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未来女婿

第5章 未来女婿

迹部迟现在是玩的可高兴了,可是苦了迹部家的人,各个都急的满天飞。

    离迹部迟失踪已经有三天了,这三天里他们都没有找到她。

    迹部妈妈憔悴了很多,脸色苍白,每天都坐在迹部迟的公主床上,整天看着迹部迟的照片。

    她盯着照片中的迹部迟,眼泪直流,声声的呢喃,“我的迟啊,你在哪里啊。妈妈担心死你了,你这个坏孩子……呜呜……”

    迹部爸爸看在眼里满是心疼,叹了口气坐在她的身边,心翼翼的搂着她的肩膀,拍拍迹部妈妈的头,“别担心,咱们的迟那么聪明点会没事的。”

    迹部迟的聪慧他们两个人都看在眼里,这孩子绝不是普通人,会化险为夷的。

    迹部妈妈难受的抿嘴,眼泪流下来,“可是迟再聪明,她毕竟还是个三岁的孩子啊。也不知道她有没饿着冷着,有没有想妈妈……”

    “你究竟是谁绑架了迟,如果那个人是敲诈金钱,都三天了也应该找上来了啊。”

    迹部爸爸皱皱眉,沉吟,“惠子,我觉得迟应该不是被绑架了。咱们家守卫这么严,怎么可能会混进有心之人。我觉得吧,应该是迟自己偷跑着出去了。”

    闻言,迹部妈妈思考了下,擦擦眼泪,声音嘶哑,“似乎有这么个可能性,可是迟为什么偷跑出去?”

    迹部爸爸眼神深邃,双桃花眼潋滟,他的眸光落在迹部迟床边柜子上的那副画上,悠悠道:“估计跟这幅画有关。”

    迹部妈妈随着迹部爸爸的眼神看过去,愣。

    那幅画被画框框住,那幅画画的很传神,画上是个十三四岁的男孩,身蓝白相间的球服,个白色的帽子戴着头上只露出了些墨绿色的碎发,男孩有双很看的猫眸,眼睛很大,琥珀色的眼瞳。

    男孩的神情冷峻,左手拿着球怕,站在那里。只是这么简单的通过画来看这个男孩,他们就能感受到男孩孤傲的气场。

    迹部妈妈将画拿在手中,这幅画是迹部迟两岁半的时候画的,当时把他们家人都震惊了,孩子爱画画那是天性,但是没有任何基础就可以画这么,只能是鬼才。

    她皱皱眉,当时被喜悦洗了脑没怎么在意这幅画,现在想,顿时就感觉不对劲了。

    迟那时候才两岁半,自己天天陪在她的身边,怎么不知道迟有认识这个人啊?

    “老爷夫人!”

    管家敲了敲,在外边轻轻地喊了声。

    “怎么了?”迹部爸爸起身走过来开问。

    迹部妈妈紧跟其后,“是不是有迟的消息了?”

    管家摇摇头,“这个倒不是,只不过……”管家交给迹部爸爸封信,“只不过今天有人送来了封信。”

    迹部爸爸接过,看着信封问管家,“知道是谁送过来的吗?”

    管家摇摇头,“我还没看,但是送信的人是个外面摊的商贩,问了他,他根本就不认识姐。”

    皱了皱眉,挥手,“行了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迹部爸爸和迹部妈妈坐回去,迹部爸爸拆了信封拿出里面的信,等他看完信之后,低声笑,“这个丫头!”

    “怎么了怎么了?”旁的迹部妈妈焦急的问。

    迹部爸爸把信交给迹部妈妈,笑着:“你自己看了就知道了。”

    迹部妈妈看着迹部爸爸满是笑意的脸,半信半疑的接过信。

    信上写着:亲爱的爸爸妈妈爷爷奶奶,我是迟!

    三日不见有没有很想迟啊?迟可是有很想你们哦!

    听过你们在找迟,特别是妈妈憔悴了很多,迟感到很抱歉,让妈妈担心了,妈妈摸摸哦!

    迟现在在南次郎叔叔的家里,相信只爸爸找,就立马能找到这里。

    但是迟丑话先在这里哦,你们来南次郎叔叔家找到了迟,不准强硬的把迟带回家哦!不然迟会生气的!

    还有迟在这里下迟为什么出来的原因。看见迟床头的那副画没有?

    迟做了个梦,那个画里男孩就是迟的白马王子,所以迟出来是找迟的白马王子的。

    现在迟已经找到了他,所以也可以迟现在是在未来的夫家,所以爸爸妈妈你们是强行把迟带回家,迟会很生气很生气。

    所以最的就是爸爸妈妈不来,让迟的和你们未来的女婿培养培养感情。

    最后,迟爱你们,mua!

    看着迟这封长长的信,迹部妈妈噗嗤笑,“这个熊孩子……”

    迹部妈妈放下手中的信,若有所思,“女婿……”

    ……

    现在迹部迟天天粘着龙马,练球跟着,洗脸吃饭跟着,睡觉跟着,洗澡也都想跟着。

    每次伦子想拦住她,虽然是孩子,但毕竟男女有别。可是每次迹部迟都特别无辜的眨眨水灵灵的大眼睛,振振有词,美名其曰“龙马是我的,为什么我不能跟着他起洗澡!”

    这幅可爱的模样真的萌翻了伦子,恨不得每次都抱着她亲亲,转眼就忘记阻止迹部迟跟龙马起洗澡。

    但其实把龙马看光光什么的,迹部迟还是做不出来,她表示人家还是孩子嘛~人家还是很羞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