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焚天之典

第1章 焚天之典

天地之初,其茫茫然混沌如鸡子,蛮神盘古氏始开天地之门,清气上升为天,浊气下沉为地,此谓大荒元年!盘古身化万物,三清定乱世,五太伏诸魔,至此,生灵才得以繁衍于厮。

    而我们的故事,则是于此千万年后开始的。

    ……

    阳渊山脉·定岚山

    轰!

    一声爆响冲天而起,紧接着,就看到一座茅屋之中生出了滚滚浓烟。片刻后,一麻衣少年自茅屋之中蹒跚而出,身上的衣服被炸得只剩布条条,略显病态的苍白小脸上抹了不少黑色污渍,显得狼狈不堪。

    “这功法到底该怎么修炼啊!”赵昊抹了一把脸上的灰,语气之中说不出的疲倦。

    十天之前,是东篱剑门外门选拔的重要日子,外门选拔每十年一次,只要能闯进前三,便有机会进入到东篱剑门内门。东篱剑门是大禹王朝十大门派之一,外门弟子多达数万人,而内门弟子则不过三千,其中竞争之激烈,可想而知。

    赵昊本是外门弟子第一人,并且保持了第一长达五年之久,结果在比赛之时被尹堂阴了一把,受了不轻的内伤,一举跌出了前百名,无缘内门。

    赵昊虽然失去了晋升内门的资格,但是却因祸得福,从他随身携带的一枚玉佩之中得到了一篇功法,名曰《太上焚天典》。《太上焚天典》不过寥寥三千言,却玄奥异常,晦涩难懂,赵昊虽然修炼了十天,却依然不得其门,每次修炼都被炸的一身伤。

    稍微清理了一下身上的伤,赵昊便开始收拾被炸得一塌糊涂的茅屋。

    十年前一外门长老归宗之时,带回来一名满身是血的少年,这名少年便是赵昊,不过赵昊对于之前所发生的一切都记不得了,长老为了方便,便赐名赵昊。而他脖子上面佩戴的玉佩,便是赵昊身上唯一的信物。

    随着赵昊的年纪逐渐长大,渐渐懂了自己脖子上那枚玉佩的珍贵——这是一块灵石!灵石最重要的功效便是帮助修士修炼,其次还有强身健体,延年益寿的功效。

    灵石在整个烛天大陆都是稀缺资源,东篱剑门虽然是大禹十大门派之一,但是外门弟子基本看不到灵石,只有内门,才有机会利用灵石帮助修炼。

    赵昊脖子上带的这枚灵石,于外门来说,无异于在油锅里面下了一个炸弹,整个外门都沸腾了,最开始还有几个人打这块灵石的主意,但是被长老臭揍一顿之后,便都熄了这个念头。

    “哎,爹娘,你们都还好吗?”赵昊心中说不出的苦涩。

    突然,外面传来了一阵爆炸的声音。

    赵昊心中一惊,赶忙放下手中的事情,转身跑了出去。才一出门,就看到一群人围着赵昊的灵田一阵狂轰滥炸,几亩地的灵谷被炸得没剩几棵。

    赵昊眼睛一下子红了,冷声喝道:“尹堂!你们要干什么!”

    外门有一个规定,那就是每个外门弟子都要种植五亩灵田,所得的灵谷上交九成,完不成任务或者灵谷少于一百斤的,或离开东篱剑门,或变成杂役弟子,失去所有的修炼资源。

    修炼资源难得,东篱剑门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养着这群吃白饭的人。

    而现在,尹堂几个人的所作所为,让赵昊辛辛苦苦了大半年的灵谷一下子毁于一旦,可以说直接毁了赵昊的修炼前程!

    “呦,我还以为你出不来了呢。”尹堂看到了赵昊出来,颇为戏谑的看了一眼,笑着说道。

    “我知道你明天便要前往内门,但是你也别太嚣张了!”赵昊攥着拳头,生怕一个控制不住就要给尹堂一拳。

    “为兄明日就要进入内门了,你这个做弟弟的,不给为兄点贺礼吗?”尹堂一双狭长的眸子说不出的阴冷。

    赵昊心里一惊,心里面猛然有一种不好的感觉,当下喝到:“你要干什么,你就不怕长老的制裁吗!”

    “你脖子上面的灵石不错,为兄就勉为其难的收下了!”尹堂冷笑一声,身体猛然暴起,对着赵昊就是一掌拍来。

    赵昊冷哼一声,拳头更是毫无花哨的迎了上去,只听砰的一声,两人均被震退,还没等赵昊稳定身子,尹堂的那几名小弟便骤然发力,对着赵昊的脑袋便狠狠地砸了过去。

    噗!

    赵昊猛然喷出一口淤血,身体更是不受控制的倒飞了出去,狠狠地砸在了茅屋之上,茅屋哗啦一声,直接被巨大的力量撼动,一瞬间倒塌了下来,将赵昊掩埋在无数的茂草之中。

    这座山头有数百个人共同耕种,虽然彼此离的很远,但是现在却被打斗的声音震动,他们早都已经习惯了赵昊弄出爆炸的动静,但是这明显打斗的声音,却让他们一瞬间闻到了事情的不同寻常。

    尹堂缓步走到了赵昊面前,一把将赵昊脖子上的玉佩抓了下来,放在手中把玩了一会,随手装进了口袋里面,看着茅草之中不断挣扎的赵昊,轻蔑的笑了一声,道:“以后别惹我,知道吗?”

    “把我的……东西……还我!”赵昊一双眸子满是怒火,那可是他找回曾经的全部希望,怎么可能就这么让尹堂拿走!

    “你还真是傻的可爱啊,你的礼物,为兄我就勉为其难的收下了,哈哈哈……”尹堂仰天长啸,一脚将赵昊踢开,转身就走,说不出的春风得意。

    “把我的……东西……还我!”赵昊一把抓住尹堂的脚踝,一字一句的说道!

    “你丫还真阴魂不散啊!”尹堂脸上的笑容逐渐凝固,取而代之的则是如毒蛇般的阴冷。

    砰!

    再一次,赵昊被尹堂狠狠地踢开。

    “给我往死里打!”尹堂不耐烦的喝到。

    “大哥,出人命的话就麻烦了。”一名麻衣小弟怯生生的说道。

    尹堂冷哼一声:“我已经是内门弟子了,这外门还有谁敢惹我,就连长老都不行!打!”

    得了尹堂的话,这群小弟一瞬间就放开了手脚,对着赵昊一阵拳打脚踢。

    赵昊意识一阵模糊,但还是努力的控制自己保持清醒,因为他知道,这块玉佩丢了,那所有的希望都没了!

    模糊之间,赵昊猛然感觉自己的丹田之中燃起了一团火焰,火焰呈燎原之势,一瞬间燃遍全身!

    “把我的东西——还给我!”赵昊猛然睁眼,瞳孔之中满是杀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