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第100章

“淮西大道半小时前发生一起严重交通事故,目前警方和医护人员已经在现场进行紧急救援。据目击者称,肇事原因是后方车辆突然冲向前方,但是具体原因还要再做进一步调查……”

    电视里突然插播了一条紧急新闻,正在吃饭的洛雅心本是不经意地瞥了一眼电视,却不想下一秒就睁大了眼睛。她不会认错的,电视里那辆黄色的限量版跑车全市不超过五辆,而她认识的人中就有两人,一个是夏同,另一个是沐洛勋。刚才镜头的一闪而过,她相信自己没有看错,车牌号尾数的5和1是沐洛勋和自己最喜欢的数字,所以当初是特别挑的。颤抖的手紧紧握住筷子,就像是想要尽力再抓住一丝侥幸,然而一切都是徒劳……

    “很遗憾,后方的肇事司机犹豫安全气囊没有及时弹出当场死亡,被撞车辆里的人情况也很不乐观,本台记者最新报道,事情的进展我们会做进一步报道。”

    “嗡”的一下,周遭的一切似乎都按了静音键,洛雅心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直到老院长觉察到异样推了推她,她才晃过神来,然后跌跌撞撞就冲了出去。

    在路上,她脑海里闪过和沐洛勋相处过的点点滴滴。曾经的沐洛勋也一度是她最亲近的人,直到那份告白让一切变了味,自此,她和沐洛勋之间便隔着远远的一道鸿沟,而沐洛勋那份近乎执拗疯狂的感情也是将两人越推越远……

    她想过,沐洛勋,宋之贤和自己三人之间或许会就这样纠缠折磨一辈子,却不想到头来会是这样的结局。她不敢想象身受重伤的沐洛勋有一丝一毫的差错,因为即使这样,她也会觉得万分的亏欠和残忍。

    到了医院的时候,夏同和林娴已经在手术室前等着了。

    “雅心……”看到洛雅心的出现,林娴猜想她大概也是看到了新闻。

    “洛勋哥他怎么样?”

    “具体情况还不知道,医生说很不乐观,已经下过一次病危通知书了。”相比于林娴和洛雅心的忐忑不安,夏同倒是表现的比较镇定。

    “怎么会这样呢?”洛雅心此刻脑袋里一片空白。

    “刚才桑明来过了,是过来认领尸体的,开车撞洛勋哥的人,是艾妍。”

    回想起刚才桑明崩溃的出现,林娴也不知道该做何反应,到底是该开心艾妍咎由自取,还是觉得这样的代价有些残忍……那个近乎疯狂的女人,似乎真的失去了理智才会想要和沐洛勋同归于尽。

    而对于桑明来说,这些天他亲眼目睹了那个曾经在舞台上熠熠闪光的女人如今即使出卖身体也还是求助无门,渐渐地过得如同一具行尸走肉一般,他知道艾妍已经几近奔溃,所以这段时间他才片刻不离地守在她身边,没成想今天只是不得不出去了一趟,竟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那个曾经骄傲地不可一世的艾妍,到头来却是这样了结了自己的一生。如果可以,他宁愿艾妍从来没有踏入这个会让人沉沦的无法自拔的圈子,只可惜,这世上从来没有如果……

    “又是艾妍……”听到这个名字,洛雅心除了无奈不知道还能有什么别的感情。

    手术室的灯光突然熄灭,所有人都紧张的忘了呼吸。护士们慢慢推着病床走出来,倒是医生先开了口,

    “你们谁是病人的家属?”

    “我,我是患者的妹妹,他怎么样?”洛雅心跌跌撞撞走到医生跟前。

    “对不起,我们尽力了,现在还有一点时间,你们去看看吧。”见惯了生死离别的医生说这句话的时候并没有过多的神情。

    “啪”的一声,好像手中最后一颗救命稻草也被拉断了,洛雅心颓然地跌坐在地上。

    “雅心,雅心,你怎么样?”林娴尖叫着扶住往下掉落的洛雅心,可是对方似乎没有听见一般,没有任何反应。

    前方人来人往,刚才还喧嚣冰冷的走道里,此刻却是鸦雀无声,所有人似乎都被定格了一般,身旁的林娴好像长大了嘴巴在喊着自己的名字,可是洛雅心却丝毫没有听到对方的声音,脑袋里耳朵里的轰鸣声此起彼伏,没有丝毫停下来的意思。

    “雅心,雅心!快去看看洛勋吧,我想他最后希望见到的人一定是你。”夏天用力摇了摇像是呆住的洛雅心,对方才像终于缓过神一般,眼里有了神色。

    于是,洛雅心慌忙爬起来冲向病房,沐洛勋已经醒了,可是整个人却异常的虚弱,

    “雅心,你终于来了,”看到洛雅心出现在门口,沐洛勋慢慢地露出了笑容,“这样狼狈的模样,是不是很可笑。”

    “洛勋哥,对不起。”

    “好像自从你回来之后,对我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对不起。你知道吗,我是有多想听你说一声我爱你,可是现在看来好像没有机会了。”沐洛勋说这话的时候很是苦涩。

    “对不起,洛勋哥,你知道的,我欺骗不了自己,也不想去骗你。”

    “即使到了现在,你也还是这么狠心吗?连骗我都做不到……”

    “洛勋哥……”洛雅心紧紧抓着沐洛勋的手,却是抑制不住的颤抖。

    沉默了许久,沐洛勋才又慢慢开口,“怎么办呢,即使到了现在我还是不想放开你的手,就算是死,我也希望你能永远记得我。”沐洛勋咧起嘴角露出平日里最惯用的笑容,然后另一只手缓缓伸到洛雅心脸上,然后轻轻揉了揉对方的头发,就像往常一样,

    “就算你以后怨我也好,恨我也好,都无所谓了,我要你记住,我是为了去找你发会发生这样的事,这一辈子,你洛雅心亏欠了我们沐家,更加亏欠了我,是你对不起我,所以,哪怕我死,我也要你这一辈子都记得我!”沐洛勋一字一句说的认真,语气里似乎有一种自鸣得意,他知道洛雅心是一个重情义的人,到了最后,他也只能用这种方式捆绑住对方,让宋之贤无机可乘。

    而洛雅心看着沐洛勋,曾经被威胁的恐惧再一次布满心田,像是诅咒一般,沐洛勋的最后一句话一直萦绕在洛雅心耳边,久久挥之不去,

    “就算是死,我要你带着有我的回忆过完余生……”

    ——

    沐洛勋的葬礼洛雅心让林母帮忙打点了一切,而沐氏的股权,连同她自己的她也都全权交给了沐洛勋的堂弟。

    葬礼之后,洛雅心一直待在沐宅没有出去过。而宋之贤这些天因为沐洛勋的事也没有过多叨扰,这天听林娴说洛雅心的状态很不好,于是他马不停蹄就赶了过来。

    大门并没有锁,宋之贤礼貌性还是敲了敲门并无人应答,于是便径直走了进去。

    屋内,洛雅心正窝在沙发上,只是穿了件单薄的睡衣,曲抱着腿看着窗外淅淅沥沥的雨滴,神态平静好像在发呆。宋之贤四处看了看,随手拿起一件外套便走过去盖在了洛雅心身上。而洛雅心似乎才从沉思中回过神来,看了眼宋之贤,眼里的情绪却很是复杂,

    “你来啦。”轻轻吐出三个字,再没有过多的语言。

    “沐洛勋的事我已经知道了,请节哀,”话音未落,宋之贤就后悔了,这都是哪壶不开提哪壶,“那个,听林娴说最近你都没有好好吃饭,所以我来看看你。”看到洛雅心整个状态很是憔悴,宋之贤心里满是心疼。距离颜琳的葬礼过去才没有多久,如今沐洛勋也去了,这样的打击怕是任何人都接受不了。

    “之贤,陪我安安静静待一会吧。”洛雅心并没有对宋之贤刚才的那番话有过多回应,只是自顾自地说完便轻轻靠在了宋之贤的肩膀上。

    于是宋之贤也不再多说什么,调整了坐姿和肩膀的位置,尽力让洛雅心靠的舒服一点。

    静默了许久的时间,两人谁都没有说话,如果不是时钟滴答地走过流逝了时间,这大概是一幅静默图吧。

    ‘宋之贤,对不起,如果不是因为我的固执,洛勋哥就不会死,这大概会成为牵绊我们感情之间最大的障碍。所以,请原谅我的即将不辞而别,大概很多年以后我们还会有机会再次相遇,到那时或许一切还能重新开始吧。时间,向来都是最好的良药不是吗?’靠在宋之贤的肩头,洛雅心如是想。

    ‘雅心,我知道这件事对你的打击有多深,我会陪在你身边,等这件事慢慢淡去,等伤口结疤凝痕,等你愿意重新敞开心扉。从今以后,我就是你的家人,我会陪在你身边守着你,护着你,直到我们慢慢老去落叶归根。时间,向来能抚平一切伤痛不是吗?’宋之贤感紧紧握着洛雅心的手如是想。

    也不知究竟过了多久,外面的天色已经黯淡了,雨也渐渐停止了。许是很久没有说话,再开口的时候,洛雅心的声音有些许的沙哑,

    “之贤,不早了,你回去吧,放心,我没事,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洛雅心认真地看着宋之贤,露出了笑容。而宋之贤却有些许的慌乱和紧张,他怕自己这一走,洛雅心又不见了,

    “我陪着你吧,如果你想安静,我就在门外等你,有什么事你叫我。”

    “没事的,真的,放心吧,我不会想不开的。”洛雅心平静的像个没事人一般,宋之贤有些恍惚。

    “真的吗,那我先走了,有事叫我。”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终究是不放心的,但又怕洛雅心生气所以只能嘴上应付,准备出去后就坐在车里守着。

    “晚安。”洛雅心微笑着抱了抱宋之贤便立即松手了,她怕再久一点,就真的狠不下心来了。沐洛勋的那番话在她脑海里时刻环绕着,她怎么也做不到忽视,所以唯有时间可以帮助自己。

    “晚安。”

    等到宋之贤离开,洛雅心看了看知道对方并未走远,所以还是像往常一般正常吃饭洗漱,然后关了灯睡觉,让宋之贤可以放心。果然宋之贤也确实在自己熄了灯后的一段时间,把自己车内的照明灯也关了。

    行李已经早早就收拾好了,只是她这两天都在等再见宋之贤一面。如今一切都结束了,她也该走了。

    于是半夜,她悄悄从后门出去,打了车便离开了。到了机场临登机前,她也才打通了林娴的手机,

    “喂?”睡梦中的林娴听到手机响,迷迷糊糊打开,也没看来人便闭着眼胡乱应了一句,

    “是我,雅心,打扰你休息了吧。”洛雅心尽量让自己的声线听起来平缓。

    “雅心?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听到洛雅心的声音,林娴一个激灵就坐了起来,把身边的林一予吓了一跳,还以为家里进贼了你。这些天林娴本就很担心洛雅心,可是对方却怎么也不让自己陪同,如今这么晚打电话来,怕是出了什么大事。

    “没有,就是想听听你的声音。林娴,谢谢你,我知道这么做可能你知道了会想痛扁我一顿,可是没办法在,这一次我真的又要自私一次了。这些日子发生了太多事,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继续面对了,所以我想静一静,不用去打探消息,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答应你。”没等林娴理清思路,洛雅心便挂断了电话。

    “喂?雅心?雅心?”洛雅心的一番话说得林娴一头雾水,心里很是不安,洛雅心不会想不开吧?好像也不会,可是那番话实在让人又放心又着急,她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也等不及想太多,赶忙拉着林一予爬起来,穿上衣服就往沐宅赶去。

    而洛雅心挂断了电话,本想再给宋之贤发条消息,思来想去还是放弃了。既然要告别,那还是干脆一点吧,于是,转身便把电话卡掰断扔进了垃圾桶。

    零点的飞机,迎着略显阴冷的夜色,消失在了这座满是回忆的城市,到头来,除了点点微光,却找不到一丝踪迹。

    赶到沐宅的时候,林娴一眼就看见了树下车里的宋之贤看来里面的人似乎睡得很熟,也不管那么多,啪啪就敲起了车窗,宋之贤迷迷糊糊醒来,却发现是一脸焦急的林娴,

    “怎么了?”宋之贤的腿有些发麻,却也顾不得那么多就下了楼。

    “雅心呢?”

    “在里面啊,我等她睡了才眯了一会。”宋之贤摇了摇头似乎有些头晕,猛地,他想起洛雅心最后给他倒得那杯水,回到车里的自己便有些昏昏欲睡,现在想来······

    于是,宋之贤赶忙冲进屋内,林娴和林一予也冲了进去,然而里面却是空无一人。一时间,宋之贤的心里顿时像被抽空了一般,整个人都空落落的。瞥到餐桌上的一封信,慌忙冲过去打开,却是整个人都站不住了:

    林娴,告别的话还是决定打了电话给你,不然以后再见面的时候,你一定会猛揍我一顿吧,别担心,一定会再见面的。

    之贤,对不起,经历了这么多事,我真的有些累了,前路未明,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继续走下去了,这一切都是因为我才会这样。这些日子我时时刻刻都没有忘记过洛勋哥说的话,对不起,我现在真的做不到放下一切然后跟你在一起,那样太残忍了。有时候我会想,如果那个阳光明媚的三月,我没有遇见那个如同阳光一般温暖的你,现在一切是不是就会不一样了。但是,到最后,我总会都不觉得后悔。如果我们之间真的还有可能,那么我想,很多年后,我们还会再见面吧,到那时,我想一切都会风轻云淡的。不用担心我,照顾好自己。

    “之贤,刚才雅心打了电话给我,说了一堆莫名其妙的话,我想,她大概是走了。洛勋哥的事对她打击太大了,我想她需要很长的时间去冷静,所以才会选择暂时离开的。”看了信后的林娴也是久久不能平静,她最好最亲近的朋友就这样离开了。可是看到身边失魂落魄的宋之贤,她又不得不坚强起来。

    “我没事,我先走了。”宋之贤的语气里听不大出来究竟有几分心痛和担心,整个人的背影看起来异常落寞,然后消失在了沉沉的月色里。

    往后的日子里,宋之贤像是换了一个人,虽然没有放弃过打听洛雅心的消息,却还是一头扎进了工作,对于身边形形色色的女人都是拒而远之。一切似乎都回到了正轨,可是谁也都知道,宋之贤的心里究竟有多么思念洛雅心,那份感情也只不过被他隐忍在了内心的最深处。林娴看了也很是难受,不过,她知道洛雅心是个有分寸的人,或许到了那一天,这两个人还会再见面的······

    ——五年后

    波特兰的街头,随处可见娇艳欲滴的玫瑰花店,这个有着诸多玫瑰种植园的城市,就连空气里似乎都萦绕着浓郁的玫瑰花香。宋之贤走在大街上,心里满是期待与欢喜,前两天,他刚刚查到有人在这里发现了一个神似洛雅心的人,即便这么多年希望一次次落空,他也依旧没有放弃,他知道,洛雅心也说过的,一定会有那么一天。

    忙忙碌碌的街角花店里,一个穿着素雅围裙的身影忙的不停,脸上却依然挂着甜美的笑容,

    “?”

    “25$.”

    “.”

    “!”

    站在不远处的宋之贤,将这一切尽收眼底,眼角的笑意却是掩藏不住。像是突然感应到了什么,花店里的人抱着扎好的花缓缓转过了身。阳光下,她挚爱的少年如今更加成熟帅气,弯弯笑眼里,依然藏着能随时让自己沉沦的璀璨星河。不约而同地走近,彼此的眼里都只有对方,

    “之贤,好久不见。”

    “洛雅心,我终于找到你了。”

    轻轻踮起脚尖,这一吻像是诉说了这些年所有的情思离愁,终究我们还是找到了对方,这五年的时光到底还是渐渐抚平了伤痛,也算是偿还对另一人所有的亏欠。

    这世上,兜兜转转的爱情,到头来终不负有心人,也许是这一秒,也许下一秒,又或者要耗尽所有青春年少的光景,但总归彼此还能够再重新拥抱,到底不负余生,不负过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