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威胁

第4章 威胁

真是愚昧的善良,活该她上辈子被人算计!

    “舅母若是无旁的事,不如且先回去,兴许外祖母和表姐还等着舅母呢。”

    吉星一碗酸笋鸡汤粉放置面前摆好,苏瑜就着碗中蒸腾而起的氤氲雾气,逐客令下的干脆利索,嘴角讥诮,冰冷寒凉。

    萧悦榕羞愤难耐,怒火丛生,恨不能上前掰开苏瑜的脑子看看里面究竟装了什么,这到底是怎么了!好端端的,一个人的变化,竟然就这样大!

    细碎的刻毒之色,不免汹涌而上。

    可大计未成,萧悦榕又捉摸不透苏瑜到底为何突然如此,深知欲速则不达,竭力攥拳,到底忍下这口气,一敛心底面上的怨恨。

    从地上起身,萧悦榕道:“既然瑜儿饿了,那就先吃东西吧,生着病,身子本就虚弱,也是舅母的不是,偏要大晚上的寻你说话。”

    满目慈和,俨然一个不同小孩子计较的慈爱长辈。

    语落,萧悦榕转身离开。

    却是在她脚及门槛的一瞬,苏瑜冷冷道了一句,“劳烦舅母给外祖母带一句话,从明儿起,我就不去请安了,外祖客居镇宁侯府,我日日去请安,让人瞧着,倒像是镇宁侯府没有主子似得。”

    萧悦榕脊背骤然一僵。

    那份竭力维持的平静,顿时粉碎。

    用尽力气攥着拳,指甲深嵌掌心,钻心的疼才让她颤抖的肩膀没有豁然转过,愤怒看向苏瑜,死死咬唇,提脚离开。

    望着萧悦榕抖动的背影,苏瑜深邃的眼底清冷如霜,且给我等着……

    片刻,目光微收,缓缓落到门前雁翅排开的几个小丫鬟身上,苏瑜脸色稍缓,却是一字一顿,“记清楚了,这镇宁侯府的当家主母,是我三婶。”

    几个丫鬟眼观鼻鼻观心,纵然心头惊涛骇浪,面上瑟瑟应诺。

    这府里……要变天了!

    不过,她们都是小姐的丫鬟,府里的天怎么变,她们只要跟着小姐凡事听小姐的,就没错!

    吉星自幼跟在苏瑜身边伺候,知道她怕是另有事要吩咐,待到苏瑜言落,便出言遣散一众小丫鬟,上前服侍道:“小姐什么话,且先吃了这碗粉再说。”

    烛火灼灼,灯花爆了三两声。

    一碗粉吃过,浓茶漱口,手帕轻轻擦过嘴角,苏瑜长舒一口气,道:“去把向妈妈给我悄悄带来,切莫让任何人瞧见了。”

    吉星当即领命执行。

    向妈妈既是萧悦榕的陪房妈妈又是萧悦榕的奶娘,最忠心不过,上一世,萧悦榕做下的那些事,可一件也离不得向妈妈。

    可再忠心的人,也有软肋……

    略长的等待让苏瑜不由回想方才与萧悦榕的初见。

    原以为,她会忍不住心头怒火,直接一刀毙了她,没想到,前一世的数年打磨,她倒是低瞧了自己的心思城府。

    她一刀毙了萧悦榕纵然解气,却是要给镇宁侯府带来不可小觑的麻烦,如此赔本的买卖,她当然不能做。

    更何况,要想报复一个人,钝刀割肉远比一刀毙命来的更有效。

    思绪及此,苏瑜不由微叹。

    上天既是恩佑,许她再活一世,为何就不能大方点,让她重生之日早上几个月!

    上一世,她直到临死前,才知道父亲苏阙死于赵衍和雍阳侯的阴诡毒计,而非真的战死沙场。

    若是能再早上几个月,兴许,父亲就不会死了……

    鼻尖微酸,抹掉眼角滑下的泪,苏瑜沉沉自语,“罢了,能让我再活一世,已经是殊荣,奢求太多,怕是要遭天谴的吧!能在死前知道那么些秘密,还有什么不知足的。”

    正思绪翻滚,听到木门被“咯吱”一声推开,苏瑜一敛神,就见吉星带着向妈妈进来。

    此时,萧悦榕在苏瑜这里受了一通蹉跎之气的消息,早就飞遍府邸。

    若是往日,向妈妈在苏瑜面前,定是要倚老卖老,可此时,她还不及上前,便乖乖双膝跪地,顶着一张苍白的脸,道:“小姐唤奴婢来,有何吩咐?”

    苏瑜一脸漫不经心,深邃的黑眸中看不见任何情绪,“听闻向妈妈的幼子最近患上一种全身发软多食反瘦的怪病?”

    苏瑜的声音淡淡的,向妈妈闻言,却是登时一惊。

    她的幼子患病不假,可……苏瑜是如何知道的,她提起这个,要做什么?

    死死捏着袖口,向妈妈竭力镇定,道:“多谢小姐关心,奴婢幼子,的确是患了怪病。”

    苏瑜微微一笑,又道:“幼子这病,是个富贵病,年年向妈妈在他身上花掉的药费,怕就百金不止吧?”

    向妈妈越发心头发虚,不知苏瑜究竟要做什么,再加上刚刚萧悦榕在这里遭受的那一场,她就越发脊背生寒,嘴角扯出苦笑,“是要花费不少银两,好在我们太太体恤。”

    “可惜,舅母体恤的了你的幼子,却体恤不了你的长子,听闻三日前,你的长子与人斗殴将人打死,舅母仗着镇宁侯府的威势,硬是将此事暗中压下……”

    说到此处,苏瑜刻意一顿。

    就见向妈妈浑身结结实实一抖。

    苏瑜继续道:“你说,我若是不让她借镇宁侯府的这个势,你的长子该要如何?”

    向妈妈低垂的脸,倏地抬起,雪白的脸上,满是惊恐,双眼惶惶不解,看向苏瑜。

    苏瑜勾嘴微笑,笑容锐利,“我要向妈妈帮我做一件事,做的好,你幼子的诊金和长子的性命,样样安然,若是做不好,那就要劳烦向妈妈体味体味什么叫白发人送黑发人了。”

    惊恐骇然之下,向妈妈脱口而出,“你要如何?”

    苏瑜便道:“你该知道,清灼表姐与三皇子之间,究竟是你情我愿还是如何…….”

    不及苏瑜言落,向妈妈本就骇然的面色,霎时惊悚难耐,如同看鬼一样,看着苏瑜。

    这还是那个任由老夫人和太太哄骗的苏瑜吗?

    苏瑜不理会向妈妈的神色,继续道:“至于舅母那落掉的胎儿,向妈妈就更是一清二楚了。”

    巨大的惶恐宛若冰河破堤,汹涌直扑向妈妈,劈头盖脸砸下。

    向妈妈顿时身子一瘫,惊坐于地。

    苏瑜便冷冷瞧着她,将自己的吩咐,一字一字说出,说罢,幽幽补充,“我相信向妈妈是个好母亲,为了你的两个儿子,一定能做到我这小小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