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我要走了

第110章 我要走了

尹阾在医院住了差不多一个月,期间除了景瑶她谁也不见。

    尤其是幕星辰,他在她的眼里看到了对他恨意,这恨意让他的心一路跌落谷底。

    李文弱倒是经常来,给她带些补品过来,每次来都流着眼泪离开。

    尹阾呆呆地站在窗前,这一个月她几乎不说话,人也瘦了一大圈,绝美的脸庞更是清澈柔弱。

    “尹阾,你怎么又起来了,快躺下,别着凉了。”景瑶刚刚从外面进来,又看到她站在窗前发呆,似乎自从她能下床之后,站在这里发呆就成了她的一种习惯。

    尹阾没有回答,顺从地由着景瑶扶着她坐到了床上,帮她盖好被子。

    “景瑶……”

    “嗯。”

    “我想回家。”

    “尹阾,医生说,你还得在医院多住几天,你身体还没好,再等两天吧,过两天我们就回家,不过,说实在的,那个幕家真不是人待的地方,唉……早知道真不该答应你嫁给那个幕星辰。”景瑶连珠炮似的说了一大通,同时把手里的药喂给她嘴里。

    “幕家?呵呵,那不是我的家,我要回西山凹看看,说不定我妈已经回来了。”尹阾轻笑,眼角却分明有泪水流出。

    “想你妈了?”景瑶用纸巾擦干她的泪水。

    “想,好想。”刚刚干净的眼角又被眼泪肆虐占满。

    “我也想我妈了,出来这么久,她一定很想我。”景瑶鼻子也酸酸的,当初为了和封腾在一起,她想也没想就辞掉了老师的工作,决然地给跟着他来到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到现在封腾也没给她一个确切的答案。

    傻吗?她不觉得,只知道能陪着他,每天能看到他,她也会觉得幸福。

    “景瑶,谢谢你。”尹阾握着她的手,这一路要不是有她的陪伴,有她的笑脸,她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度过这么多的哀伤和痛苦。

    “谢什么,你都说了,我们是最好的朋友,一辈子的,呵呵呵。”景瑶用额头抵住她的前额,哭着笑了。

    过一会她说:“好吧,我陪你回去找你妈,我让封腾开车送我们去。”

    不料尹阾却说:“不必了,有你陪我就行。”

    “为什么?”景瑶疑惑地看着她,这段时间她不仅排斥幕家的人,就连封腾她也拒之门外,孩子的意外流产,让她似乎像是变了一个人,把自己的伤心和愧疚锁在心底的某个角落里。

    “别问了。”

    尹山虎没料到这么快又见到了尹阾,上次封腾把他暴打一顿,他到现在还心有余悸。

    在看到尹阾和景瑶的那一刻,他的眼里不由得露出一丝恐惧,看到她们身后并没有其他人才松了口气,脸上又露出狠厉的神色。

    “小野种,你回来干什么?”尹山虎靠在门框上,一条腿却拦在门口中间,这意思很明显,不想让尹阾进屋。

    “你怎么说话的?你……”景瑶生气地指着他鼻子说。

    “算了,景瑶。”尹阾出声制止她,像这种侮辱的话,她已经听了十几年,习惯了,再说她今天来就是来看看她母亲有没有回家,不想和他起冲突。

    “大伯,我妈回来没有?”尹阾压平静地问他。

    “你个扫把星,还关心你妈呢,你不是去当你的少奶奶了吗?还回来找你那没良心的妈干什么?”

    “你……”尹阾气的满脸通红,她可以忍受他对她的侮辱,但是不能容忍他对母亲的谩骂。

    她上前一步,想要从他的身侧跨过去进屋去查看一下。

    没想到尹山虎一把上前推开她。

    “滚,滚的远远的,再回来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尹山虎目露凶光,砰地一声反手把门关上了。

    尹阾被他一推,触不及防一个趔趄。

    “哎……你,你快说,我妈回来没有?”尹阾捶打着房门,急切地询问着。

    然而尹山虎似乎是铁了心不开门,无论尹阾如何求他,屋里一点动静也没有。

    “走吧,尹阾,我看你妈肯定不在屋里,要不然她听到你的声音一定会出来的。”

    尹阾颓废地蹲在地上,她心里其实很清楚,只不过抱着一丝侥幸而已。

    不知道为什么,此刻那个一直做的噩梦却在脑海里无限放大,她的心像是受到某种牵引。

    “景瑶,陪我去坟地看看。”

    “啊?”一听说坟地,景瑶眼里露出害怕,不过在尹阾恳求的眼神下,还是挺了挺胸。

    坟地里静寂无声,荒凉颓废,除了风刮过树林的呜呜声,整个世界哀凄一片。

    “尹阾,这就是当年活埋你的地方?”景瑶看着眼前刻着“爱妻尹阾之墓”的墓碑说。

    “是的,现在想想,那时候死了倒一了百了了,不用再经历这么多的痛苦。”尹阾蹲下来,抚摸着眼前的墓碑,往事历历在目,那个夜晚曾是她多年的噩梦,如今想来,老天爷还是觉得她所受的苦难还不够多,才把她送了回来。

    “对了,尹阾,我听封腾说,这里面有一具尸骨,这就奇怪了,你好好的活着,里面的尸骨是谁的?”景瑶诧异地询问她。

    “我也不知道,也许……”尹阾不敢说出心里那个可怕的猜想,新月般的眼眸却被悲伤填满。

    “也许什么?”

    “没什么?我瞎想的。”不知道为什么,站在这里,她的心却逐渐宁静,透过墓碑,仿佛看到母亲慈爱的笑脸,眼泪不争气地滴落下来。

    “妈,我要走了,这里不属于我,算命的没有说错,我注定是要一个人生活,一个人孤独到老。”尹阾在心里默默地说,心里凄凉无比。

    远处传来汽车的喇叭声,尹阾回头,一辆黑色的豪华轿车正朝这里开来,车门打开,幕星辰俊朗的身姿快速朝这边跑来,小星紧跟在他后面。

    尹阾朝景瑶投去一个责怪的眼神,景瑶瘪瘪嘴,原来出门之前,她偷偷留了一张纸条放在桌上,本以为是让封腾看到,不知怎么幕星辰会先过来。

    “算了,反正也要走,就当告别好了。”看着远处急奔过来的俊逸身影,尹阾的心却生出万般不舍,眼神牢牢地锁住他,也许以后,她将再见不到这个她又爱又恨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