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装逼的角度

第二章装逼的角度

第二章装逼的角度

    柳明月一张绝美脸蛋羞得通红,直接扭头瞪着秦奋,美眸仿佛要喷出火来,真想烧死这个趁机揩油的臭流氓,立即压低声音说:“你再敢捏我的手腕,我保证不打死你,一百年没看到过女人吗?怎么总想着占便宜!”

    秦奋笑着松开抓着柳明月滑嫩皓腕的手,心里暗自赞叹一声,真是又白又滑,恐怕那双玉腿更带劲,要是有机会滚床单,那玩意夹着腰岂不是要人命!

    回春堂营业已经过去半个小时,大量患者问诊拿药进进出出,秦奋拿着报纸默默关注情况,其实心里在推算大致时间,麻烦差不多也要找来了。

    秦奋竖着耳朵听着动静,扭头朝着大厅外边张望,果不其然响起警笛声,并且相当的密集,说明不止一辆警车,接着七八辆轿车陆续停稳,一些人匆匆忙忙下车。

    四名警察抬着担架进入大厅,简短距离却走得满头大汗,就跟供奉祖宗似得,小心翼翼安置昏睡在担架上的患者,连忙喝退那些想看热闹的人群。

    一些西装革履的人陆陆续续走进大厅,全都显得神色凝重,一名中年男子神情不怒自威,直接出声呼喊:“哪位是刘鹤神医的关门弟子?还不赶快出来救命,你师傅立马就来,让你先稳住患者病情,我是云荒县警察局长。”

    赵亮端坐太师椅悠哉抿着雨前龙井,看着这群人咋咋呼呼闯进来,登时就有些火冒三丈,可当听到警察局长这个称谓,一口茶水猛地喷出来,连忙站起来回应:“警察局长光临寒舍,真是蓬荜生辉三生有幸,敢问您这是哪里不舒服?”

    局长李辉一挑眉神色颇为不悦,只拿眼瞪着赵亮,心里已经记住这个所谓的神医,劳资身强体壮不知道有多健康,沉着脸说:“我可没闲工夫跑来扯淡,这位患者是来云荒县搞投资的贵宾,突然脑积水昏迷不醒,市医院专家跟你师傅立马赶来,在这之前你要稳住贵宾的病情,如果有差池,你就等着负全责吧!”

    赵亮直愣愣看着充满威严的警察局长,心里早就后悔得要死,闲着蛋疼搞什么虚假宣传,现在惹来这种大麻烦,自己要有本事治疗脑积水,还用得着花钱请临时演员?

    “吴县长,曾经有位年轻人提醒过老板,但为来云荒县投资帮助发展,可是冒着生命危险,回春堂鼎鼎大名有着妙手回春的美誉,甚至有着癌症克星的赞誉,老板情况危在旦夕,必须确保生命安全!”秘书抬手推动金丝眼镜,语气深沉带着强烈不满。

    吴有望皱起眉头默不作声,其实心里相当抓狂,这都是什么事,明知道自己有危急生命的重病,还偏偏要逞强跑来视察,反到将烂摊子甩给自己,直感怒火躁动,立马朝着赵亮发出吼声:“你这是被高位截瘫吗?还不赶快过来治病救人。”

    秦奋拿着报纸充当遮掩,帅气面庞露出邪魅笑容,尤其看到赵亮被吓得步履虚浮,就跟羊癫疯发作一样,浑身都在不停颤动,心里止不住的冷笑,拿那些保健中药去坑害那些羅患绝症的患者,这就是变相的报应,今天就要你先身败后名裂。

    柳明月瞪着明亮美眸,望着毫无征兆跑出来的大麻烦,这可真算是大场面,云荒县第二把交椅都亲自过来,难怪臭流氓这么笃定安静,搞半天还真是早有安排。

    但凭他怎么可能搞出这么大动静,就连县长跟警察局长都亲自出马,柳明月不禁扭头端详秦奋帅气面庞,心里得出一个结论,这臭流氓怎么看都是一副贱样。

    回春堂中医药铺停车场,陆续传来急刹车的声音,刘鹤面色深沉如水,看着古色声香的回春堂,心里气得真想弄死赵亮,自己徒弟属于什么货色,哪里会不清楚明白,平常就招摇撞骗,现在树大招风惹来麻烦,搞不好就要关张大吉。

    刘鹤硬着头皮朝着同样赶来帮忙的市医院专家打招呼,互相寒暄几句,连忙拥簇着进入大厅,吴有望自然认得刘鹤,只是点点头但没说话。

    “师傅,全是弟子学艺不精,这种绝症药石罔效,连累丢掉回春堂名声。”赵亮蓦然看到师傅走进大厅,没有一丝一毫迟疑,连滚带爬扑通一声跪在刘鹤跟前,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捶胸顿足责骂自己。

    秦奋拿着报纸遮挡,因为暂时不想露面,但看到赵亮这种不要脸的行为,也不禁感慨有其师必有其弟子,但更想看看这位神医,怎么治疗昏迷不醒的患者。

    刘鹤望着惺惺作态的徒弟,眼角抽动气得想吐血,这招太极推手玩得真漂亮,没有搭理赵亮,直接跟市医院专家共同进行诊断,今天要是治不好这位患者,自己积累起来的名声,就算是全毁在这煞笔徒弟手里。

    吴有望非常期望得到一个好消息,但偏偏天不遂人愿,看着这些市医院派遣来的专家,一个个头摇的跟拨浪鼓似得,真想拿啤酒瓶给这群王八蛋开瓢。

    刘鹤非常慎重观望患者状况,其实也在等那些专家的说法,看到专家们束手无策的场景,心里不禁松一口气,立即抬头说:“他这是突发性脑积水,除非进行手术,但成功率基本为零,确实药石罔效没得救,我也不是大罗神仙,实在没有能力救他。”

    “刘神医怎么能见死不救呢?回春堂号称癌症克星,你更被达官显贵称为华佗再世,这种小毛病怎么会束手无策,这让我即伤心又失望。”古色生香的回春堂大厅,突然响起冷嘲热讽的声音,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望向靠墙的休息长椅,看到秦奋翘着二郎腿斜眼瞅着刘鹤,那种眼神袒露出不屑鄙夷。

    “你怎么会在这里?”朱秘书看清楚秦奋面容,登时惊呼出声,神情变得兴高采烈,老总可算是有救,连忙跑到秦奋跟前,语气谦卑说:“你一定要救救老总,回春堂我算是看透了,根本就是卖狗皮膏药的假货,压根没有真本事,亏得某人还好意思特意赶来装逼!”

    吴有望轻轻咳嗽一声,但脸上有掩不住的笑意,暗衬这朱秘书相当有意思,当着刘鹤跟市医院专家的面,就明目张胆讽刺,这是想拉多少仇恨!

    “这是从哪蹦出来的野猴子,我师傅说没救,那就老老实实准备后事,怎么一点规矩也不懂?”赵亮看出来师傅不高兴,逮着机会立即抢着表现忠诚,直接跳出来拿手指着秦奋呵斥,鼻孔朝天态度嚣张不可一世。

    秦奋丢掉报纸拍拍手站起来,走到担架车跟前看着昏迷患者,眼神蓦然变得凛冽看着刘鹤,沉声说:“突发性脑积水不过小意思,你伙同徒弟招摇撞骗,现在黔驴技穷,回春堂鼎鼎大名的金字招牌,摘下来劈掉当柴烧。”

    整座大厅瞬息鸦雀无声,局长李辉跟县长吴有望都属于老油条,如果还看不出来事情发展,那也不必再出来混,这年轻人摆明是来砸场子的。

    刘鹤背着双手眯起眼睛,打量着浑身散发寒意的秦奋,实在想不起来哪里得罪过他,立即对秦奋说:“你究竟想要什么?直接说出来吧。”

    秦奋耸肩摊手故作惊讶,连忙摆手说:“人家可是来云荒县投资的贵宾,指名道姓要求刘神医救治,如果治不好导致投资失败,这个责任谁也担不起,你回春堂名声摆在这里,难道你连县长的请求也敢拒绝?”

    刘鹤瞪起眼睛盯着秦奋,气得咬牙切齿但又无法宣泄,心里早就看清楚秦奋的行为目的,这家伙居然扯虎皮装逼,想逼迫自己暴露医术不精,这是想赶尽杀绝呀!

    赵亮再一次拉风的跳出来,指着秦奋的鼻子骂道:“你这臭不要脸的煞笔,我师傅什么身份,那是世人皆知的神医,他说没法治谁敢还说能治?你先前好像说突发性脑积水是小毛病,那好,你来治这个病,我到要看看你怎么起死回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