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6章 冤枉 二

第746章 冤枉 二

天地之间一片静谧,在这个时候林落也是变得十分的平静。他知道自己无论怎么解释,都是没有用了。张凌然已经是身死道消,并且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了他一个人,试问他还怎么解释呢?

    恐怕就算是把当时的情景再还原一次,也掩盖不了这已经发生的事实了。不过林落也并没有灰心,因为还有韩鱼在背后支持着他。

    韩鱼虽说在那一日并没有亲眼得见张凌然的死,但是毫无疑问,她是十分相信林落的。她相信林落不会做出那种落井下石的事情,她更相信林落如果要打败张凌然一定会是光明正大的。

    周围的所有执法长老全都目不转睛的盯着林落,他们也很想知道林落到底还有什么说辞,毕竟刚才王长老已经是拿出来了很有说服力的证据了。张凌然身为飞升学院里的风云人物,与他交好的人,自然大有人在。

    这王长老自然也是其中一个。他现在一副恨不得把林落给碎尸万段的样子,实在是让人不得不怀疑林落到底是做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情。

    仙界跟天界是一样的,都是以实力为尊。如果没有实力,那么任何的说辞也就变成了脚边,同样的在这里也是如此。林落知道自己将来会面对什么,他不想过多的解释了。他在等待着一个人,只有那个跟他一同进入历练森林的仙人,知道事情的真相。

    可是这么久过去了,那个人不会不来了吧?林落心中一动,他怕自己的担心会成为现实。

    雨,一滴两滴。秋日的雨是温柔而缠绵的,淅淅沥沥的犹如春蚕吐丝,毫无停止的迹象。

    想通这一关节后,林落心中油然而生出许多的怅然,他自觉应该以一种高明的姿态处理这件事情的,而现在一看,似乎所有的事情,都变得有些难以解释起来。

    就在此时,雨下的骤然急促起来,秋天本来不该下这么大的雨,可是这雨却如同夏日的暴雨一样声势动人。林落赶忙躲进了洞穴之中。

    这场大暴雨足足下了一个多时辰,即便林落此时此刻身处洞穴之中,也是能够清晰明了的感觉到这上苍造物主的威力。林落现在可是不敢出去的,好不容易找到这样一个可以躲避暴雨妖兽的地方,他可不想轻易的再出去犯险。

    身体内,幽冥一声冷哼,随后林落便感觉幽冥的神魂力量在快速包裹住他的身体,这才让他感觉好受一点,不过那种犹如涨体一般地疼痛依旧让他双眼出现血丝。没过多久,一根长长的麻绳被扔在了平台之上,随后云莱门的弟子被一一松了出去。

    “五师兄,上去吧,我没事的,放心吧……不用劝我,再说我也走不了。”林落看着迟疑地马晗淡淡开口,说着还看了一眼依旧在闭幕眼神的老者,虽然老者对于其余人的离开惘若未闻,但若林落打算离开,这老者必定会马上睁开眼睛,一把将他抓下来。林落可是离开不得的!不过,林落也确实没有打算离开。

    “恩。保重。”马晗也不?嗦,也不依靠绳索,直接从斜坡上冲了上去。吴翻不是不想留下来保护林落,而是他知道,就算他想要保护林落也心有余而力不足,他已经知道这老者是神通阶巨枭,在神通阶巨枭面前,他不成为林落的拖累就已经是万幸,哪里还能保护林落。

    “林落,你怎么不上来?混蛋!”

    林落现在已经是处在了一个两难的境地,他其实不想跟云霄道尊做对,因为对方已经是在天劫屹立了万年之久,之所以一直安然无事,定然也是有着属于自己的隐秘道法。

    宁果儿脸色也是骤然的黯淡下来,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两个眼睛顿时红了起来,她期期艾艾的说道:“林落哥哥,你不要担心嘛,有我,还有我陪着你呢。”

    林落神情猛然一震,他没有想到自己在九幽海域所遇到的这个“果树”居然会说出这么人性化的语言,这让林落是不禁有一些感动,不由得心神开怀起来。

    这些侍女都是生前玄狐道人的弟子,这也难怪,狐族中本来多是女子,个个都是貌美如花,令人垂涎三尺。

    旁边的女孩冷声说道:“哼,你都已经昏迷了三日了。”

    林落轻喃道:“三天?没想到昏迷了三天。现在我的身体依旧疲惫。你先不要来打扰我。”

    站在旁边另外几个侍女,看了看地上的尸体,之后好像是商量好似的,一个年纪稍微大点的女孩咬牙说道:“所有人都得遵从玄狐道人临死前说的话,要听公子的,现在撤退吧!来两人,将玄狐道人的尸体抬走。”

    天帝高高坐在天帝宝座上,威严至极。那龙袍之上滚滚流淌的是淡金色的灵力,一眼望去,上面弥漫着极深的法力气息,看上去是那么的令人不敢逼视。如果不是林落现在已经晋升到了天尊境界,恐怕还是受不了这种强烈的威压的。

    他们的一举一动,可谓是牵动了很多修者的心。林落思考了良久,他都没有说话,他不知道天帝是要自己办什么事情,所以他才一直没有回答。

    轰!吼!一声巨响,一道惨鸣声传来,那百丈大小的雄狮居然被那只有巴掌大小的金色手印给重重击飞,撞到十几颗大树之后才摔落在地,鲜血从这头雄狮的身上不断流出。

    “王公子和李公子拿出了这样的丹药,我们的丹药又怎么能进入二位公子的法眼呢。小女子也只能拿出一枚能够恢复体力的丹药,灵气丹。”

    “横玉燕,我们就选择呆在诡异森林,等死。其他人,在这时间杀出一条血路,冲出去。但是,其他人点比起横玉燕点还不切实际,因为一旦冲杀,我们不能保证王老他们的安全,而横玉燕条,则有点被动。”林落淡淡开口。一个血口出现,何葵的脑袋直接被这一拳击出了一条小口。鲜血汩汩从脑门流出,瞬间将他面部染红。

    这疼痛似乎激发了何葵体内隐藏的潜力和血腥,巨痛下,他忽然一声大喝,全身骨头霹雳巴拉地发出声响,像是他在聚集大力气。

    “额啊!”

    一声大吼,他的右手终于举了起来,随后带起一股劲风朝田七剑击去!田七剑瞳孔一缩,想要躲避,却已经来不及,只能一拳硬碰上去!

    林落当然不知道是因为自己的武技跟道法相融合,才会发挥出这么大的威力。他以为就单单是凭借着手中的那不知名的法宝,才勉强把这妖兽个给压制住的。不过现在当然是没有人来解答他心中的疑问了。

    此时此刻,在这片无垠的荒原中,出现了一幕诡异的场景。在一个青年的前面,一头野兽倒在地上,从他的脑袋一直到后背有一条深深的血口,鲜血正汩汩流出,野兽全身不停抽搐了一阵,之后便一动不动,无奈的死去了。

    九层巅峰……圆满阶!恢复到原本大小之后,松儿的身体蜷缩在空中,淡红色的眸子瞬间闭上,现在的它非常疲惫,居然眨眼之间睡着了?睡着后,它的身体从空中落下,林落连忙伸手将松儿接住。

    “怎么可能,那小子究竟什么身份,居然能有如此巨枭守护?”

    “我一直都看走眼了,这个小子不像外表那样简单,而且这一次那道人没有同他在一起,现在看来,他同那人也并不是很熟悉。”

    难道说他们之间有着什么不为人知的关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哼。我看你能坚持多久,就算我现在只能用出五层功力又如何,就算你会地狱猛兽又如何?方才那一掌你已经受了重伤,现在的你仍旧不是我的对手。”

    “的确不是我?是什么话?你说出来听听。”幽冥眉头紧皱,他可是一直呆在林落灵魂之火旁边,谁说话他能听不到?如果真的他听不到,那此人的修为高深莫测。

    随后只听嘭地一声响,林落已经刺入黎民皮肤的血色桃符被一只手掌瞬间拍开。

    嗤!

    “我得罪的势力的确挺强大的,王老之后会告诉你。也正是因为如此,我才不敢在这里久呆,对了,还有没有什么棘手的事情需要处理,我只有一天的时间可以逗留,我不想我走了之后,还有能威胁马家产业的人的存在。最重要的是威胁到你们安全的人存在。”

    林落说着,声音之中充满一股肃杀,这一次去蛮荒之地至少也得一年之后才会回来,他必须将一切隐患全部清除。听闻此言,李罗眉头一皱,随后开口:“有倒是有,那便是千里外银河城的一个大家族。”

    琉璃明珠之上,韩林躺舒适地躺在上面,一边看着下面的景色,一边优哉游哉地喝着酒,真是悠闲得很。而比起韩林,林落就显得忙碌多了,此刻他盘腿而坐,不知道在冥想什么,好一会才睁开眼睛。

    “体内气力似乎又增长不少。我能感觉到不久便能达到九层巅峰了,最多不过两个月。”

    嗫嚅着,他站起身体,居然就在琉璃明珠上将霸王五式一一施展出来,而且是连贯使出,一点也不拖泥带水,神魂彻底成形了!

    天空中,琉璃明珠上,两尊神魂并排坐在林落身后,犹如两尊守护他的魔神!

    这一刻,林落终于动容了,成功了!

    他终于凭借自己的力量凝聚出了横玉燕一道神魂,万道神魂此刻终于形成了两道!所以虽然他脸色惨白得厉害,但他的嘴角依旧露出了笑意。

    总算成功了。不过这笑意很快变成了苦笑。

    林落闻言淡淡一笑,没有否认也没有肯定,这铁链响动的确能对人的神魂进行干扰,听韩林这样一说,他才记起上几次的战斗中的确有一次运用到了铁链的神魂攻击。

    “几位客官,可是要买马?你们来的真是时候,刚刚才从风玉门派运回来六匹流云火马。这马就不用我过多解释吧,流云国擅铁骑,他国的马匹也要比天音岛国强多了。”

    林落自然是听过流云火马,这马匹在风玉门派也算得上上等,比起白玉龙马来也丝毫不差。林落的武道修为远远比不上仙道的修为,现在他武道的修为也才是仅仅入门,谈不上有什么压倒性的实力。

    林落的脸色变得越加苍白,当他从东方府出来的时候,周围的人群自动为他让开一条路,不是因为崇拜他,而是因为他现在的样子并不让人亲近。

    他背后的衣衫完全被鲜血染红,一根弓箭还插在他的后背,这是方才他在离开的时候受的伤,尽管他不断躲避,依旧被射中了一箭。这弓箭差点将他的身体、刺穿!

    人群不断对他指指点点,却没有谁上前帮助他。林落也没想过得到这些人的帮助,脚步每一次一踏,都会带起一股爆鸣声。几个呼吸之间就消失在了人群的视线。

    林落离开大约十个呼吸之间,东方府的人也怒气冲冲上了街,所有人这才明白,原来那个少年是得罪了东方府,怪不得伤得那么严重。

    也就是因为这样,鹰爪门才成为了临风城一霸。但并不表示他鹰爪门就真的上得了台面,或许在那些大势力大家族的眼前,鹰爪门也只是手下养的狗。或者说,这鹰爪门不过是一个跳梁小丑而已,就这么简单。毕竟这鹰爪门的掌门也仅仅是一位筑基阶的高手而已。最多不超过筑基阶二层。因为头脑灵活,懂得打理关系,才有现在的成就。

    何葵看着王羽,淡淡摇了摇头了,这鹰爪门以前怎么样霸道他不想知道,也不用知道,但这一次这鹰爪门反正是踢倒铁板上了。

    “落哥哥。”寒兵惊呼一声,连忙开门。林落进门一看:“还在读书?这么晚了,歇着吧,喜欢读书是好书,但是读得太久,非但不能最好的理解文的意思,还会让大脑疲惫。”寒兵点了点头。守到寒兵睡着,林落才轻手出门:“看来,是得给寒兵寻找一个先生。不过,却不能什么都依靠韩鱼,这件事情还是我自己去办吧,希望能找到真正有贤能的人,而不是那些沽名钓誉之辈。”回到自己的房间,关好们之后,拿出了衍化经文总谱,再一次仔细端详了这本金色书籍很久,他才摇了摇头:“哎,天尊经书到现在还没有线索,这本书真的能找到天尊经书吗?”

    “王老,先去买一些书吧。寒兵他最喜欢看书,这一次如果空手回去,也挺不好的。”王老点了点头:“也好。这一次就由我来挑选书吧。”林落应了一声,随后在所有人羡慕的眼神中,四匹白玉龙马车缓慢前行,终于在一家私塾的门前停下。

    “圣贤私塾,我又回来了。”再次看见这私塾,林落一时之间百感交集。轻笑着,他踏进了私塾。抱着一摞书从圣贤私塾走出,,林落嘴角的笑意一直都没有消失。

    “王老,你说寒兵会不会喜欢这些书?”

    “公子,吃饭了。”

    林落点了点头:“好。两位姐姐,也一起吃吧。”

    临风王家,王途脸色铁青、阴晴不定,他的下方站着济天来三人。

    “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次。”王途的声音冰冷。关上房门,没走出几步,一个声音传来:“林落,你终于出关了。”“哼。给我破!”一声冷哼出口,他直接一拳朝着林落身后的身影打去,似乎想要横玉燕一时间将这魔影打碎,一拳出,无形的劲风犹如风刃一般朝着身影击去。

    嗤嗤嗤嗤。轰轰轰轰。李锋的瞳孔一阵收缩,他惊愕的发现,他的这一拳居然直接从那高大身影的身体穿透而过,根本没有损耗到其丝毫,这魔影居然没有实体。

    那一股狂暴的劲风穿透魔影,击在其身后的树木,顿时轰隆声不断,那些树木不管大小全部被劲风拦腰斩断。天音岛阶高手气力外放居然如此摧枯拉朽。

    “这魔影,好生古怪。居然没办法攻击到其身体。”见攻击居然无效,李锋也非常震惊,他并不是傻子,一拳无果,拳势立马一变,同时气力在其手中汇聚,浓郁的气力带起一大股劲风,居然形成了一个个淡淡的青色漩涡,“既然攻击不了魔影,那么就直接攻击你!”大喝一声,那被青色漩涡包裹住的拳头朝着林落胸口击来。拳头还未到,林落就感到到对方手中青色漩涡所蕴含的狂暴气劲,这一拳要是击打在他身上,一定马上重伤。

    此刻幽冥的声音传来:“看来连我都看走眼了。这琉璃明珠孕育如此之久,形成了莲座的摸样,足以说明它就快形成灵智了。同你的桃符勾魂斩差不多。现在它多了一样本领,那便是飞行,也就是说,谁得到它就能拥有飞行的能力。就这一点,就足以让所有习武者眼红。看样子,今天的争斗会比想象中的还要惨烈啊。”

    “飞行的能力!”林落双眼冒出星星,飞行!这莲座居然可以飞行。天啊,这等宝物天下少有,这东西一出土,会立马排上法器榜,就凭借那飞行的能力足矣,虽然只能排在最后一名。

    马晗闻言一震,他没想到这老者脾气居然能如此古怪,但看见林落在对着他打眼色,也不好过问,只是心中道:“这林落又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一位高手,我在他面前甚至会感觉到渺小。不过,实力越高,脾气也就越怪,这倒是正常的。”思考着,他开口,“前辈请跟我来。”

    “这七人定然是那燕家李家和天下会的人。而且闻方才几人的谈话,这天下会似乎一次派出了三位神通阶巨枭。果然不愧为当初的八大势力之一。”

    林落正思考,一个大喝从七人之中的一人传来。

    “我弟弟玉面飞狐是谁杀的?”这声音如雷,瞬间在空中回荡。林落心一跳,感情那玉面飞狐是这人的弟弟?这么说来,这平台或许会不安静了。不知道那所韩门的老者会不会应声。

    中年的身体倒地,彻底失去了气息,林落点了点头,走之前,他还不忘记带上若林,如果对方真的很强,他也不会傻傻去送死。他就要看看,一个小小的恶霸究竟有多大本事!

    一路上,林落问了王丰臣关于东方市的事情,原来这东方市是当地的一大恶霸,平时无恶不作,抢劫,强。奸,诱拐少女,几乎什么事情他都要插上一脚。可以说,附近的小镇和村庄没有人不怕他的。一路无语。不过林落的心中杀意越来越盛,这样一个恶霸岂能由他再活下去?

    来到这个世界上,第一个认识的人就是紫英。如果不是这个美丽温婉的女子,让自己认清了这个世界。恐怕自己现在早就被那些错综复杂的势力,给坑杀致死了。

    林落是一名修道者,在这些人当中,也仅仅只有李云清楚。玉瓶中所剩下的补给液体也经不多了,在这种情况之下,他自己也不再有什么侥幸的心理了。还是先逃出去再说吧,毕竟这个地方实在是太危险了。就在他想清问题关键之时,天空中却又是沸沸扬扬的洒下了不少毒液。

    神光夺命剑刺穿了老二的脑袋。四位天尊九层高手,在短短时间被林落轻松杀死,这几个月蛮荒沼泽的锻炼,的确没有白费。

    如今的他经过幽冥三个阶段的锻炼,轮身法,他要比九层高手还要灵活一点,论肉体的攻击和防御他也能同九层高手比拟,唯独只有气力要略输一筹。但在又神光夺命剑这把法器的作用下,那点劣势根本不算劣势。现在的他,完全可以说筑基阶之下无敌手!因为没有人会同他一般有这样的奇遇,能得到如此神兵。神光夺命剑,法器榜排名横玉燕九。仙级二阶。

    林落不敢让自己的目的暴露在别人的眼前,因为他知道,未来还有更多的事情等着他去做,现在的这一剑只是给他自己争取一些时间,他不能就这样算了。就把自己的一切交代在这个地方,这是林落心中最为真挚的心法,可是这也无法做到吗?

    不过若非天劫当前,林落说不定早就逃之夭夭,去他处快活了。再加上,这座洞府之内,还有着天地灵宝,如果就这样退去,他心中当然是极度不甘的。眼下也只有把希望寄托在这座护山大阵,并不是多么厉害了。

    正当林落的心情有些忐忑的时候,只听空中传来阵阵雷鸣之声,秋雨中夹杂着几声巨响,使得天地之间,一片剧烈的景象。

    林落定睛一看,便看到在那片黑暗的天地之间,陡然凭空现出一个巨大的黑洞。跟刚才不同,这次的黑洞比之前出现的都要稍微大上几分,好似跟这座大阵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

    此阵乃是五行阵法,莫说是寻常道人进入这里,哪怕是以林落的天尊之境,进入这里,现在都已经是有些自顾不暇了。那在天空中越来越大的黑洞,仿似深渊,其内疾风滚滚,像是要将大地上的所有一切,都吸食进去。

    林落神色一震,浑身一动,脸上露出若有所思的面色,莫非这个黑洞,也是阵法召唤而出。林落此刻已然没有退路了,他唯有将这座阵法破掉,进入到洞府之中,然后才能够得到其中的宝贝。

    这时候损失了那么多的晶石,到了关键时刻,可不能鸡飞蛋打,什么东西也没捞着。

    林落几乎是在一瞬间,便是反应了过来,他想也不想的就祭出了九天神火罩,幽幽的蓝光,在他头顶升起,将他全身紧紧的罩住,光罩其上,还零星闪烁着几点翠绿色的精元。

    做好这一切好,林落方才拿起手中的风雷剑,将全身的真元灌注上去,只见风雷剑骤然暴涨,光芒闪动,一道丈许之长的蓝光,从剑尖飞闪而出,硬着黑洞呼啸而去。

    “扎!”

    林落一声长啸,剑光缤纷,照亮了整个夜空,那些清濛的蓝光,形如巨龙吸水,收为一点,向着天际飞射而去,快若迅雷。

    风雷剑的独到之处,林落已经是知晓甚明了,在这么长的时间之内,他已经是将这把剑灵活运用到一个极限了。可以说,这把剑就是林落现在的本命法宝了,若非他当时在炼制这把剑的时候心有旁骛,恐怕此剑的威力,还会提升一个档次。

    林落将全身的法力统统灌注到剑身,剑光绵长,刺向天幕。

    砰!

    黑洞仿佛一个巨大的口袋,猛然一缩,响起一阵颤音,而那剑上所发的光芒,却是如泥牛入海般,转眼便消失不见了。

    林落看到这一幕,即便以他镇定的心情,面上也是不禁露出了愕然之色。这个黑洞里边,到底是有着什么存在?居然可以吞噬一切攻击,并且看样子,这黑洞若是任由他发展下去,到最后一定是会将此方的所有事物都吞噬吃光的。

    “嗯?”林落惊诧一声,不过他转瞬就将躁动的心情排出体外,镇静了下来。越是在危险来临的时候,就越是不能着慌,否则便会对形势预料有错,将自己置身在更加危险的境地中。

    天际的雨,渐渐的下大了,而天空那巨大的黑洞,竟是逐渐变得小了起来。林落脸上露出一阵怪异之色,他可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这天空上骤然出现的如庞然大物一样的黑洞,就已经是令他震惊不已了。可是没有想到,还有更为厉害的在后边,这黑洞居然不是光能变大,还能缩小!

    林落趁此间隙,赶忙是炼化掉一块晶石,虽然晶石的数量不是很多了,但是为了保险起见,应付过这件事情为第一要务,他还是决定,先补充好体内的灵气,否则最后鹿死谁手还真是难以预料啊。

    那黑洞怪就怪在,他其他的东西并不吞噬,好像只是在吸食着天地之间的灵气,林落在此时此刻,也是感觉到了自己体内的灵气在以一个惊人的速度减少着,这也是为什么刚才他临时决定再度补充体内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林落双手疾飞,施展出无上的法诀,此时此刻,可不能抱着什么侥幸的心理了。一道靓丽的法诀朝着黑暗的天幕打了上去,这是他的不传之秘,只见一道灿若朝霞的光芒,在天地间猛然亮了起来。

    一间卧室之中,林落与李函和马晗坐在里面,眼神之中都露出了回忆的神色。

    “一眨眼连小师弟都长得这么大了。对了,小师弟,你修炼了多久?是不是一年?”

    终于,马晗的声音传来。

    林落闻言一颤:“额。五师兄,你怎么知道我修炼了一年?”

    马晗故作高深莫测地开口:“猜的。”不过心中却是震惊不已,“师父,你老人家的话没错。这样看来,小师弟定然能让天音岛重现辉煌,师父,如果你在天有灵就保佑小师弟能够一直平平安安吧。”所有人再将目光放在巨门之上,发现巨门之上居然散发出了阵阵能量波动。随后便消失不见。

    “这就是六师兄口中封印的力量?看来想要破开门,硬来是不行的。”林落如此想道。

    宁果儿大声回答道:“是一枚兽丹,对林落哥哥有好处的。只要你服下它,就可以增进自己体内的元气了,到时候也自然是能够压制住你身体内的寒毒,你也不用每天都那么难受啦,这是果儿找到的,你说我好不好嘛。”

    “你这个家伙!”林落着实气得话都说不出来。这一生气,那乌气蔓延得更加迅速。妖女却气死人不偿命的道:“呀,忘了告诉你,要是生气动怒的话,这毒素蔓延会加倍的!”

    这个妖女还真是胆大心细,只是在这个时候,林落心中是无法升出对韩鱼的半点感激之情的,他知道自己该用什么办法对付眼前的一切,也知道在这个时候,任何人都是不能够轻易的相信,唯有相信自己手中的拳头。

    林落一动不动,他的神经已经绷紧了,只要稍微有失算,便会前功尽弃了。

    看见两人开始修炼,小灰若林则变得无聊起来,盯着林落和松儿看了一会,终究是没了兴趣,用手揉了揉眼睛,那一黑一白的瞳孔再次变成了褐色。似乎用出这眼睛它也非常费力一般,不能持久。

    打开房门,看着放在地上的饭菜:“我吃冷菜冷饭似乎成为了习惯啊。看来,以后还是得调整一下修炼时间,如果不是太重要,就暂时停止修炼,剩饭菜吃多了,对身体是没有多大好处的,没办法为身体提供多少能量,这样对修炼反而没有好处。不过,这一次就再吃一次冷饭吧。”林落的神色显得异常的激动,他不能放弃这个机会,来到无尽星海这么久了,为的不就是那个能够进入更高领域的目标吗?现在有这么好的机会摆在他的眼前,若是他再不珍惜的话,那么简直是白白浪费了这么久的努力。林落激动道:“那老师,我该怎么做。”

    “这一阶段的锻炼,很简单。就两个字:挨打!当然,这需要那只小灰帮忙。”幽冥戏谑地开口。

    “挨……挨打?老师,我没听错吧?这也是修炼?这完全就是自虐嘛。”林落嘴角颤地开口。

    “那你还想不想尽快将修为巩固然后尽力去提升修为?只有将修为巩固之后,你今后的修炼才会事半功倍。磨刀不误砍材工,这个道理想必不要我多教你。”幽冥一脸的平静。

    林落仰天长笑,他突然觉得很好笑,一个堂堂的天尊竟然会为了这种事情而对自己穷追不舍,这岂非便是一件可笑的事?

    四下围观的众位天仙全都一齐愣住了,他们还从来没有见过林落这样的修者,更何况林落还是天界之中第十八位天尊,这样的高贵身份,也使得他的一举一动在他人眼中被无限的放大。

    对于林落现在来说,没有什么比保住他自己的生命更重要的了。林落知道在未来还有更严峻的考验等着他自己。但是现在他并不想太过操心那些未来的事情,最起码他现在是安全的。

    王晗摇了摇头:“我没事。快走。快离开此地。”王羽看了看犹如门神一般依旧站立在那里的王晗,甚至连身体都不敢转,警惕地看着王晗扶着黎民一步步后退,现在的两人不敢将后背留给王晗。直到退出百步,确定王晗不会再动手之后,王羽才转身扶着黎民狼狈离去。刹那之间两人的背影消失在视线。王晗的身体依旧站立,死死盯着前方,守着这一道门,他的身材不算很高大,却在这一刻显得无比伟岸。老张从大厅中走出,来到王晗的旁边,看了一眼王晗,叹了口气:“你这是在拼命啊。”他的话一落,王晗的身体轰然倒下。止住内心的思考,他开始静心学习大力金刚身。

    这一修炼,他顿时明白想要学会仙级魂武功是多么不容易,这大力金刚身的修炼过程是用身体气力和天地能量反复捶打敲击锻炼自身的过程,居然是一门罕见纯正的练体之法,不长气力,只长肉体攻击与防御。

    但由于这里是天山谷的地盘,如果他冒然找宝物入口,定然会被有心人发现,所以他必须得小心,而想要神不住鬼不觉不将消息传出去,那便只有统一天和城这一个办法。不过他庆幸的是,天和城的实力实在太弱,甚至他一个人就能将这天和城所谓的三大势力全部斩杀。但他自然不可能这样做,最后随便选了一个门派给他们甜头,于是就有了豺狗帮吞并惊涛门进攻云莱门的事情发生。

    理清整件事情的大概之后,林落这才低头看着王晗:“看你回答得这样干脆,我就给你一个全尸。”

    阵法的光芒越来越强,发出一阵耀眼刺目的五彩流光。

    林落不知道这个阵法到底是什么原理,但他直觉上已经是感觉到了,此阵定然是不属于天界的。在天界之中可是没有任何一个阵法能够将天尊困住如此长的时间的。

    这简直就是重复,不停的重复,永无止境。林落甚至都以为,自己只要还有灵气,就一直会在这个空间里杀戮妖兽。

    这些天尊仗着是联合阵线,就妄想让自己成为替死鬼,进入其中。他们好在外边守株待兔,等着功劳来到,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情。林落心中恨得牙痒痒的,可是他不能表露出来,他现在虽然还是没有一个万全的计划,但是他知道自己该用什么样的态度来面对这位笑里藏刀的大祭司了。

    毕竟天帝是整个天界的统帅,每个修者都是臣服在天宫之下的,强大如无尽星海那样的割据势力,也是无法跟整个天宫抗衡,这是无法避免的事情。林落当然也是将眼前的情况看的十分透彻,他知道自己这个时候,该用怎样的态度来每年对天帝。

    天宫这一次插手他跟魔域的事情,说到底就是天宫不想将事情闹大,打乱现在三界平衡的局面。以林落此时天尊境界的实力,只要不是碰上那几位魔尊,对抗魔域,胜算还是极大的。

    林落站在原地,没有使用道法,来遮挡这从天际飘荡而下的秋雨。他微微眯了眯眼,伸出手来,在自己的芥子戒指上抚摸了半天。戒指中,有当初韩鱼留下的晶石,这是让他保命存身的。林落此时身体内的灵气,已经不足以支撑他再强行炼制渡劫丹了。

    但眼前的危机,又是如潮水般涌来,无法解除。事到如今,也唯有拼个鱼死网破了。只不过……当林落将那一丝真元透入到戒指中时,他却是清楚的感觉到,那些晶石已经是变得十分稀少了。

    这一次的事情实在是难以解决,毕竟是需要林落找寻到一个比较有力的证据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