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一十九章 心绞痛!

第一千二百一十九章 心绞痛!

孔欣然的周身的气质有些疲惫,不过想想也是,她照看了王启七天;虽然有换班的护士,但两人的工作量其实并不一样。

    因为王启对欣然来说除了病人,还有另外一层特殊的身份;至于这个身份代表的含义,也让她不愿意仅仅是做好了自己的本分就算是结束。

    她还经常负责给王启擦身,擦脸,翻身以免产生褥疮……这些事都是欣然也个人做的,相比另一个护士,她做的其实已经超出了一位护士的职能。

    毕竟每天都来给病人翻身这种事,更应该是病人的家属去做;因为医院人手也短缺,不可能每个人都配备专人替他翻身擦洗。

    只是欣然想着自从王启入住自己隔壁开始,似乎也算是给自己无聊的上下班生活增添了一点乐趣,自然也就对他产生了好感;更别说他之后还帮自己解决了来耍流氓的杨德才。

    这就好像,你和邻居只有电梯里的点头之交,可是他每次都是微笑着与你打招呼;哪怕半年过去了你依旧不知道他的名字,但他或者她的脸与身形,肯定早已在你心中烙下了刻印。

    若是还发生了什么让双方都印象深刻的事,像是欣然这样对王启的上心,也是情理之中。

    她气质上的疲惫感,也让王启打消了在这件事上与她开玩笑的想法,而是默默不语的喝着碗里的粥,直到见底,才开口问道:“我昏迷这段时间,白秋明来看过我?”

    他疑惑这位大人物为什么对他有如此不凡的亲切感,所以他一定要问清。

    “来过,不过我觉得他是为了那两个女孩,他们之间的关系似乎不错,而且……怎么说呢,我觉得他大概是觉得我与你不熟,他看着你的眼神,有些奇怪。”

    欣然感觉有些艰难的思考了一会,还是自我肯定的点了点头:“确实很怪,就好像你和他有什么冲突,只是碍于自己的颜面,还有你为那两个孩子做的事情,他不打算找你追究了。”

    欣然的回答让王启感到更加怪异——若是说他看待自己的目光是无波动的,甚至是爱慕的;王启都无所谓。

    不过就是同性恋而已,见多了无所谓,反正他也不可能对自己做什么。

    可要是跟自己有仇似得,还要给自己留下这封全都是褒扬的信件,顺便留了五千块钱购物卡……这要怎么算?他是什么?受虐狂还是怎么着?

    有一勺没一勺的将碗中的稀饭送进自己的嘴里,突然感觉小腹一阵绞痛,急忙推了推面前的小桌,有些尴尬的望向欣然,问道:“这个桌子怎么收起来?”

    “你怎么了?身体什么地方不舒服!”

    职业的敏感让欣然伸直了手臂想替王启按下床头的急救按钮,之后再用在病房床头柜上锁格子里的急救药为王启注射。

    一般来说,准备的药都是止痛药或者强心剂类型的,也就是心脑血管疾病患者都需要准备的药剂,可是王启当然不是这些毛病。

    他见欣然还想帮自己按急救铃,连忙伸手揪住欣然的袖口,把她的手臂拽了回来,放在了桌子上,急促的喊道:“快帮我收起来!”

    他就是肚子疼,拉肚子,可不想再让那群医生围在自己身边问这问那。

    他身体好不好,他自己还不知道吗?

    欣然也是专业的,直接弯腰打开小饭桌的卡扣,左手撑住桌沿,顺便用小指与无名指捏住饭盒,快速而又平稳的将小桌收起。

    “你……”欣然话音未落,就看见王启在自己面前化作一道虚影,冲进了距离病床三米不到的厕所。

    这么一来,欣然反而放了心,她愣在原地眨了眨眼,看着手中的饭盒,还有厕所门被掼上发出的巨大声响,后知后觉的喃喃道:“原来是想排便,那应该是正常现象。”

    毕竟打了一星期的营养液,一个星期没大解过;虽然体内也确实没什么食物残渣能排出;可是靠胃管打进去的流食,就算大部分都被吸收,也是有那么些许存留在他身体里的嘛……

    今天晚上这一碗粥喝下去,肠胃蠕动加快,自然而然的会产生强烈的排便感。

    只是王启之前的病症略微严重了些,昏迷一周没有任何反应,突然苏醒,又突然表现出十分痛苦的症状,哪怕是欣然也不可能轻松的分辨他究竟是突然心绞痛,还是仅仅有东西快要从身体中后部喷涌而出。

    王启也仅仅是让她拉开桌板,也没说清楚自己是身体什么部位的疼痛啊。

    这搁谁身上谁看得出来?

    尽管已经确定王启不过是去厕所解手,欣然还是凑到门边,贴切的问道:“胸口有没有气闷的感觉?你现在什么情况?”

    “没事!拉稀!有没有整肠丸之类的药?”王启蹲在马桶上,以一个不是特别符合马桶原本使用方式的架势,倾泻自己身体里的洪荒之力。

    只是他也在奇怪,为什么感觉自己这身子越拉越清,而且似乎,粪便的性状也是有些干燥的,不说都以为是小石子的样子。

    这本是便秘的症状,可是王启却没有任何滞阻的感觉,分明就是一路畅通,无阻无碍。

    在低头看之前,他确实是以为拉稀,只是低头……他就不该低头看!

    “我可以去帮你挂肠胃科的号,然后你自己去看病拿药,我不能替你拿,那不符合规定。”

    “OK,我觉得我拉完就没事了,等我出去我们继续讨论白秋明的事。”

    王启感受了一下,确实是没什么东西了,也就收拾收拾站了起来,按下了冲水建。

    这才刚按下去,门外欣然就好像故意似得,大声喊道:“别冲,要不然我给你拿个小盒子你做个检查吧?”

    厕所里的王启洗手洗到一半,脸上似乎出现了道道黑色的隐约线条。

    回身,抬手,重复多次的按下冲水按钮,并装作听不见的大声反问:“欣然你刚才说什么?厕所里水声太大了我听不清!”

    厕所外的欣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她只是开玩笑的,怎么王启还信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