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亏了,亏大了

第5章 亏了,亏大了

宫无后看着慢慢临近的五人,嘴角扬起一抹冷笑,丝毫不露半点惧色。

    “五个废物,等本人把这小子送走了,在好好陪你们玩玩。”

    宫无后话落,看着昏迷不醒的慕成,低声自语。

    “还没有灵启的废材,本人就在帮你一次,为你开启第一道先天之门,让你也有自保之力,以免未等我去找你,你就已经死了。”

    宫无后伸出右手,向着慕成的头顶一拍。

    一股磅礴如海的灵力,从他的头部流入了他的体内,随着一道微弱的轰鸣过后。

    “这下没问题了。”宫无后露出满意的笑容。

    随即抬头,冷然看着来临的靠山宗五人,抓起慕成,朝着天空猛的一抛,双手翻飞如蝶,变化莫测。

    对面五人见到宫无后双手掐诀,齐齐面色大变。

    “这是虚无瞬移术!”发出惊叹的是一名蓝衫青年男子。

    “无需担心,我们有掌门给的宝物,他逃不出我们的手掌心。”一旁的颜鸾信心浓浓。

    “不妙,他的虚无瞬移之术有些诡异,我们速速出手阻止他!”白发老者看着宫无后施展瞬移之术,心里有了强烈的不安之感,立刻对着四人吩咐一句。

    随后,自己一步迈出,直奔宫无后冲杀而去。

    宫无后面色狰狞的看着五人,仰首冷喝一声。

    “你等废物,知道的有些晚了,虚无开。”

    声音落下,忽然天空风云色变,虚无瞬间撕裂开一道巨大的黑色裂缝。

    随着黑色裂缝的出现,周围产生了一阵巨大的风暴,好似在肆虐天穹。

    宫无后面色一沉,眼中划过一抹决然,一把抓起昏迷中的慕成,快速的把他丢尽裂缝之中。

    做完这一切之后,宫无后伸手直指苍天,随即低吼一声。

    “瞬移启!”

    虚无震颤,轰声再起!

    漆黑裂缝诡异般的消失在了天空之中,只留下了一道毁灭的痕迹,证明着之前发生的一幕。

    宫无后挥袖转身,看着杀来的五人,神情冰冷,傲然狂笑。

    “追杀本人这么久,现在我会陪你们好好玩玩,来吧小喽啰。”

    ......

    云溪县,是位于东胜州北部的一个小县城。

    周围水流围绕,清净明澈,交通发达,过往商人都会在这里交易,可以说这是一个比较富有的县城。

    最近云溪县发生了一件怪事,距离县城东南方向,大约三公里的地方忽然电光闪烁,狂风呼啸。

    有人说是灵力师大人在此闭关修炼,有人说是有天才地宝现世,还有的人说是妖兽作乱,总之各种谣言四起,不少佣兵和探险家,甚至一些灵力师都来到了本县,让云溪县的人暴涨了很多。

    异象维持了三天,就突然消散不见了,谁也不知道因为什么,但还有大部分的人选择留下,等待机缘降临,其中大多数是一些探险家和小型家族子弟,灵力师们都已经走了。

    林夕是本县的一名小医师,年仅十八岁的他已经得到了爷爷的全部真传,独自在城内开了一家规模不小的药铺,负责给人治病和出售药材,在城内也是广受欢迎。

    林夕今天从城外匆匆忙忙的向着自家药铺赶去,身上背着一个巨大的竹篓,里面放满了五颜六色的药材。

    他神色匆匆,带着苦笑,不知遇到了什么事情。

    林夕抬手擦了一把额头冒出的汗水,一边走一边小声嘀咕。

    “赔了、赔大了,我不该去那座破山,不但没有找到任何宝物,反而捡回来一个奇怪的病人,这几天浪费了我大量的药草。”

    “要不是答应过老头,我也懒得去管别人死活。”

    “唉,一言难尽啊。”

    林夕快步走进了县城,见到过往的人,招手微笑打着招呼。

    不久后,他便走进了一家名叫“林氏药铺”的店子。

    药铺大厅内,一群小徒弟在忙碌着,林夕每次看到这一幕,心中都会有些得意、自豪,这些都是自己的产业,当初自己的选择非常明智,早就应该下海经商了。

    林夕摆手招呼过来一名小徒弟,将采来的药材交给了对方,他便加快脚步走进了自己的私人小院,这座小院是林夕专门研究医学的地方,没有他的允许,谁也不得入内。

    林夕走进小院之后,推开一间屋子的房门,随之一股刺鼻药味扑面而来。

    他双眉微簇,转头看向屋内的一个巨型木桶,木桶内浸泡着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上半身布满了黑色的诡异纹络。

    此刻少年双眸紧闭,面色苍白,看上去是受到了极为严重的伤势。

    林夕来到少年身旁,伸手摸了摸木桶内的黑色液体,这水有些发凉。

    他有些肉痛的看着液体,愁眉不展的嘀咕一句。

    “这已经是第五桶了,亏了,亏大了。”

    “以后我会还给你的。”一道低弱的声音落下,木桶内的少年缓缓张开了眼,漆黑双眸温润内敛,宛如浩瀚星空,深邃无比,看他的眼神丝毫不像一个身受重创之人。

    “你吃我的,穿我的,睡我的,用我的,这么多钱你怎么还我。”林夕撇了撇嘴,有些生气。

    少年带着微笑,再次闭上双眸,不在理会对方。

    这少年不是别人,正是慕成。

    他被宫无后施展虚无瞬移术送到了这个地方,醒来的时候就在林夕的家里了。

    过了很久,才知道是林夕救了他,心中自然充满感激。

    但却不知宫无后为什么会对自己出手,一场阴谋算计浮现在他的脑海中,他仿若做了一场梦,之前发生的一切太不现实。

    慕成渐渐的感觉到体内有一股奇异的力量,在自己的腹部涌动,浑身诡异的黑色纹络更让自己显得有些狰狞,这发生的一切让他很难接受。

    十日后,林氏药铺出现了一名新的员工,这种小事并不会引起大家的注意,云溪县城仍旧和往日一样恢复了平静,家族子弟和探险家们也陆陆续续的离开了,日子在平淡中过着。

    时间一晃,又过去了一个月。

    林家药铺外,有一个身穿青衫,相貌俊秀的少年,正在那里晾晒着各种各样的药草。

    当他把最后一株药草放好之后,微微仰首,看着远空,口中喃喃。

    “已经将近两个月了,不知道奶奶怎么样了。”

    话落,发出一声轻叹,转身向着店内走去。

    少年不是慕成还能是谁?

    他在小县城中已经生活一个多月了,为了不让大家起疑,他被林夕说成了自己的远房亲戚,来这里帮他打理药铺,城中的人也接受了这个突然出现的陌生人,当然主要是因为林夕的名气。

    除此之外,慕成慢慢的打听着宫无后的消息,对于宫无后,慕成谈不上怨恨或是敬畏,只是被利用了而已,他知道宫无后一定回来找自己。

    走进铺子,林夕正在和一名中年男子交谈着什么。

    中年男子身材矮胖,满面红光,一身锦衣华服,一眼看去,就知道他是一个奸商。

    此刻,两人不只因为什么,居然争吵了起来。

    慕成面色平静,并无半点变化,对于这些事情,他已经见怪不怪了。

    在这一个多月中,这种事情隔三差五就会发生,大都是在收购和出售药草的价格上面发生争执。

    不得不说一句,林夕很有头脑,尤其是在经商方面,算得上天赋异禀,年纪轻轻就有了这般规模的药铺,这是要花费很多财力和商业技巧的。

    除了这些,林夕品性极佳,心地善良,不过,他的商业伙伴却是不认同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