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快跑,没时间了!

第三章 快跑,没时间了!

中午,林浅溪看着玻璃窗外的骄阳,抚抚额。

    小奶包这会儿估计在幼儿园内吃饭,她倒没感觉饿,从包里取出早上出门前塞的一个苹果,将就着吃。

    没想到她刚咬下一口苹果,洛暖就来了,最后在洛暖的软磨硬泡下,俩人一同去餐厅吃饭。

    “我说你吃这么少,胸还这么有料!”洛暖看着林浅溪面前的一杯果汁,再看看自己面前的满满一碗饭,这差距怎么就这么大,还是说生了孩子的女人胸部都会比较大,二次发育?

    林浅溪低头看看自己的胸,确实……不算小。她记得她没生林知非之前,胸也不怎么小,现在看来好像更大了些,她挠挠头发,“我也不清楚。”

    洛暖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女人傻乎乎的一副呆萌模样儿,忍不住逗她,“得了,是不是私藏了哪个男人,偷偷帮了你一把啊?”说着眼睛还色眯眯地盯着她的胸。

    果然,被打趣的女人涨红了脸,情急之下掏出包里的手机,“看我不打电话告诉洛伯伯洛伯母,你相亲没相够?”

    她作势要打电话,嘴里还叨着,“洛伯母啊,洛暖说她和上次相亲的对象处得挺……”还没说完,洛暖就一把抢过她的手机,看到手机屏幕还是桌面状态时,炸毛的女人拍拍胸脯松了口气。

    “看你还逗我!”

    别看洛暖平日在家一副乖乖女的样子,就算做什么不礼貌的事也会被洛伯父洛伯母给劝改下来,在林浅溪面前可是耍得了黄腔说得了段子,活脱脱的不良少女的形象。

    她这会儿把手机还给林浅溪,“好了好了,我跟你说正事儿!”

    “莫氏负责人答应了,说是今晚在‘锦都’等我们!”

    林浅溪抿了一口果汁,“是锦都酒店?”

    锦都酒店算是G市数一数二的酒店,来往的也都是非富即贵的人,这点倒符合莫氏负责人的身份,大佬啊!

    “是!”

    莫氏负责人把地点定在这儿肯定有他的理由。在接到单子时她俩就把对方的底细摸的清楚,人称张总“采花神手”,有特别癖好。

    洛暖看她失神,补充道,“别担心,我准备了这个!”她从包里掏出一个小瓶子。

    防狼喷雾!

    林浅溪否认,“我不担心这个,我还会点儿跆拳道,虽然不是黑带,但是对付他……够了!”她想的是小奶包,这意味着小奶包要独自待在家一段时间。

    “那时间呢?”她问。

    “八点,888房!”

    看来还得把小奶包给安顿好。

    傍晚的时候,林浅溪接了小奶包,顺道在一家面馆吃面。

    “小溪溪,你是有什么事吗?”他看着林浅溪有些急,今晚是在外边吃饭呢,正常时候林浅溪都在家自己做饭。

    “妈咪今晚要加班,待会儿吃完了送你回家洗澡,再睡觉。”她取了张纸擦掉小奶包嘴角的酱汁。

    傍晚夕阳正好,红光透过玻璃照在面馆里,渐渐晕开。

    小奶包一口一口唆着面条,心情低落。

    女人看出他的不开心,缓缓开口,“我会早点回来!”

    男孩点点头。

    ……

    “你如果顶得住,可以等我回来,我尽量早点回来!”

    林浅溪换了一身衣服,白色的V领衬衫和淡紫色的OL包臀裙,将她姣好的曲线勾勒出来。

    她抱了抱刚沐浴出来的小家伙,身上还有股奶香味儿,抱着舒服得不得了。

    小奶包伸出白藕似的胳膊,勾住她的颈,“啵”了一口。

    “我会等你回来的,小溪溪!”他眼圈红红。

    林浅溪有些不忍心,“困了就睡,要好好的!”她看着小家伙转身窝在沙发里,电视上还放着动画片,他正目不转睛盯着屏幕。

    她轻轻将门一带。

    晚上7点45分,洛暖刚到“锦都”大厅,看见林浅溪匆忙赶来。

    俩人搭电梯上楼,找到888房。

    林浅溪推门而入,没想到那张总早已坐在主位,和身旁的男助理聊得有说有笑。看到她俩进来,他才捋了捋衣领。

    “两位佳人可是姗姗而来啊。”他没有接着说下去,挑起眼看着她俩。

    洛暖入座便倒了酒,“让张总您久等,我先自罚,还请张总不要怪罪呀!”说着她潇洒地喝了三杯,这酒刚下肚,她喉咙就有些火辣辣的刺痛感,这货儿果然不是什么好鸟。

    男人悠闲地倒酒,“怎么敢怪罪美女呢!”他又看向林浅溪,“这位美女怎么称呼?”

    “我是林浅溪,张总你好!”她刚要去倒酒,就被对面那伸来的酒杯给拦住,男人笑得阴险狡猾,这意思再明显不过。

    索性她也不反驳,接过他递来的那杯酒,仰着头喝下。

    男人看着她喝酒时光洁白皙的下巴,再然后是细长的脖,V领下隐约可见的精致锁骨,这尤物,啧啧……

    一旁的洛暖可都看在眼里,只得不断递酒。

    喝得差不多的时候,男人丝毫没有要停下的意思,林浅溪的肚子有些受不了了,暗暗给了洛暖一个眼神,洛暖心领神会。

    “张总,那珠宝的宣传策划案的事儿,您看还有什么不妥的吗?”她眉眼带笑。

    那男人不是善茬儿,精得很,“我呀——去个洗手间,我们再一起讨论!”

    估计是觉得她俩好欺负,他也就放松了警惕,全当她俩是囊中之物,路过林浅溪时,他两只手还特别地在她肩头按了按,有些力道。

    林浅溪忍住不出手,心里却呸了好多次。

    眼看着包间里只剩下助理,林浅溪一手捂着肚子,另一手掏出手机给洛暖发了条短信:我快不行了!

    她知道林浅溪处在特殊时期,洛暖起身,走到那助理面前。

    不知道她和助理说了什么,她回来后背起包包,“走!”

    林浅溪有些诧异。

    当二人开门时,门外的两个身材魁梧的保镖守着,原来那助理并不阻拦,是知道她们根本就走不了啊。

    两个女人对视一眼,心有灵犀似的,手伸进了包里。

    事先准备的防狼喷雾可以派上用场了。一阵“嘶——”的声音,两名高大的男人捂住眼睛,但阻挡不了那刺眼的味道,林浅溪还用高跟鞋跟用力蹬了蹬男人的脚,楼道里传来惨叫。

    “行了行了,快跑!”没时间了,洛暖抓着她的手朝走廊尽头跑,走廊尽头是楼梯,二人只好跑着下楼了,身后依然有追赶的脚步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