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三楼雅座

第5章 三楼雅座

以往我和陈亮去外面改善伙食,去的都是一些经济实惠的小餐厅,两盆家常菜就能吃得我们爽翻天。至于徐晓轩带着我进入的这家餐厅,大学这几年来我无数次经过门口,却从没想过有一天我也会走进来消费,因为这里压根就不是我这种穷人来的地方。

    这是一家西餐厅,以牛排之类的食物为主题,标榜着跟我们这种穷人不一样的消费理念。以我和陈亮的这种出生,特别是来自外地的我,一般情况下是没有能力能消费的起。

    可徐晓轩不同,她不仅毫不犹豫的带着我走进餐厅,还直接上了三楼要了一个雅座。雅座靠窗,四周有玄关和玻璃阻挡,很适合安静的享受晚餐,只不过就这种所谓的雅座竟然还有最低消费的限制,这直接打破了我对餐饮文化的认知。

    徐晓轩没在意这些,拉着我直接坐了下来,然后开始主动的点起了菜。

    餐厅里安装着中央空调,凉风吹得我非常的舒服,感情这种地方对我来说真是不一般的奢侈。

    待牛排和菜都上齐后,我突然问着她说:“徐晓轩,你这点的东西该不会都是你平时最爱吃的吧?”

    这是我对她的一个试探,主要是了解一下她到底是为了充场面来接待我,还是她家本来条件就不错。

    徐晓轩听完猛的抬头看着我,很是惊讶的问道:“啊!学长不喜欢这些吗?可是我觉得这些味道都很不错耶。”

    说完她扮着个鬼脸,朝我嘻嘻的吐着舌头说:“不好意思啦学长,我忘了问你喜欢吃什么了。”

    “没关系。”我喝了一口柠檬水,很是随意的回答着说:“跟学长一起倒是无所谓了,我也并不是不喜欢这些菜,主要是以后跟别人一起吃饭你就得留意了,人家可没学长这么随意。”

    “嗯嗯嗯。”故作沉稳的我显得有些啰嗦,徐晓轩听在耳里心思却全在这些菜上,立刻换着话题说:“学长快开动吧,这些菜可好吃了。”

    说完她拿起叉子搅拌着色拉,然后弄了点菜叶子放到我的盘里。

    菜叶子......,就这种廉价的蔬菜,我忽然想起了我母亲在老家的那个菜园子。于是我皱眉问道:“徐晓轩,你以前经常来这种地方吃东西吗?”

    徐晓轩吃着一小块苹果,吧嗒吧嗒的咀嚼着说:“也没有哦,这种地方哪能经常来。今天比较例外,必须要请学长吃顿好吃的。”

    “哦”我挑起一片菜叶,很是无趣的解释道:“就这种菜,我妈菜园里多的是呢,一毛钱一斤。要让我妈知道我在外面吃这么贵的菜叶子,我妈非打死我不可。”

    徐晓轩显然听得很无聊,她皱眉对我说道:“哎呀学长,你这样很没劲的咯。要不,你还是给我讲个故事来听吧。”

    “好吧。”为了陪她多说话,我已经够卖力的了,果然是一开口就遭人嫌弃,其实我自己也觉得这样确实没劲,只是我真不知道该找怎样的话题。

    我认真的想了一下,然后问着她说:“那你要听什么样的故事,是我以前发生的真实事情,还是故事会里的那种?”

    “当然是学长身边的故事了,故事会的才不要听呢,我就喜欢听真实的故事。”她一边吃着牛排,一边盯着我眨巴眨巴的看,眼神中充满了好奇。

    我放下了筷子,喝了一口水后,开始认真的讲述起来:“原本我妈还有个二姐,也就是我的二姨。那时候农村流行父母包办婚姻,我二姨因为喜欢上了村里的一个穷困的农村小伙,弄得我外婆很是恼火。后来外婆就找媒人给我二姨做介绍,找了一个有钱的老男人。那个男的很不规矩,对村里的很多女孩都动手动脚的,所以我二姨特别讨厌他,打死也不肯嫁给他。但是我外婆比较霸道,硬做主给她定了日子,逼迫她按日子出嫁。”

    故事说到一半的时候,徐晓轩一脸不快的斥责道:“你外婆也太不讲理了吧,哪有父母这样对待自己的孩子。”

    我摇头回答道:“那是什么年代,而且又是在农村,怎么能跟现在比。”

    徐晓轩点头说道:“哦,那好吧,你继续说啊,别停下来。”

    我略微叹息了一声,然后悲伤的说道:“哎,谁知我二姨性格倔犟,就在她被迫出嫁的前一晚,她竟然投河自尽了。”

    “啊!”徐晓轩听完惊得放下刀叉,急忙问着我说:“那你外婆怎么没看好她啊,难道没人去救她么?”

    我摇头回答道:“不知道啊,反正等我大舅跑去河里将她捞上来时,我二姨早就没气了,身上也都变得冰凉冰凉的。”

    徐晓轩瞪大着研究惊呼道:“天哪,那你外婆没后悔死啊。”

    我继续说道:“我外婆的性格很坚强,她没怎么表现得难过。后来请了道士来给我二姨做法事,半夜我外婆路过我二姨遗体的时候,突然我二姨伸手紧紧的抓着我外婆,吓得道士们全都跑光了。那只手抓得特别紧,任凭我外婆如何用力都扯不下来,我大舅他们几个人跑过来一起帮忙这才将我二姨的手给掰开,把外婆的手腕都给捏出了一圈瘀青。”

    本以为这个真实的故事很精彩,那知徐晓轩吓得一脸茫然,愣了半天后才评价着说:“这个故事不好听,你再讲一个呗,不要说那些鬼故事,怪吓人的。”

    “哦!”原来她跟其他女孩子一样都怕鬼,我只好搜寻着记忆继续着下一个故事:“那年我高二暑假的时候,……”

    “打住!”徐晓轩很是警惕的样子,跟我再次确认着说:“你先保证这不是第二个吓人的鬼故事,不然我就不听了。”

    我笑着回答道:“放心吧,你都说了不要听鬼故事了,我保证这一次和鬼怪无关,也不吓人。”

    徐晓轩听完这才放心的点头笑道:“嘿嘿,那好吧,学长你继续说呀。”

    想到这件事,我心头有些梗塞,继续用悲伤的口吻讲述道:“念完高二的那个暑假,家里比较穷,因为大哥结婚要准备彩礼,所以家里压根就没钱供我继续念书。我妈很会使脑筋,为了不直接开口让我辍学,她先说了一下家里的状况,然后跟我倒了一肚子的苦水。她也不彻底断掉我读书的念想,跟我来了个约定,只要我能在那个暑假赚足上学的学费,家里就供我学校住宿费和伙食费,让我继续念高三。”

    徐晓轩是个很专心的听众,听到这里她用同情的口吻回答着说:“学长,你好可怜哦。那接下来呢?”

    我叹息着说:“哎,我以为我妈是迫不得已,同时也想看看我是不是真有想要念书的决心,所以才给我定下那么一个约定。虽然那时候我们高中的学费才两百块钱,可是我们农村穷的叮当响,又没有地方打短工赚钱,想要赚满两百块钱几乎不可能。我妈算东西算的非常精准,她算死我一个暑假赚不足两百,所以才故意跟我那么打赌。而我当时没想那么多,还以为赚个两百块钱并不是什么难事。”

    “那你怎么赚钱啊,不是说都没地方打短工嘛。”,徐晓轩听得很入迷,焦急的样子很是可爱。

    我继续讲述道:“在我们乡下短工肯定是没得打了,但是还有一个赚钱的方法,那就是去野外沟渠里捉黄鳝。可是我一直在学校念书,并不善于捉黄鳝,而且就算是我们村里最会捉黄鳝的那个老头,一个暑假他也肯定赚不足两百块钱。所以等到九月开学的时候,我仅仅只赚到六十块钱不到,离两百还差的远。”

    徐晓轩听完,惊讶的说道:“啊,那该怎么办啊。”

    我没理她,继续讲着说:“当时我非常的伤心,因为后来我知道那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我妈分明就是在匡我。但是我这人比较喜欢钻牛角尖,即便是已经开学了,我依旧还在每天努力捉黄鳝。那时候我已经意识到自己上学无望,每天在野外放置完捉黄鳝的笼子后,回家路上都唱着很悲伤的歌,就感觉进入到人生末路一样。”

    说到这里,徐晓轩听得更感动了,嘴里嘀咕着说:“学长,你好可怜哦。那后来呢?”

    我微微一笑,又继续说道:“后来一直坚持到我的同学们都放了国庆节假,而我还只是赚来一百钱,那时候的我彻底心灰意冷。国庆节假期的一天晚上,我突然很伤心,一个人躲在被子里偷偷哭个不停。后来我爸知道了就坐到床边来安慰我,说让我别难过,不念书也一样有出路。他还告诉我,已经替我联系好了南下广东打工的人,我可以和他们南下一起去打工,那样也是不错的选择。我自然不能接受这种安排了,当下就拒绝了我爸。后来我爸爸叹息了好几声,然后又安慰我,说外面有雷声,今晚肯定会下雨,说我明早一定能捉到很多大黄鳝。”

    徐晓轩听得有些迷糊,她皱眉问道:“这下雨为什么就能捉到很多大黄鳝呢?”

    她一个上海本地人,一直生活在城里,自然不知道这些道理。于是我解释着说:“因为我心灰意冷,后面放捉黄鳝的笼子,就随便找地方仍,反正上不了学了,赚不赚着几个钱又有啥意义。那晚我正好将那些笼子丢在比较干涸的沟渠里,一个夏天的干涸,那些沟渠都漏了底,就剩一些小水坑。只要下雨沟里水涨后,饿了一个夏天的黄鳝就会跑出来觅食。”

    “是嘛,那太好了,后来呢后来呢?”,徐晓轩听得很是兴奋。

    我回答着说:“不知道是不是老天也在帮我,那晚还真下了一场暴雨。第二天一早我去取笼子的时候,每个笼子里几乎都装着一两条肥胖的大黄鳝,一天的收获就卖了一百多块钱。”

    “嘿嘿!”徐晓轩听到这里笑得很开心:“那你妈没话说了吧,只能送你去上学咯。”

    我摇头回答道:“当然不是了,都说了我妈是在匡我,看到我赚到了两百多块钱也打死不同意。”

    “啊!”,徐晓轩听完大出意料,很为我鸣不平的说道:“你妈怎么这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