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辱人者,人恒辱之

第3章 辱人者,人恒辱之

枯玄将全新的世界展现给各位,完备的世界观和升级设定,在这个魂术瞳术的世界中,带给你不一样的体验。各位兄弟姐妹们,狠狠的把票票砸向我吧!

    PS:感谢南闲隐士、小刀郡主、清蒸鳜鱼、60帝国、?苏三?、苏莫茗、隽眷叶子、作者是我的爱人打赏,以及评价票支持,谢谢。

    —————————————————————————————————————

    赤华城。

    炎炎夏日,趁着无情的烈阳还未升起。卓家已经有相当部分人广场集中,做着集训。

    高台上,死胖子的爷爷卓问战狠辣的望着一群精干弟子们,发号施令,指点炼体之法。

    只不过今天,他们迎来了一个新人的加入,就是那个卓家的超级纨绔,卓胖子。

    平日不锻炼,临时抱佛脚。

    他挺着肚子,眯着一双豆豆眼,两圈深深的黑眼圈使得他就像个熊猫。一看便知他昨晚又度过了一个纸醉金迷、众女多劈的销魂之夜。

    每做一个动作,浑身肥肉就像果冻一样一阵抖,大肉淘沙,那鲜活的肉体泛起涟漪。一个个滑稽的炼体之法展露无遗,让每一个人哑然失笑。

    不过这些精英子弟们,都是死死的挺住,板着一副脸,尽量转移注意力。脑子中的几根笑神经在打结。

    这个死胖子做动作,活像一只八爪鱼在跳舞,一抖一抖……

    这些子弟都卓问战组成的卓家右翼分子们。

    他们在黎明降至之时起床操练。日复一日的巩固力量,为的就是夺回卓家主权。

    但他们不知道,有人比他们更加勤奋。

    “还差一点……还差一点点我就能突破了,拥有一象之力!”

    卓一凡深吸一口青阳山上的空气,呼的一下,吐出一口浊气。满面涨红。

    他反手环保在一颗粗壮的大树上,腰力合一,刚柔并济,将自己的双腿齐齐举平,做到与地面相平齐。紧接着,他小心的放开右手,全用左手的抓力和摩擦力死死的维持着自己的平衡,然后伸出右手去勾自己的脚尖。

    汗水不断的从衣服中渗出,渐渐的霸占整件白色衣衫。

    “坚持!一定要坚持住,大衍图第十一式一定要练成!为了三个月后的成人礼……”

    浑身肌肉迸发,一条条青筋暴起,卓一凡不顾酸痛的肌肉,死死的维持住平衡。

    脑海中不断回想《大衍图》第十一式功法图。脑海中的那个墨迹小人不断的重复着奇异的炼体姿势,或柔、或折、或飘、或缠、或卷……神秘而强大。

    轰隆!

    忽然间,他的体内传来一阵爆鸣声,像是关节被打通的声音,全身经脉瞬间流淌着一股奇异的力量。冲刷着他。

    卓一凡的手掌颤抖着,他能够感觉到自己的力量在攀升,浑身都剧烈的颤抖起来。

    “大衍图!第十一式要成了!”卓一凡兴奋起来。

    每一次成就功法之后,就有热流会穿过经脉,壮大经脉,让罡气更加强盛。

    哗啦!卓一凡整个人犹如一只灵敏的猿猴飞身而起。一个翻身间,一道威猛无比的罡气冲天而起,破空一般。

    “哗啦!”

    他背后的整棵大树都被连根拔起。

    “哈哈!修炼了这么久,我终于达到大成境界了!炼体大成!”

    山林间咆哮着卓一凡的声音,经久不息……

    “看我把《大衍图》十一式再完整操练一遍!”

    话说之间,卓一凡柔韧的身体配合着延绵伸展出的拳头做出了一个又一个奇怪的姿势。或头过胯下,或举脚过首,或手环腰间……

    一个个看似不可能由一个人类做出的动作纷纷在这个少年的身上显现出。

    “好!一象之力,小成半象,大成一象!恭喜凡儿成功迈入炼体大成的地步!”

    就在这个时候,传出了爷爷卓问天欣慰的的笑声。

    他见到卓一凡努力练习,汗水飞洒的样子,整个人都不由得提起了精气神,“你不要骄傲,这还远远不够,你要永远记得。你是卓烈的儿子,应当有这份热血。尤其是在面临困难的时候。爷爷相信你,一定能成功度过去的!”

    “恩,爷爷,凡儿明白了!我一定不让这一脉堕落下去!”卓一凡的一张满是汗水的小脸格外认真,他郑重的点点头,向眼前的老者恭敬的抱了抱拳。

    “行了,今天就先练到这里吧。回去洗个澡,准备吃早饭了。”

    卓问天望着卓一凡如此刻苦的模样,神情动容不已。他露出了慈和的笑。孙儿的每一次的小进步,都能带给他莫大的宽慰。

    在他的心里,只有自己的孙儿,才能登上大台,带领卓家再度进步。

    要想让卓一凡在族人的心里扎下不可动摇的地位,那就只有提升实力。

    “知道了,爷爷先回去吧,母亲身子不方便,我要先帮母亲去领这个月的月例。”卓一凡身形极快,健步如飞,烟尘冲天。一步十米的快速向前方冲去。耳畔旁掠过一道道疾风,发丝夹杂着点滴汗水飘扬起来,有些凌乱,却霸气十足。

    卓一凡很享受这种力量大成的感觉。但他的目标却远不止于此,他要更强!

    “小心点!”

    就在卓一凡离开了几百米后,背后远远的传来了卓问天的担忧声,不禁流出两行老泪,喃喃道:“他的毅力像极了他的父亲,他的境界,将永不止步吧......”

    看着卓一凡自信离去的身影,卓问天破涕为笑,举起腰间的酒葫芦一饮而尽。

    ……

    “这个月的月例翻倍啊,太好了!”一个卓家小侍卫将自己刚拿到的十两银子,得意的抛上空,又伸出手一把接在掌间。

    “卓飞少爷总算肯修炼了。二老爷一高兴,当然要赏了。”

    另一个侍卫也是一脸欣喜的盯着手中,两团白花花的银子。

    “是啊,现在认清点形势,帮卓飞少爷做事准没错。好处能捞到点是点。再说,我们几个在炼体小成的境界也有些年份了,得想办法突破才行啊。”

    “没错,现在卓飞少爷呼声高,又是魂修者,必定是未来的家主。”

    就在这个时候,这几个侍卫感到一阵疾风拂面,刀割一般的挂着他们的脸,一道人影出现在他们跟前。

    急速掠夺来的步伐,让他们顿时为之失神。

    “该死,走霉运了,刚出月例房就碰到这个废物,晦气啊......”

    其中一个侍卫哀怨的道,旋即又问,“这废物来这里做什么?真是奇怪了。”

    “当然是给替他的母亲来拿月例的。那个贱人,一副病怏怏的样子,不知还有多少时间可活,克死了自己的丈夫,简直就是一个扫把星!”

    “谢谢!祝大娘好心情。”

    卓一凡笑眯眯的看着这个发放月例的大娘,伸出双手很礼貌的领取了二十两月例,收回自己怀中。

    这个大娘姓蔡,是在卓家下人中唯一没有对卓一凡有偏见的人,每次月例都会照发无误。而且常常照顾自己的母亲,煎药熬汤,呵护备至。

    刚想拔步离开,蔡大娘哈哈一笑,又递了二十两银子来,“卓一凡,等等!这个是二老爷给每个人的赏赐,这个月双倍月例。”

    “哦?”卓一凡迟疑了一下,还是伸手接下了二十两银子,笑眯眯的道谢,满心欢喜。

    “真没想到这个月居然又多了二十两!这一下子可以买一些上好药材替母亲治疗了。”

    现在卓家局面混乱,四十两月例的待遇已经算是相当丰厚。再加上卓问天的补贴,卓一凡和母亲的生活,也算是衣食无忧。

    可在花销上,却比不得那纨绔卓胖子。

    当初卓家分成两派,卓问战一人包揽了卓家百分之七十的经济项目。而卓问天分到了卓家的大部分人力和农田。

    两位老爷子相处的很是微妙,简直就是一个随时都将引爆的炸弹。可谓是水深火热。

    ……

    在领取完月例后,卓一凡并没有直接飞奔到母亲的住处,他的脚步顿在了刚刚两个数落他母亲的侍卫跟前,“两位大哥?小弟不才,想要和两位较量一下。”

    “嗯?……”两个人面面相觑,同时一愣,旋即,邪邪的笑着,“你是说你要一个人,打我们两个吗?”

    “不错。”

    卓一凡舔舔干唇,点点头,顺手一指边上的茅草屋,“就在这茅房里打吧,也挺宽敞的,大庭广众,有失大雅。”

    “哈哈哈哈!好!好啊……”

    两个人同时大笑,欣然接受,他们早就想教训一下这个弃子。只是碍于卓问天的缘故,没有动手。如今自己想来作死,两个人自当作陪。

    于是满脸阴笑的跟着卓一凡走进茅房里。

    众人就那么呆呆的望着那个家族弃子,心想这弃子是疯了吗?居然以小成之力和两个同境界的人战斗?

    他们浑然不知,卓一凡早在刚刚的修行中,突破到了炼体大成。

    约莫百息不到的时间,茅房里传出令人心惊的惨叫,紧接着探出了一个人头,是一个白衣少年,强大的气场一下子让所有人的心脏砰的爆炸。

    他唇角微微掀起,片刻后缓缓的走向那些围观的人。见到卓一凡的强势,一个个都惊得向后倒退数步。

    “日后胆敢再有人数落我母亲,我爷爷或者我父亲的不是……”卓一凡伸出拳头,双目倏地闪过凌厉无比的杀气:“我会杀人!……”

    旋即,一阵暴风掠夺过,卷起强韧的劲道,卓一凡已经消失不见。

    而在这个时候,众人才发现,卓一凡已经有了一象之力,达到了炼体大成?!

    他们在惊讶之中,去茅房一看,却见到两个人被卓一凡打的鼻青脸肿,面目丑陋,身上淋满了木桶中的恶心、腐臭的污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