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你为谁拼过命吗

第1章 你为谁拼过命吗

卫生间,雾气沼沼。

    只纤手划过镜面,镜子里出现了张熬夜的脸,黑眼圈,惨白脸,头发乱得像鸡窝,宋玉婴又是夜没睡。

    她盯着镜中的自已,咬着牙刷,真想巴掌呼过去。

    谁是看到她现在这副样子,会吓到。

    那个在商界叱咤风云的奇女子宋玉婴,有名的心狠手辣,刚完成的30亿并购把对手吃得骨头都不剩下,却因为本气失眠了。

    花着钱找虐,这是病,治啊!

    她痛恨午夜更新的作者,每天又不得不抱着手机等,分秒的煎熬。

    这下了,不用再等了,女主被熬死了。

    想这个同名女主,宋玉婴又是阵恨意。

    今天就给作者君寄刀片,还买最贵最锋利的。她就不是亲妈!

    本来这女主还是幸运的,出生就是家里的团宠,爷爷奶奶姥姥姥爷都把她当成心尖尖,爹娘把她捧在手心,还有五个实力宠妹的哥哥。

    想来宋玉婴能追这本书,就是因为那宠爱太甜太腻了,让孤儿院长大从来没感受过家庭温暖的她,不能拒绝。

    她像个女孩拿到块最心爱的糖,只敢口口的舔,唯恐下吃光了。

    可偏就遇到了那个该死的严家,父子母女没个东西,把宋家人害了个遍,最后落得女主惨死……

    宋玉婴用了力刷起牙来,力道不输于通马桶,她有气出不来。

    不想了,会必须睡觉。

    个并购就忙得她转轴转了七天,几乎没合眼,这又是个通宵,铁打的人也扛不住了。

    可是,这是怎么回事?

    头晕,恶心……

    咣当。

    她倒在地上。

    宋玉婴睁开眼睛时,发现她是站着的。

    只是出现了幻觉,眼前的切陌生又高大,卫生间也能出现海市蜃楼吗?

    天空有些阴郁,凉风习习,这是个胡同,两边是整齐划的平房,土夯的路面被雨水洗礼,又被自行车反复辗压,出了几条沟壑,飘着几片孤零零的黄色叶片。

    个拎着兜的女人匆匆而过,肥大没有腰身的藏蓝色上衣窝窝囊的,宽大的裤角划过尘埃,布鞋上脏渍斑斑,这装扮只在电影里看到过。

    宋玉婴觉得自己变得很矮,低头看,这身衣服是怎么回事?

    她蹲在最大的水洼前,紧张的看过去。

    水里的天空是灰的,可是那抹红很是艳丽。那是宋玉婴身上的颜色。

    她穿着红色灯芯绒娃娃衫,梳着齐墩墩的娃娃头,双大眼睛亮晶晶的,抿下嘴,就出现两个深深的酒坑儿。

    谁家娃这么可爱?吃可爱长大的吧?

    她还是不明白,明明上秒还在卫生间刷牙,下秒就换了个年代,变成了个五岁女童,还是到了八十年代。

    是做梦。

    宋玉婴抬起手刚掐把自己的脸蛋,突然就觉得屁股疼,整个人掀起来,扑进水洼中,摔了个嘴啃泥。

    “哈哈哈!”身后传来肆意的大笑,又是严丽丽。

    “玉婴!玉婴啊!哎呀我的宝儿!”孟巧莲甩着两只肉乎乎的脚飞奔过来,把玉婴从水洼中捞出来。

    宋玉婴身体震,呆住了。

    宋玉婴记忆中,别人的名字都带着感情被叫出来,有爱有怜哪怕是恨,都是有着跟世界丝丝缕缕的联系。

    而她的名字,从来都只是个商品名称,是代号,只是用来证明她还活着的。

    长到三十岁,从来没有被人这样叫过。

    玉婴玉婴啊,听得她心尖儿都在颤。

    “娘。”她扎开手搂住孟巧莲的脖子,声音陌生又稚气。

    不知怎么泪就流下来。

    她做梦都想有个女人把她搂在怀里,我的宝贝女儿啊。

    记忆的闸就是这时打开的,这是女主宋玉婴的娘。

    这不就是机床厂宿舍吗?

    还有推她的人,就是恶毒女配严丽丽。

    她怎么穿进书里来了?

    孟巧莲见她没伤着,只是人呆呆的,忙掏手帕把她脸上泥水抹,就想抱她回家去。

    “矮脚莲,迈槛,迈迈个大马趴!摔得玉婴找牙牙!”严丽丽拍着手在唱改良版儿歌。

    宋玉婴还没进入角色,在感叹群众的智慧,这儿歌编得又应景逻辑性又。

    孟巧莲可没她淡,听到玉婴找牙牙,当时就炸了。

    这怀里的是她的心肝儿宝贝,谁敢咒下?

    矮胖的孟巧莲像个肉滚子,可是很灵活,她抱着玉婴风般冲向严丽丽。

    严丽丽不吃眼前亏,哧溜就进了自家院子。

    严家口出现堵肉墙,那是人高马大的卢旺香,手里还拎着黑黝黝的铁锅铲。

    “你家丽丽又欺负玉婴,你能不能管管了?”孟巧莲语气弱下来,她的勇气已经用光了。

    “个宿舍住着,孩子在起玩难免磕磕碰碰,你当大人的就别掺和!”卢旺香翻了个白眼。

    虽然她对严丽丽这个女儿并不关心,可孟巧莲打狗还看主人,现在是侵犯到严家的领地了。

    “啥叫磕磕碰碰!就是你家丽丽欺负人,直是在磕磕磕我们家玉婴吧?”孟巧莲委屈,她口才不,直接输了分。

    “就磕了!怎么着吧?这把你闲的,谁裤子带没系把你露出来了?滚!”卢旺香惦记着锅里的炖豆角,想结束战斗。

    她抬起铁锅铲狠狠戳过来。

    孟巧莲吃亏在个子矮,怀里还抱着玉婴。她怕伤到玉婴,咬牙扭过半边身子,用左胸挡住了饭铲。

    卢旺香的力气大,孟巧莲直腾腾倒退两步,直向后摔去。她把全部心思全放在保护玉婴身上,死也不肯松手,所以摔了个结实,疼得直咧嘴。

    “玉婴,乖!没事,别怕!”她不急着爬起来,先哄宝贝女儿。

    玉婴从这个软乎乎的肉垫上站起来,发现自己点没受伤。

    只是她全身都在颤动,肺都气炸了。

    她的耳边突然想起句话,这辈子你为什么人拼过命吗?

    上辈子她只为钱拼过命。人就没有,没有人倾其所有去爱她,凭什么她护个周全?

    可这辈子不同了,她既然享用着玉婴所受的宠爱,就加倍报答回去。

    她把拳头攥紧,眼睛眯起来。

    她现在只有五岁,动手是没有什么杀伤力了,只能玩技巧。

    在孤儿院的生涯给她上过最残酷的现实课,她虽然只活了三十岁,可是有颗钢铁般的心。

    卢旺香乘胜追击,还动手,突然腿被重重撞了下,接着腿肚子疼。

    低头看,玉婴像只蚂蟥,死死缠在她的腿上,咬着就不松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