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曾经的羞辱

第2章 曾经的羞辱

自灵脉觉醒仪式结束后,林天已有半个多月没有走出他的木屋。

    行过绿水湖滩,竹林已在身后。

    “咦,那不是林天吗?半个月不见他,精神倒是变好了许多呀~”

    远处走过来三个人,看其服饰,是林家内院的护卫。

    在看到林天后,这三人的眼神不时的飘掠过来。

    声音还不敢太大,小声嘀咕。

    饶是这般,林天依旧能够听见。

    并且,听的清清楚楚。

    “呵,本以为林大天才能觉醒出个玄品灵脉,涨涨咱们林家的脸面。”

    其中一个翘着嘴,环抱双臂,并不怕林天听到似的,冷声道。

    “没想到,只是个废脉,和咱们这些下人一路货色。”

    一旁的人见到林天走向这里,急忙拉了拉他的胳膊,示意小声点。

    “你拉我干什么,怎么了,说话还不让了?林家什么时候还剥夺了我们护卫的人权了?!”

    那个大嘴巴的护卫,不满的冷哼了一句。

    “就算他老子是咱们林家第一强者,也绝对不能庇护一个废物儿子!”

    “再说了,如今林子琪大小姐,觉醒了灵品灵脉,这家主之位还指不定是谁的呢!”

    伸手拉他的护卫,无奈的摇了摇头,小声道。

    “好了,咱们就老老实实的站好岗吧。”

    “林家内部的争斗,咱们这些下人还是少议论的好。”

    四周走动的人,多了起来。

    他们自然而然的闭上了嘴,不再谈论。

    林天经过他们身边,走上桥头,并没有看他们。

    脸上的神色依旧淡若清风,仿若那些话语与他无关。

    曾经的林天,是他们精神寄托,是偶像。

    而如今,这个信仰支柱崩塌了,人设垮了。

    所谓的天才不在,这些拥护他的人自然就会散去,甚至是反攻。

    这便是小人物,他们有他们的活法,何必与他们较真。

    经过庭和桥,林天就看到了一些陌生的面孔。

    两世的记忆融合在一起,名字确实能记得起来几个。

    但,终究有一种遥远而陌生的距离。

    “嘻嘻,这不是林大废物吗?躲了半个月,终于敢出门见人了啊!”

    几个少年嬉笑着走过来,经过林天的身边,挤眉弄眼,不怀好意。

    “嘘,别瞎说,怎么能叫林大废物?小心他老爹把你打的连你老娘都不认识你!”

    有个少年手指放在嘴边,故作害怕的压低了声音,实则嘲讽之意颇浓。

    果不其然,其余之人听后,纷纷大笑了起来。

    半个月前,林天的老爹在听到废物这两个字眼后,大为震怒!

    随后发出消息,警告林家上下。

    日后,如若让他听到有人敢说出这两个字,那就别怪他不留情面!

    林天一点额头,方才恍然大悟,想起这件事。

    没想到,老爹依旧这般强势啊.....

    “走吧,咱们离这个大天才远点,不然,怕是有血光之灾啊!”

    “就是就是,快走,和他待这么一会,我就感到体内五脏六腑都要炸裂了!”

    “妈的,真是倒霉,大早上怎么就碰到了这么一个扫把星,完了,完了,一会练武又要被讲师训了。”

    三五成群的少年,少女,见到林天如避瘟神。

    众人看过来时,眼中的轻蔑和鄙夷没有丝毫的遮掩。

    看着从身边擦肩而过的这些人,林天只是淡漠于世间。

    曾经与他关系极好的,现在唯恐避之不及。

    虽说,林天已经经历过一次这样的场景。

    但,再次感受,除了淡如止水之外,再无其他。

    毕竟,现在的林天,已不是之前那个一腔热血,心思浮躁的少年。

    他的体内,有一个老怪物。

    一路走来,林家弟子,护卫脸上的蔑视,纷至沓来,眼中尽是厌恶戏笑。

    这来来往往的人,如一个个冰冷的雕像。

    林天行走在一个与世隔绝的世界中,冷清,寂静,无声。

    直到,耳边传来一阵吵闹声,林天方才偏头看去。

    东边,是灵源阁,林家给第三代弟子发放修炼资源的地方。

    每个月底,林家弟子都要到这灵源阁中领取他们的修炼资源。

    林天已是忘了这回事,本打算进去看看。

    但转念一想,就打消了要进去的念头。

    “在众人的眼中,我已是废物,修炼资源可不会发放给一个无用之人。”

    “我进去就是自取其辱,徒增笑料罢了。”

    “更何况,这林家发放的修炼资源,对我来说,连塞牙缝都不够,拿与不拿没什么两样。”

    林天摇了摇头,轻叹了口气。

    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虽说体内的灵脉逆天的强大,但需要觉醒灵脉的力量,同样十分庞大!

    正当他要迈步离开时,三五成群的少年,少女从灵源阁中走出来。

    一边嬉笑,一边大声谈论着灵源阁里面发生的事情。

    紧接着,一个熟悉的名字,传进了林天的耳中,脚步随之一停。

    “那林子义倒是义气,林天明明是个废物了,他还死心塌地的维护着林天的名声。”

    “呵呵,义气?我看是傻气还差不多吧!”

    另一个黄毛少年接过话来,不屑地一撇嘴,冷笑道。

    “以往林天威风八面,一人冠绝林家,甚至是青阳城的时候,多少人心生不爽!”

    “现在,墙倒众人推,林天那个窝囊废躲了半个月不出来,林四虎,林环,林辰这几人只能找个林天的跟班来出恶气。”

    “嘿嘿,可怜的林子义,还傻不愣登的和林环,林辰争论!”

    “以他们两个人的尿性,这次怕是不能善了!再加上背后有林四虎撑腰,摆明是就是为了狠狠的踩下林天的威望!”

    “要不咱们再回去看看,说不定还能看到林子义血溅当场的好戏!”

    这几人嬉笑谈论着,丝毫没看到站在一旁的林天。

    林天眉头微皱,重生回来,他的脸色第一次有了变化。

    前世的林天,在沦为废物后,众叛亲离,几乎没有人和他有过言语。

    但事情都有例外,他的身边一直有着两个小家伙陪伴。

    一个是他三叔的女儿,林清儿。

    另一个就是这小胖子,林子义。

    在没有人情味的林家,林子义和林清儿如寒冷世界中的一缕暖光。

    让前世林天那受到创伤的孱弱心灵,得到了一丝温暖。

    他是真的把林子义和林清儿,当成了亲妹妹,亲弟弟来看待!

    患难见真情!

    唯有真的经历过,方才会明白其中的真意!

    上一世,或许林子义也曾受到过这样的欺辱,但他却是不知晓。

    即便是知晓了,那也无力改变,只能任由其发生。

    然而,这一世.....

    林天眼中的黑眸,不经意间,闪射出一缕冰冷的寒光。

    袖袍一挥,双手负于身后,转身迈步进了灵源阁。

    灵源阁的门口,三五成群的少年,少女进出有序。

    这时,他们的眼中映入一个熟悉的人影。

    在见到林天后,有人竟是控制不住的爆了句口粗。

    “我靠!那个废物竟然出现了!”

    很快,其他人回过神来,按耐不住心头的火热,纷纷跑进了灵源阁中。

    “这下有意思了,年度大戏即将上演,这要是不看真是亏大的了!”

    “快走,快走!晚了,可就赶不上精彩部分!”

    在林天踏入灵源阁后,四周围观的众人,脸上先是一惊,随后眼神变得异样。

    “哟呵,真是说曹操到,曹操就到啊!”

    “那可不是,刚说着这家伙不会来救场子,结果人家就出现了?老三,你这脸打得真是啪啪响啊!”

    站在最前面的一伙人,环抱双臂,目光随着林天的走动,投向一旁的蓝衣青年。

    那蓝衣青年脸色阴沉,似乎对于自己刚才失误的判断而恼怒。

    看着林天的背影,恶狠狠地诅咒了一句。

    “妈的,这个废物来了也没用,等着被林环,林辰二人打的跪地求饶吧!”

    一旁的人嘿嘿一笑,高声喊了句。

    “那可不一定,这林天怎说也是个锻体境巅峰,对付林环,林辰还是有点胜算吧!”

    这句话,看似是站在林天这一边,实则却是一句反话。

    站在灵源阁里的众人,心里都清楚的很。

    林环,林辰半个月前,的确是八重锻体境。

    但这二人自从觉醒了凡品灵脉后,修炼如青云直上,一日千里般可怕。

    现在,已是九重锻体境!

    并且,还有凡品灵脉那强大的灵力加持!

    相比之下,林天虽有锻体境巅峰的实力。

    但没有觉醒灵脉,体内的灵力太过薄弱。

    对众人来说,胜负的天平,根本不会往林天这边倾斜。

    锻体境,实则为凡人锻体的一种手段。

    即便是修炼到了顶峰,体内没有灵脉,终究一生为凡人,不可谓之踏上修炼一途。

    凡人与修炼者的分割线,是体内能够觉醒灵脉。

    开了灵脉,便能感应天地灵气,化身为天道灵物,吸纳炼化灵气的速度较之凡人快了不知几何!

    林天曾号称青阳城第一天才。

    六岁炼体,直至十五岁方才到达锻体境巅峰,用时九年之多。

    凡体想要吸收天地灵气,难于上青天!

    然而,林环,林辰二人只是觉醒了最低级的凡品灵脉,便能够在短短半个月的时间,迈上一个小境界!

    由此可见,开灵脉与不开灵脉之间的差距,犹如鸿沟天堑!

    这也是为什么林家上下,对林天嗤之以鼻,讥讽之声连连。

    就是因为林天对于林家来说,没有丝毫的价值。

    甚至.....连一个看门的护卫都不如!

    至少那些护卫,都是凡品灵脉。

    而林天,却是个废脉者。

    那就更不用说,这林环,林辰二人自觉醒灵脉后,已是能够修炼灵法。

    攻击之强,远非一个凡人之体能够相比!

    因此,众人的目光中充斥着讥讽。

    环抱双臂,高高在上,自以为强者般,俯视着林天。

    大厅之中,所有旁观者的嘴角,皆是勾起了一抹诡笑和冷嘲。

    在他们的眼中,这位曾经力压群雄的天才,很快就会以一个卑微的姿态,跪在地上求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