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重回千年前

第1章 重回千年前

无尽的黑暗,仿若宇宙星空初开时的混沌,乱象重重......

    砰!

    一束九彩光芒,不知从何而来。

    却如穿梭了亿万年的时光长河般,突然在脑海中炸开。

    盘坐在地上黑衣少年,身体随之一震,猛地睁开双眸。

    炯炯有神的黑眸,带着几分茫然无措之色,扫视环顾着四周。

    眼中的景象逐渐清晰,两列金檀木桌椅,铺着沉安玉的床榻。

    摆放着古经书的柜橱,灰尘透射进来的日光下飘旋,落在墙壁上的水墨画上.....

    既熟悉又陌生的场景,眼前种种的一切,让林天神色木然一滞,喃喃道。

    “这不是我年少之时吗?”

    “我明明被那荒古斩帝阵击中,元神炸裂,魂飞魄散了啊!”

    “难不成....转世重活了?!”

    前世,林天是震古烁今,冠绝神宇的玄夜神尊!

    自帝落时代以来,是被誉为最有可能冲击神帝之境的绝世天才!

    毕竟,他只用了一千年的时间,就修炼到了神尊境。

    不说万古难一见,但至少在这个纪元中,是没有任何一人,能够与之匹及。

    可惜,本以为借助上古神帝器灵,能安然冲击神帝劫的林天,却被其他五大神尊联手杀上了玄夜神宫。

    那一日,亿万战灵手持旌旗,裂空碎苍,神气破宇,天昏地暗,万重大阵层层开启,将玄夜神宫彻底封死!

    但这对于玄夜神尊来说,根本无所畏惧。

    即便是面对那亿万生灵的围困,面对五大神尊的灭杀。

    林天这最强者依旧有信心逃出去,甚至是反杀五大神尊一二!

    但他没料到,那战斗之力,帝劫之威,竟是将其心灵深处的记忆之锁打碎了。

    年少时,那如寒冰般冰冷的一幕幕,全部重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

    从天才的神坛跌落,一夜间成为众人唾弃的废物。

    秦家来退婚时,嚣张跋扈的身姿....

    家族长老,叔父等人的冷嘲热讽,厌恶阴厉之色.....

    爹娘为了保护他,惨死于秦家之手时的绝望面孔.....

    他浑身是血,最后跳进了悬崖......

    原来,他这个天赋旷古绝今,镇压各大神族天骄,纵横神宇数百载的玄夜神尊。

    并不是孤儿,更不是什么神苍之子!

    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家族,两个平凡的修炼者生下的孩子罢了。

    在那些温暖而阴冷的画面冲击下,林天闭守了数百年的纯元道心。

    顷刻间,土崩瓦解....

    那是一种跨越千年,对爹娘的眷恋和悲恸!

    是一种对家族亲人冷血背叛,对世间众人的冷漠无情而感到心寒的绝望!

    心魔劫乘虚而入,成功的刺进了林天的道心。

    让他堂堂的玄夜神尊,变成了一块砧板上的鱼肉!

    任人宰割!

    如果不是那座小塔,或许他支撑不了片刻的时间。

    就会在那种震荡宇宙,破碎大虚空的攻势下,轰灭成渣!

    “我,真的回来了.....”

    探索了一番体内的情况,以及记忆后。

    林天已是确定下来,自己真的重生到千年前!

    他经历过真正的心魔劫,自然是能够分辨出现实和幻境。

    林天轻吸了一口凉气,眼中的迷茫消散,脑海中的混乱退去。

    随后,伸手一招。

    刷!

    一道青白色的寒光,在林天眼前一闪。

    一座九层小塔,似如青玉雕琢篆刻。

    十二道飞檐扇窗,巧夺天工,晶莹剔透,闪烁着灵光。

    幻影迷形,魔音万千,星图闪烁。

    如若看的时间过长,灵魂都被吸在了里面一般,头昏眼花。

    这小塔颇不一般!

    “这座小塔竟然融入到我元神之中,和我一并重生而来。”

    林天左手摩挲着小塔,叹了口气。

    如果不出他所料,是这座小塔救了他。

    并且,保住他的元神逆时光长流而去,重生归来!

    林天抬眼望向屋外,黑眸淡然如水,粼光微闪。

    “没想到,我修炼千载的道心,竟然都是敌不过那年少时形成的心魔。”

    “不然,即便是那些人围杀我,我又有何惧!”

    不错!

    如果没有那崩裂的记忆之锁,如果没有那异变的心魔.

    掌有九转玄天神帝塔的林天,自当是无视一切!

    可是,这世间没有如果。

    不然,林天早以一个废物的身份死在那悬崖之下。

    而不是成为玄夜神尊,纵横星空苍茫数百载。

    “想必是老师看到了我年少形成的心魔,怕我道心不稳。只是为何他不直接消除我的记忆呢?”

    这一点,是林天最疑惑的。

    前世,林天被追杀跳下悬崖。

    可谁能想到,那悬崖之下,出现了万年难能一见的时空裂缝。

    林天掉落进时空裂缝,来到了神宇,被北冥仙主所救,并拜入其门下。

    在那时,北冥仙主已经是神尊之下无敌的存在。

    消除掉林天的记忆,那简直是易如反掌。

    然而,北冥仙主并没有这么做。

    而是借用天道之力,将林天十八岁之前的记忆封锁起来。

    林天现在不可能去寻问北冥仙主为什么,他老师早在三百年前渡劫失败,神魂肉身俱灭于天道之威中。

    不过,不幸中的万幸,他竟是重生回千年之前的自己!

    命运的齿轮悄然转动,如冥冥注定般,让他重活一世,斩灭掉所有的不甘和遗憾!

    嚓!

    一声轻响。

    一块血红色的玉佩,不经意间,出现在了林天右手之中。

    这块血玉并不完整,中间有一道天然光滑的裂缝,似乎只是一半。

    通体血红的灵玉上,冒出丝丝的冰雾,屋内的温度隐隐有着降低的迹象。

    凝视着手中这半块血玉,林天古井无波的黑眸中,泛起了一丝猩红。

    那个时刻守在其身边的绝世女子,就算是与整个世界为敌,也没有丝毫惧色,更没有离开他半步!

    前世的玄夜神尊,没有给过她什么,更没有许诺过她什么。

    那时的他,只知道在修炼一途上,一味的前行,不停地攀登。

    甚至都没偶尔间回头望一眼路边的风景,好生看看在他身边那个,只对他一人莞尔轻笑的倾世之仙。

    直到最后的围杀,林天才停下了脚步。

    回头望去,却是已晚.....

    终究是他负了她,负了她数百载的空空等待。

    到最后都没来得及,许她一个完美的大婚。

    林天微微闭上了眼睛,眼中的猩红消退,取而代之的是柔和。

    轻轻的握住了手中的那块血玉,就好像握住了她温凉如玉的手心。

    “陌上玲珑血玉凝,来世必定不负君!”

    空灵婉约的声音,犹在耳畔,那是她入轮回前哽咽之语。

    “既然我林玄夜重活这一世,必斩除这年少之时的心魔!”

    “重铸完美道基,以最快的速度,重临九重玄天之绝巅!”

    林天缓缓睁开双眸,站起身来,目光投向远处,湖水波光粼粼。

    “凰冰,等着我,就算上穷碧落下黄泉,踏遍整个宇宙苍茫,轮回岁灭,我也一定会找到你。”

    “我要让我所守护之人,绝不再受丝毫伤害!”

    “而那些杀我,叛我,逆我之人,我要让他们明白,什么是绝望。”

    语气虽淡,但其中蕴藏的威严却如万钧雷霆!

    隐在袖袍中的双手,缓缓握紧。

    原本散漫的气息,俱然收敛,不怒自威。

    幽深淡冷的黑眸,不知不觉间,闪射出了凌厉的锋芒。

    林天微眯着眼,仔细的回忆着自己十八岁之前的一切,似有自嘲。

    “算算时间,半个月前,林家灵脉觉醒仪式就已结束。”

    “我并未觉醒出灵脉,在他们的眼中,应该已经是个‘废物’了。”

    每个修炼者,在十七岁时,都要觉醒体内的灵脉。

    能够觉醒灵脉者,才算是真正的踏入了修炼一途。

    不然,就只是个比凡人强点的普通人罢了。

    前世的林天,十七岁这年,并没有觉醒出灵脉。

    并不是他没有灵脉,而是因为,他的灵脉太过特殊!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林星风的女儿,林子琪,觉醒的是品质极高的灵品灵脉,很快就会受到宗族的册封。”

    灵脉分为数品,依凡品而上,灵品,玄品,天品,圣品.....

    能够觉醒出凡品灵脉,那都是百里挑一,千里挑一。

    就更不用说灵品,这种较之凡品更上一阶的灵。

    整个青阳城,四大家族,只手可数!

    至于玄品,在万山域十八城,甚至是大周皇朝九域,都是凤毛麟角的存在!

    因此,能觉醒出灵品之脉,依然是人中龙凤。

    可以说是,提前拿到了强者的资格!

    林天左手理了下袖口,迈步走出屋外。

    淡淡之声如料峭春风,温和中带着刺骨的寒意。

    “想当初,他们父女两人风光无限,人生好不得意。”

    “羞辱我就算了,还不分场合,无论人多人少时,对爹娘都是冷嘲热讽!”

    想到这,林天眼中若有若无的闪过一丝寒光。

    “为了争夺一家之主的地位,林星风可谓是无所不用其极。”

    “甚至在秦家出手灭林家时,还想着把我推出去做替罪羊!”

    “所谓的血浓于水,骨肉相连,现在于我看来,真是个天大的笑话。”

    当初被众人捧得有多高,那么日后跌落的就只会更惨!

    前世的林天,在世事人情的重击下,只能默默承受,无力还手。

    但这一世的林天,他却是有着足够的资本,亲手将那些心魔之中的人,一一抹去!

    轻吸了一口凉气,林天朝林家内院中走去。

    时隔千年,重生回来。

    林天对这个世界的一切,仍十分陌生。

    他需要,找回微弱的熟悉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