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大结局下

第110章:大结局下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车子终于快开到了儿童医院的门口。

    顾明将眼睛贴近车窗,看到雨已经下小了,但还是细细的下着,像编织得不太密水帘子,落在车身顶上,汇聚成一大滴,啪嗒一下打在车窗玻璃上。

    她低头去包里拿钱,再抬起头,却透过前面的挡风玻璃,一眼看到了浑身湿透的路逸。

    他站在医院的外门边上,没有举伞,引得来往的行人纷纷侧目。

    路逸挺拔的身影在刷窗机有一下没一下的摆弄下忽闪忽闪的。顾明眼中一热,连忙对司机说道:“师傅,就这个门!”

    她说完,一只手匆匆忙忙地将车费车从那铁栏杆空隙里塞过去,一只手已经迫不及待地去拉车门了。

    谁知道顾明这样心急,反而还耽误了事情。这边司机才拿住钱,顾明便一只脚已经身处车门外了。她着急下去,结果手却被那铁栏杆给卡住了,只听到“哎哟”一声,顾明只觉得自己的手腕都被刚才那用力一扯给折断了。但她很快调整好角度,迅速地将手抽出来以后,也没看有没卡出印子,整个人便像飞起来了一半,抓着包,淋着雨,就不管不顾地朝着路逸跑了过去。

    雨水凉凉地往裸露的肌肤上抚来,顾明一边走,一边望。

    被卡住的手腕突突地跳着,心也突突跳着,像样了一只小白兔进去。

    但走到面前时,她却忽然听不到这一阵一阵突兀的跳动声了,连雨水滴落的声音也消失了。全世界里只剩下路逸和她自己的呼吸声。

    呼呼。

    一声一声吹进心底,有点烫,像冬天将冻僵的脚泡进热水里。

    路逸的板寸头上还沾着水珠,身上那件薄针织衫也已经湿透,还有水珠沿着他的下巴滴落下来。他的唇色有些发白,但脸上的轮廓却显得愈发坚毅了。

    他清冷的站着,全身湿透,从口袋中拿出自己的双手,垂放在两边,对着顾明微微弯起嘴角。

    顾明便两步并作一步,直接奔了过去。

    她不问他冷不冷,不问他干嘛傻站在雨里,不问他不担心会生病呀。她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直接揽住路逸的脖子,冲着他的薄唇吻了上去。

    几乎是同时,路逸的双手也紧紧地抱住了顾明。

    两个人用力抱着,连一滴雨都不让它从他们之间落下去。

    也不知道究竟是怎样的心情,反正顾明体会到,却说不出来。就好像身体被本能驱使了一般,除了与路逸接吻,她不想考虑其余的任何事情。

    他们在雨中忘情亲吻,热烈缠绕的唇舌,连雨丝落上去,都似乎会被蒸发掉一样。

    她从路逸的牙龈亲到牙齿,再从牙齿吻到舌尖,一毫米一毫米地侵占进去,划过他的上颚,舌根,一直吻到自己都要喘不过气了,她才勉强松开了路逸。

    怎知路逸却不打算结束这个吻,他将头微微一偏,让刚才两个挤得变形的鼻子舒展开,再次灵巧地撬开顾明的唇,比顾明更为热烈疯狂地席卷了过来。

    顾明抱紧路逸的脖子,踮起脚尖,回应起来。

    路逸却撤出一分,带着笑意说:“不让你呼吸了。”

    “就算不呼吸,也要吻你。”

    顾明狡黠一笑,接着将自己的双唇送过去,又紧紧贴上了路逸的双唇。

    一直吻到骤雨彻底停歇,太阳露出了半个脑袋,两个人才松开了彼此。

    他们全身上下都是湿漉漉的。

    要不是路逸刚好站在大门前的观景树旁,两人拥抱的身影被树干挡的差不多了,恐怕保安亭的门卫大叔,早就吆喝着说他们有伤风化,将他们赶走了。

    分开后的两人,立刻转过脸,望向那个站在不远处,看了他们好久的过路人,异口同声地问道:“你不会拍照发微博了吧?”

    那个路人没料到路逸和顾明的举动,本以为自己没被发现,这下被问,神情有些尴尬,只不好意思地摆摆手就低头匆匆忙忙的继续往前走了。

    路逸又转回脸,埋怨般地看过来,说:“诶,你不专心和我接吻,还有心思看旁边呀!”

    顾明张大双眼瞪回去,不甘示弱地说:“你不也是不专心和本大王接吻!”

    “大王是什么鬼……”路逸扑哧一下笑出来,“是金角的还是银角的呀?”

    顾明眯起眼,做出轻蔑的神情,从鼻子里哼道:“是金银角,乡巴佬,没听说过吧?”

    路逸的小脸一下子就扩大了,他弹了弹顾明的额心,无奈地说:“你要造反啦?”

    顾明刚准备回话,路逸却将手抬了起来,她便往后一躲。

    路逸便更加哭笑不得,又伸出自己的长胳膊,将顾明一把拉回来,笑着说:“你觉得我舍得打你吗?”

    说着,他一只手拉着顾明,一只手将顾明额头上粘成一绺一绺的头发捋顺,往两侧撩过去,将较长的一缕缓缓撩到耳后。

    而顾明只觉得路逸的指尖似乎带了酥麻麻的电流,滑过她耳廓的时候,差点没将她麻到了。

    她全身都因这轻触而战栗,路逸又在她还沾着雨水的额心上再次印下一个浅浅的吻。

    又是酥麻麻的一触。

    路逸微温的双唇如同蜻蜓点水般碰上又离开,虽然力道不及方才接吻时的百分之一,顾明却立刻变成一个丢盔弃甲的士兵,心甘情愿地被路逸俘虏了。

    她再次伸出手,从路逸的腰间抱过去,将自己的脸直接埋进了路逸都可以弄出水的针织衫上去。

    两人立刻湿乎乎地黏在一起。

    路逸眉间一紧,已经伸出自己的长胳膊,直接按着顾明的头,将她推开了来。

    “干嘛呢干嘛呢!”顾明便不满地嘟起嘴,瞪起眼,摇起自己的小粉拳要揍路逸。

    路逸再次露出自己闪亮亮的大白牙,嘿嘿假笑道:“干嘛呢干嘛呢?你在卖蠢吗?”

    顾明面上一窘,心想我这分明是卖萌,但脸上还是摆出气鼓鼓的神情,再次不依不饶地往路逸身上粘了过去。

    “诶,”路逸再次伸手要扒开已经化身为八爪鱼的顾明,面带嫌弃地说,“黏糊糊的,别抱了。”

    顾明立即撒手,两手叉腰,继续瞪着路逸说:“哎呀!才刚到手,你就敢嫌弃我了?”

    路逸不置可否地耸耸肩,然后笑眯眯地说:“我们去找白衣天使们借两套病号服吧,这么湿着,等会要发烧了。”

    顾明也笑眯眯地回道:“不用啦,要借你自己去借吧,我在小惜的房间里面有衣服。”

    路逸脸色垮下来,却忽然面带玩味地上下打量看起顾明,斜斜地勾起一边嘴角,笑着说:“也好,听别人说年轻的美女护士一般都被派到儿童医院了,之前都没好好观察,等会挑个最漂亮的下手。”

    说完,他就保持着那个贱贱的笑容,转个身子要往医院里面走了。

    顾明立刻黑着脸,低声喊道:“路逸,回来!”

    路逸得意地停下脚步,悠闲地转过身子,摆出一副“我很忙”的高冷表情。

    顾明这回却不急也不恼,反而是笑眯眯地跟上来,直接挽住路逸的手臂,笑着说:“你这么一说倒提醒我了,因为有时候要直接从医院出发到公司,所以我在房间里面留了一件睡袍,反正是没有肩宽的,你穿可能会有点小,不过还是穿得上去的,你就不用借什么病号服啦。”

    路逸额头上垮下一排黑线,低声开口问道:“你确定你的睡袍我穿得上?要是撑破了怎么办?”

    他口里说着,心中已经想象出自己挤在一套女士睡袍中的窘迫情形,默默地给自己捏了一把汗,希望顾明只是随便说说。

    但顾明还是眯着眼,弯着嘴角,做出最和蔼的表情笑着说:“当然不会,没有松紧的,你往身上一披就穿上了,顶多的手腕脚腕都露出来,不过医院不是有暖气吗,也不会冷。”

    路逸撇下眉尾,装可怜一般,眨着那对黑亮的眼睛,模仿起小惜的语气,软萌软萌地说道:“我可不可以还是去借病号服呀,金银角大王?”

    顾明依旧摆着那副瘆人的假笑脸孔,咧出整齐的小牙齿,坚定地说:“不可以呀,小路逸。”

    路逸立刻冷下脸,又恢复了高冷的神情,冷哼一声,懒懒地反问道:“你说不可以就不可以?”

    谁知道他才说完,两人视线一碰上,便彼此都绷不住表情,“噗”的一下就相互扶着,哈哈大笑起来。

    远一点的住院部那头,夏云意还靠在阳台上。

    她看这雨总算停了,可路逸和顾明一个都没有回来。想想刚才路逸不顾一切冲下楼的神情,夏云意的嘴角也微微噙上了笑意。她本来以为路逸是个冷淡性子,却没想到只是得到自己的首肯,便叫他欣喜若狂成那副模样。

    这雨里一等,就等了大半个小时呀。

    夏云意抬头看大雨洗净过的天空,不知会不会出现彩虹。

    她再次垂下头看向远处。虽然看不到人,夏云意却隐约能想起紧紧依偎在一起的两个人,浑身湿漉漉的,发梢指尖都在滴水,衣摆那也是滴答滴答的。

    两个人却全然不在意,彼此相视而笑。

    夏云意将双手撑到阳台上,眼眶内不觉泛出了泪光,她兀自托腮说道:

    “真是两个傻瓜呀,待会就得一起发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