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第5章

第七章

    当林之川正忙着找对象谈恋爱的时候,钟馨心中却异样地执著,她自欺欺人地

    认为林之川之所以闹离婚是一时的冲动,他很快会意识到离婚给他和儿子所带来的

    危害,他会在离婚判决书生效之前去法院撤诉的。

    时间一天天过去了,眼看判决生效的日子就要来到了,林之川还没有去撤诉的

    意思。钟馨再也坐不住了,一想到林之川从此以后将永远离自己而去,自己的人生

    由此被烙上离异女人的屈辱的印记,心爱的儿子将永远失去父亲的爱;自己的父母

    亲本来已经受够嫂子的白眼,现在却因自己遭受更多的冷眼和嘲讽。所有这一切给

    钟馨造成巨大的压力,向来把一切胆怯和妥协视为奇耻大辱的钟馨在这样巨大的压

    力面前终于开始动摇了。她一遍又一遍说服自己,为了儿子和父母亲放下高傲的没

    用的自尊心去哀求林之川。

    她心急如焚期待林之川的出现,打定主意等林之川回来要和他好好谈谈,可是,

    林之川早已很少回家了。

    这天,钟馨好不容易逮到林之川回来了,她赶紧丢掉宁愿死了也不愿意放下脸

    面的自尊,最终冒着被羞辱的危险去哀求林之川,哀求他为了儿子能有个完整的家,

    赶快到法院去撤诉。

    林之川拒绝了,冷酷地说:“既然离婚了,就不会回头,你没听说过‘好马不吃

    回头草’吗?”

    犹如晴天霹雳,钟馨整个呆住了,在她的内心深处,林之川不是这样绝情的人

    啊!刹那间,钟馨清醒过来,她又为自己幼稚的举动窘迫万分,林之川强者的嘲笑,

    就是对弱者的鞭挞,这让钟馨感到锥心刺骨的疼痛,懊悔自己做了蠢事,竟然天真

    地相信林之川。为什么没有认清林之川?为什么自取其辱哀求林之川?

    希望在哪里?出路在哪里?每一次看到儿子那受惊的脸庞,钟馨除了感到责任

    重大之外,对即将到来的困难一筹莫展。多少个夜深人静的时候,看着身边熟睡的

    儿子,儿子那稚气的脸上是那么纯真,她好像从儿子的身上看到了希望,那希望又

    是那么的渺茫。

    钟馨就是在这样一种矛盾的心情中,她经常问自己怎么办。每一次都没有完美

    的答案,没人理解她的痛苦和绝望。由于无法排遣苦闷,她经常做噩梦,在那一段

    日子里,钟馨经历了一生中最痛苦艰难的时刻。她恨自己的无能,感到无助。但她

    对生的欲望却格外地强烈,她害怕生病,害怕会有什么意外事故的发生。对未来她

    不敢有太大的希冀,现在只是为了儿子的生存和自己的尊严而坚持上班,靠每月赚

    取那么一点工资来维持生活所需。

    虽然如此,现实是不能回避的。总不能老赖在林之川的房子里。自己的工资仅

    够维持基本生活而已,要想买房子比登天还难。唉,每每一想到这里,总感到寒入

    骨髓的恐怖,她经常彻夜难眠……

    上班对钟馨来说是一种负担,她憎恨上班,但又不能不上班,她害怕待在家里,

    害怕看到林之川带着女人回来。在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钟馨好像苍老了许多,

    生活工作都让钟馨感到讨厌,每天像例行公事似的去做着这一切。

    李欣欣也为钟馨的命运担忧。这天,她把钟馨拉到商场一个隐蔽角落,站定后说:

    “为什么这么笨?你绝对不能这样放过林之川,一定把他的名声搞臭了。”

    钟馨盯着李欣欣问:“你说怎样才能把他的名声搞臭了?”

    “嗨,跟踪他,只要一见到他和女人在一起,就上去大骂一场,绝不能让他逍

    遥自在。”李欣欣瞪着双眼。

    “依我现在的心情来说,就是把林之川给杀了也不解恨。”话一出口钟馨就泄气

    了,是啊,就算把林之川杀了又能怎么样?除了搭上自己的性命给父母亲和儿子造

    成痛苦,还给世人落下口实,毕竟暴力不能解决问题。这世界上还有什么比暴力更

    具感化力的?只有正义和道德。可在钟馨看来,只有彼此相互信任道德才能起作用,

    像现在的情形,道德显得过于软弱,解不了燃眉之急。那么正义呢?怎么没人伸把

    手帮帮自己?难道正义死了么?

    李欣欣点头:“就是,不能就这样放过他,这样太便宜他了,你去把他的名声搞

    臭了。”

    钟馨颓丧地说:“算了吧,为什么要去闹?这不是自讨没趣吗?”

    李欣欣不依不饶地说:“你和他生活九年多了,现在让你走你就老老实实地走

    啊?”

    “那又怎样?人一旦翻脸,多少年的感情都不复存在了。”

    “岂有此理,要甩也是你甩他。”李欣欣气咻咻地说,“当初你嫁给他的时候,我

    们都觉得你吃亏了,可现在他反而把你给甩了。”

    “怎么吃亏了?”

    “一个乡下出来的,你们门不当户不对,你嫁给他已经是看得起他了。”李欣欣

    一副不甘心的样子。

    “门第观念?”太荒唐了,可钟馨已没精力讥笑李欣欣。在钟馨看来,门第观念

    是那些吃饱饭没事做,一门心思爱慕虚荣的人的护身符,而对独立性强的钟馨来说,

    父母亲虽然能赋予自己生命,但人生价值必须要靠自己来实现。所以当初与林之川

    结婚时,她根本没有考虑对方的身份。

    “算了,再说下去你一定会说我迂腐。”李欣欣换了口气:“要是我,就是离婚了

    也要大闹一场,绝不让他这么舒舒服服的。”

    “算了吧,我不想为一个不再爱我的人去践踏自己的人格。”话虽这样说,其实

    钟馨也感到挺委屈的,自己当初不计条件投入林之川的怀抱,他本应该懂得怜香惜

    玉才对。

    “就这样便宜他?”

    “也不能说便宜,现在谈不上便宜不便宜,他既然要重新开始,那就尊重他的

    选择吧。”

    钟馨何尝不想报复林之川?可仔细一想,如果真要和林之川大闹一场,不仅让

    林之川感到难堪,自己并没有得到什么好处,因为这样一来,仅存的自尊也被葬送

    掉了,何必呢?

    李欣欣叹了口气:“唉,女人的命运真不好,离过婚的女人,别人都看不起。现

    在四十岁的男人想着娶十七八岁的女人,六七十岁的男人也要娶二十岁的女人。这

    是什么世道?”

    “男人五十一枝花,女人三十豆腐渣。三十岁的女人就像明日黄花没人可怜了。”

    钟馨说这话的时候,真是有了刻骨铭心的感受。

    “风雨过后是彩虹。”李欣欣握着钟馨的手说,“你一定要坚强,为了你的孩子和

    父母,你绝对不能泄气。”

    “是的,我会的。”钟馨嘴上虽然答应,其实心里很茫然。

    “现在的男人怎么都这样?一点点小事也会成为他们想离婚的借口。”李欣欣忍

    不住愤愤地。

    “唉,过去那么苦都没有人离婚,现在生活好了,人们反而更不能容忍对方的

    一点过错,一点小问题也成为离婚的导火索。”钟馨说的是实话,不知从什么时候开

    始,社会上的离婚现象多了起来,从原先的星星点点到今天的涓涓细流,而且明眼

    人很容易感觉到,这股细流愈演愈烈,似乎成为社会的常态了。曾有人形容就好比

    潘多拉盒子被开始了,林之川就是这股离婚潮的追随者。

    “改革开放生活是好起来了,可人们的家庭观念却比过去更淡薄了,只要有点钱,

    男人们就想着去喝酒玩女人,一些女孩子也是,为了挣钱不择手段,唉,把男人们

    都给带坏了。”

    “打开国门没错,可恨的就是我们这些苦惯了的人,能安心艰苦的生活,对刚

    刚到来的好日子反而不适应了。”

    李欣欣感慨地叹气:“我真弄不明白,这到底是进步还是倒退?”

    “应该是进步,这是时代进步所必须付出的代价吧。”

    “进步怎么会有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我怀念过去那种日子,虽然艰苦,可

    没有那么多的人离婚,也没有********嫖娼、贪污腐化。”李欣欣喃喃道,其实这并不是

    她的真心话,这只不过是她一时发泄罢了。

    “过去物质都是配给,当然没有人敢离婚,也没有贪污了。”钟馨说,“现在有了

    自由了,经济也发展了,不必在单位才能生存,婚姻不必在一棵树上吊死,离婚多

    也是这个原因吧。”

    “我知道现在比过去自由,”李欣欣窘迫了,不好意思地搓搓手,“我刚才的意思

    是……”

    钟馨打断李欣欣:“时代的进步不是我们个人意志所能决定的。如果让我选择,

    我还是更喜欢现在的社会环境。我们现在不会再有批斗会,有言论自由,能说自己

    想说的话,而且生活比过去好多了。”

    “既然如此,我们向前看吧。”

    “是。”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风水轮流转,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一眨眼的工夫又

    是另一番新天地了。”

    “是,我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