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想要变强的心

第1章 想要变强的心

幽深的庭院,肃穆的大堂。

    鹏城凌家这议事堂今天聚集了不少的人,都是些凌家的高层,本来还显宽阔的大堂在聚集了三四十号人之后则显的有些拥挤,然而这拥挤的大堂此时却极为安静,让人甚是压抑。

    “我凌家年轻男儿今天算是齐聚于此了,都来说说吧,谁来承接此次任务?”

    高堂之上,三把交椅并排而立,坐在中间的是一面目清秀身材匀称的中年男子,男子话语平和却有着一股不怒而威的气势,此人正是凌家当代家主凌风扬。

    凌风扬身旁,右手边身材略显肥胖的中年则是他的大哥凌风殒,而左手边略显年轻有着书生儒雅之气的中年则是他的二哥凌风堂,他们三人是凌家的支柱,也是大堂上身份最为尊贵的人。

    下首,两名青年面目红肿,紧咬着牙握着拳头低头而立,似乎是受了莫大的屈辱。

    “那双命猫妖怕已是二阶妖兽了,而我们只是观心境战士,去之前没有得到正确的情报,才是我们失败的原因。”一名青年说道。

    另一名青年则是沉默。

    砰。

    上堂位置传来一声闷响,凌家家主凌风扬拍着桌子喝道:“我说过多少次,成功要找方法,失败了要去汲取经验,而你呢,失败了就去找借口,有什么用?”

    两名青年不再说话,都是将头埋的更低,想来这凌风扬在他们心中已经形成了极具的威严,不容反抗与悖逆。

    “二阶妖兽。”

    而听到青年的话语之后,堂下却是响起了议论之声。

    “二阶妖兽已经是相当于凝魂境的实力了,怪不得凌德和凌康会失败,他们观心境的实力也敢与二阶妖兽对抗,能活着回来已经很不容易了。”

    台下的议论声让凌风扬心中烦躁,双眼扫视一圈,这大堂又变得安静起来。

    “二阶妖兽就怕了吗?”凌风扬又一次大声问道:“谁敢接下这次猎杀任务?”

    大堂上,只要年轻点的凌家人都低下了头去,显然他们是没有信心完成这次猎杀任务的,而若无人承接任务的话,一般会出现两种情况,一是老一辈出马,二是家主点将。

    他们把头埋下来,就是不想被家主点中。

    静,静的掉针可闻,谁都不愿意在这个时候表现出一丝与众不同,而被家主盯上。

    “我来。”

    然而,就在堂下众人恨不得把头埋进地下的时候,一道清亮的声音却是突兀地打破了这大堂的寂静,吸引了无数的目光。

    “知道是猎杀双命猫妖还敢接下任务。谁,这是在找死吗?”

    “刚才那声音,难道是。”

    “凌轩!”

    众人将头回过去,只见大厅外正走进来一少年,少年在众目睽睽之下气宇轩昂、步伐稳健,不急不徐地走进了大堂中心位置站到了凌德和凌康身前,抬起他那犹如黑宝石般的双眸对上正座上的凌家家主大声说。

    “我来,我愿意接下这个任务。”少年说道。

    “凌轩。”

    看到堂上少年,凌风扬却是眉心微皱,眼神之中少了之前的严肃多了几分柔意,却又有着莫名的伤感与惋惜之意。

    “凌轩,你战魂已死早就提不上来丝毫战力,拿什么去跟双命猫妖斗?别闹了,下去吧,这里是议事厅,我们商量的都是正事儿。”

    凌风扬右手边身材微胖的凌风殒突然说话,话语之中隐隐有不满之意。

    “殒伯说话还是如此的直接啊,居然连家主的儿子都是丝毫不给面子。”

    台下一众凌家人见到凌风殒对凌轩的批判,都是忍不住在心中犯起了嘀咕,不过嘴上却是不敢说出来,这些年凌风殒势头愈尽,过两年家主之位是否易主还不一定。

    “大伯,我说过我的战魂没死,只是暂时沉睡了而已,终有一天它会再次觉醒。”凌轩犹如星芒般的坚定目光投向凌风殒,那眼神里的肯定让得凌风殒也是忍不住一怔,心中生出一丝天才少年是否能够回归的幻想。

    凌轩叫凌风殒大伯,自然是凌家家主凌风扬的儿子,他曾是凌家年轻一辈之中享有天才光环的少年,只因一年前任务中战魂受损,从此之后实力一落千丈,人生也是跌入谷底。

    凌风殒望着凌轩,摇了摇头。“身为战士就该做好随时牺牲的准备,我们凌家每年进山狩猎妖兽,战魂受损从此提不上一丝战力的也不在少数,但是因此而自暴自弃不愿接受事实就是对自己的一种放纵了。战魂死了并不是什么耻辱之事,你二伯家的几个儿子战魂都未觉醒过,他们不也照样活的很开心。”

    凌风殒这句话说完,凌风扬左手边的儒雅男子凌风堂顿时脸色难看,他自己没有觉醒战魂,两个儿子也没有战魂,这件事一直被他视为耻辱。

    大哥凌风殒明知此事,还在伤口撒盐实在让他气愤,不过他也知道大哥凌风殒这番话是要打压他在家族中地位的故意言辞。

    “我们凌家向来不养闲人,你在凌家也闲了一年里,我看明日起你还是随你二伯去学经商吧,没有战魂也只有这条路可走了,希望你当年在修行上的天赋也同样能够展现在经商上。”凌风殒很是刻薄地说道。

    身为凌家家主,凌风扬的儿子被凌风殒指责是个闲人,还被直接安排好了后路,这让凌风扬心中恼火,但最终还是忍着没有发作,因为凌风殒说的很对。

    凌家不养闲人,这是祖辈传下来的,他不能反驳。

    “我看今天这事也不用讨论了,这双命猫妖的猎杀任务就交给凌龙和凌虎吧,他们两兄弟出动就算是二阶妖兽也自是手到擒来,说不定能在顾主期限之日完成任务。”凌风殒又说。

    凌风殒话音一落,两个青少年磨拳擦掌从人群中走了出来,这两青年身材都是高大威猛,往大堂中一站,立时就将凌轩给遮挡了过去。

    “爹,这任务您就放心地交给我们吧。我们定在一日之内完成任务。”老大凌龙说。

    原来这凌龙与凌虎却是凌风殒的两个儿子,他们很早就想展露拳脚了,之前凌风扬提问谁接手猎杀任务时他们不出面就是想给凌风扬抛难题,现在自己的父亲发话了,他们自是兴奋不已。

    见到两个儿子的允诺,凌风殒满意地点了点头,而凌家的其他人也都是点头称是,这个任务交给凌龙和凌虎最合适不过了,凌轩战魂受损,现在他们两个才是凌家年轻一辈的最强者啊。

    走出大堂,凌轩有些失落。

    “一年了,战魂已经沉睡整整一年了。那年在风磨森的撕杀,明明没有伤到战魂,但战魂为何会莫名其妙地陷入沉睡呢?难道我凌轩从此就真的要沦落成废人,随二伯家的儿子凌海、凌洋去经商,每天花天酒地做鹏城有名的花公子?”

    “不,那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无论如何我也不会放弃,我的战魂一定会再次觉醒,到了那个时候,我要将羞辱过我的人全部踩在脚下,李歌、李常,你们等着。”

    今天大堂上的耻辱并不被凌轩放在心上,战魂沉睡之后,与凌家自家人的冷嘲热讽相比,李家的两个少爷才是凌轩最大最想要报复的对象。

    因为凌家人再怎么嘲讽也都会看在家主凌风扬的份上掌握一个度,而做为鹏城两大家族之一的另一家族李家却是毫无顾及,他们本就与凌家是竞争关系,得知凌轩这个天才战魂受损之后自是不会放过对凌家落井下石的机会。

    昔日里被凌轩打压的李歌、李常二人在得到家族授意的情况下,只要见到凌轩一次就免不了一顿拳打脚踢,凌轩却只是记在心上,没有告诉家人。

    他不想繁忙的父亲还因为自己的事情而大动干戈,毕竟以李家的势力而言,真的发生了冲突,凌家也是丝毫占不到便宜。

    “以我的性格就算占不到便宜也要撕下对方一块肉,只可惜,凌家不是我一人的家,我不能因为自己的事情而将家族拖下水,自己的事情还是要由自己来解决,李歌、李常,你们等着。”

    凌轩自嘲一笑,向着自己的小院走去,身为家主的儿子,他在凌家拥有一座独立的小院。

    院中,一棵桃花树正散发着阵阵桃花香气。

    “好香。”

    凌轩走过去,坐在桃花树下。

    “战魂,就算你不觉醒,也阻挡不了我的修行之路,我就不信了,我自己的身体离开了你还活不下去。观心境,战魂受损之后我就从凝魂境一下子跌落到了观心境,如今我已观心一年,这一年来我受尽人情冷暖、世态炎凉。也看到了太多的小人得志、狗仗人势。这些眼睛里所看到的,都折射入内心,让我看到了自己的本心。强者为尊、弱肉强食,这是丛林法则,而我的本心却与这条法则相关。”

    “我的本心是,想要变强,不屈居人下!”

    “为此,纵然战魂沉睡提不上一丝战力,纵然付出常人做不到的十倍、百倍努力,我也要坚持本心,走强者之路,让那些曾对我冷眼之人悔恨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