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在你心上狂野生长(完)

第91章 在你心上狂野生长(完)

苏柒脸上没有半分表情,只静静的看着他,眼眸平静。苏捌不说话,但很快就低下了头,薄唇紧抿,双手交握,片刻,才低低的说:“你想跟我说什么?”

    “我希望你能跟我说点什么。”苏柒的语调平淡,没有太多的波动。

    苏捌不说话,一再的沉默。

    “你还是不准备跟我说吗?”

    “姐,你既然回来了,你就好好在家里养着,外面的事,你不需要管。”他低着头,一字一句的说道。

    “那,你想给我一个什么样的惊喜?说真的,你最不该做的就是让我醒来,不如就等整件事告一段落的时候,再让我醒来,反正你们有这样的本事,不是吗?”

    苏捌抿了一下唇,眉头紧皱,抬起眼帘,深深看了她一眼,说:“姐……”

    “小捌,我记得你说过,永远都不会做伤害我的事,可结果呢?梁睦是什么身份,你一定是知道的了,然后呢?然后你做了什么?这就是你说的永远都不会伤害?嗬,如果连你都要骗我,这个世界上我到底还能够相信谁?”

    其实苏柒的身体还很虚弱,到现在说话也没有太多的力气。

    “我不会,我不会伤害你!”他强调。

    “你跟顾东笙在密谋什么,你现在原原本本都告诉我。”

    “你还要站在陆靖北那边吗?”

    苏柒的眉目终于有了一丝激动,瞪大了眼睛,说:“难道你觉得顾东笙很可靠吗!你知不知道顾沈两家的关系本就不错,只是沈仕康金盆洗手,不愿意再碰道上的事,顾家才会痛失一臂。”

    “现在梁睦死了,纵使沈仕康脾气再好,自己疼爱的儿子惨死,你猜他会怎样!你们要的不就是三家联合,然后把陆靖北置于死地吗?苏捌,那个人是江北啊,当初在福利院时,跟我们一起的江北啊。”

    “他早就不是了!”苏捌厉声反驳,“如果他是当年的北哥,他就不该这样对你,”

    他蹭的一下站了起来,双手紧握成拳,说:“来人,请小姐回房,没有我的命令,不准她离开这里半步。”

    苏柒坐在沙发上,仰头看着他,眼眸微动,“那你就没有想过,真正让我变成这样的人到底是谁?你就觉得顾东笙对我好?我会变成今天这样,走不了回头路,是谁造成的?是江北吗?不是他!从来就不是他!他防着我是应该的!”

    “明知道我另有所图,还把我留在身边,帮我走到今天的位置,已经是他最大的仁慈!他如果真的狠,不费吹灰之力,甚至不用自己动手,就能让顾东笙亲自杀掉我,你明白吗!我是顾东笙手里一颗有用的棋子,一旦我没用了,背叛了他,我没有活路。”

    “他们两个,我一个都不会留!”苏捌说完,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直接就离开了家门,不管苏柒如何叫他,他都没有停下脚步。

    苏柒深吸了一口气,咬了咬牙,身形一晃,直接坐回了沙发上,胸口微微起伏。

    之后的几天,苏柒被禁闭在邢宅内。

    她倒也没有做任何抗拒的举动,而是踏踏实实的按照方筠的吩咐养身子。

    但方筠看的出来,她看似安稳,实则私下做了不少事,虽然她心里很不希望她再为陆靖北做任何事,但她就当做看不到,从来不会多说一句。

    这天晚上,邢家上下显得十分静寂,苏柒洗了个澡,从卫生间出来,换身早就准备好的衣服。然后去了方筠的房间,她就躺在床上,睡的不省人事,苏柒走到床边,“对不起,还是要利用你一回,只这一回,对不起。”

    随后,她便用绳子把方筠绑了起来,然后用化妆品在她脸上制造了一些伤口的痕迹。

    “好了吗?”

    她刚刚弄完,一个人便出现在了房间门口,苏柒看到他笑了笑,点头,说:“好了。”

    随即,他便进来,扛着方筠出去。

    “他们已经开始行动了吗?”

    “是的,就在今天。三家打压一家,简直太容易了,这几天鸿门几乎没有立足之地。”

    苏柒皱了皱眉,“魏澈,如果我有什么意外,你要帮陆靖北,但也不要伤害苏捌,好吗?”

    “不会有事的。”

    她低笑了一声,不置可否。

    过了一会,她给顾东笙打了个电话,手机响了很久,对方才接了起来。

    “谁?”

    “笙哥,是我啊。”

    “啊,小柒啊,怎么?有事吗?”

    “当然有事,没事我怎么会主动给您打电话呢,有一件事,一定要笙哥帮忙。”

    顾东笙默了数秒,笑说:“什么?”

    “别跟小捌一块胡闹。”

    顾东笙嗤笑一声,说:“你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吗?”

    “我当然知道,我也知道笙哥身边有个女人,倒还挺特别的。”

    “小柒啊,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苏柒轻轻的笑了笑,说:“我当然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我想您应该不会那么快就把方筠忘了吧?”

    “你别忘了……”

    不等他说完,苏柒就笑道:“我没忘,我知道刘姨一家子的命都在你的手里,所以再做这件事之前,我已经想好了,我不会独活的,你只管杀了他们,全部杀死!反正我也会拿着方筠跟我们一起陪葬,我不怕!”

    “顾东笙,你能骗过小捌,但我绝对不会被你所骗,陆靖北死了,你也绝对不会放过我,既然如此,我把你觉得重要的人,拉着一块死,也值当了。”

    “方筠可是你最好的朋友。”顾东笙故作轻松,笑道:“你要杀自己的朋友,你随意啊,你真以为你能捏到我的把柄?真是做梦。”

    “好,那咱们便试试。”苏柒率先挂断了电话,动作极快,不给他半点说话的机会。

    魏澈看着她,默了一会,问:“你笃定他会妥协吗?”

    苏柒笑着耸耸肩,“不知道,赌一把吧,你也不是不知道,像他们这样的人,心肠有多硬,为达目的,可以牺牲很多人,包括自己真心喜欢的女人。但如果真是这样,那么方筠也再不用为这种人多想半分。”

    “万一方筠和你一样呢?”

    苏柒闻言,愣了一下,然后噗嗤一笑,说:“不会的,我想这个世界上,很少有我这样的人。”

    “也是,估计很难再找到第二个。”

    “希望不要再有第二个了,很痛苦的。”她淡淡一笑,却说的格外轻松。

    ……

    苏捌和顾东笙的人,将陆靖北圈死在了海边的别墅内,苏捌已经让人在别墅的周围浇上了汽油,只要一点火,必死无疑。

    顾东笙接完电话之后,就有些犹豫,苏捌则没有任何顾虑。

    当他准备下手的时候,顾东笙在出声阻止的前一刻,苏柒忽然出现。

    “住手!”

    苏捌看到她,不由皱了眉头,“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如果我不来,你们今天就是白费力气。”她说着,深深的看了顾东笙一眼,笑说:“笙哥,这种事情哪里用得着劳烦你亲自来,就算要杀了陆靖北,也该是由我亲自来,不是你们中的任何一个。”

    “什么意思?”

    苏柒伸手拿过了苏捌手里的枪,说:“意思就是我亲自进去,你们谁都不要插手,笙哥,可以吗?”

    顾东笙皱了一下眉,默了片刻,点了一下头,说:“可以,只要你不耍花样。”

    “我不会。”

    随即,她把枪放在了口袋里,径直的走了过去,轻而易举就进了门。屋子里很安静,安静的仿佛没有人,她一步步走上楼,轻唤了一声,“江北。”

    “我在这里。”

    在她叫第三声的时候,书房的门应声打开,他的声音低低沉沉的从里面传出来。

    苏柒闻声走了过去,他走到沙发前,坐了下来,低低哼笑了一声,说:“到最后,我还是中了你的圈套,怎么?进来打算亲手杀了我?”

    苏柒暗暗的扫视了一眼,书房里没有任何异常,只茶几上放着一把枪,其他什么也没有。

    她笑着从口袋里拿出了枪,笑着把玩,说:“是不是特别后悔那天救了我?”

    “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假话。”苏柒笑眼盈盈的,提醒道;“说的好听点,说好了,说不定我就会放过你,让你有机会反败为胜。”

    他哼笑一声,低垂了眼里,“我会杀了你。”

    苏柒闻声,微微愣了一下,旋即噗嗤一笑,说:“你真的很会抓人心,知道什么时候,该说什么话。虽然不是什么好话,但我还蛮开心的。”

    “不过我知道,不管我怎么努力,不管我做什么,你永远都不会爱上我。没关系,我已经放弃了,我再也不会有任何妄想,我想我该获得新生,而我要重新生活,唯一一个办法,就是你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江北,你想活着吗?”她往前走了两步,在他的跟前站住。

    他没有说话。

    苏柒弯身,凑到他的面前,低声道:“外面全部都是我的人,你逃不掉的,只有一个办法,你可以脱身。”

    陆靖北抬起了眼帘,黑深的眸子对上了她的目光,苏柒拿起茶几上的枪,塞进了他的手里,一字一句的说:“杀了我,你就赢了。”

    陆靖北噗嗤一笑,“你以为我傻?”

    “你不杀我,我就杀了你,你没有选择。”她说着,站直了身子,往后退了一步,举起了枪,“今天你和我,只能活一个。”

    陆靖北握着枪的手紧了紧,两人对峙许久,谁都没有先动手。

    不知过了多久,门口忽然一个人影晃过,陆靖北眼眸一转,几乎是同一时间,响起了两声枪响。时间仿佛静止,不管是门内的陆靖北,还是门外的苏捌,两个人有数秒的静止。

    苏柒在倒地的瞬间,苏捌丢了手里的枪,立刻冲了过来,将她扶住。

    她半睁着眼睛,额头那一点,鲜血缓缓流下。她中了两枪,一枪在额头,一枪在后背靠近心脏的位置。

    她双目的焦距迅速涣散,瞳孔开始放大,嘴巴一动一动的,眼睛盯着陆靖北,他听不到的声音,却依旧能够清楚的看到她在说什么,她说:“陆靖北,我终于可以不用再爱你了。”

    她再没有多说一句话,因为再没有时间,两枪全是致命点,她连道别都来不及,也许她就没有想过要道别。这样很好,一点痛苦都没有。

    她的视野变成了黑白,她最后看了陆靖北一眼,脑海里闪过的是在福利院的那个晚上,下雪了,漆黑的夜空里,炸开了绚烂的烟花,很美很美。

    陆靖北就这样站在她的面前,久久无法动弹,苏捌抱着她,满目痛苦,面上的表情十分狰狞。

    窗外忽然火光冲天,不知是谁点燃了火苗,火舌瞬间就吞噬了整栋别墅。

    这场火,足足烧了一个晚上,烧的什么都不剩下,消防队员最后从里面救出了一对纠缠在一起的男女。

    后来,栾城再没有苏柒和苏捌两姐弟,也再没有陆靖北这个人,只凭空出现一个江北,当年洪门江家的唯一一个后人。他把鸿门和青义合并,成了北堂。

    然而,他永远都是人们口中的人,谁也没有亲眼见过他本人。

    ……

    两年后,江北独自一人坐在山间小溪边上钓鱼。

    “陆靖北。”

    忽然一个女人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他微微一愣,已经有很久很久没有听到这个名字了,他没有回头,也没有回应。

    魏澈站在后面,说:“陆小姐一定要见你,我想了想,也该告诉你一些事情,所以就带她过来了。”

    江北仍然没有动,背脊挺得笔直,目光落在某一点,长久的发着呆,仿佛什么也听不到。

    陆筱看着他的背影,比以前清瘦了很多。

    她说:“苏柒没有杀我,她是为了保全我,在用这种方式,让我离开栾城。她找到了我哥,然后把我送去了我哥的身边。其实她这么做,不但是为了保全我,也是为了你,她知道我是你的软肋,不想你被人威胁,宁可让你恨她……”

    “闭嘴。”他冷冷的出声。

    陆筱顿了顿,“这就是真相,她做什么都是为了你。”

    “我让你闭嘴。”

    陆筱抿了抿唇,没再说话。

    沉默良久,陆筱忍不住问:“陆靖北,你真的一点也不爱苏柒吗?”

    江北没有回答她。

    她兀自笑了笑,像是自语,道:“反正你从来就不曾爱我,你对我好,是因为我救过你,你对我好,是因为你预料有一天我会因为你而死,是不是?”

    “你走吧,离开就永远不要回来。”到最后,他也没有回答她的话,只收了鱼竿,越过她的身边,径直的离开了。

    ……

    北堂的势力越来越大,最后用极其极端的方式吃掉了顾家,当即放掉了那些被顾东笙暗地里培训的女孩,都是十七八岁,不是被买进来,就是拐来的。想想当初,苏柒到他身边时,好像是十七岁。

    又过了一年,江北独自一个人去了苏柒的坟头,他站了很久,墓碑上的照片是苏柒最年轻时候的样子,笑的很灿烂,这张照片是她自己早就准备好的,一直好好放着,似乎就等着这一天可以派上用场。

    不知过了多久,天空乌云朵朵,看着似乎快要下雨了。

    耳边忽然传来脚步声,紧接着,一束百合放在了墓碑前。

    来人是陆彦,他与江北并肩而站,脸上架着一副墨镜,看不出喜怒,只淡淡的说:“恭喜你,终于成功了。”

    江北只动了动唇角。

    “一个人活着,开心吗?”

    他浅笑,侧头看了他一眼,说:“你来这里,你的妻子和儿女知道吗?”

    “知道又如何,不知道又如何,我不过是来看一个老朋友。以前可怜她,现在更可怜她,遇到你,真是她这一生最大的不幸。”

    江北仍然只是淡淡的笑。

    陆彦转头看了他一眼,说:“如果可以重来一次,你还会这样对她吗?”

    如果能重来,他选择从来没有遇见,他选择跟家人一起死。

    可惜这辈子,永远都没有办法再重来,永远都不可能再重来。

    当一个人一直一直在你身边的时候,你从来不会珍惜她的存在,因为她无时无刻不在,只要你说一声,她便一定出现在你的面前。

    岑澄说的很对,在这个世界上,再也不会有像苏柒这样的人,出现在他的身边,打不走,骂不走,背负了所有,只为了他一个人。到最后死了,也安排好了一切,只为了成就他一人。然后用这种方式,死在他的面前,让他永永远远能够记住她。

    其实她最想要的,就是江北亲手杀了她,最后苏捌帮助了她,让他亲手杀了她,即便是错手,也是亲手。

    而她的枪膛里,根本就没有子弹,她从未想过要他死,她要他活着,长命百岁的活着。她甚至还能成全,他跟陆筱。

    然而,这一辈子,他的心里,除了她苏柒,再也不会有第二个人了。

    他仿佛听到她笑着说,“陆靖北,我要长在你的心上。”

    他微微的笑了笑,想要亲口告诉她,“你已经成功了,其实很早很早的时候,你就已经长在我心里了。”

    可惜她永远也不知道,到死了都不知道,她只知道,他永远永远也不会爱上自己。

    不知何时,陆彦离开了。

    方筠看到他,只冷笑一声,说:“你有资格站在这里吗?装出一副深情的样子给谁看?真的有情,你怎么不跟着去死?噢,你千万不要死,死是便宜你了。”

    江北对于他们任何人的指责,均不会反驳,只静静的听着,等他们说够了,骂够了,他就会离开。

    如果谩骂,能够换回苏柒,他倒是也不介意。

    方筠看着墓碑上的照片,愤愤然的说:“你看你,值得吗!如果要到死了,才看得见爱情,这种爱情不要也罢!你真是太傻了!”

    ……

    这个世界,不会因为少一个人,而停止了转动,生活也不会因为少一个人,而停滞不前。

    时间总是流逝的很快,眨眼之间就过去了,让人措手不及。

    其实对江北来说,简直度日如年,每一天都过的很慢很慢,他要等很久很久一天才会过去。除了工作时间,他多半像个失了魂的人,几天几夜可以不说话,只静静的坐着,累到极点,也睡不着。

    他的人生好像就停止在了苏柒死的那一晚,他的记忆也只停在那一天。

    苏柒死后的第三年,陆筱嫁给了一个很平凡的男人,那一年就生了一个大胖小子,兄妹二人,倒是过上了平凡的日子,再不问过去的一切。

    江北用苏柒的名字,送了份子钱过去。

    苏柒死后的第五年,除夕那天,江北去了苏柒的老家,去了当年他们初遇的福利院。

    因为过年,小镇上十分热闹,充满了喜气,每家每户都挂着红灯笼。

    福利院已经搬迁,但旧址还在,外面已经贴了封条,年后就要拆迁。周遭这般热闹,都无法感染这里,没有人,显得那般萧条。江北撕掉了封条,大门没有上锁,轻轻一推,便开了。

    里面的院子,已经长满了杂草,但整个结构几乎跟当初一模一样,没有什么变化,只是多了一些娱乐设施。几栋楼都变得十分陈旧,确实有年份了,当初他来的时候,这个福利院也不新,又破又旧,而且还小。

    只是为了躲避陆三帆的人,只能窝在这里,然后就在这里遇到了苏柒,还有苏捌。

    他一个人在院子里走了一圈,最后踏上了那栋行政楼,站在了那个露台上,就是在这里,他和苏柒的关系,有了一个转折点。

    想想小时候,她还真是没脸没皮的,笑起来的时候,眼睛亮晶晶的,特别好看。她小时候,除了野蛮,还真是挺可爱的。

    他一个人站在这里,看着太阳西落,看着夜幕将至。恍惚间,他好像听到了孩子们热闹的声音,喊着新年快乐,他仿佛看到一楼的大教室里,灯火通明,孩子们都在里面,等待着吃年夜饭,等待着小礼物。

    “你好,我叫苏柒,苏柒的苏,苏柒的柒。”

    “喂。”

    “喂喂喂!”

    “喂喂喂,我叫你呢,你没听见吗!”

    江北回头,在漆黑的夜色里,看到了一个小女孩,手里拿着蛋糕,站在那里,他笑说:“我听见了,苏柒。”

    对不起,我来迟了,我现在就去你身边,你要什么,我全部都给你。

    ……

    年后,拆迁队来拆迁房子时,发现一具尸体。

    在公安局放了将近一月无人认领,最后由警方处理,连一块墓碑都没有。

    ……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