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左清川的结局

续:左清川的结局

于我这个笔者而言,要给这个故事画上一个句点,才算是对创作出来的人物的尊重,所以,抽出闲暇的时间,写了以下的结局——

    早在四年前,左清川已经带着儿子左锐来洛川定居,公司也由青口搬到了洛川。这几年事业顺风顺水,生意越做越大。

    唯独没有成家。

    左清川很疼儿子锐锐,追求他的女人趋之若鹜,也不是没遇到合适的,他只怕儿子会被后妈虐待。所以,一直迟迟不肯结婚。

    想起儿子的亲妈丁晓乔,他有点怨这个女人,可没忘记当初她的贪婪,拿了支票后,看也没看儿子一眼便走了。

    是有多狠心,多贪婪?

    有天,从幼儿园回来的儿子刚进门便抱住了他的腿,小家伙说:“爸爸,我好喜欢我们新来的老师,你让她做我妈妈,好不好?”,儿子那智睿的眸子看着自己,满含期待地说道。

    这还是儿子头一次在他跟前说要个妈妈。

    带着疑惑,他很想见见儿子口中的老师,是怎样温柔和蔼的老师会让儿子这么喜欢?

    让左清川没想到的是,那个女人,居然是消失了四年的,丁晓乔,他儿子的亲生妈妈。

    丁晓乔的脸色发白,看着站在跟前,器宇轩昂,高大沉稳的男人,有些不自在,也在他的目光中看到了鄙夷和凌厉。

    只见着他支开了儿子,随即,对她说:“丁老师,借一步说话吧!”,不容人反驳的口气,穿着一身深色手工西服,昂藏的身影朝着幼儿园外走去。

    穿着白色衬衫,黑色长裤的丁晓乔跟了出去。

    “立即消失!别等我的律师找上门!”,男人背对着她,声音低沉,没有一丝感情。

    “左总!我很抱歉,我做不到,您请放心,我保证不对锐锐说任何不该说的,我只是他的老师!”,丁晓乔的声音带着颤抖,大声地说道。

    当初是跟他签了协议的,生完孩子后,离开青口,不准再见儿子一面,这个孩子跟她毫无瓜葛!

    但是,她没法控制对儿子的思念,只希望能每天看到他!

    左清川转身,嘴角扬起嘲讽的笑,“你想耍什么花招?以为,我会相信你对锐锐有感情?丁小姐,我左某人可不是你好惹的主!”,看着眼前一脸素颜,黑发束在脑后,没有刘海,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脸蛋很漂亮,眼神透彻,染着凄楚。

    阅人无数,她脸上的表情不假,但是,想到她的前科,他没法对她放松警惕。

    “如您所说,在您面前,我能耍什么花招?我又怎么斗得过您,我之所以冒着违约的风险来洛川,真的只是想看看锐锐,哪怕教他一个学期!请您成全!”,看着左清川那冷酷的俊容,她忍着心酸,祈求道。

    “我又凭什么成全你?我是商人,当年的买卖已经成交,你若违背约定,我必不客气!离开这所幼儿园,离开洛川!别再让我和儿子看到你!不然,就见识见识我这无良地产商的手段!”,左清川一脸冷酷地狠戾道,说完,转身,朝着不远处的一辆宾利轿车走去。

    “左总!我真的没任何目的!我只是——”,回应她的是无情的轿车引擎声……

    左清川以为他这样威胁,可以解决掉丁晓乔的,只是,他万万没想到,丁晓乔离开后,儿子不肯去上学了,每天在家哭哭闹闹,还生了一场大病。

    教他焦头烂额。

    儿子说,他只要丁老师。

    他说,丁老师的怀抱好温暖。

    左清川是个孤儿,明白那种没有母爱疼爱的感受,心疼儿子,立即命人去找丁晓乔。

    清楚地看到发着高烧的儿子在看到丁晓乔时,那一脸喜悦的样子,他扑在她怀里,嚎啕大哭……

    儿子,还从没在他怀里撒娇地大哭一顿。

    也许,这就是妈妈和爸爸的区别。

    也许,这算是母子连心吧。

    儿子生病期间,丁晓乔一直守在他身边,无微不至地照顾他,房间里安着针孔监控,他常关注着丁晓乔的一举一动,分析她是不是装的。

    事实是,她一直无微不至地照顾儿子,一个星期后,整个人瘦了一圈。

    她也曾在儿子睡着时,不停地跟他说话,那些忏悔和抱歉的话,听得人心堵。她说,是为了她母亲,才卖了儿子。

    左清川让人查过,她母亲确实生过重病,不过也已经在一年前过世了,生前花了不少钱。

    这一点,让他清楚,她当初卖儿子是为了救母亲。

    起码不是因为贪财。

    儿子病好之后,丁晓乔怕左清川不高兴,要走,儿子死活不肯,还让她在他家住下。

    令丁晓乔没想到的是,左清川竟然也没让她走,让她留下照顾儿子,说是,家里缺保姆。

    丁晓乔当然很乐意做这门差事,只要她能陪在儿子身边,别说是保姆,就算是清洁工她都乐意。

    看着儿子那么依赖丁晓乔,左清川无奈。

    时不时地还会监视丁晓乔,不过,她的表现毫无破绽,每天除了跟儿子腻在一起,在他睡着的时候,还会帮他洗衣服,收拾房间,看起来很贤惠的样子。

    连家里的管家都说,有她在,这个家才像个家。

    这晚,他有应酬,很晚才回来,一身烟酒味。刚进门,只见丁晓乔从沙发上站起,走了过来,左清川睨着她,表情不悦。

    “左总,您喝点醒酒茶吧,总喝酒,对肝脏不好。”,丁晓乔看着他,诚恳地说道。

    左清川蓦地上前,趁她不注意,捏住了她的下巴。

    两人的脸贴得很近,他身上的烟酒味将她包围,灼热的气息扑面,她心悸,“你……”

    “你在管我?凭什么?有什么资格?让你留下照顾我儿子,一个保姆,真把自己当主母了?”,左清川睨着她,毫不客气地说道,手指很用力,捏疼了她的下颚。

    而他说的话,也让她无地自容,心酸难忍。

    “对不起,是我多事了!”,垂眸,低声地解释,“你该为锐锐着想,多保重身体。”

    他蓦地松开她,将她推开,“最讨厌自以为是的女人!”,左清川厌恶地说道,大步上了楼。

    丁晓乔忍着心口的闷疼,看着他的背影,吸了吸鼻子……

    就这么在左家住下了,对外的身份是,保姆。

    不敢关心左清川的任何事,她的任务就是陪儿子,还不能跟儿子相认。

    她想弥补,尽可能地弥补儿子。

    将儿子卖了,那是她一生的痛,也无法原谅自己。曾经想过,如果让锐锐知道她曾这么对他过,那将会是怎样的情景?

    所以,她不敢告诉儿子,她就是妈妈。

    有天,左清川带回来一个女人,女人看起来端庄大气很有涵养,在家里吃午饭了。令丁晓乔觉得尴尬的是,儿子非要拉她一起吃饭。

    那女人问了句,她是谁。

    左清川回答说:锐锐的保姆。

    女人大方地让她一起坐下吃饭,她不停地推辞,狼狈地离开。

    那女人走后,她听到左清川问儿子,喜不喜欢那个阿姨,做他妈妈好不好?

    那瞬,她才知道,原来那个女人是他女朋友。

    心酸涩地难受。

    同在一个屋檐下相处了数个月,对他,似乎已经产生了感情。没奢望过会跟他成为夫妻,她只是儿子的妈妈,他是爸爸。

    仅此而已。

    然而,他是她的第一个男人,他成熟、帅气、魅力不凡,她是个俗人,怎能不被他吸引?!

    努力控制自己的心,她也觉得自己不合适再留下,答应儿子会继续做他的老师,只是,不能再住在他们家了。

    儿子哭闹,不肯她离开,这事惹怒了左清川,他觉得这个丁晓乔开始作了!

    “怎么,想利用儿子对你的喜欢,达到自己的目的?”,书房里,他对她鄙夷地问。

    她的脸一阵通红,又一阵惨白,看着他,直率地摇头。

    “您快结婚了,我留下,不合适,如果让你妻子知道我的真实身份,怕——”

    “你的真实身份是什么?”,左清川鄙夷地问。

    她无地自容。

    “不要羞辱我!”,哑声地喊,晶莹的眼泪落下,“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她哑声地喊,捂着嘴痛哭。

    “我看你是不甘心在我家做保姆,想要爬上——”

    “不是!我没有!我真没有!我一无是处,又怎么会配得上你!”,她痛苦地吼,心如刀绞。爱一个人,那么简单,又如此复杂。

    “你还算有自知之明。锐锐不希望我结婚,所以,我不会结婚。你继续在这照顾他,别逾矩、别有非分之想便好!”

    他说,他不会结婚,她的心倏地升起一股希望。

    那天后,她继续在左家照顾儿子,心里也在暗恋着左清川,每当他有应酬,她总会悄悄地为他煮杯醒酒茶,让佣人送给他,让其保密,不说是她煮的。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

    左清川似乎习惯了她的存在,习惯每天早上吃早饭时,她在餐桌边,然后,他们像一家人一样……

    有天,下班回来,他在别墅门口看到她在不远处的马路边在跟一个男人说话,左清川提高了警惕,后来才知道,那人是她青梅竹马的朋友,跟她老家一个村的,在洛川上班。

    “小乔妈妈,那个叔叔是不是在追求你?”,吃晚饭的时候,锐锐看着丁晓乔,皱着眉问。

    左清川默不作声地吃着饭。

    “嗯!”,丁晓乔脸红地说道,周远是在追她,只是,她没办法答应他的追求。

    “那你要结婚吗?你结婚了,我怎么办?爸爸怎么办?”,锐锐看着她,苦恼地问,左清川心口一阵烦闷。

    “锐锐,别不懂事,丁阿姨结不结婚跟咱们没关系!”,左清川沉声道。

    丁晓乔心里微酸,“锐锐,阿姨不会结婚的,永远不结婚!”,为了儿子,也是为了她自己,她不结婚。

    只要能每天看到儿子就好。

    她这辈子,就这么过了。

    左清川这时诧异了,被她那笃定的神情震撼到。

    她一个女人,能一辈子不结婚?

    “爸爸不结婚,你也不结婚,你们为什么不能结婚?爸爸娶了你,你就真的是我妈妈了,这样多好!”,锐锐是个孩子,十分单纯,心里想什么便说什么。

    这话,让两个大人震惊了。

    面面相觑,丁晓乔的脸红到了脖子,“锐锐——”

    “爸爸!”,锐锐从椅子上滑下,跑到了爸爸身边,爬上了他的腿,“爸爸,你娶小乔妈妈好不好?让她成为我真正的妈妈,好不好?”,窝在爸爸的怀里撒娇。

    左清川狐疑地看了眼丁晓乔,她一脸的为难,他又看向儿子,心里在做着决定——

    他居然真要娶丁晓乔,这条爆炸性的新闻简直轰动了整个洛川。

    丁晓乔问过他,为什么要娶他,他十分直接地说,为了儿子。她心酸,但没法拒绝。

    典型的灰姑娘嫁入豪门的故事,只是,外界还不知道,丁晓乔是左清川儿子的生母,只有柯羽茜他们清楚。

    婚礼很盛大,交换戒指的时候,丁晓乔哭了,左清川表演地很完美,最开心的,当然是儿子锐锐。

    左清川回到喜房的时候,见丁晓乔抱着被子在铺上方,他好奇。

    “虽然我们结婚了,表面是夫妻,但是,背后,还是各不相干吧,这样,对你也是尊重……”,她垂着脸,僵硬地说道。

    谁知,左清川粗鲁地扯过她的身子,丢向了大床,她被他压在了身下。

    “你,你干嘛——”

    “怎么?不想让我碰?婚都结了,还跟我玩什么矜持?”,他沉声说完,动手,粗鲁地扯下她身上红色的晚礼服……

    “不要!”,在她看来,他是为了发泄才要她的,她觉得屈辱。

    “是我的妻子,就有满足我的义务!”,左清川无情地说道,双手钳制着她的双手,一手攫取她胸前的饱满,放肆地搓揉,逗弄,惹得她娇喘连连,全身颤抖,同时也害怕地闭着眼。

    遥想起第一次,腿心还隐约地传来一股灼痛,她害怕地紧抓着床单,身子在颤抖。

    “不要……我怕……”,颤声说道,赤裸的身子被他压在身下,他已分开了她的双腿,手指在她的花心邪肆地抠弄,亵玩着。

    “别装得像贞洁烈女一样!都这么湿了……”,邪恶地说道,调整了一下姿势,握着自己的昂藏,抵着入口处,用力地挺腰——

    “痛——不要——!”,她哭喊,泪水汹涌落下,双手紧抓着床单。

    她紧地像个处子,几乎将他绞断,左清川忍耐着,抽了口气,看着她闭着眼,流着泪,很痛苦的样子,心莫名地有些闷疼,大手忍不住地抚上她的脸颊,捧着她的半边脸。

    她抽噎,睁开眼,泪眸看着他,“轻一点,求你……”,即使没有爱,也希望能得到他一点点尊重,不要当她是个工具。

    左清川的心柔软下来,缓缓地动,还吻住了她的唇。

    她紧紧地抱着他炽热的身躯,流着眼泪,笨拙地回吻他,心里不停地说,她爱他,她是愿意的……

    “还疼么?”,温柔地问,给予她一丝抚慰,她摇头,抱得他更紧。

    他开始粗鲁地抽动起来,两人的身躯紧紧地交叠在一起,没有一丝罅隙,他的抽动,填充了她空虚的身体,开始忘我地吟哦起来……

    新婚夜,他要了她一次又一次,直到筋疲力尽。

    醒来的时候,他已经不在身边,回想起昨夜的激情,丁晓乔心悸。也想到第一次之后,自己落荒而逃的狼狈。

    她笑笑,下了床,在心里告诉自己,要努力地做一个合格的妻子,做一个好妈妈。

    她温顺,从不过问他的事,表现地很完美。

    左清川觉得,丁晓乔并不爱他,只是为了儿子……

    甚至,有次她在街上遇到他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她都表现地,无比大方。想到她不爱自己,他心里就十分窝火。

    醉醺醺地回到家,她没在客厅等他,让他更恼火,奔到卧室,她居然已经睡下了,左清川气愤地将她压在身下,开了灯。

    只见,她竟然在哭,双眼都肿了。

    那瞬,他心疼。

    “哭什么?觉得跟我在一起委屈了?得不到我半毛钱的财产,很委屈是不是?”,原来,他们是有婚前协议的,结了婚,她没资格要他一分钱财产,包括生活费。

    “不是!”,她哭喊,摇头。

    “那是为什么?丁晓乔,我告诉你,别在我面前装可怜,我才不会可怜你!”,他气得口不择言地说道,她心痛地闭着眼,“没有!我从没奢求过!呜……”,她抽噎,痛哭着。

    在他眼里,她就那么不堪吗?

    左清川心里不痛快,直接撕扯她的衣服,她拒绝索欢,激动地挣扎,他还是强行要了她!

    “看到我跟别的女人在一起,为什么不生气?”,埋在她的体内深处,他捧着她的脸,忍不住地问。

    她红着眼眶看着他,咬着唇,“我有资格吗?”,她反问。

    左清川迟疑了下,随即抽身而退,坐起身,要下床。

    “我没资格过问你的事,但是,请你能不能尊重我一点点,就一点点,不要跟我在一起的时候,又跟别的女人在一起!”,她从他背后抱住他赤裸的上身,抽噎地说道。

    左清川的心一痛,仿佛明白了什么。

    转过身,将她揽进怀里,一手捧着她的脸,“小乔,爱我吗?”,看着她满脸的泪水,跟她相遇,相识的一幕幕,在脑子里回旋……

    第一眼见到她的时候,在他眼里,她是个清纯稚气的大学生,也像是个小红帽,周旋在一群大灰狼中间……

    可他没想到,被算计的,是他自己。

    丁晓乔痛苦地看着他,泪水落得更加汹涌,不住地点头,承认,爱他。

    “你不用觉得困扰,我不会管你的——”

    “笨蛋!”,他感动,也想掐死她,捧着她的脸,咒骂道,随即,低下头,狂野地吻住她的双唇。

    第一次,他深切又激情地吻着她。

    狂野的吻,渐渐地变得温柔,他一点点地吻去她的眼泪,最后来到她的耳边,深情地说:“对不起。”,她愣住。

    他抱着她,“以前对你有很多误解,抱歉……”

    她呆呆地看着他,仍然不解,感觉,他此刻是喜欢自己的。

    “你,你想说什么?”,她颤声地问。

    左清川笑笑,“睡觉!以后好好爱我!看到我和别的女人在一起,要勇敢地夺回来!但是,要分场合。”,男人霸道地说道,将她压在身下,粗长的分身再度进入了她!

    丁晓乔一头雾水,被他折磨地不停晕乎乎地,只忘情地呻吟了……

    明显地感觉左清川对她变了,下班回来常常会带鲜花给她,而且是玫瑰花,她简直受宠若惊。就连儿子锐锐都看得出,爸爸对妈妈的用心。

    但是,左清川从没开口说爱她。

    婚后三个月,丁晓乔怀孕了,左清川无比激动,干脆不上班了,天天在家陪她。

    他想弥补以前的遗憾。

    “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是因为孩子,是不是?”,怀孕的女人就是容易多愁善感,看着在帮自己剥桔子的男人,心酸地问。

    看着她可怜兮兮的样儿,左清川气恼,捏住她的脸颊,“在你眼里,我就是为了孩子,才对你好的?”

    “那是因为什么?”

    “笨女人!”,他宠溺地责骂,“因为什么,你自己想!”。

    她绞尽脑汁也想不出原因,直到生产那天,左清川在产房里,紧握着她的手,满脸心疼地对她说,我爱你时,丁晓乔泪流满面。

    从没奢望过发生的事,居然发生了……

    左清川说,她温柔、贤惠、善良,柔情似水,他怎会不会被她感动?

    看着儿子和女儿,看着心爱的妻子,他常常觉得自己是在做梦。

    身为孤儿的他,也从没奢望过,自己会有一个完整充满爱和幸福的家。

    他感激丁晓乔为他带来的一切,感动她给予他的爱。

    丁晓乔又何尝不感激他?

    母亲过世后,她就一个人了,现在,居然有了一个完美的家庭,还得到他的宠爱,她无比知足。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