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7章 李唐朝政

第347章 李唐朝政

一顿封赏结束后,武官队列的人数变多了许多,我这才留意到瓦岗寨的豪杰里全是武将没有一个文臣,怪不得瓦岗寨没落得那么快。

    随后朝堂又开始讨论其他的奏请,一连商议了好几桩国家大事,全由李唐元老们一起议定,瓦岗旧部没一人吱声。

    接下来又开始一个新的议题,裴寂开口问道:“陛下,天下大乱以来关中商道中断,臣以为商通则国富,为我大唐千秋功业,应大开商道以富国库。”

    萧瑀则反驳道:“陛下,臣以为万万不可。如今天下大乱,粮食何其紧缺,且不可大开商道资助敌国。”

    裴寂辩解道:“何为资助敌国?商道乃等价交换各取所需,两国交战比拼的就是财力,国库不丰我大唐何以一统天下?”

    萧瑀又反驳道:“我中原乃农桑为主,勤工细做方可丰足国库,商道赋税微乎其微。”

    李渊听完思绪道:“两位爱卿所言皆有道理,不知其他人对此如何看?”

    裴寂立刻转头冲着我说:“绥国公英年少才,想必对此亦有颇多见解,不知绥国公意下如何?”

    本是两大宰相相辩,怎么也没想到突然就牵扯到我,满朝文武连同陛下一起朝我看来。

    初来咋道,我自然不好参与到他们的纷争,朝堂之上的争斗可不是我这种人能干预的,于是我行礼作答说:“裴寂大人,末将乃一名武夫,这治国领政并非末将所长。且文臣中饱览群书者大有人在,末将岂可班门弄斧。”

    李渊挥手说道:“我朝堂议事当不拘细节,文武大臣皆可畅所欲言,绥国公若有高见但说无妨。”

    萧瑀也对我拱手说道:“陛下所言不假,我大唐朝廷能者居之。绥国公虽为武将且年少,但绥国公历经三朝见多识广,还请绥国公能畅怀而论,为我大唐献计献策。”

    我听完一愣,这两人似乎在我第一次上朝的时候就开始巴结我,无非不过是想跟我拉近距离,增加自己在朝堂中的威信。

    思考了一下后,我出列拱手说道:“启奏陛下,末将乃带兵之人,那末将就从大军供给来说几句。”

    李渊听完微笑道:“好,但说无法,朕洗耳恭听。”

    我行完礼后昂首挺胸的环顾群臣,问着他们说:“诸位大臣,你们可知我中原各地战马一共有多少匹?”

    秦王第一个开口答道:“这个本王知道,中原各地战马总数不过十万匹,草原十八部落任意一家的马匹都比我中原加在一起多的多。”

    我点头答道:“秦王所言甚是,天下混乱依旧,各地商道多有阻断,如今马匹奇缺价格居高不下。一匹上好的战马竟要卖十金,价值等同我长安城一座别院。众所周知,大军独以骑兵最为强大,我中原屡受草原十八部欺辱,便是草原铁骑无人能当。我李唐要一统天下,要发动的战争还有许多,如果朝廷不能提供足够多的骑兵,那这场战争我们还需要打很多年,于民于国不利。”

    李渊听完叹息道:“绥国公说的是啊,晋阳起兵时朕就为马匹头痛,甚至不惜用女人和胡人交换马匹。我中原虽然也产马,但那仅限于拉车耕种,若要得到战马我中原只能从外贩买。”

    我继续解释道:“陛下圣明。商道必须开,不开就没有马匹的输入,但却又不可全开,否则敌国得到资助对我大唐甚为不利。末将以为,我大唐可实施新的商道律法,官道准许胡人来我中原贩卖马匹,但不许我中原商人卖出马匹和粮食。如此一来,我大唐便可以输出陶瓷、丝绸和布匹等货物,以此换来输入马匹和皮革等货物,这样便可充实我大唐军备。”

    我话说完群臣立刻议论纷纷,除了萧瑀脸上挂不住外,所有人都对此赞不绝口。

    秦王兴奋的拜着说:“父皇,儿臣以为绥国公之策甚妙,有了马匹和皮革我大唐便可组建更多的骑兵,请父皇立刻实施。”

    “好,此事便交给你秦王府来督办。”李渊听得欢喜不已。

    秦王也是欢快的说道:“儿臣领命。”

    李渊又继续对我说:“绥国公可真是文武双全啊。朕还想请教绥国公,前番李靖将军上书,建议大唐可渡江南下攻取南梁。可王世充盘踞河南,洛阳之战迫在眉睫,绥国公觉得该如何取舍?”

    我回答着说:“回禀陛下,南梁民寡兵弱,只需委任一大将督战,三五万大军便可夺取南梁萧铣,可与洛阳之战同步进行。”

    这时李靖从武将队列里走出来说道:“陛下,绥国公与末将所见略同,此乃我大唐一举歼灭王世充和萧铣的大好机会。”

    李渊皱眉问道:“可窦建德在河北虎视眈眈,一旦夏王南下支援王世充,我关中岂不危矣?”

    我回答着说:“若陛下准许我随秦王一同出征洛阳,只要那窦建德敢领军而来,末将担保可一举拿下河南河北两大诸侯。”

    李建成听完冷笑道:“绥国公,军国大计岂能儿戏,如此豪迈吹嘘,你可曾想过战败会有如何后果?”

    秦王立刻替我辩解道:“太子殿下,我大唐举兵以来,那一日不食如履薄冰。若是前怕虎后怕狼,顾忌这又顾忌那的,我大唐如何能有今天的局面?如果因为害怕窦建德南下而不去攻打洛阳,我大唐何年何月才可一统天下?”

    李建成回答着说:“我大唐每日如履薄冰不假,但我们总不能一只去赌,江山社稷岂能如此儿戏?这到底是绥国公信心满满,还是你秦王对此战胜券在握?你们可别忘了,那王世充手下还有单雄信和罗士信这等厉害的大将,窦建德也有六黑闼这样的人物,双方兵力加起来高达二十余万。莫非我大唐也要委派二十万给你去攻打洛阳?”

    李渊点头说道:“太子说的也有些道理,秦王,你打算带多少人马去攻打洛阳?”

    秦王回答着说:“少则十万,多则不限。”

    “十万……”李渊听完皱眉思考起来,眼神里充满了愁苦。

    李建成反驳着说:“十万去攻打洛阳,五万去攻打南梁,那我关中一旦出现敌情,岂不是要任人宰割?”

    我解释着说:“所以草原十八部当尽快献礼求和,草原人穷苦,见到金银珠宝后必然会喜不胜收,保证会立刻答应与我大唐求和。只要草原十八部能稳住,关中则可暂保无忧。”

    李建成继续反对道:“父皇,我大唐能有今天着实不易,再也不可冒如此大的风险,还请父皇三思啊。”

    李渊听完斥责道:“太子你也是带过兵的人,你该知道战场之上没人能保证一定取胜?难得秦王和绥国公信心十足,我大唐现在缺的就是信心,不打出我大唐的威望,天下又如何会诚服?”

    说完李渊直接宣布道:“朕已决定,由秦王统兵十万,再领上今日来到的瓦岗旧部,一起出征讨伐洛阳王世充。”

    李渊下旨后,众人一起出来拜着答道:

    “儿臣领命!”

    “末将领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