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下葬

第2章 下葬

第二章下葬

    “尹阾,我的爱,今生我们无缘,就让它陪你到另一个世界,就像我一直陪在你身边。”再次的吻了吻她的手,幕星辰准备离开这里。

    “少爷,你快点,他们快到了。”小星在外面着急的叫他。

    幕星辰脚步沉重的从灵棚里往外走,小星一把拉着他就要往村外他们停车子的地方跑去。

    “站住。”糟了,还是被发现了,小星硬着头皮回过身。

    尹阾的妈妈挣脱旁边两个妇人的搀扶,怒气冲冲的站到幕星辰的面前。

    “你害死了我的阾儿还不够吗?你还想怎么样,就不能让她安安心心的走吗?”

    “啪”的一声,幕星辰英俊的右脸上多了五个明显的手指印。

    “你干什么?怎么可以打大少爷。”小星赶紧拦在幕星辰的身前。

    尹阾妈妈似乎是找到了发泄悲痛的地方,女儿的死带走了她全部的希望,使得她在一夜之间苍老了十几岁。

    对着幕星辰又踢又打,声嘶力竭的控诉着心里的怨恨,眼中透出的悲痛让旁人看了都要潸然泪下。

    “你这个刽子手,我的阾儿要不是遇到你,她现在还好好的在读大学,怎么会不明不白的就这么死了?你赔我女儿。”

    幕星辰一动不动,任由她张牙舞爪的撕打着自己,或许这样她心里会觉得好受些。

    哭累了,一屁股跌坐在幕星辰的脚边。

    幕星辰动了动有些僵硬的腿,慢慢的蹲下来,他的右脸已经肿了起来,眼睛里的泪水却从不曾干过。

    “阿姨,对不起,是我的错,是我没有保护好尹阾,您如果觉得打我可以让您心里好受些,您就狠狠的打吧。”

    “不可以,少爷,你已经受伤了,夫人看到了要心疼的。”小星急忙挡在他的面前,然后一脸恳求的看着尹阾妈妈说:“阿姨,您要打就打我吧,别打我家少爷了,他已经够苦的,从昨天到今天,他水米未尽,我看着都不忍心。”

    尹阾的妈妈挣扎着站了起来,恨恨的看着他们说:“你们都给我滚,滚的远远的,我的阾儿不想再看到你们。”

    酿酿跄跄的往灵棚而去,眼神涣散,嘴里念叨着:“阾儿,你走了,我也没什么好留恋的,妈妈这就来陪你。”一头往尹阾的棺木撞去。

    旁边的两个妇人拼命的拉着她不让她伤害自己。

    “走吧,大少爷。”小星扶着他。

    幕星辰深深的吐出一口气,任由小星拉着坐到了汽车里面。

    身后还传来尹阾母亲撕心裂肺的痛哭声。

    幕星辰觉得她每一声的哭泣,都像是一把重锤一样击打在他的心口处,直到把他击的遍体鳞伤。

    第二天就是尹阾下葬的日子,老天似乎也感受到了幕星辰的悲伤,一大早就下起了绵绵的细雨。

    天空乌云密布,夹杂着轰轰的雷声,眼看着一场漂泊大雨就要来临。

    幕星辰一大早就到了西山凹村子的路口,他不敢靠近村子,他已经害死了尹阾,不能再去伤害她的家人了。

    这条路是尹阾下葬的必经之路,坐在车子里,听到村里隐隐传来的哀乐声,幕星辰的眼泪又流了下来。

    “尹阾,你就要去另一个世界了,那里一定是天堂,你在那里会生活的很好,不会再有人欺负你,来生,一定记得来找我。”

    幕星辰默默的在心里为尹阾祈祷。

    一阵鞭炮声过后,尹阾的棺木被八仙抬着从村子里出来了,后面跟着长长的送葬队伍。

    天空已经昏暗下来,一道霹雳过后,大雨冲破黑暗的云层泼洒在人们的头顶。

    送葬的人们急忙的穿起来雨衣,尹阾的棺木也被披上了一块大大的油布。

    雨越来越大,放眼望去,白茫茫的一片,大家已经看不清前面的路了。

    “这个鬼天气。”

    送葬的队伍里已经有人在抱怨了,有些人看到下这么大的雨,偷偷的溜了回去。

    一时间,送葬的人就少了一大半,哀乐声也停止了,留下来的人默默的跟在尹阾的棺木后面往后山的坟地走去。

    由于下雨路滑,一个不小心,抬棺木的八仙中有个上了年纪的脚下打滑,棺木甩向了一旁,其他的几个也失去了平衡。

    只见失去平衡的棺木猛地朝一块大石头上撞去,“咔嚓”一声。

    众人发出一连串惊呼声,谁也没有听到刚刚棺木发出的声音。

    调整好棺木,抬着她继续往坟地而去。

    这次八仙的脚步放的更慢,一路上有惊无险的终于到了目的地。

    卸下棺木,众人才松了口气,此时天空乌云密布,天上像是决了一个大口子似的往地上倒着雨水。

    草草的参拜了一番,尹阾的棺木就被下到了挖好的墓坑里。

    按照乡俗,棺木下葬之后需要用水泥在上面抹上一层,做成一个房子的样式,寓意死了的人在另一个世界也有自己的住所。

    但是由于今天的雨实在是太大,别说做房子了,就是水泥一倒出来,很快就被冲走了。

    实在没办法,负责给尹阾做墓房子的师傅把她继父尹山虎叫到一旁说:“山虎啊,你看雨这么大,今天阾丫头的墓是搞不好了,要不等明天雨停了,咱们再来为她好好搭建吧,我想,阾丫头一向善良,不会怪罪我们的,你看呢?”

    尹山虎抹了把脸上的雨水,看了看天色,这雨一时半会是停不了了,棺木也不能长时间的暴露在墓坑里。

    心里一狠说:“大伙儿听我说,我们先把土回填回去,遮住棺木,让我家阾儿入土为安,咱们明天再来好好为她修建墓屋。”

    大伙的衣服早就被雨淋透了,又湿又冷,要不是顾着乡里乡亲的情分,早跑回家躲被窝去了,当下听到他发话,不再耽搁,草草的往尹阾的棺木上铲了几铲土,盖住了就算完事。

    做完这一切,众人迫不及待的往山下走去,一时间,嘈杂的坟地安静了下来,只听得到雨滴洒在地上的噼啪声和天上隆隆的打雷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