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喜欢看雨的鹦鹉

第三章喜欢看雨的鹦鹉

应小武看着外面的雨,整个人,不对现在应该说整只鸟的心情都开始慢慢的平静下来,不知不觉间应小武进入了一种很奇妙的状态,应小武的心神直接与外界断开了联系。

    “咦!桃桃你快过来,你快看这只鸟好像在看雨!”李秋月刚刚一打开卧室的门,随后整个人的视线都被那只,正看着窗外雨景发呆的鹦鹉所吸引。

    “啊!鹦鹉看雨?”赵小桃听见李秋月说的话后,嘴角扯出了一丝阴冷的笑容,但还是嘴上却配合着李秋月惊讶的喊道。

    “对啊!对啊,你快来看啊!”李秋月大声的冲着赵小桃喊道。

    当赵小桃走近一看她的心情都美丽了几分,因为她发现鹦鹉眼神涣散整只鸟仿佛正处于弥留之际。

    “这只鹦鹉可真有意思,你可要好好的对待它啊!说不定这只会看雨景的鹦鹉是只神鸟呢!呵呵呵!”赵小桃说着自己便忍不住笑了出来。

    “放心吧,我会好好照顾它的!”李秋月并没有听出赵小桃的弦外之音,反而一脸认真的应答道。

    “啊呀!我妈给我约了相亲对象我要迟到了!月月,我就不帮你收拾了,我先走了!”赵小桃看着李秋月马上要碰到鹦鹉的手指,生怕她发现什么端倪,便赶忙大声喊道。

    “啊!你这么快就要走啊!虽然有些舍不得,但是你还是快点去吧,毕竟相亲可是终身大事呢!”李秋月将伸进鹦鹉笼中的手指缩了回来,抓住赵小桃的手臂嘟着嘴说道。

    “哎!我也不想去,可是母亲大人的面子还是要给的,算了,不说了,反正这几天放假,有时间我再来找你玩,对了别忘了给鹦鹉打营养针!要不然它可能会生病的!”赵小桃在走只前还不忘叮嘱道。

    “放心吧!我一定会把它养的肥肥的!”李秋月对着赵小桃举着小拳头大声的喊道。

    李秋月看着赵小桃打着伞走进雨中,直至消失在小区的转角。李秋月才走回客厅看着桌子上的奶油和倒在地上的酒瓶深深的叹了口气。

    “哎!让我们大干一场吧!”李秋月将变成鹦鹉的应小武从卧室拿到客厅,随后便独自一人开始收拾起来。

    “这个东西应该往什么地方扎呢?”李秋月拖着疲惫的身体,手里拿着那只赵小桃给她的营养液,在那里不断的思索着。

    李秋月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不断的在应小武与注射器之间来回看着。

    “这里应该是肉最多的地方吧?要不就这吧。”李秋月将目光锁定在应小武的屁股上。

    毕竟应小武的两只腿由于他的坐姿问题,正好被身体压在了下面,而李秋月也是有些中二,所以应小武那长着黄色绒毛的屁股,就成了李秋月的目标。

    “嗷!杀人了!”李秋月为了一针命中,所以在力量上着实没有偷懒,只见此时一只蓝喉金刚鹦鹉屁股上插着一根注射器,直接冲出了笼子开始在屋子里飞快的奔跑着。

    没错奔跑着,而且是绕着圈奔跑着,一边跑着还一边大声的喊着:“救命啊!杀人了!”

    这惊悚的一幕,让我们的女警花直接楞在了原地,目光随着那奔跑的鹦鹉一起转悠起来。

    应小武跑了一阵实在是累坏了,对于一只鹦鹉来说,跑了这么久已经到了极限,毕竟人家鹦鹉都是飞的。

    咚的一声,应小武一较弱的鹦鹉之躯,一头撞在李秋月的玉腿上,倒在了地上,虽然我们应小武的肉体倒下了,但是求生的意志却没有倒下。

    “救...救命啊!杀人了!快点救救我,我感觉我要不行了!”应小武拼命的抬起自己的脑袋用着鹦鹉特有的声音断断续续的对着李秋月说道。

    “你...你没事吧?”李秋月可能是被应小武的这一阵折腾弄蒙了,竟然对着一只鹦鹉询问道。

    “没事,怎么会没事,我都变成这样了,我怎么会没事?”应小武,突然站了起来对着李秋月一阵大喊。

    “那我帮你把针拔下来!”李秋月说着便伸出一只手小心翼翼的对着应小武凑了过去。

    “啊!月月,月月,你终于来救我了,我好想你啊!我就知道你是喜欢我的!”李秋月蹲在了应小武的神旁,此时应小武才看清楚自己身边的这个人,竟然就是自己朝思暮想的大警花李秋月。

    “啊!”李秋月一时不备,竟然直接被应小武给扑倒在地,随后便发出了一声惊呼。

    “月月,你快救救我,我是应小武啊!你快点救救我啊!”应小武的脑袋不断的在李秋月的胸脯上蹭着。

    “你...你在胡说什么啊!李秋月一把将应小武从自己的身上拎了起来,随后皱着眉一双眼睛对着应小武怒目而视,仿佛在思考这只鹦鹉到底为何如此怪异。

    应小武被李秋月拎了起来,目光正好看见了李秋月身后的镜子,他看清了镜中的自己,他发现自己现在已经不是那个年少多金的少年,而是一只鹦鹉,他原本激动无比的心瞬间平静了下来。

    “应小武爱李秋月,应小武爱李秋月!”应小武开始了装疯卖傻,因为刚刚李秋月的眼神实在是太可怕了,仿佛想要将自己开膛破肚一般。

    要知道变身成了鹦鹉后,应小武身为动物的直觉变得异常敏锐,他知道,如果自己将真实的情况说出来后,作为与自己非亲非故的李秋月一定会把自己上交给国家的,毕竟这种事情实在是太可怕了。

    既然可以附身在动物身上,那么有一天就很有可能会附身在某个官员的身上,这么一想那实在是太可怕了。

    要知道动物表现聪慧是一种奇异的表现古往今来虽然稀奇,但也不是没有。可是灵魂附身夺舍那可就是另一回事了,说不定自己的父母都会受到牵连。

    “哼,这一定又是那个应小武搞得鬼,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收买桃桃的,人都变成植物人了,竟然还不死心!”李秋月无意间为应小武透露了一个很重要的消息。

    “我没死!只是变成了植物人!这么说我还有变回去的机会!”这么一想,应小武整只鸟都觉的世界竟然如此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