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

002

总裁开一张有日期的现金支票,到了日期发现灰姑娘没有去拿钱,于是透过贫穷的外表发现了这姑娘毫不贪婪的高贵内心。这种套路,韩烟烟当枪手那会儿写得太多太多了。那都是十多年前的事了,那时候全是这种古早玛丽苏的梗。

    韩烟烟拍了拍手上的纸屑,微微一笑,起身去了洗手间。

    她的大脑已经接收了足够多的信息,现在,她已经知道这个世界的“韩烟烟”该知道的一切。她熟门熟路的就找到了洗手间,站到了镜子前面。

    这脸这身体都非常年轻。才刚刚离开校园,眼睛还清澈澄净,眉间的书卷气配着一头黑长直,给人第一眼的感觉就是“干净”,称得上是清纯动人。

    电子音是个小气鬼。她想要盛世美颜,电子音不肯给,只给了她这样一张脸。按照这种霸道总裁的攻略难度来说,只能说是差强人意了。

    韩烟烟看着镜子,长长呼出一口气。

    颜有了,套路有了。仿佛搭好了舞台,穿好了行头,按部就班把这出戏往下唱就好了。

    现在韩烟烟真正关心的不是这出戏的内容,而是戏外的别的事。

    首先,这个见鬼的“快穿世界”到底他妈是什么鬼?以电子音那副高高在上的德行,估计也不会给她一个明确的答案。

    那么这个问题先搁下,先理理她现在的情况。根据电子音所说的,她现在应该是要死不死的状态,死不死就看电子音发不发慈悲了。而想活下去,就得听电子音的话,在这个见鬼的“快穿世界”完成写见鬼的狗屁任务。

    可以,她接受。毕竟活下去比什么都重要。至于她现在到底是人是鬼,是灵魂出窍还是意识离体,反倒都是最细枝末节的事了。韩烟烟不care。

    那么第三,就是这个“快穿世界”本身了。这四个字还有“韩烟烟”这个名字简直令她无力吐槽。

    电子音先前提到做任务,给出的衡量标准模模糊糊莫名其妙,好在临到送她来这世界时,反而又给了个清晰明确的目标——让攻略目标爱上她。

    但韩烟烟清楚的记得电子音还说了一句“如果爱情真的像你说的那么能改变一个人的话”。所以她什么时候跟电子音谈论过“爱情”这个话题了?好吧,这个问题无解,暂时搁置。

    从电子音的话里,韩烟烟准确的把握住关键信息,电子音给她这样一个任务目标,说到底,还是为了“改变”目标人物。为什么?

    以及……韩烟烟看着自己的眼睛,心里非常介意一个词——构建师。

    它说,她是一个非常有潜质的构建师。所以构建师到底是什么?

    还有,她在精神恍惚了那一瞬之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是“标记”……

    太多的问题都无解,预计短期甚至长期内都得不到答案。韩烟烟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决定把这些问题都暂时先搁置,先把这第一个任务做好。

    就和韩烟烟预期的套路一样,半个月后,她接到另一个陌生的来电。

    “韩小姐您好,我姓何,我是郑先生的秘书。”电话里的男人说。

    韩烟烟明知故问:“哪个郑先生?”

    “郑氏集团总裁郑曜先生。”

    韩烟烟用困惑的语气问,“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之前郑先生随一束花一起送给您一张十万的现金支票,我这边显示支票已经过期,但是您并没有去领取这笔钱。”何秘书说。

    “哦!”韩烟烟做恍然大悟状,“想起来了!我的确收到这么一张支票,因为很莫名,我就直接处理掉了。正好,您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吗?”

    何秘书笑道:“韩小姐是不是以为遇到了骗子?您放心,您误会了。半个月前,您为郑先生的母亲输过一次血,这十万块就是感谢金。”

    “原来是那个事啊。”韩烟烟作释然状,轻笑道,“那需要什么感谢金,那是我应该做的。”

    何秘书也笑:“感谢肯定是需要感谢的。这样吧,我叫人再给韩小姐重新送一张支票过去,这次不写日期了。”

    韩烟烟说:“别送了,送了我也不会去取钱的。我说了,这不是什么大事,你们已经送过花了,替我谢谢那位郑先生吧,我最喜欢百合了。”

    何秘书也没有为难她,痛快的说:“好,那我替您转达。”

    第二天,当又一束百合花送到办公室的时候,韩烟烟就知道,鱼上钩了。

    虽然她说了一束百合花足够了,但郑老夫人是RH阴性,以熊猫血的稀有程度,郑曜这个孝顺儿子,就不会放着她这个移动血库不闻不问毫不表示的。

    果然,她又接到了那位何秘书的电话:“韩小姐,郑先生说,既然您喜欢花,那就让您每天都收到花,希望韩小姐喜欢。”

    这一次韩烟烟没有推辞,说:“请帮我谢谢郑先生,我……非常喜欢。”

    那之后,郑曜果然每天一束花,准时送到办公室。一时间,公司里传言她被富二代追求,也有人说她被大款包养。

    办公室众说纷纭,但韩烟烟并不在乎。有时候她在座位上抬起头,撑腮四望,会看到这些鲜活的人。这些人或对她微笑,或目露鄙夷,或羡慕嫉妒。

    但这些都不重要,因为在这个世界里,对她必须要执行的任务来说,这些人……都不过是NPC。

    而已。

    作为这个快穿世界的任务者,她看着他们的时候,就知道他们每个人是谁,有什么背景。

    比如李燕,她看她第一眼的时候就知道她是谁,知道她来自南方某个小城,家里有父母和一个相差了20岁的弟弟,知道她暗恋大学的学长,更知道那学长也在这个城市,十天半个月的给她打个电话聊骚,吊着她做备胎。

    比如何秘书,韩烟烟接到他第一个电话的时候,就知道他是皮肤白皙瘦削的高个子,知道他是哪里人,甚至知道他女朋友喜欢哪个牌子的口红。

    这些,都是她作为任务者被电子音允许掌握的信息。因为有这些信息的存在,仿佛开了天眼般的韩烟烟并不着急,耐心的等着一个重要的NPC的出现。

    不负她所望,在收了一个月的百合花之后,那个重要的NPC就出现了。

    手上钻戒有鸽子蛋大的富家千金身后还带着两个保镖,前台小姐拦都拦不住,一路直冲进办公室,确认了谁是韩烟烟之后,甩手就是一耳光。

    办公室一片倒吸气的声音。韩烟烟的嘴角被抽得流下了血渍。

    “我是郑曜的未婚妻,今天给你个小小的教训,看清自己是什么人,以后离我未婚夫远点。”千金大小姐轻蔑的扔下一张支票,“拿着这些钱,离开这个城市。下次再让我见到你,就不是挨一耳光这么简单了。”

    说完,大小姐就带着保镖,昂着头离开了。

    在众多同事复杂的目光中,韩烟烟抹抹嘴角的血渍,拾起地上的支票,看也没看,直接撕成两半扔进了身边的纸篓里,然后朝外面走去。

    有好事的同事在她身后迫不及待的从纸篓里捡起被撕毁的支票,而后赞叹:“好有钱,一百万啊!”

    韩烟烟……已经走到了办公区出口的韩烟烟一个趔趄!

    前台小姐好心的扶了她一把,担忧的说:“烟烟,你没事吧?”

    “没事……帮我请个假,我今天不舒服,先早退了。”韩烟烟强撑着抽搐的脸,大步的离开了。

    妈耶!才一百万!

    看那千金小姐气势汹汹的模样,韩烟烟还以为至少得五百万或者一千万啊!

    要不要这么小气啊!

    韩烟烟以前当枪手写霸道总裁文的时候,总裁妈、总裁未婚妻、总裁暗恋者、总裁白月光随随便便就拍出支票:“给你一个亿,离开我儿子/未婚夫/他!”

    怎么终于轮到她了,就抠抠索索一百万?

    韩烟烟叹气:真掉价。

    韩烟烟离开办公室,清了清嗓子,给何秘书打了个电话,把刚才的事情讲述了一遍,然后说:“这一定是有什么误会,希望郑先生能跟他未婚妻厘清误会,不要因为我闹什么不愉快。”

    “对了,那个百合花,希望郑先生以后不要再送了。真的没有必要,郑先生的心意我心领了,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就到此为止吧。”她的声音温柔,大度中却带着隐隐的哽咽后的微涩。

    一听就是善良的姑娘在刁蛮的大小姐那里受了委屈!

    何秘书都心软的叹了口气,安抚了韩烟烟几句,跟她承诺说:“郑先生一定会解决好的。”

    郑先生的解决方式就是第二天派了何秘书亲至,捧上一大捧红玫瑰,并奉上一条钻石手链。

    作为善良纯洁清高的灰姑娘,韩烟烟当然是对钻石手链表示明确的拒绝。但何秘书是带着任务来的,他的任务就是要让韩烟烟收下这钻石手链。

    能在这样的大总裁身边混的人,也都是人精儿。何秘书舞动三寸不烂之舌忽悠韩烟烟:“其实是烟雾/弹。曹小姐脾气非常暴躁,手段也激烈。她最近和郑先生之间感情方面有些不愉快,如果您是无足轻重的人,她极有可能会再对您做些什么。郑先生是故意做出姿态给她看,让她知道您是郑先生在意的人,她就不敢胡乱对您出手了。这是为了您的安全。”

    他眼珠滴溜溜的转,巧舌如簧:“郑先生为了逼真,接下来的几个月还会不断的送给您名贵的礼物。您要是不想收,没问题,您就先保存着。等事情都过去了,您再还给郑先生就行了。”

    面对这狗屁不通的牵强理由,心地善良的纯洁灰姑娘韩烟烟同学欣然接受:“那我就先帮郑先生收着,等曹小姐和他的事情解决了,我再还给你。”

    何秘书带着圆满完成任务的愉悦心情离开了。

    而韩烟烟回到座位上就把钻石手链戴在了手腕上,引起了同事们一片艳羡。之前的“与豪门千金争夫”的传言也被这手链坐实了。

    韩烟烟看着手腕上璀璨的钻石,微微扯动嘴角。

    接下来郑曜会高调的每天给她送红玫瑰,三五不时的就送贵重礼物,真正坐实她和他的绯闻,即便他们两个人其实根本就没有见过面。

    因为真相是,这位郑曜郑先生根本就不想娶曹家大小姐。非但不想娶,他还暗中筹谋着收购曹氏集团。

    他本来就为了拖延婚期,故意与曹家大小姐口角。后来曹家大小姐让人调查,发现何秘书一直以郑曜的名义给一个小白领送花,误会了韩烟烟和郑曜的关系,才有了先前的那一耳光。

    但郑曜立即决定借着这个误会拿韩烟烟当烟雾/弹迷惑曹家,所以何秘书的任务是无论如何都要说服韩烟烟收下礼物。

    从韩烟烟在这个世界睁眼到现在为止,每一个主要NPC的每一句话、每一个行动都在意料中。她脑海中的信息使她知道接下来要发生的所有事情,因为,这都是前戏。

    前戏,而已。

    真正的戏肉其实是要从她和郑曜真正面对面才会开始。当她真的与他面对面以后,就不再能预知后面的发展,接下来的一切就都要靠她自己了。

    但韩烟烟初到这世界时内心深处的那一点紧张和疑虑此时也几乎没有了。这行云流水般一路行进的言情小文般的发展,令她放松了警惕,消除了紧张感。

    电子音说这是她拿手的,还真说对了。

    她初来时对郑曜这个任务目标的好奇甚至都没有多少了。

    一个霸道总裁而已,她写过太多了。

    就这种霸道总裁,哪个不是对灰姑娘爱得要生要死、全副家产双手奉上的,韩烟烟懒洋洋的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