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沉睡的战魂

第2章 沉睡的战魂

桃花树下,微风抚过,坐在树下的少年宁静而安然,黑色的短发并不张扬地竖起,眼眸微闭,眉心平坦,少年坐在那里就像是一副画,画卷中是飘动的桃花和定格的俊俏少年。

    在观研本心的过程中,凌轩进入到了一种奇妙的状态之中。

    静,全世界都仿佛定格了一样。风仿若停了,桃花树上飘落的花瓣停顿在空中。

    似乎过了很长时间,又似乎只是一瞬间。

    凌轩内心深处仿若有一扇门在这种近乎死寂的时刻开启,古老而厚重的气息扑面而来,接着一个敞亮的世界展现在凌轩的意识里。

    这一刻,凌轩忽然间鼻子一抽,声音有些颤抖。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我的战魂未死,只是沉睡了而已。”

    在他意识之中,出现了一片空白的区域,在这片区域里一个柔和的光团正安静地悬浮在一角,而对于曾经踏入过凝魂境的凌轩来说,这光团太熟不过了,正是战魂的雏形。

    “我的战魂还在魂域里,没有死去。没想到观测到本心之后,我居然凭借观心而突破到凝魂境了,魂域开启,还好战魂还在,希望还在。”

    这个世界,一百个人中才有一个人有可能觉醒战魂,拥有战魂便可提炼战力成为战士。而战士则是这个世界最为尊崇的职业,也就是说只要拥有战魂就立即可以成为人上人,高人一等。

    凌轩十二岁的时候便开启了战魂,十五岁踏入凝魂境,算得上鹏城家喻户晓的少年天才。

    只可惜天妒英才。

    十五岁那年,也就是一年前,他前往风磨森执行家族猎杀妖兽的任务,被莫名黑衣人攻击,虽然竭力撕杀保住了性命,可是回到家族后战魂就莫名其妙地沉睡了。

    战魂消失后,凌轩的实力也是一落千丈,从凝魂境一下子跌入到观心境。

    所有人都认为凌轩是在风磨森撕杀中战魂受损死去,毕竟这种情况时有发生,但只有凌轩自己清楚,那一战他的战魂根本没有受到半丝的损伤,可是战魂为何会消失呢?

    凌轩自己也不清楚,但他坚信一点,自己的战魂绝对没有死去,只是因为某种原因沉睡了而已。

    一年,整整一年时间。

    在战魂沉睡的这一年时间里,凌轩受尽冷漠,凌家人的冷嘲热讽、鹏城人的背地议论、李家兄弟的欺辱,这一切凌轩记在心中,也让他明白了实力的重要性。

    这个世界永远都是强者为尊,适者生存。

    没有力量,就只能遭受这些是非曲折。

    “想要成为一名战士,首先要通过观心来觉醒战魂,观心就是观研本心看清自己,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内心的渴望是什么。觉醒战魂之后便可达到观心境,只是这个时候还不能看到自己的战魂。”

    “只有踏入凝魂境开启魂域才可以看到自己的战魂,因为魂域是战魂的家,是它的载体与世界,真没想到时隔一年,我竟然在战魂沉睡的状态下通过观研本心再次踏入凝魂境。”

    一阵狂喜之后,凌轩再次向着魂域中悬浮在角落里的战魂看去。

    “战魂还在沉睡,不过我会想办法让他觉醒。只有战魂觉醒才能够通过战魂来提炼战力,没有战力是成不了一名强者的。”

    战力就是战斗力。战魂可以吸收天地灵气并转换为战力,拥有战力便可以修习战技,就可以变得强大起来,同时修行一道的更高境界也需要战力去冲击。

    只有战魂才可以提供源源不断的战力。

    像凌轩这样没有丝毫战力就能够冲击进凝魂境的,万中无一。

    “无论付出什么代价,我一定会让你重新苏醒。”

    凌轩紧盯着魂域之中的战魂,良久之后一握拳头站了起来,虽无战力,但他的双拳之中依然爆发出阵阵咯咯声响,指甲深陷掌心,目光坚定而执着。

    “哥。”

    忽然,一道如风铃般的甜脆声音响起,接着一个扎着马尾,身穿一套小红裙,俏皮可爱的女孩便是出现在凌轩眼前。

    “小铃。”

    看到这只有十一二岁的女孩,凌轩原本紧绷的面容也是瞬间绽放开来,露出一个微笑。

    女孩名叫凌铃,是凌轩的亲妹妹,喜欢黏在凌轩身边,而凌轩对于自己这个可爱的妹妹也是极为珍爱,每次见到这凌铃无论心中有多少烦恼都会立即抛开,展现出阳光的一面来。

    “哥,你怎么一身露水,难道昨晚一直坐在这桃花树下吗?看,衣服都湿了。”凌铃跑到凌轩的身边,扯着凌轩的衣服皱眉问道。

    “竟然过去了一夜。”

    看到已经被露水打湿的衣服,以及东方天际折射出的一丝霞光,凌轩微微愕然。

    “我这次观心修行居然是过去了一天一夜时间,我还以为只是半个小时呢,不过能有此收获,这一天一夜也没有浪费。”

    凌轩是个不喜欢浪费时间的人,因为他知道时光不等人,岁月无情。这个世界有太多优秀的人正在努力着,对于战魂沉睡的自己而言,就要付出更多的努力才行。

    “哥,昨天的事情我都听说了,是大伯太过份了。”凌铃忽然拉着凌轩的衣角,嘟着嘴说。

    “大伯的性子我很了解,他也是为了凌家,所以我并不怪他。”凌轩笑着说。

    “哥你的心胸太宽广了,小铃比不了,小铃只知道谁欺负了哥哥,我就记恨他,以后都不理他,见了面还要冲他吐舌头翻白眼。”凌铃冷哼一声说。

    凌轩顿时被凌铃可爱的模样给逗笑了,轻敲她的脑袋说道:“小小年纪还说要保护我,你哥什么时候弱到需要你的保护了。”

    “那是,哥哥你最强了,当初李常想要欺负我,还不是被你一拳给打飞了,所以你千万别气馁,小铃知道哥的战魂一定会再次觉醒的,到时候别说大伯,就是爹也未必是你的对手。”凌铃说,女孩心中对于凌轩有着一丝单纯而又依赖的崇拜。

    “就你会安慰我。”凌轩一笑,眼中有着柔意。

    “对了,哥。我来是有事要告诉你的。”凌铃忽然一笑,笑容中有着些许得意。

    “什么事儿?”凌轩好奇地问。“难道娘要回来了?”

    听到娘这个字,凌铃忽然有些伤感,说道:“要是娘在大伯也不敢这么批评你。”

    说到这里,女孩顿了一下,似乎怕会引起凌轩伤感之意似的,忙止住这个话题,说道:“娘会回来的,我今天来是来告诉你凌龙和凌虎失败了。”

    “凌龙、凌虎。大伯的两个儿子,他们不是去执行猎杀双命猫妖的任务去了吗?”听到小铃的话,凌轩眼前一亮,出声问道:“他们没有完成任务?”

    “嗯。”凌铃点头。“昨天议事结束之后,凌龙和凌虎就去风磨森执行任务去了,他们在议事厅上答应过要一天之内完成任务的。”

    凌轩也点头,这一点他还是知道的。

    “昨天晚上的时候,本来我都睡着了,忽然听到前院很吵,就跑了过去。然后我就看到凌龙和凌虎被人抬了回来,原来他们去执行猎杀任务的时候败给了双命猫妖,受了重伤,差点伤及性命。”凌铃把自己看到的和听到的都说给凌轩听。

    凌轩一听,皱起眉头。“凌龙和凌虎都是踏入凝魂境的实力了,居然会败给双命猫妖,只有一种可能,那双命猫妖是二阶高级妖兽,否则凌龙和凌虎不会失败的。”

    “那现在爹准备如何处理这事呢?”凌轩问。

    凌家是鹏城两大家族之一,家族有许多业务,其中一项也是最赚钱的一项就是雇佣,凌家经常会接手一些猎杀妖兽的任务,而托付凌家完成这些任务的顾主都是一些财主,他们需要妖兽炼药养身或是一些其它原因。

    而凌家接了顾主的任务之后,一般都会做为家族年轻一辈的试炼任务让小辈们去独立完成,一是要磨炼凌家后辈,二是可以节省一笔不小的开支,毕竟凌家若是再去组织一批好手就太破费了,一名凝魂境的战士每年的雇佣金都在十万金币以上。

    凌轩战魂受损之后,凌龙和凌虎就是凌家年轻一辈的最强者,他们都完不成的任务,看来只有老一辈出马了。

    “堂叔他们前段时间执行任务还没回来,李叔被调去深山采药去了,南叔跟着娘去找外公了,现在整个凌家都空了,只剩下爹和大伯闲着,这事谁去处理?”凌轩心中担忧。

    本来这只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可是现在凌家几乎被抽空,处于一个特殊时段,这事儿竟然变成了一件让人头疼的事。

    “大伯说他要照顾凌龙和凌虎,暂不过问家族事务。”凌铃也是握紧小拳道:“爹今天一大早就召开家族会议说了,他准备明天亲自带队,带着家族小一辈就石磨森完成任务,借此机会亲自教导指点。”

    凌轩心中一怒。“大伯这明摆着是想让爹难堪呢,身为一家之主却被逼的亲自去做猎杀任务,教导指点不过是爹自己给自己找的台阶下,没有其他良策才是真的。”

    若是顾请外员恐怕会被旁人耻笑凌家无人,但若亲自上阵也会被旁人耻笑凌家家主竟然去做低级猎杀任务,只有借教导指点小辈的名义去做任务才不会被外人戳脊梁骨。

    爹,我不会让你向他人屈服的。这件事,孩儿来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