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坑蒙拐骗

第5章 坑蒙拐骗

一个随手就能拿出枪的男人,怎么可能是一个普通职业经理人呢?一个开枪毫不犹豫的人,怎么可能只是甘愿委身她这个小公司的人呢?

    宁雪妃不可能被沈心那几句话感动,相反,她能够看到更深层次的东西。

    ……

    杜腾知道,跟宁雪妃的感情需要慢慢培养,他对宁雪妃已经很了解了,这个女人不会轻易被感动,温柔体贴仅仅会让她对你产生一点好感,要说有爱,就很扯了。

    他正在给自己做一些规划,整理一下地球上能够使用的资源,努力把自己的修为提升上去。

    长生诀的修炼,是一种十分耗钱的行为,以他目前的资本,大概是玩不起的。

    引起灌体,这是他最开始做的一件事,修炼从练气开始,一步一个脚印,没人可以走捷径,哪怕曾经达到仙帝这个至高无上的境界,依旧没办法一步登天。

    整整一夜过去,毫无进展,他知道问题在哪儿,灵气太少了,需要用别的东西作为辅助。

    灵药,生长超过十年的药材才能勉强算灵药,他记忆中的药方就有淬体液,需要七星草跟九叶一枝花当做主药才行,七星草要二十年份,七叶一枝花要十年份的。

    第二天一大早起来,就发现宁雪妃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去了,他也简单洗漱一下,打车往一家中药店走过去。

    刚刚走到一家中药店门口,就看见了一个人,陈冲。

    未来要害自己一家的人,也是杜腾重生以后打算第一个除掉的家伙。他怎么会来这里?昨天那个女人好像提了一句,来中药店做调理?

    他没有第一时间进去,透过门口看了一眼,因为是早上,中药店压根就没人。

    他看到陈冲进去之后等了几分钟,一个老先生给他端了一碗中药过来,他喝了之后高兴的不行,随后就走了,压根没注意到站在门口一个角落的杜腾。

    看见他走了之后,杜腾也走进了店铺。

    “只抓药不看病!”

    老先生没想到大清早的还有客人过来,懒散的回复了一句。

    不看病?那刚刚给陈冲吃的是什么?

    杜腾才不相信这些鬼话,而且他刚刚无意间闻到了一股特别熟悉的味道。

    “我是陈冲的朋友,你懂的。”

    他知道陈冲是来干啥的,所以表情略显不好意思的说了一句,毕竟说出来不就承认自己某方面不行吗?

    “哦,原来是这事啊,不过规矩你懂吧?”

    老先生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这个……规矩不太清楚,第一次来。”

    “一碗,三万。”

    就那么一碗中药竟然要三万块钱?

    “好,这个价格还能接受。”

    刷卡,幸好他的卡里还有一笔零花钱,勉强够支付三万。

    “在这等着,五分钟后我拿给你。”

    说完,老先生就往后面走去,前面不看也没事,这些中药加起来也不值什么钱。

    很快,老先生就端着一碗中药递到了杜腾面前来,那股熟悉的味道就更浓了。

    “保证是好东西,喝一次管一天,没有副作用,喝到八十岁都可以!”

    “有这么好的效果?”

    杜腾抿了一口,发现是酒,只是添加了不少中药进去。最主要的一点,那股熟悉的气味,他终于知道是什么了。

    一群败家玩意!

    这是他的第一感觉,竟然用蛟龙内丹来泡酒,充当保健药!

    “老先生,这酒还有吗?”

    “这不是酒,这是秘方药。”

    “我知道,我想问问,用来泡酒的那个金黄色的珠子还在不在,我想买下来。”

    直入主题,因为杜腾感觉,那个东西应该就是害自己家破人亡的罪魁祸首!只有那个东西,才会让一群修仙者不顾道义屠杀凡人。

    “这不可能,那东西是不会卖的!”

    老先生一听,语气有些不善起来,那可是他的摇钱树。

    “老先生,那东西对你来说也没什么用啊,再说了,泡一坛子酒能用好几年,节约一点几十年也可以。陈冲他可以来一次两次,十几次,总不可能来一辈子吧?还有,这东西可不是没有副作用,就跟西地那非一样,时间一长,别说生育能力消失,身体也早就撑不住垮了,你猜到时候陈冲会不会找来砍了你?或者砍了你全家?”

    杜腾半威胁的话语让老先生心头一震,副作用他当然清楚,否则他早就一直喝了。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没有大肆宣扬这件事,否则赚的钱更多。

    陈冲的身份他也了解,知道这个家伙有钱,再过一两年被他发现了后遗症,自己绝对吃不了兜着走。

    “你能给多少钱?”

    “那看老先生想要多少了。”

    他现在卡里可没钱。

    “一千万,少了这些钱我不卖!”

    “三百万吧,这笔钱足够你卖上百次了,那坛酒你自己留下,还能卖不少钱。”

    “八百万,最低了!”

    “三百五十万!”

    ……

    最终,五百万成交,能够买来这么一个东西,杜腾觉得值。

    可问题是,他没钱啊!刚刚喊价的时候底气很足,结果一时间就给忘了自己是穷人的事实。家里有权,但是没多少钱,五百万现金拿不出来,只能找刚刚结婚的老婆了。

    “老婆,呜呜……我闯祸了,现在需要一笔钱。”

    “不多不多,也就五百万……喂……喂……”

    重新打过去,这一次杜腾就更加委屈了。

    “老婆,别人说要打断我的腿,是,我错了。”

    “我家不行啊,我爸的名头不好使,人家是燕京的,拼爹拼不过啊。”

    “武力值也不行,人家带八个保镖呢。”

    “最后一次,我保证是最后一次,就算是我借你的,一个月内……不,半个月内我就还给你!”

    “谢谢老婆,爱你哟。”

    从宁雪妃那边骗来了钱,杜腾立刻转账给了老头,顺带着从老头这里拿了一些自己需要的中药。

    很明显老头要跑路了,这些中药没收钱。

    拿到那颗珠子,杜腾竟然激动了很久,这可是以前自己看都不看一眼的东西啊。

    好像骗了宁雪妃,可是总不能说自己要花五百万买这么一个玩意吧。

    怎么身体有点热,靠,刚刚喝了一口那个保健酒,作用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