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步步为营

第3章 步步为营

眼见银色剑光怒涛一般卷来,风浪神情一点都没有惊慌,非常从容地对着枯瘦老者道:“扬叔,又得麻烦你了,留他半条命吧!”

    枯瘦老者名叫风清扬,从小看着风浪长大,对他非常的溺爱,这些年来的相依为命,使他形成了和风浪非常默契的配合。

    风浪话音刚落,这边结果已分,银甲武士正在飞掠,突然觉得眼前气流涌动,一只青色的手掌虚影拍到了长剑上,硬生生地将锐利无比的长剑震成了几截,他还来不及错愕,胸口处又中了一记。

    看似轻飘飘地手掌虚影,打在银甲武士身上,却如同一记铁锤一般,使得傲然不可一世的银甲武士霍地倒飞了回去,去势比来势更快,人在半空中,已是口中鲜血狂喷,四肢朝天,重重地砸落在地面上。

    “小辈,就这点功力,你还不配用剑,饶你一命,反省去吧!”风清扬气势收敛,恢复了老态龙钟的样子。

    另一个银甲武士面色大变,掉头就欲冲上前去拼命,却被小翠及时的喝止,只好强忍住怒气去照顾同伴。

    “放心,他只是吃了些皮肉苦,养上一段时间,自然就会好的,希望你们能够记得,凡是与我做对的人,从来都只有亏吃!”说这话的时候,风浪的黑发在风中飞扬,嘴脣紧紧地抿着,一副神圣不可侵犯的样子。

    对于风浪,在场的人非常了解,知道他练武成痴,不过效果却适得其反,别人的功夫是越练越强,而他却是越练越差,最终练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病秧子,可就是这一个天赋异禀的怪物,此时看来却更象是一个强者。

    “讨厌,我如果……答应你,是不是就算抵得上那二十万金币了!”小翠低着头沉吟了半晌,突然含羞说道,她捏着衣角,脸上是越发地红了。

    这句话一出口,围观众人一片哗然,叹息声不绝于耳,感叹着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了。

    “不行,我只是打个比方而矣,小翠姑娘如何可以当真,再说,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出乎所有人的意料,风浪居然一口给予了回绝,脸上还是一片愤然之色。

    见到他居然这般做作,围观众人都有了一种想要将他拉出去狂扁的念头,可是碍于风清扬的神威,没有一个敢于站出身来。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小翠心中又羞又恼,暗自责怪刚才说话太过冲动。

    “小翠姑娘可能没有听清,我刚才说的是当场交付,就算是你我都有这个意思,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我怎好意思要你的身子呢,不行,这绝对不行,你莫要逼我,你千万不能逼我,万一我一时把持不住,这以后叫我怎么出去见人呢……”说到这里,风浪连连地摆手,好象是受了天大的委屈,有人在逼他做什么艰难的决定一般。

    小翠肯答应他,是看他长得俊俏,心中先有了几分喜欢,没想到这家伙如此不识趣。

    到了此时,她终于按捺不住心中的羞愤了,柳眉倒竖,心中杀机绽现,一股无形的威压散发开来,围在前圈的人,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几步,相顾骇然。

    好一阵子,小翠起伏的胸脯才平息了下来,冷冷地道:“明人不做暗事,你到底想怎么样,开出条件来吧!”

    风浪并没有回答她,反而向前走了几步,站在流云仙子的画像前,仰起头来张望,不住地啧啧感叹,不论是画的材质还是工艺,都得到了他极高的评价。

    “难道你是想收藏这幅画,这可不行,在没有得到小姐的允许前,这幅画是谁都不能碰的!”小翠摇头道,提起流云仙子,她的脸上充满了敬仰。

    “原来是不许人碰的!”风浪自言自语地说道,转过头来默默地望了风清扬一眼。

    风清扬心领神会,冲他点了点头,将手一扬,一股淡青色的劲力发出,宛如实质,正打在那幅画像上。

    那幅画立即飘飘荡荡的落下来,恰好跌落在风浪的怀中。

    风浪低着头仔细地观赏了一番,不住口地赞叹道:“嗯,真是仙人之姿,我见犹怜啊!”说着话,他低着头深深地嗅了几下,续道:“嗯,香,真香!”

    小翠的脸立即气的鼓了起来,如果不是慑于风清扬的强大实力,她说什么也不肯与风浪善罢干休。

    “看也看了,瞧也瞧了,再美也不过一幅画而矣,既不能吃,也不能睡,喏,还给你了!”风浪怀中抱着这幅画,感觉非常的沉重,几乎压得他喘不过气来,只好将它丢还给了小翠。

    小翠郑重地接了过来,望向风浪的眼中满是幽怨,她转过头来,递给红裙少女,说道:“小环,麻烦你重新挂上去吧!”

    小环轻轻地拿在手中,身子一展,飞身掠了上去,在城墙上面微微借力,几个起落间,登上了三丈余高的城墙,轻轻地将画像挂上,又如同飞鸟一般的掠下来,轻飘飘地坠落,脸不稍红,气不稍喘。

    这一连串的动作优美至极,犹如飞天的仙女,看得人心旷神怡,围观众人中发出了一阵轰然的喝彩声。

    大楚帝国以武立国,世人大多痴迷于武,对待功夫高的人非常尊敬,而象风浪这般的废柴人物却一贯以白眼视之,若非风浪具有显赫的家世,估计将彻底的沦为蝼蚁,任人践踏,无人怜悯。

    一念至此,风浪眼中闪过一丝黯然,他生平最向往的就是成为一名真正的强者,可惜由于身体的缺陷,最终落成了个病秧子,每次念及都会黯然神伤。

    不过多年的磨练,早就使他学会很好地掩饰自己,这一丝黯然的神色若非极其细心的人是绝对发现不了的。

    “说吧,你想要什么?”小翠愤然说道,根据流云仙子的严令,破坏欢乐谷制定规矩者,是一定要杀的,不惜任何代价。

    “圣人说的好,千金易得,美人难求,这样吧,如果小翠姑娘肯屈尊在我脸上亲一下,就算折价十万金币好了!”风浪人如其名,这一番言论果然是疯的可以,也浪的可以。

    小翠的身子僵了一下,抬起头来仔细地打量了一番风浪,只见他身体弱不禁风,一双眸子却是非常的清亮,如同宝石一般隐隐地散发着光彩,整个人充满了一种奇特的魅力。

    “那只是折价十万金币,另外的十万呢,难不成你要我亲你两次?”小翠的心头如小鹿乱撞,声音越来越低,说到后来,近乎不可闻。

    “非也,非也,常言道,初吻珍贵,再吻可就不值钱了,想要再抵十万金币,你至少要亲我一百次!”风浪将手中的折扇摇了几摇,缓缓地说道。

    听到风浪如此的狮子大开口,小翠禁不住掩住了口,心想要亲一百次,岂不是如鸡啄米一般,弄不好将嘴都要亲破了,想到此处,她的脸火辣辣地发红,滚烫滚烫地心中如饮醇酒。

    见到风浪一边说话,一边不住地拿眼向她身上瞄,小环皱了一下眉头,咬牙切齿地说道:“我知道你的意思,不用那么麻烦了,大不了我也亲你一次好了!”

    “好,小环姑娘是个爽快人,虽然多数人都不懂得欣赏,可是我喜欢!嘿嘿,就这么定了,不过,我还有两个条件……”风浪刷地一下将折扇合上,缓缓说道:“一是你们必须面带笑容,而且是发自内心的笑容,如果我看出有一点勉强,那咱们就一拍两散!”

    “你这人真是麻烦透顶,有什么条件说吧,我们全部答应就是!”小环平时沉默寡言,可是办事却是男儿性情,最见不得这种婆婆妈妈的事,当下不耐烦地说道。

    “好,算我怕了你了,这最后一个条件就是……”,风浪用手一指李大嘴身边的长凳,吩咐道:“劳驾你把那凳子搬过来!”

    有一种人天生就具有指使人的气质,毫无疑问风浪就是这种人,李大嘴晓得他是逍遥城出了名的顽劣,不敢有违他的意思,连忙将长凳替他搬了过来。

    风浪伸了个懒腰,大马金刀地坐了下来,伸开了双臂,道:“你们一左一右坐在我怀里,只要让我开心,我绝对不会无理取闹,干扰你们制定的规矩”。

    小环白了他一眼,心想还说不会无理取闹,你这般行事算什么呢?不过她为人相当果断,懒得与风浪啰嗦,二话未说,紧挨着坐在了风浪的左首,微微地抬起了眼帘,示威似的向他望去。

    风浪并未客气,直接伸臂将她揽在怀里,但觉一股幽香传来,左臂腕里有了一种充实的感觉。

    “快过来呀,磨噌什么?”小环看了一眼小翠,突然间张口唤道。

    小翠脸红的像番茄一般,低着头,慢慢地走到了风浪右边,欠身坐了下来。

    风浪看到小翠离他甚远,用力一拉,将她揽了过来,鼻端随之飘来了一缕甜香。

    他怀里抱着两个美女,心中志得意满,脸上不由得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赵丁经过这段时间的休整,勉强能够站起身来,见到银甲武士在忙着照料同伴,似乎无人管他,于是悄悄地起身,转身就想飞奔。

    突然间淡青色的光芒闪过,一缕劲力传来,如同压上了一座小山似的,一下子把他压垮在地上,全身变得酥软起来,就如同一滩烂泥一般,瘫倒在地,再也动弹不得。

    出手制住赵丁的正是风清扬,以他多年的阅历,岂会看不清眼前的形势,牛刀小试,立刻使得赵丁动弹不得。

    围观众人见到风浪左揽右抱,温香软玉满怀的样子,一个个羡慕的眼珠子都快要掉下来了。

    “如果能够天天这样过日子,那么就算让老子活不过十八岁,我也认了!”一个外表粗犷满脸络缌胡子的汉子大声叫嚷道,这一句话喊出了很多男人的心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