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浅议操纵

第4章 浅议操纵

第4章:浅议操纵

    第二天,大概是在陌生床睡不惯吧,林落反常的起个大早,马上搞完个人卫生,就准备出门。但在出门之前,他又动了个坏心眼——他想看看小小的睡态。所以,他就偷偷的摸到了门边,但在门开的那一刹那,一道旋风就劈了出来。

    “哎呀……”林落中了个大奖。

    “谁?”小小警惕的问。

    “一个帅哥。”死要面子的林落捂着头说道。

    “哪里来的帅哥?”小小推开了门,好单纯的女孩哦。

    “这里。”林落脸不红,气不喘的指一下自己。

    “你干嘛偷偷的躲在人家门后?”小小可不是笨蛋,很快就想明白是什么回事。

    “人家只是关心你嘛,怕你上学迟到,所以想叫醒你的,谁知道你什么都没说就给个旋风招呼我。”林落一副大受委屈的样子。

    “吓?人家不知道嘛,没事吧?”小小居然紧张的看着林落,所以说,女孩是单纯的动物啊。

    “你说呢,哎哟,好痛啊。”林落又扮起来了,捂着那个快淡化的红印在惨叫。

    “那怎么办啊?”小小开始紧张起来。

    林落眨了眨眼,道:“也没什么,答应请我吃个早餐那就好啦。”

    “那么简单吗?但学校的早餐是免费的哦。”小小有点奇怪的看着他。

    “我怎么忍心让你破费嘛,对不?”林落真诚的说道,其实是他真的不知道。

    “哦,好吧,吃了早餐就去上课。你是几班的啊?”小小也没怀疑。

    林落抬起胸膛,道:“我是特殊生,直接去跟校长的。”说完还摆出一份很羡慕吧的样子。

    “吓?你跟校长学习?!”小小还真的给吓到了。

    但是林落没有注意到小小的表情,还真的吹了起来:“嘿嘿,需要我在校长面前跟你美言几句吗?老实说,我跟他的关系还算不错的,趣味相投嘛。”林落撒起慌来也不用打草稿的。

    “你居然跟他趣味相投?!”小小潜意识退后几步。

    “有什么问题吗?”林落好象发现有点不对劲了,难道那怪伯伯真的是生人勿近?

    “难道你不觉得校长很那个吗?”小小疑惑的看着他,表情有点奇怪。

    “哪个?”林落更是狐疑了,心里更是下定决心,要步步为营才行了!

    “他很好色啊,经常偷进女厕所啊。”小小很不可思议的看着他,意思是,你该不会也有这个爱好吧?

    “我靠,那么BT啊?!”其实林落心想什么时候也跟他进去偷窥一下,嘿嘿……从这一点来说,林落还真的跟他趣味相投呀。

    不过林落摆出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凛然道:“我刚转来而已,没想到那家伙表面看起来那么正气凛然,骨子里头那么的肮脏。”

    “嗯,那你以后跟他学习要小心啊。”小小担心的看着他。

    “古语有言:出污泥而不染嘛。放心。”林落还挺不“染”的嘛,也不知道谁污染谁,嘿嘿。

    “那好,时间也不早了,去饭堂吃了饭就去上课了,对了,我在六一班。你有事可以来找我。”小小对林落还挺关心的嘛。

    “哦,我记得了。那我们去吃饭吧。”林落道。

    吃过饭后,林落就直赶校长的办公室,他可不知道等待他的是什么训练,不过他对元素的操纵素就很有兴趣,毕竟那种感觉太奇妙了,这不正是他以前所梦幻的一样嘛,现在很不容易来到了这个世界,不满足一下自己的虚荣心,那怎么成,所以他早早就过来“献身”了。

    林落来到了校长门口,也没敲门,大咧例就走了进去。看了四周并无人影,开始抱怨了:“我靠,那家伙还是个迟到大王嘛,我不会跟错老大了吧?”

    “你这小子说谁迟到啊?”一个声音从他背后冒出来。

    “我倒,我说你这个人会不会礼貌啊?你知不知道这样会吓死人滴!以后说话之前要先打个招呼。”汗,说话难道不算打招呼?林落的理论还真的有点什么……

    “你这小子还会说礼貌?你进来的时候有没有敲门啊!”校长吼起来。

    “嘿嘿,纯属意外嘛,我就不小心就推开了,所以也就省略了那个步骤。别那么生气嘛。经常生气的人容易老哦。”林落马上又开始讨好了。

    “哼,这次就原谅你这个小子,以后要懂的什么叫礼貌!”校长还是老气秋横。

    “校长大人教训的是,那么我们的课什么时候开始呢?”林落可不愿意在这个问题跟他纠缠下去。

    “好啦,首先介绍一下为师,听好了吧,为师就是人称玉树临风赛潘安,一朵梨花压海棠,泡尽天下美女,打尽天下英雄,人见人爱,车见车载……(省略一万字)的蔡康。”说完还一脸陶醉的样子,旁边是已经快吐白沫的林落啦。

    “这就是第一课啦,就是要考验你的耐力,嘿嘿,你能坚持到最后没有晕倒的人,你也算是有潜力啦。”

    这也算一课?!林落狂晕。

    “晕,这算哪门子的功夫啊,我要学元素操纵术!”林落嚷起来了。

    “咳,年轻人果然沉不住气。教那些之前,你先告诉我你对元素的理解。”蔡康突然变的严肃起来了。

    林落马上把昨晚小小跟他讲的那些搬出来。蔡康听了连连点头:“看来你的理解还是可以的,但却不是全部。你猜,为师能操纵几种元素?”

    “三种?”蔡康摇头。

    “四种?”结果还是摇头。

    “我靠,不是五种吧?”林落叫了起来。

    “我倒,你怎么不猜两种啊?”蔡康一副你白痴啊的样子。

    “怎么,你只能操纵两种吗?”林落有点不信。

    “什么只能啊!你以为操纵两种那么容易吗!我可花了三十年时间才能把两种的能力都提升到银级九段的状态。”蔡康叫了起来。

    “什么银级九段啊?很高吗?小小好象也能操纵两种啊。”林落一脸奇怪的看着他。

    “小子,洗干净耳朵听着吧。操纵元素分为……你这小子跑到哪里去?”蔡康又吼起来。

    “你不是叫我去洗干净耳朵吗?我正在去呢,对了,哪里有水?”林落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我倒,我叫你去死又不去!”蔡康要发飙了。

    “嘿嘿,那种对我没有任何利益的事,你以为我白痴啊!”林落一副你白痴的样子。

    “好啦,不跟你扯了,我算认载了,听着吧,操纵的级别分为白、黑、银、金四种状态,而每种状态又分为九段,到了银级之后,升一级的能力就提高一个层次,可是超难的,你师傅我在几年前就进入银级九段了,但几年之后都没有能突破到金级,这就可以说明一点。(是你没本事嘛,林落在嘀咕道。)至于你说的小小那个娃娃能操纵两种元素可能是因为天赋的原因吧,就算她还可以操纵三种,或者四种元素,那也是不奇怪。但这也要她努力把每一种级别都提高才行,就算她可以操纵四种元素,如果等级都只停留在白级,那么只能操纵一种元素的人达到黑级也可以轻松的打败她,这就是级别之差啦。”蔡康好不容易才说玩,看着一旁昏昏欲睡的林落又一记暴粟敲过去。

    “喂,我不就听着嘛,上次那个老师好象说我是全元素操纵者,这又是什么回事呢?”林落可是关心自己的切身利益的。

    “嗯,全元素操纵者跟其它的就很不同了,首先,那个人本身的属性必须是无,所以才可以操纵多种元素而不受排挤。我可以从一女不可以共侍多夫来解释吧。如果你本身讨风元素的喜欢啦,那么风元素就会在你身上留下它的印记,那么其它元素就不会那么容易给你操纵了,但是无属性就不同,所有的元素都可以在你身上留下印记,但却不会跟其他的元素所发觉,那样发挥出来的效果就不是一加一那么简单了,如果是单属性的人控制了两种或者两种以上,那么他所操纵的元素所含量就少了,理所当然威力就小很多啊,但也有特殊情况的,就是和其它元素都相处融洽的人,你说的那个小小我有注意过,她是一个很有爱心的女孩,所以才会得到光元素和风元素的认同,我估计她以后还可以控制水和土吧。”蔡康说完还看了林落一眼。

    林落这次可不敢马虎,眼睛睁的大大的,一副我很认真的样子。

    “那么我是属于无属性的吧?”林落想得到肯定的答案。

    “嗯,所以你这家伙走了狗屎运了,如果不是看到你是无属性的,我才不会收你为徒呢,白白浪费我享受的时间。”蔡康一副便宜你的表情。

    “切,别说的那么伟大,还不是为了那个什么初级能力比赛!说白了,也就是面子问题。”林落不留情的搓破他的面子。

    “……给发现了,嘿嘿。”蔡康也一副被发现的样子。

    “切,你不说我也知道的嘛,好啦,快快开始教我吧,我现在好象全身是劲却使不出的感觉。”林落真的急起来。

    “好啦,跟我来吧。”蔡康说完,把手搭在林落肩膀上,凭空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