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冷面罗刹

第5章 冷面罗刹

听到这个名字陆霸顿时心头一紧,小心翼翼的问道:“是那个‘冷面罗刹’王胜楠?”

    “应该就是。”

    “我草尼玛,你敢偷她的包?”陆霸暴怒。

    “我也不知道啊,昨晚看见一个女的喝醉了,我就顺手拎了她的包,谁知道会是她的,要是知道,借我十个胆我也不敢啊!”

    对面的人在电话中已经哭了出来,像他们这种道上的人,躲这种人都来不及,哪里还敢招惹。要是对方铁了心要查他们,一个都跑不了。

    陆霸不愧是道上的老混子,片刻间就想好了办法,说道。

    “立刻找个生面孔亲自送到王胜楠手里去,就说是路上捡到的,根据工作证上的地址送了过来,说不定这个‘冷面罗刹’看我们识趣,或许不会追究。”

    “好,好,还是老大有办法,我这就去办。”小六被陆霸一番教诲,这才有了主意,赶紧就去办了。

    挂了电话,陆霸一脸愁云惨雾,希望这个“冷面罗刹”看在及时送还的份上,千万别追究下来,自己屁股后面可是不干净啊!

    然后又把那个不开眼的小六大骂一通,然后无力的倒在床上,紧张的等待后续的消息。

    ……

    杨小威走在大街上,找着卖自行车的地方,不多时路过金陵大学的门口,他不自觉的停下了脚步。

    他自幼上山修炼,文化程度很低,识字都是师傅教他的,所谓的高中文化也是自学,连个毕业证都没有。不过高中文化,有没有毕业证一个样,那个大公司会招收只有高中文凭的人!

    大学对杨小威来说是个美好的憧憬,没有上过大学,他觉得自己的生命都不完整。

    不知不觉间,杨小威就走进了金陵大学的校门,一边欣赏大学里的景色,一边羡慕的看着里边的殷殷学子。

    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竟然已经走到了校园深处,一处湖畔,“看来自己真的很想上大学啊!”杨小威摇头道。

    就在这时,不远处传来一声惊呼,“救命啊,有人落水了。”

    杨小威抬头一看,原来有几个学子在湖里划船,不小心船翻了,正在里面扑腾,看起来好像还不会水。

    没有犹豫,杨小威一个箭步就窜入湖里,仿佛一条游龙,以及不可思议的速度朝出事地点游去。

    催动“大衍五行诀”,水属性天然亲近,在水里他几乎感受不到阻力,杨小威片刻间就赶到出事现场,扶正小船,一把一个抓起那几名落水的学子扔了上去,然后推着小船靠岸。

    因为杨小威赶到及时,几名学子获救并没有大碍,但是有一名女生可能呛水,已经昏迷了过去。

    那几名学子和围观的众人一片焦急,杨小威一把将拿名女生倒提了起来,开始在后背拍打,并且手上带着特殊的律动。

    “王教授来了,同学有救了。”忽然几名学子喊道。

    这时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走了过来,众人纷纷让开一条道路,脸上一片欣喜,虽然看着杨小威在动手施救,不过众人明显不太相信年轻的杨小威能有什么好的办法。

    来人正是金陵大学的教授,金陵第一中医院院长王心远。在整个天南省都很有名望的老教授,一手医术出神入化,任职金陵第一中医院院长的同时,也是金陵大学医学院的教授。

    他的到来为大家带来极大的期望,有这位老教授在,这名女生应该能抢救回来。

    不过王教授看着杨小威的手法,眼中露出异样的光芒,并没有打断杨小威,而是说道:“做的不错年轻人,你继续,我帮你。”

    王教授双手整好女生凌乱的衣物,一边鼓励杨小威继续。杨小威也没有多想,救人要紧。在一阵拍打过后,女生“哇”的一声,吐出一大口水,然后悠悠转醒。

    众人这才松了一口气,同时惊讶的看着杨小威。王教授没有打断杨小威的施救,说明对这个人的施救手段相当的认可,难道这个不起眼的年轻人也是医道高手?

    杨小威把女孩平放,知道她已经没有危险,便默默走开,准备离去了。就在他准备走的时候,发现那位王教授也跟了过来。

    “年轻人,你很不错啊,你是也是医学院的?”

    杨小威一笑道:“我不是,只是进来游玩一下,恰巧碰上而已。”

    “哦。”王教授若有所思的说道:“我想请小伙子去我家里坐坐,不知道你有没有空?”

    杨小威略一思索,自己反正也没什么要紧事,而且一位长者的邀请,他也不好回绝,只好答应。

    王教授前头带路,两人边走边聊来到校区边上一座独立的别墅,推门而进。能在校区有一座自己的别墅,足以彰显王教授不凡的身份。

    然而就在推门而进的时候,杨小威惊鸿一瞥,发现别墅门楼上居然有一道符印,隐隐撒发着一股力量,而且这画符的手法看起来很眼熟的样子。

    怀着疑惑的心情进了屋里在客厅坐了下来,有佣人送上茶水,王教授和杨小威聊了起来。

    “小伙子我看你刚才救人的时候,手法很特殊,不知道能不能说说,你是在哪里学到这种手法的吗?”王教授似乎对这个问题很好奇。

    这也没什么好隐瞒的,杨小威便实话实说,“我自幼跟随师傅在山中学医,这种手法传自师门。”

    杨小威并没有说自己是在修行,这种事情太过惊世骇俗,别人也不一定相信。

    王教授眼中一亮,小心翼翼的道:“不知道能不能说一说您师傅的名讳,说不定我们认识呢。”同是医道中人,王心远这么说也没错。

    杨小威也没在意王教授忽然用上了敬语,开口说道:“我师父姓方,单名一个‘璞’字,有个别号叫‘青璃子’。”

    说着杨小威不由得想起自己和师傅在山上的岁月,不自觉的转动了一下手上的那枚戒指。不过他并不指望王教授会认识自己的师傅,毕竟师傅常年在山中修行,不怎么下山走动的。

    然而王教授一听这话却是满脸激动,站起身来,看着杨小威手上的戒指,“噗通”一声跪倒在地。

    “大衍宗第三代弟子,王心远叩见掌门师叔。”王教授倒头就拜,搞得杨小威一脸懵逼。良久才反应过来。

    “你是大衍宗弟子,师兄的传人?”

    杨小威惊奇的问道,他知道自己有几个师兄,都已经先后下山,不知去向。他师傅活了几百岁,教授的弟子都可以追溯到清代去了,这些师兄有留下传人,也不意外。他只是惊喜自己能遇到。

    “正是,徒儿的父亲正是祖师爷的三弟子,王景洪一脉流传在世,年幼时父亲还带我上山看望过祖师爷,也认识这枚掌门信物。”王心远激动的指着杨小威手上那枚戒指说道。

    他年轻时父亲曾带他上山拜见祖师爷,父亲特意让他记住那枚戒指的样子,说这是大衍宗的掌门信物,以后若是遇到,一定要执弟子礼。所以他印象深刻,一眼便认了出来。

    杨小威也是满脸欣喜,能在滚滚红尘中遇到同门,当真是一件大喜事。

    “快快请起。”

    说着杨小威就要把王心远搀扶起来,毕竟王心远的年龄在那摆着,跪着也不是回事,自己虽是掌门,但是有这个意思就行了。

    然后王心远硬是磕完三个头,行完大礼才肯起来,搞得杨小威也是极为不好意思。

    但是王心远却是心甘情愿,要是论辈分,杨小威是王心远的师叔,更是掌门,算是他的师傅,地位尊崇。

    王心远深知大衍宗的神奇,当年父亲对他讲,他资质愚钝,只在大衍宗学习了一门医术,并且只是学了点皮毛,就这样,王心远的父亲也成为了一代名医。

    王心远也是从父亲手中学习医术,后来更是选择上了医学院,就凭他从父亲手里学的那点皮毛,在加上和现代医学相互印证,在整个天南省那也是赫赫有名,在金陵市更是医学界的泰斗。

    杨小威虽然年轻还小,但是王心远一点也不敢小看他,就凭杨小威能带上掌门信物,王心远就知道杨小威绝对不简单。或许杨小威就是父亲口中所说的那种“陆地神仙”般的存在。

    此时王心远看着杨小威,一脸的恭敬,侍立在旁,看的一旁的佣人惊掉了眼珠子。

    王心远作为教授,中医院院长,从来都是别人求他,何曾对谁这样的毕恭毕敬?而且王心远的儿子可是金陵市的一把手,谁能担得起王心远如此大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