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九章 大结局

第六百七十九章 大结局

白盛楠想起来和司念念相处的点点滴滴,明明这样的人对白盛楠来说,他是没有必要做这么多的,明明他都已经知道了结果,明明他都已经知道了司念念不会爱他,可是……可是……他却又为这个女人做了这么多。

    到头来,他又能够得到什么呢?

    想到这里,白盛楠看着司念念,他在等待着司念念的回答。

    司念念听见白盛楠这么说之后 ,她看着白盛楠,司念念的嘴角带着淡淡的微笑,司念念对白盛楠说道,“白盛楠,你得到什么?你爱我,你想得到什么,我的身体,还是我的灵魂?”

    可是啊,白盛楠,爱一个人,是不求回报的啊,?

    是不求回报的啊?

    想到这里,司念念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她只觉得而自己的眼泪好像已经开始不受到自己的控制一样往下掉。

    白盛楠听见司念念这么说之后,他看着司念念,白盛楠在心里面想了一会儿之后,他才对司念念说道,“我只是想要你离开屠明朗而已,我只是想要你离开那个一而再,再而三伤害你的人而已 。”

    是的,他白盛楠要的也只是这么简单而又。

    但是,对于司念念来说,看着司念念现在的眼神,似乎是觉得白盛楠要的并不是只有这些,她是离开了,但是, 真的是这样吗?

    司念念看着白盛楠,然后对白盛楠说道,、“白盛楠,这就是你爱一个人的方式?”

    是的,难道这就是白盛楠爱一个人的方式吗?

    司念念想到这里,她忽然之间觉得背后冒冷汗。

    不是的, 爱一个人不是这样的方式,爱一个人绝对不是这样的方式的。

    司念念想到这里,她看和白盛楠, 她在等待着白盛楠的回答。

    白盛楠听见司念念这么说之后,他看了司念念一眼,他对司念念说道,“难道不是吗?”

    是的, 难道不是吗?

    对于白盛楠来说,司念念离开屠明朗,离开伤害她的男人,才是她该做的事情,既然司念念做不出正确的决定,那么……那么,就有他来帮助司念念做出正确的决定好了。

    白盛楠的心里面就是这样想的,当他听见司念念这么说的时候,她看着司念念,然后对司念念说道,“屠明朗会伤害你,离开这个男人才是你该做的,司念念,我是在为你好,既然你做不出来的决定,难免,我觉得我很有必要帮助你做出这样一个决定,我是为你好。”

    我是为你好?

    司念念听见白盛楠这么说的时候,她忽然之间觉得自己好像总是被人用着为你好的理由,然后被逼着做各种事情。

    难道这就真的是为她好吗?

    司念念想到这里,她看着白盛楠,司念念不由得摇摇头,“白盛楠,你觉得你这是为我好的方式,可是,你有问过我吗?你有问过我 ,这就是我要的方式吗?这是我认为的好吗?这不是?白盛楠,这不是!”

    白盛楠听见司念念这么说之后,他看着司念念,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司念念竟然会情绪这么激动。

    在白盛楠还没有来得及回答司念念的这个问题的时候,司念念又继续对白盛楠说道,“白盛楠,你总说是为了我好,但是……但是……但是你知道吗?我回来,我这次回来,那么想活着,不是为了我自己,我是为了……我是为了屠明朗还有我和屠明朗的女儿,我想要好好的活着,这才是我认为的好,你懂吗,你能够理解吗?”

    是的,这才是司念念想要的方式,这才是司念念想要的好。

    白盛楠听见司念念这么说之后,他看着司念念,然后对司念念说道,“司念念,这就是你想要的好?”

    是的,难道这就是司念念想要的好吗?

    白盛楠的心里面想到这里,她看着司念念,然后对司念念说道,“司念念,你就这么想要和屠明朗在一起吗?”

    司念念,你就这么想要和屠明朗在一起吗?

    白盛楠曾经不止这么一次问了司念念这个问题,在这五年间,他想要用时间来冲淡司念念对于屠明朗的感情,但是……

    但是……

    似乎一切都没有那么简单的,司念念的回答一直都是。

    一直都是……

    “是的,我想要和他在一起,我很想很想。”

    即便是到了今天,司念念的回答,也同样是这样。

    司念念听见白盛楠这么说之后,她看着白盛楠,了然后对白盛楠说道,;“是的,我很想,白盛楠,如果我的尸体可以消解你对我的怨恨,那么……那么……我愿意。”

    是的,司念念既然打算来到这里找白盛楠,她就已经想过最坏的结果了。

    司念念说完后,她看着白盛楠,似乎在那么一瞬间,司念念觉得自己好像很累很累了,如果是尸体的话,那么……

    那么……

    屠明朗,。我们……我们来生再见。

    下辈子,我还要爱你,下辈子,我还想要好好爱你阿。

    白盛楠听见司念念这么说之后,他看着司念念,然后对司念念说道,“你就这么心甘情愿, 情愿死,也不愿意离开屠明朗?”

    司念念听见白盛楠这么问之后,她努力地在嘴角挤出一个笑容,然后对白盛楠说道,“是的,情愿死 ,可是……可是……我真的好想活着阿。”

    之后再这么一刻,司念念才放下戒备,她来这里找白盛楠的原因,不就是为了从白盛楠这里得到解药,然后……然后活着吗?

    司念念只觉得自己好累好累,眼皮像是要合上一样了,渐渐地,身边的事物对于司念念来说,也越来于越模糊了,司念念只听见了周围吵闹声,她只觉得自己的眼前一片黑暗,此时此刻,司念念只觉得自己什么也看不见, 什么也听不见了。

    ……

    司念念仿佛觉得自己睡了很久很久的觉,也做了很久很久的梦,迷迷糊糊中,司念念好像听见有人在叫他。

    “念念,念念。”

    那声音,那么熟悉,司念念在一片虚无混沌之中,渐渐地循着那声音走去,司念念觉得自己好像看见了生命巨大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