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试读——《画爱》

完本试读——《画爱》

简介:

    人生刚刚好转,苏恩就遇见了瓶颈,被人怀疑是公司的叛徒出卖商业机密给对手的公司,偏偏还有个猪一样的前夫不相信自己全盘的揽下了这个罪名,害的自己被拉下水。

    一直不遗余力帮助自己的学长Joe却因为自己无力承担的爱而远走他乡,她无法诉求;一直爱屋及乌帮助苏恩的Joe的前妻安欣请求她离开,她面对冤屈一筹莫展也无能为力。

    在自己身边保护自己的小男人齐航却在关键案情有点眉目的时候倒戈相向,反而求她忍气吞声,既然公司不追究她还做什么反抗呢?

    凭什么?苏恩到了这个境地到底要怎么办?男人们统统靠不住,朋友们统统不帮忙! and 乡亲们,画爱已经进入了最后的**,求收藏求点击求一切的说。番外的内容在你们的手里,小叶承诺会写票数最多的项目!

    第一章 被离婚

    苏恩的大脑此刻是一片空白。

    她恍然若失的游荡在马路上,到此刻为止她还没能完全接受刚才和陆一凡的对话,甚至都没来得及细细的思考到底发生了什么就拿起钱包匆忙的跑出了家门,像现在这样一个人漫无目的在大街上走着。

    在今天之前,她本是一个幸福的小女人,不需要上班只要里做好饭菜等待出门的丈夫归来。他爱她疼惜她,就算是再有难处只要她要的,他都会给她,似乎昨天都还是这样。

    他曾因为自己不能生育的事情和家中抗争了很久,对于苏恩来说他们此刻的幸福来之不易:他们曾共患难,一起住过城中村忍受着没有暖气的寒冬,一起在父母门前苦苦哀求不要为了孩子的事情拆散他们,一起在情人节圣诞节生日的时候两个人围着一碗泡面……她以为经历过风雨的感情总会走的比较长,可惜她还是错了。

    “我想我应该去买些菜,然后再买些肉,回家去做一顿丰盛的晚餐,说不定……说不定陆一凡就不再会记得刚刚和我说了什么。对,我该买点什么……”苏恩的心里像打着小鼓一样不停的敲击着她整个人。

    有些热闹的人行道旁,一个年轻的画家正在若有所思的看着面前的顾客,然后仔细的审视着自己画板上的那副油画,偶尔把目光投递给两旁的行人。

    苏恩感到自己被猛地撞了一下,她呆滞的目光看着那个陌生的男生,脑海中依旧是一片空白,她看着男人撞完自己撒腿便跑,愣在那里根本无法思索到底发生了什么。

    原本专注在自己画布上的画家却突然站起身,从笔筒中取出一支铅笔,一手拿过身边的自行车,一脚蹬上就朝前向陌生男子飞奔而去,他一脚踩下便已到了陌生人的面前,二话不说飞下车一脚踢在陌生人的脸上,伸手拉住他的衣领从头上绕过,陌生人还没有搞清楚到底是什么状况就已经被转了一圈,身上的钱包也顺势落了下来,画家用他的衣服捆住陌生人的双手,用铅笔插紧,那个人完全动弹不得。

    画家有些不耐烦的看着慢悠悠走过来的苏恩,伸手把钱包放在她的面前,“你的!”

    “我的?”苏恩抬起头疑惑的看着这个画家,又看了看他手里的钱包,良久终于“哦”了一声拿起钱包继续慢悠悠的向前走,她现在还在思索到底是应该做鱼汤还是鸡汤才能挽回自己的家庭那个叫做陆一凡的丈夫。

    苏恩无神的走到了马路上,一辆灰色的宝马车疾驰而来,画家站在苏恩的身后感到头发都已经竖了起来,想喊住她却已经来不及,她已经踏上了马路,而车也已经疾驰了过来。

    陆一凡躺在沙发上,按着遥控器,不停的换台、换台,最后生气的关掉了电视。他自己也不知道这到底是在和谁生气,只是觉得需要找什么东西来发泄一下心中的郁闷。

    他刚才说出离婚不过是一时之气,他真的从未想过要真的和苏恩分开,所谓贫贱夫妻百事哀,即便如此他也希望能够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事情只是有了一点点的变化,此刻的他不再是当年那个带着简历走进苏恩做前台的公司,她端茶倒水,他被面试问答的小伙子。他已经是一家公司的首席程序员,已经成为了一个团队的管理,陆一凡当然知道,他能有今天是因为那个叫做孙亦的女人。

    所以当孙亦告诉自己她有了他的孩子,他们多年不上台面的感情终于要曝光的时候,他hold不住了,才会发生回家的那一幕,才会对苏恩的无知怒吼才会想要和这个一事无成的妻子划清界限。

    苏恩已经离开家很久了,他不知道她去了哪里,也不知道此刻自己到底是什么心情,只觉得心中一阵阵的刺痛,他甚至开始回想他们的初次相逢,那一年她21在一家IT公司做前台,他25,刚刚硕士毕业风华正茂意气风发。3年后她24,他28,他们走到了婚姻的礼堂,然后她辞去早已厌倦也毫无进展的工作,一心在他的身边扮演贤内助的角色,7年来一成不变的生活,7年来一成不变的苏恩,他已经开始厌倦或许开始疲惫,“这怎么能怪我?”陆一凡站了起来,“这怎么能怪我?我已经很努力的在养家,她却像个孩子一样有时候任性有时候撒娇,还因为孩子的问题叫我夹在爸妈和她之间左右为难,可是……”陆一凡的心又被揪了起来,他毕竟还是很爱苏恩啊,也是他唯一惦念的女人。

    手机铃声就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偌大的房间中听来特别的刺耳,手机屏幕上孙亦两个大字一闪一闪的也显得格外刺眼,他不耐烦的皱起眉头,接起电话,“我都说了一百遍了,我会处理好我和苏恩的事情的,你到底还有完没完?”

    电话的那头传来一个慵懒的声音,“我又没有催你,你急什么?我只是想问问你,我还要去医院做检查,你是不是该陪我一起去啊!”

    “陪你?我疯了吗?”陆一凡对着电话怒吼道,心里寻思着这个人自从坏了孩子之后智商也变得异乎寻常的低,难道说他要自毁前程告诉别人他婚外恋他背叛和自己患难与共的妻子?

    “我总不能找你的老婆去陪我吧?或者……我听说你父母很喜欢孩子!”

    “你要是想我玉石俱焚,你就去找他们试试!”陆一凡怒吼,他的心头顿时涌上很多不祥的预感,也催促的他变得更加的急躁。

    “你知道我的个性的……”电话那头的孙亦发出尖锐的笑声,最后说了句,“半个小时之后我要在咖啡厅见到你,你最好能准时出现,否则一个小时之后我会出现在哪里做什么,你知道的,怀孕的女人不是那么好控制自己!”说完这句她就挂了电话,根本没有给陆一凡留下说话的机会,除了照做他不知道还能做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