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避祸

第5章 避祸

那天晚上,她一直等到黄昏时分,母亲才从大伯父那边回来。

    她忙迎上去帮母亲更衣:“大伯父怎么说?”眉宇间透着几分期待。

    “我们毕竟是一家人。”母亲脱了褙子换上了绸衫,“你大伯父已经派人去叫左俊杰了。家里的丫鬟、媳妇、婆子,你大伯母也会帮着约束约束,不会让她们胡说八道的。你就放心去碧云庵住些日子,散散心。”

    流言蜚语像风一样,怎么阻止的了?

    可家里的长辈愿意出面,这件事应该很快就可以过去吧!

    她回了屋。

    大丫鬟依桐和雨微正坐在堂屋里做针线活,折柳和剪草几个小丫鬟围在她们身边,或帮着分线,或帮着挽线,叽叽喳喳地,十分热闹。

    看见她进来,都笑盈盈地上前给她行礼。

    她望着眼前一张张熟悉的面孔,想到母亲丢给她的那个肚兜,心里凉飕飕的。

    母亲曾经教导过她,丈夫为了家族、小妾都会和她离心,只有身边的这些人,依附她而活,生死相关,荣辱与共,只要用得好,最忠诚,最贴心不过。

    她自认对她们不薄,实在想不出她们要背叛她的理由。

    夜里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

    值夜的是依桐,披衣移灯过来:“小姐,您这是怎么了?”

    灯光下,依桐目光里盛满关切。

    她还记得前些日子她曾问依桐是否愿意跟她去南京。

    依桐羞涩地低头:“我想留在华阴!”

    她当时笑着问她:“那人是谁?我走之前一定为你做主,免得你空欢喜一场。”

    依桐不好意思地笑:“小姐不认识,是外面的人。我爹娘已经答应了。只等禀了五太太!”

    难道是依桐?

    为了一个男人背叛了她!

    她很快否定。

    不可能是依桐。

    依桐七岁就在她屋里服侍,两人一起长大,亦仆亦友,就连自己库房的钥匙都交由依桐保管,这是她最信任的人。如果她连依桐都信不过,还有谁能信得过?

    或者是雨微?

    雨微家有嗜酒好赌的父亲,连雨微的母亲都被卖了换成了酒钱,待雨微升了二等丫鬟有了月例之后,又常为了钱来找她,有次雨微不给,还曾威胁要把雨微的胞弟卖了。

    为了钱背叛了她!

    她很快否定。

    不可能是雨微。

    雨微会和她一起去南京。

    如果运气好,雨微会被收房,甚至是抬成姨娘,最不济,也会做个管家娘子。

    需要多少钱才能让雨微放弃去南京的初衷?

    或者是折柳?剪雨?

    念头一起,她就狠狠地甩了甩头。

    她这是怎么了?

    看谁都有问题。

    草木皆兵的,只怕还没有找到那个里应外合的人她就把自己给逼疯了。

    她的异样让依桐担心起来:“小姐,要不那给您读几页《园牧》吧?”

    《园牧》,是本写营造园林的书。

    她要嫁到江南去了,专程从父亲的书房里找出来的,怕不懂江南园林的布置闹出笑话来。

    可今天,在这昏黄的灯光之下,昨天还让自己她憧憬不己的事却变得苦涩起来。

    “不用了!”她翻身背对着依桐,“快点睡吧。明天一早还要去碧云庵。”

    依桐从不曾违逆过她,温声地应喏,小心翼翼地帮她放下帐子。

    她睁着眼睛,看着天色熹微,然后起身更衣,随母亲去了碧云庵。

    碧云庵离城五十里,建在栖霞山脚,古树掩映,远岫环绕,景致雅秀,是个避暑的好地方。庵主果慧大师年过五旬,慈眉善目,和蔼可亲。听说她中了暑,送上自制的六花汤,知道她要在庵里住些日子,派了两个小尼姑帮她们收拾打扫,还不时来看看她,和她讲讲佛经,说说教义。而绿萼、寒烟两个小丫鬟呢,对于能在众人中被选中留在庵云庵与有荣焉,服侍她来小心谨慎,生怕有些许不周到的地方。

    这样的日子应该过得悠闲自在,十分惬意才是。

    可她时时想着那件事,坐立不安,夜不能寐,偶尔打个盹,全是自己孤零零站在一群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中间,被人唾骂、指责,甚至是扔石头的梦魇。

    这样的日子不过熬了五、六天,她就瘦了一大圈。

    碧波家的看着着急,拿话开导她。

    她开始还耐着性子听,后来就有些烦起来:“妈妈有这功夫,不如帮我回去打听打听家里的事。”

    没想到碧波家的想了想,竟然很是赞同:“那我就悄悄回去看看!”

    她反倒有些慌张起来:“要是被人发现了……”

    “九小姐放心。”碧波家的笑道,“我不进府,只换了粗布衣裳在城里走走,看看有没有什么闲言碎语就回来。”

    她称赞碧波家的办事妥当。

    碧波家的就和果慧大师说了一声,借口要回府向母亲禀告她的病情,一大早出庵进了城。

    到了晚上,满脸笑容地回来:“九小姐,城里风平浪静。”又抑制不住心底的喜悦低声道,“我还无意间遇到了修竹家的,让她给五太太带了个口讯,五太太说,她过几天就派人来给看您。到时候再仔细地和我们说。”

    修竹家的是另外一个很得母亲信任的管事娘子。

    她喜出望外,终于睡了个安稳觉。

    没两天,修竹家的来了。

    “这些药材或是清热消暑的,或是调理气血的,用法都写在上面了。”她笑着递过一个蓝色粗布包袱,打发了绿萼和寒烟,言简意赅地道,“大奶奶病了,左公子心中焦虑,一直留在我们府上嘘寒问暖。您屋里的丫鬟折柳突然忽冷忽热,找了几个大夫来都看不好,连带着依桐、雨微、剪草几个也开始不舒服,多半是恶疾,太夫人把她们几个都移到了城外的田庄里,还请了九仙观的道士和泼云寺的和尚来做法事,听名医马伯驹的话,在您住的地方洒了硝粉。我来的时候太夫人还让我带话给您,让您安安心心在这里住些日子,等硝粉的味道散了再回去。”

    她又惊又喜。

    惊的是母亲亲自出面都没有查出个所以然来,她屋里几个得力的丫鬟都牵连了进去,喜的是大伯父终于还是制住了那左俊杰,太夫人也出了面,而且还是一幅维护她的样子……

    “那到底查清楚是谁了没有?”她急急地问。

    “具体的,五太太也没有说。我也不知道。”

    修竹家的说着,寒烟进来。

    “东西都收拾好了,庵堂的素菜也送了过来。”

    两个丫鬟还不知道她为什么会来碧云庵。

    修竹家的立刻打住了话题。

    她让碧波家的陪着修竹家的下去吃饭,自己坐在窗边望着窗外的银边垂柳发起呆来。

    碧波家的送走了修竹家的,轻声宽慰她:“小姐,既然太夫人都插手了,我们很快就能回去了!”

    “你不用哄我。”她愣愣望着窗外,“我跟着母亲身边学管家也有三、四年了,有些事,也明白几分。把她们移到城外田庄去,要么是查不出什么来,只好用刑;要么是互相掩护,没办法查下去……不管是为什么,我心里都觉得难受得很……”她眼角含泪。

    碧波家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半晌,才喃喃地道:“等下次修竹家的来就知道了!”

    可让她们都没有想到的是,修竹家的再也没来过。

    不仅修竹家的没来过,碧波家的也被陈妈妈给换了回去。

    “五太太那边有要紧的事要碧波家的帮着去办,九小姐这边又不可一日无人。”平时遇见她毕恭毕敬的陈妈妈皮笑肉不笑地给她行礼,身后还跟着七、八个五大三粗的婆子,“太夫人就让我暂时来服侍九小姐一些日子!”

    陈妈妈是大伯母身边最得力的,等同于碧波家的之于母亲,黎妈妈之于祖母。

    她觉得不对劲。

    自己来碧云庵又不是什么光彩的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怎么派了这么多人过来?就算母亲身边有事要碧波家的回去,大可请祖母派黎妈妈过来,为什么要派陈妈妈过来?让长房插手五房的事。而且跟陈妈妈过来的人个个孔武有力,面生的很,一看就不普通的粗使婆子,也不是常在内宅走动的。

    家里有了变故!

    而且局面还对她和母亲很不利。

    她很快意识到事态的严峻,挺直脊背,微扬着下颌,用一种睥睨的目光居高临下地盯着陈妈妈,希望能在气势上压一压陈妈妈:“我这边有庵堂的师傅,还有两个小丫鬟,就不劳烦陈妈妈了。”

    “九小姐,这可不太好!”陈妈妈虽然笑容满面,却丝毫没有仆妇的恭顺,“要是太夫人知道了,该责怪我办事不力的。”说完,朝着旁边一个马脸婆子使了个眼色。

    立马有两个婆子架住了碧波家的。

    她脸色大变。

    “九小姐!”碧波家的朝她使眼神,示意不要动怒,陈妈妈人多势众,不要吃眼前亏,“既然五太太那边有事,那我先回去了。”又语带双关地道,“算算日子,五老爷应该已经收到五太太的信了,你且安心等些日子。”

    陈妈妈没有做声,退后几步。

    她眼睁睁地看着碧波家的被两个婆子压着离开了碧云庵。

    ※

    姊妹们,看到大家在评论区里的留言了,虽然没有一一回复,但大家的热情都在心间,在这里给大家鞠个躬,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

    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