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男友他哥暗恋我3

听说男友他哥暗恋我3

谢何还没走到周亦哲跟前,就被人撞了一下,酒水不小心泼到了对方身上,他连忙不停的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撞他的人是个模样轻浮的青年,看向谢何的眼神透着淫-邪的光芒,与此同时另外一个年轻人也过来挡住了谢何的后路,用身体抵住了谢何的肩膀,冷笑:“你知道丁哥的衣服有多贵吗?一句对不起就算了?”

    谢何心里好笑,这两个人从一进来看他的目光就邪恶的肆无忌惮,色-欲熏心就差写在脸上了,这种纨绔子弟谢何见的多了,最是无法无天,什么都做得出来,他在这里转了这么久,早就等着他们过来招惹自己,这不,一有机会就上了……谢何胸有成竹,脸上却露出焦急害怕的表情,低声道:“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看着谢何黑色的眸子中闪过的慌张无措,两人只觉得口干舌燥,恨不得现在就把人给办了。他们也不是第一次干这种强取豪夺的事了,很有经验,互相对视一眼,撞人的青年一副宽宏大量的样子道:“算了,你也不是故意的……阿健,别为难他了。”

    阿健笑了:“丁哥你就是这么好心……”他一把搂住谢何的肩膀,将自己手上的酒杯递到谢何的唇边:“我们今天也不欺负你,不过既然道歉的话,得有诚心才行对吧?你喝了这杯酒,我们就算是揭过了,怎么样?”

    谢何露出为难的表情,那杯酒一看度数就很高。

    丁哥见状脸色就冷了下来,阴测测的道:“怎么,一杯酒都不肯喝?那你还是赔衣服好了,也不贵,才两万多。”

    谢何脸上露出挣扎的神色,像是一只被逼急的小兽。丁哥和阿健看的心痒痒,如果不是这里人多眼杂,就想直接把这杯酒给他灌下去。

    好半晌,谢何终于慢慢的伸出手,咬牙将那杯酒一饮而尽,顿时咳嗽了好半天,脸上浮现淡淡的红晕,“对不起,请你们原谅我。”

    丁哥眼中露出喜色,笑:“算了,你走吧。”

    阿健松开了搂着谢何的手,两个人好像若无其事的一样走开了。

    谢何匆忙走到角落里,没一会儿,就觉得酒意上涌,头脑也晕乎乎的,踉跄着步子走了出去。

    【谢何:给我保持头脑清醒。】

    【444:是!】

    谢何觉得脑袋中一股清流流过,眼前的迷雾也好像被拨开了,这种小把戏怎么可能糊弄的了他,赵清是个滴酒不沾的天真孩子,他可不是。那阿健早就在酒里下了药,就等着自己出来出手呢,这一幕当时也落入了周亦哲的眼里,赵清虽然不认识周亦哲,周亦哲肯定是认识赵清的,就算赵清在他眼里和路人差不多,但在他的眼皮底子下出了这种事,哪怕出于维护家族尊严也肯定不会坐视弟弟的爱人被这种垃圾糟蹋的,八成会出来管这个闲事。

    【444:需要我为您解除药效吗?】

    【谢何:不,给我兑换高级chun药,用在我身上,然后闭嘴。】

    【444:Σ( °△°|||)︴是。高级chun药价值200经验值,使用完毕!】宿主大大这是怎么了!系统出品的高级chun药很凶残啊!难道他看错了,宿主大大其实有着一颗做受的心吗?但是刚刚经过调-教的他不敢多嘴,只能乖乖照做。

    阿健给谢何下的只是普通的迷药和催qing药,这种药其实是情-趣用品,并不厉害,周亦哲就算出手救了他顶多帮他冲个凉就解决了,可不会亲自上阵给他解毒。但高级chun药就不一样了,效果更明显……周亦哲可别想这么容易脱身。

    赵清毕竟是周亦安的爱人,以周亦哲的性子来说,是绝对不屑于对赵清出手的,谢何不得不动用这种简单粗暴的手段,既能取得突破性进展,又能很快地刷好感度,这是他经过权衡之后才决定的最佳方案。但……其实他心里也有点不自在,虽然自认为没什么节操,但主动作受还是第一次,以他高傲的性格怎么可能和444解释的那么清楚呢?

    药效来的凶猛又快,谢何头脑清醒,更是清晰的感受到身体的变化,双腿虚软,他只有撑着墙才能站住。正在勉强往前挪动的时候,丁明和阿健刚好从大厅里走出来,他们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果然一出来就看到自己的猎物药效发作,顿时眼神发亮的围了过去,一左一右将谢何夹在中间。

    谢何黑眸上蒙着一层淡淡的水雾,用迷茫的眼神看着两人:“你们……怎么……”

    丁明被谢何看的下腹一紧,本以为只是个还不错的货色,没想到被催出情-欲之后,竟然是这样的尤物!他摸了摸谢何的脸蛋,笑的邪恶:“我看你好像不舒服,哥陪你去休息一下。”

    阿健吞了吞口水,热气吐在他的耳边:“哥哥们一定会让你很舒服的。”

    谢何迷茫的双眼中渐渐浮现出一丝惊恐,他就是再迟钝也意识到这是怎么回事了,眼中闪过一丝清明,用尽力气推开了两个人:“你们走开!”转身就往外逃,结果没走两步就摔倒在地上。

    丁明和阿健早知道会是这种结果,不疾不徐的围拢过来,分别抓住谢何的两边肩膀,强行把他往旁边早已订好的房间里拖。

    谢何一路挣扎,但是无济于事。

    眼看就要被拖了进去,大门即将关闭,谢何眼中露出绝望的神色,就在这时候,周亦哲的身影出现在远处,这时候他已经看不清人了,不过不放过一切的自救本能让他用尽力气叫了出来,“救命!”他的声音很微弱,但足够周亦哲听到了。

    周亦哲冷锐的目光看过来,大步迈开往这边走。

    丁明看到周亦哲,觉得心口一凉,腿脚发抖,他只是一个不成器的纨绔,而周亦哲却是和他们父亲平起平坐的,在周亦哲面前他本能的就觉得低人一等,此刻做这种事被发现,心里发恘的很。

    “周,周总您好……”丁明尴尬的笑。

    阿健的表现就更不如了,他家里的情况还不如丁明呢,否则为什么他是做跟班的。

    谢何才不管来的是谁,拼命的挣扎着,“救……”说了一个字就被阿健捂住了嘴,“呜呜……”

    周亦哲淡漠的目光从谢何的身上掠过,冷冷的看着阿健,“放开他。”

    “这……这个……”阿健不知所措,看向丁明。

    丁明虽然有点怕周亦哲,但也只是觉得尴尬,周亦哲出手管他的事就有点没道理了,又不是他爸,勉强笑道:“周总,我们这是和他闹着玩呢。”虽然姿态很低,却没有要放手的意思,他也没想到谢何对自己的吸引力居然这么大,要是个一般货色,这时候肯定给周亦哲的面子算了,但现在还真有点舍不得。

    周亦哲这才正视他,视线带着一丝冷意,又有着一丝戏谑,缓缓道:“本来不知者不罪,不想追究你们的,但是现在……动了我的人,你们应该给个说法吧。”

    “什么?!”丁明和阿健大惊失色,脸色一片苍白,这是周亦哲的人?周亦哲的人会去做服务生?坑死他们了!巨大的惊恐下理智终于压过了色-欲。

    这回不等周亦哲开口,阿健一下子就松开了谢何,吓的往后退了一步,“我,我不知道……”

    丁明的脸色也难看极了,本来这件事周亦哲是没资格管的,但如果这是周亦哲的人,那就完全不一样了,恐怕他父亲都要收拾他。“这个……我们……确实不知情。对不起对不起……”

    周亦哲的嘴角微不可见的撇了一下,淡淡道:“我现在要带他走了,这件事,还是请丁总来和我解释吧。”

    丁明面如死灰,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周亦哲带走谢何。

    谢何已经走不动路,整个人都贴在周亦哲的身上,他觉得浑身燥热的难受,想要更靠近这个男人一点,汲取他身上的凉意。

    周亦哲冷冷看着谢何,丝毫不温柔的把他扯下来丢到了酒店的床上。这就是他弟弟喜欢的那个家伙,简直是个白痴,别人随便递过来的酒也敢喝。丁家那个小子一向玩的过分,今天要不是他跟了出来,明天赵清醒来肯定想死。

    谢何失去了凉意,神智越发不清,开始伸手扯自己的衣服,露出若隐若现的脖颈,白皙的皮肤上一层淡淡的粉红色,散发着诱人的光泽。睫毛低垂,泪珠挂在上面,要落未落,喉咙里溢出轻轻的低吟,落入耳中,让人的心里荡起丝丝涟漪。

    周亦哲眼神变了一下,该死,他竟然有反应了。

    谢何迷迷糊糊的看着眼前的人,他现在很想有人来拥抱他抚慰他,不想放过一点点慰藉,本能驱使着他慢慢向着周亦哲爬了过去,但是周亦哲却转身就走了,谢何眼中露出绝望的神色,低低的哼着……他觉得自己快要烧坏了。

    时间是如此的难熬,过了一会儿,忽然一盆冷水兜头泼下来,让谢何一个激灵。

    周亦哲刚才出去打电话去了,结果联系不上周亦安,只好接了盆冷水回来,到底还是没能这样扔下谢何不管。

    这盆冷水似乎让谢何终于清醒了一点,眼中渐渐恢复了一丝理智,他看着面前的陌生男人,被情-欲染红的脸上浮现一丝倔强不屈的神色,复杂而诱人,他沙哑着声音:“谢谢你救了我,你,你走吧……”

    这句话似乎用尽了他的力气,说完后陡然蜷缩起身子,微微的颤抖着,冷水顺着他的脸颊流下来,衣服都湿透了,黏在身上,显露出优美的曲线,如同被从水里捞起来的美人鱼。

    周亦哲觉得自己仁至义尽,强行收拢心神准备离开,但是出门的时候却鬼使神差的回头看了一眼,这一看就挪不动脚步了。

    ………………

    周亦哲不由自主的走了回去,伸手轻轻碰了一下谢何的额头,这一碰才发觉烫的厉害,淡漠的双眼中闪过一丝担忧,伸手抱起谢何,抚开他额前的碎发,声音不由得低柔了些:“你还行吗?要不我还是送你去医院吧。”

    “不……”谢何别过头,“我没事……”

    “你看起来不太好。”周亦哲抱着青年,安抚般的抚过他的背脊。怀中的身躯轻轻颤抖着,似乎要将某种悸动带入他的心里,他忽然一点都不想放下。

    谢何倔强的眸子看向他,里面压抑着深深的渴望,“你,走。”

    他嘴里眼里拒绝着,但是身躯却不受控制的向周亦哲靠近,死死攥着他衣领的手指节泛白。

    他身体的每一分每一寸都在诉说着:很想要,很想要,但是——不能。

    周亦哲凝视青年的面容,视线落在他一张一合的红润双唇上移不开,忽然很想试试是什么味道,一定是甘甜的……他喉结耸动了一下,脑中最后一根弦似乎终于崩断了,低头吻了上去。

    …………………………

    周亦哲看了一眼床上的青年,苦恼的揉了揉眉心。青年的身上到处都是欢-爱后的痕迹,此刻深深的睡过去,一无所知的面容上,眉目舒展开来,别样的恬静美好。但周亦哲知道这是假象,等他醒过来,自己就看不到这样恬静美好的一幕了。

    他叹了口气,自己怎么也失去理智了?也不记得最后做了多少次,才把人弄成这个样子。

    如果是别的任何人也就罢了,偏偏这个人是他那死心眼弟弟的爱人。虽然看不上宋如怡那个贪得无厌的女人,但对于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周亦哲其实是不讨厌的,虽然越长大越不可爱,但小时候还会巴巴的跟在他后面呢……为人不坏,对他也算尊重。

    如今自己却睡了赵清,饶是周亦哲也觉得有点尴尬。

    更尴尬的是,他回味起昨晚的一切,赵清那诱人的呻-吟,动人的身躯,在他身下迷茫的哭泣的表情,天真羞涩的面容在药物的催动下露出淫-糜的表情……还有深处炙热美妙的味道……他到现在居然也不后悔。

    周亦哲意识到,这是个很危险的念头。

    突兀响起的手机铃声打断了周亦哲的沉思,他一看,是周亦安回的电话,眉头蹙的更紧了。

    昨天他打电话的时候是很希望周亦安能接到的,但是现在……手机铃声执着的响着,周亦哲不想吵醒赵清,捏着手机走到了门外。

    “喂。”

    “哥,你昨天找我有事吗?”周亦安的声音有点疲惫,“昨天我在画廊,手机没有带。”

    周亦哲捏着手机,半晌,用轻松的语气道:“没什么,打错了。”

    “哦,那我不打扰你了。”周亦安匆忙挂了电话,昨晚赵清一夜未归,他很是担心。赵清从来不是那种夜不归宿的人,而且不是约好晚上有话要说的吗?

    周亦哲回到酒店,就听到地上的西裤口袋里,赵清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拿出来一看,果然又是周亦安的电话,毫不犹豫的掐断了并且顺便开了静音。

    【444:宿主大大您醒了吧?】

    【谢何:嗯。】

    【444:宿主大大你好厉害,一晚上就刷了35的好感度,现在周亦哲对您的好感度为35!】

    【谢何:意料之中。】

    【444:噫噫噫?】

    【谢何:99%的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睡的爽了会有好感很正常,他又没爱上我,才35点好感度,周亦哲已经算是意志力不错的了。】

    【444恍然大悟状:哦……那还有1%呢?】

    【谢何:下半身不能用的男人。】

    【444:那个……他是爽到了,但是您呢……QAQ】嘤嘤嘤宿主大大牺牲好大。

    【谢何:我只有一点不爽。】

    【444:啥?】

    【谢何:第一次在下面就遇上这样器大活好的,以后恐怕很难满足啊:)】

    【444:………………】

    【谢何意犹未尽的感慨了一句:周亦哲颇有我当年雄风,我喜欢。】

    【444:………………】

    【444:那现在您打算怎么做……?】

    【谢何:趁热打铁。也就第一次的好感度这样容易刷了,这样好的机会当然不能放过。】

    谢何慢慢的睁开眼睛,他似乎还有点不清楚自己的状况,小鹿般的眼睛湿漉漉的。

    他动了动,觉得浑身酸痛,疼痛让他的意识渐渐回到脑海,慢慢的眼神变的惊恐,他转头看向床边坐着的陌生男人,脸色血色褪去,一片苍白。

    “你醒了。”周亦哲仔细观察着青年的表情,那柔弱无助的样子让他心底软了一下,到底是自己不对。他伸出手,就想摸摸青年的脑袋,但是被躲开了……

    谢何仓皇的侧过头,眼中的迷茫惊恐散去,用警惕的眼神盯着周亦哲,像刺猬一样竖起浑身的刺,好像他是洪水猛兽似得。

    周亦哲眉梢一挑,没想到青年还有如此有韧性的一面,比他预料的要坚强的多呢。

    “这就是你对待救命恩人的态度吗?”周亦哲轻声一笑,眼神意味深长。

    【444:叮,目标好感度 5】

    谢何咬着下唇,他想起来了,昨晚给他下药的另有其人,后来突然有人出现救了他……再然后,好像是自己主动缠着别人?被泼了冷水都不放弃?他努力回忆着,脸上羞愤、难堪各种表情变幻,十分复杂。

    周亦哲也不急,等着谢何慢慢想。

    最后谢何不得不承认,周亦哲说的没错,周亦哲确实是他的救命恩人,他本来是应该感谢他的,可是想想后面发生的事,这句谢谢怎么也说不出口,狼狈的挪开视线。

    青年的心思几乎全部写在脸上,周亦哲忽然就有了想要逗一逗青年的念头,想要在他脸上看到更多更丰富的表情……这种冲动在他而言是很少见的。

    “我不但为你得罪了人,还浪费了体力和时间,没想到救的是这样的白眼狼。”周亦哲语气冷淡,“也罢,就当昨晚什么也没发生吧。”

    谢何愤怒的抬头,什么叫做浪费了时间和体力!谁要你浪费时间和体力了!但是他对上周亦哲那平静的视线,那淡淡的不屑像是对他无声的嘲讽,而自己昨晚的行为则如同在他脸上扇了一个重重的耳光,火辣辣的。许久,谢何低下了头,几乎是从齿缝里,挤出艰涩的声音,“谢谢你。”

    真是耿直的让人更想欺负啊,周亦哲唇边露出笑,他弟弟倒是挺有眼光的,能淘出这样一个宝贝,他都有点嫉妒了呢。

    想起弟弟,周亦哲唇边的笑容又消失了。

    今天说到底是个错误。

    “这间房我开了一个星期,你可以安心的住下,等好些了再回去。”周亦哲道,他考虑的很仔细,如果让赵清就这样回去,周亦安一定会发狂的。

    “我不用!”谢何面对周亦哲的情绪是很复杂的,他知道这个男人救了自己,但又不能忍受他对自己做的事,而且心中还有对周亦安浓浓的愧疚和负罪感,时刻煎熬着他的内心。

    “我对你没有任何意思,这样做只是出于好人做到底的想法,你现在情绪也不稳定,最好等冷静下来之后再做决定。”周亦哲说完就站起身来,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做,而且只要他还在这儿,谢何就没有办法好好休息。

    谢何咬着唇没有说话。

    周亦哲走到门口,好像突然想起什么似得,回头凝视谢何:“你不想知道我的名字吗?”

    谢何毫不犹豫的扭过头,语气冷淡,“不想。”

    【444:叮,目标好感度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