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好看的哑巴?

一个好看的哑巴?

曼希雅被对方这个异常清晰的眼神吓懵了,本来光线很暗,她不可能看得如此清楚,可是她却清清楚楚地感觉到,对方投给她的警告。

    那淡蓝色的眼珠子里一闪而过的凌厉,即便是在如此昏暗的光线下,依然清晰的投射进她的眼眸。令她心慌不已,无力动弹。

    真可怕!

    这是曼希雅回过神后的第一感觉,她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与那人拉开距离,什么友好相处,现在想也别想。

    都怪她,那莽撞的一脚,对方肯定会记仇的,这么艰难的环境,再加上如此难处的伙伴,这日子彻底没法过了。

    曼希雅缩在角落,时不时瞄一眼那人,刚才太过惊慌,没有发现对方长了一头极其耀眼的金色长发,长度及肩,虽看不清那人的五官,但曼希雅猜想对方长得一定不赖。

    没准是个大美女。

    不要问为什么,她看惯了文森的那张脸,现在已经练得一副一眼便能甄别美丑的好本事,所以不会错的。

    许是她的目光太过炙热,对方将头转了过来,淡淡地扫了她一眼后又转了过去,曼希雅被这稍纵即逝的一眼看得心蹦蹦直跳,这次没有警告的意味,她却能透过黑暗捕捉到那双蓝眼睛里所绽放的异彩。

    她想她一定是疯了。

    就在曼希雅拼命安抚她那颗不停狂跳的心脏时,门再次被打了开来。

    狭窄的空间里一下子进来了三个人,随之而来的是久违的光明。

    其中一个男的将手里的灯盏挂在墙上,那是一种充电式的便捷手提灯。在灯光下,曼希雅顺着眼前的皮靴一路向上,发现三人中站在最前面的那个男的,正笔直的停在她的面前。

    对方那好似被海风吹过的目光直直地打在她身上,隐隐发凉。

    “曼希雅小姐?”那人声音低沉,像是被红酒泡过令人微醺,询问的语气别有一番韵味。

    曼希雅仰仰头,回道“正是。”

    她不相信对方不知道她是谁,之所以这么问,是有其它的话要说吧。

    果不其然,只听对方接着道,“想必你已经猜到了我们为什么要将你请来,如果接下来曼希雅小姐愿意与我们配合,我保证一定会好好招待你。”鹰一般的眼睛扫视一周后,继续说道:

    “不如换一个更好的环境,如何?”

    这时候的曼希雅根本不需与对方讨价还价,对方能作出此番让步,她只要受着便好,没理由拒绝,不是吗。

    于是她想也没想给了对方一个回复。

    然而在看见对方投给她一个‘你太不识时务’的眼神时,她猛然意识到她的口不对心。她要说的是‘好’啊,怎么就成了‘不用’呢?

    对方并未给她反悔的余地,三人离开后门再次被哐当一声锁上了。

    真是中邪了,曼希雅气得直挠头,真恨不能时光倒流,谁要在这个破仓库待啊。真是人倒霉,说话都不顺溜。

    突然,曼希雅猛地抬头朝墙壁上望去,灯盏还留着,似是想到了什么,又猛地转头,这是她已经震惊得说不出话来了。

    她盯眼前人,“你,他,他们,你”她一手指着门的方向,一手指着眼前人,胡乱地比划着,嘴里的话怎么都吐不清楚。

    其实她想问,你刚才去哪了?不是,是躲哪了?这人刚才应该在的,可是她没注意到也就算了,可是那三人难道也没注意到吗?还是说这人的存在感太低了,这不科学啊,这么小一地儿,他能躲哪儿去。

    还有眼前这人竟然是个男的!

    要不是看到对方一马平川的前胸,她会一直以为对方是女的。

    现在如此清清楚楚,光明正大地看着对方,曼希雅竟有一种难以呼吸的错觉,那感觉就好比她怎么也学不会游泳,文森还一直逼她在水里学憋气,可是她一秒都坚持不了,恨不能立刻冲上水面大吸一口气。

    直到对方挪开对视的目光,曼希雅才感觉到呼吸又通畅起来,她越发后悔刚才错过的机会,要是文森知道她和一个陌生的男子共处一室,他指不定又要用什么非人的方法来惩罚她。

    对,一定不能告诉他。

    打定主意的曼希雅,默默地为自己的机智点了个赞。

    而此时毫不知情的文森正在海上行驶的另一艘轮船上,翻看着密密麻麻的资料。

    “呐,这是最近的渔船失踪案报告。”琳达将手里整理好的资料,递给旁边的人。

    文森抬头将资料一手接过,翻开阅读后,眉头越皱越紧,“去查查这些渔船失踪的精确坐标。”很快看出问题的文森立刻吩咐道。

    琳达经对方一提,好像也看出了问题,当下打开面前的网页,一阵快速的敲打后,电脑屏幕上很快显示出几组相关联的数据。

    “文森,你看,”琳达好似发现了什么,立刻将身旁的人喊过来,指着屏幕上用红线圈出的几个点,“这里,这里,还有这里都距离毛斯利湾海域不过一公里,将这些点连接起来会有一个惊人的发现,他们将这片海域的外围围成了一个圈,而这个圈好似是这片海域的边界线,那些接连失踪的渔船就是在这圈边界线的附近最终不见了踪影,这真是太巧合了。”琳达盯着屏幕,有些不敢置信。

    文森扫了一眼数据后,“将数值再给我精确点。”

    琳达望了他一眼后,立刻敲打起来,不一会一组崭新的数据跃上屏幕。

    “这里,放大。”文森指着屏幕上的一点,“这是最近一次渔船失踪的地方,你把这个地方近一个月内的气象报告整理出来,包括洋流的流向,气压变化等等,任何可能与事故有关的因素都考虑在内,我需要更全面的资料。”

    再次被对方如此认真的模样电了一下,琳达立刻回道

    “没问题。”

    “嗨,伙计们,准备用餐了。”半小时候后,鲍伯拉开船舱内的实验室大门,一脸有惊喜要给他们的模样。

    “猜猜看我们今晚的大餐是什么?”

    琳达正在做收尾工作,见对方兴致勃勃的模样,好心情的问了一句,

    “是什么?难道是大白鲨?”

    鲍伯笑了笑,对琳达的玩笑不置可否,只见他将问题投给了还在仪器前摆弄的文森。

    “嘿,哥们,你猜猜,你一定能猜到。”其实他想文森猜不到。

    文森头也没抬,“虾!”

    鲍伯先是一愣,随后大笑,“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有人最喜欢吃虾,想不知道都难。”文森冷冷的丢下一句,径自走了出去,琳达见此立刻跟在身后,只剩下被一句话噎了个半死的鲍伯还站在那里,无奈地摇了摇头后也立刻跑上去,三人一起往餐厅方向走去。

    又到了吃晚餐的时候,曼希雅估摸着这个时候送饭的应该快要来了,果不其然,外面的门被打开了。

    这次送饭的是两个人,一个是有些矮胖的黑人,另一个是相对比较高瘦的白人,白人的颧骨很凸出,一眼扫去异常显眼。

    见曼希雅朝他看了过来,白人放碗的手微微顿了一下,随后,抬头冲她回了一个坏笑,神情轻佻。

    曼希雅以前被文森保护的太好,不曾见过这样的眼神,可直觉告诉她那人不怀好意。

    两人放下食物后便朝外走,只是那个白人末了还回头望了曼希雅一眼,在碰到曼希雅的目光时,他作了一个极其恶心的动作:伸出舌头舔了一圈自己的嘴唇。

    曼希雅一想到那人最后的眼神和动作,顿时恶心的连吃饭的胃口都没有,可是如果不吃饭她能支撑到文森来接她吗?

    “哎~”叹了口闷气,还是乖乖地拿起面包啃咬起来。只是吃了两口又吐了出来,这么难吃,要怎么忍受?

    她已经连着吃了好几天的面包和氺了,敢不敢有点人性,给她送一些熟食过来?再这样下去她连吐槽的力气都没有,真想念新来的小保姆安妮熬的小米粥,糯糯的,暖暖的,这才是人吃的啊。

    瞬间无比烦躁,干脆不吃。曼希雅甩手扔掉面包,转身时,猛地发现那人正盯着她,一双海蓝色的眼睛就像深海里的明珠,璀璨却不刺眼。

    “你干什么看着我?”被对方看得有些发毛,曼希雅故作凶狠道。

    那人好似没听懂她的话,依旧一眨不眨地望着她。无比执着的摸样好似在说:我就要看,你能拿我怎样。

    曼希雅瞬间怒了,“不准看,我说不准看,叫你不要看你还看,听不懂人话啊?”曼希雅一通怒吼后,仍不见对方一点反应,顿时越发无力,再也支撑不住的她靠在墙根,闭着眼睛不去理面前无礼的家伙。

    “呃啊呃~”耳边传来一声有些类似海豚鸣叫的声音,曼希雅猛地睁开眼睛,却发现对方的脸尽在咫尺。

    纤长的睫毛一根根的竖立着,就像是一把漂亮的小刷子,光滑细腻到毫无瑕疵的幽深轮廓,完美的就像是上帝最满意的工艺品,真是深一分则满,浅一分则淡。

    曼希雅回过神立刻挪开身子,与异性那么近的距离让她很不适应,“刚刚那声音是你发出来的吗?”

    见对方仍是望着她,似乎真的听不懂她在说什么,曼希雅将刚才听到的声音学了一遍,“这样的叫声,是你发出来的吗?”

    对于曼希雅的模仿那人终于有了回应,纤长的睫毛上下轻扇了一下。

    “你是不是不能开口说话?”曼希雅问出这句话时,脑海里立刻闪现出熟悉的画面,自从父亲和母亲飞机逝世后,她和文森便沦落为孤儿,有一次文森带她去孤儿院陪那些残疾孩子玩耍时,文森对她说,有些孩子虽然说不出话,却能听到来自外界的声音,文森还说了,与他们交流时要有耐心,这样才能走进他们的内心,听见他们隐藏在心里的声音。

    想起这个曼希雅莫名地有些失落,文森真的已经很久都没有再带她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