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第五章

半夜下了一场小雨, 早上起来, 地面还有些湿润。

    推开窗, 空气也显得格外清新。

    “开什么窗户啊, 冷死了!”

    “不好意思啊, 我是想通通风, 你冷的话我关上吧。”

    翟嘉静回头, 抱歉地笑了笑。

    见是翟嘉静,男生一愣,摸了摸鼻子, 含含糊糊说:“没事,你开着吧,通通风也挺好的。”

    翟嘉静是一班的学习委员, 成绩好, 人长得漂亮,还很善解人意温柔体贴, 班上不少男生都对她有好感。

    旁边的女同桌满脸无语, 嫌弃地把男生的手肘往旁边顶了顶, 又抬头问:“翟嘉静, 听说你们寝室来了个转校生?人呢?”

    “噢, 她应该和石沁一起过来。”

    昨晚石沁补寒假作业补到凌晨三点, 寝室十一点就熄灯断电,她愣是耗完了寝室四个人的小台灯电量,把寒假作业给补完了。

    翟嘉静早上出门的时候, 石沁还死活都叫不醒。

    沈星若倒是一叫就醒, 可她醒来看了眼时间,又在被子里很清醒地说了声,“我再睡一会。”

    翟嘉静是班干部,开学第一天要做的事情很多,实在是没办法陪她俩耗到踩点,只好先走一步。

    -

    七点二十五,班上的人陆陆续续来齐了。

    聊天的,背单词的,补作业的,还有偷偷吃早饭的,整间教室就像沸腾的开水,热闹得厉害。

    “林誉竟然公开求婚,还是在演唱会上!他是疯了吗,怎么这么想不开!最近他粉丝掉得好快,超话签到率蹭地一下就下去了!”

    ……

    “啊?英语试卷不是十套吗!我只有十套啊,当时发的时候我就数了只有十套,完了完了!”

    ……

    “我数学选择题都是随便乱写的,不会仔细检查吧?这些寒假作业交上去好像都被当废品卖掉了。”

    ……

    还有人八卦道:“听说陆星延和三班的许承洲陈竹他们出去玩了,去了海边,你说陆星延和陈竹会不会谈上了?”

    另一个女生懵了懵,“他们不是早就在谈吗?”

    “你听谁说的,没呢。”

    “那我就不知道了,我一直以为他们上学期就在一起了。欸对了,我们班好像来了个转校生,住在翟嘉静她们寝。”

    “我怎么不知道。”

    “昨晚李听和我们一起吃饭的时候说的。”

    女生环顾四周,有些纳闷,“在哪儿呢……”

    说曹操曹操就到。

    七点三十,石沁和沈星若踩着早自习的铃声,一前一后进了教室。

    沈星若刚进来的时候,教室里还很吵。

    可没过一会,大家就安静下来了——

    王有福捧着他的红色保温杯,掐着点出现在了教室门口。

    沈星若稍感意外,她以为王有福这样的班主任,是不会有什么威慑力的。

    教室里很快响起了朗朗读书声,中英文交杂,依稀还能听到有人在背科学发展观的内涵和甲午中日战争的历史意义。

    王有福一脸满意,慢悠悠地走到讲台上,放下了他的宝贝保温杯——不,下一秒他又拿起来了。

    “大家先停一下,给大家介绍下我们班的新同学。”他朝沈星若招了招手,“来,自我介绍下。”

    沈星若也没拘谨,走上讲台浅浅鞠了个躬,然后转身往黑板上写了三个大字,落落大方道:“大家好,我叫沈星若,希望大家多多指教,也希望以后能和大家一起进步。”

    安静三秒,台下响起一阵掌声。

    王有福又是一脸满意,往台下扫了圈,他指了个空位,“沈星若,你先坐那,下周就调座位了。”

    沈星若点头,走向她的座位。

    都落座后,王有福双手捧着保温杯,开始例行念经,给大家上开学的第一道紧箍咒,“下个学期你们就高三了,你们不要以为现在还只是高二,离高考还很远……”

    他刚开了个头,门口忽然传来懒洋洋的一声,“报告。”

    陆星延穿着校服,吊儿郎当地站在门口,没骨头似的,脑袋微偏,书包只背了一根肩带,臂弯里还夹着个篮球。

    王有福看了他一眼,也不知道是打算教训还是打算怎么着,没等他开口,手机就先一步响了起来——

    来电显示是年级组长。

    王有福顾不得陆星延,边接电话边小碎步往外走。

    陆星延也完全没有等王有福回来处置的意思,径直往里,只在路过沈星若的座位时,脚步稍稍一顿。

    沈星若注意到,他的篮球很新,没有沾上半点灰尘。

    不是昨晚那个。

    就在这时,陆星延忽然松开篮球,很随意地往地上拍了下。

    那球砸在地面,声音略带回响,有点闷,又有点空。

    沈星若面不改色,抬头对上陆星延的视线。

    陆星延没说话,只盯着她,盯了几秒,忽然奇怪地扯了扯唇角,然后继续往后排走。

    沈星若将他的眼神默认为了“你给我等着”。

    -

    两人座位隔了一个过道,沈星若坐第二大组第五排,陆星延坐第一大组第七排,并不太远。

    陆星延往前看的时候,总能瞥到沈星若的背影。

    王有福回来之后,目光在下头扫了圈,找到陆星延,说:“迟到了啊,政治提纲抄十遍交过来。”

    陆星延没反驳,“嗯”了声。

    王有福又找回之前的话头,继续叨叨叨。

    听到一半,陆星延不自觉地打了个呵欠。

    “听说你们昨晚打球,篮球被一个女的扔垃圾桶了?我靠,这不会是为了吸引你注意力的新招数吧。”

    同桌李乘帆压低声音问。

    也不怪李乘帆这么想,现在的女同学们看多了小说,都很有创新思维,知道送情书送巧克力已经不能成为夜空中不一样的烟火了。

    上个学期,陆星延好不容易去一次食堂,就被一个理科班女生泼了碗热气腾腾的汤。

    还有个高一小学妹艺高人胆大,跑来和陆星延表了顿霸道总裁式的白,还踮起脚想强吻他,奈何身高不够,被陆星延拎小鸡似的给拎开了。

    李乘帆:“那女的哪个班的,长得怎么样,一开学就搞这么一出,挺厉害啊,那球你们给弄出来没?”

    “没要了。”

    陆星延手边转着笔,似是不经意地往沈星若那瞥了眼。

    “我靠,要不要这么浪费。”

    见陆星延没接话,李乘帆也不在意,很快又提起了新的话题,“欸,你刚来见没见到,第二组第五排…就那个,和阮雯坐的那女生,新转来的,真的特别漂亮!”

    他悄悄给陆星延指人,“漂亮”两个字,还特地加重了语气。

    不止李乘帆,台下不少同学都在小声讨论沈星若,眼角余光也时不时就往她那儿瞥。

    沈星若像没感觉般,边听王有福说话,边看书。

    汇泽那边高考,文综是自命题的,所以文综三门的书和明礼的版本不一样。

    她还没来得及去领新书,出门前借了石沁的,这会儿正好对比。

    八点整,铃声响起,早自习结束。

    王有福的紧箍咒也终于念完了,“好了,我就先说这么多,你们自己还是要想清楚,该抓紧的抓紧。”

    “对了,课代表,课代表在哪里——噢,阮雯,政治的寒假作业先不收,我上课的时候要讲试卷。”

    “好的,王老师。”

    声音温柔乖巧。

    沈星若侧过脑袋,阮雯敏感地对上她的视线,礼貌而又生涩地笑了笑,“你好,我叫阮雯。”

    她摊开书,给沈星若看名字。

    沈星若点点头,“你好,我叫沈星若。”

    阮雯小鸡啄米地“嗯嗯”两声,“你的名字很好听,是出自曹操的《观沧海》吗?星汉灿烂,若出其里。”

    沈星若也不知道是不是,只弯弯唇角。

    台上王有福一走,教室里又热闹起来了。

    沈星若刚和阮雯打完招呼,后座男生就拍了拍她肩膀。

    她回头。

    男生笑容温和,露出的牙齿白而整齐,整个人看上去又阳光又干净,还有一点点眼熟。

    “沈星若,记得我吗?”

    声音有些耳熟。

    “我是何思越。”

    名字也有点,耳熟。

    何思越无奈地笑了笑,“看来你不记得了啊,我们在模联大会见过的,你之前是汇泽一中的,对吧。”

    他试图说出更多细节唤醒她的记忆,“那次模联议题是海洋环境保护和发展,你是新西兰代表,我是尼日利亚代表,我们都拿了最佳代表,结束后我们还一起吃过饭的。”

    沈星若终于想起来了,“噢,是你。”

    好像有点干巴巴,她又补了句,“好巧。”

    “对,太巧了,一年没见,刚刚看到你,我一眼就认出来了。”

    “不好意思,你和模联那时候…嗯……有点变化。”

    沈星若绝不承认自己记性不好。

    何思越又笑了,“换了个发型。”

    说着他脑袋微低,揉了揉自己头发。

    附近的人看似在做自己的事,实则都竖起耳朵在听两人说话。

    听到“拿了最佳代表”这样的关键词,大家有些惊讶。

    汇泽一中转来的,拿过模联大会的最佳代表,敢情这位还是个学霸啊……

    陆星延和李乘帆也听到了,可两人都是典型的后进分子,并不知道模联大会是什么东西。

    陆星延不知道,但他不会说出来,李乘帆就不一样了,一脸纳闷地问:“模联大会是什么?模特联盟大会?”

    这声音刚好在安静间歇响起,稍微有些突兀。

    何思越和沈星若不约而同都望了过去。

    陆星延舔了舔后牙槽,面无表情地卷起桌上课本,敲了下李乘帆的脑袋,“不知道就闭嘴。”

    李乘帆在这一刻表现出了强烈的求知欲,“你知道?那你说说是什么?”

    “……”

    你他妈活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