻转过来时,我差点就吐了,只见一头漆黑的头发下边是一张根本看不到肉,完全烂透了,已经干得只剩皮包骨的脸。显然这是有些年头的腐尸。

    奇怪的是那干枯的舌头,特别长,差不多可以舔到咽喉了。

    我由此联想到梦境中的红衣少女。顿时心里无比的失落,我希望眼前的女尸不是那个带酒窝的漂亮妹子。

    林敏死死地瞪着那具女尸,好一会儿才从口袋里摸出了手机,自言自语道:“这尸体,我得请法医来验一验。”

    “别!你们千万别再折腾了。赶快把这女人照着先前的样子给埋了。这女人一定是枉死的短命鬼,怨气极大。她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埋进了土中,说明埋她的人,不希望她灵魂回来。”

    袁叔朝林敏劝道。

    林敏扬起脸不屑地朝袁叔瞟了一眼,“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因为人命关天。你看,这是用草席卷着埋的,旁边还洒了生石灰。撒石灰画格子,是画地为牢的意思。果没有猜错的话,这女人的后背上一定还吊了铜钱。五帝钱压着她,让她永无翻身的机会。”

    袁叔一脸严肃地朝林敏警告道:“你们千万不能乱来,会死人的!”

    林敏狐疑地转动了一下眼珠,朝两名协警道:“翻过来看看,看后背是不是真的绑了东西。”

    协警当真又把女尸翻了过来。

    袁叔仔细打量着女尸的后背,很快激动地用手指着女尸红衣服上的一个小口袋道,“在那里!在女尸命门穴的位置。这地方用红线缝了一个封了口的口袋,铜钱一定就在里头。”

    【作者题外话】:喜欢本小说的朋友,请点击一下收藏,并期待您投票支票,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