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文试读——《金屋藏娇:先生,借过!》

新文试读——《金屋藏娇:先生,借过!》

简介:

    先生,你挡住我予取予求为所欲为的康庄大道了,麻烦,借过!

    ************************************************************

    都说宋家的大少爷宋成名心狠手辣,城府莫测,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可是在依雪看来他反而很简单,他只是要去做自己必须做到事情罢了。

    比起他,她倒是觉得其他人都很难懂,一个个看似都对她很好出卖她的时候却连眼睛都不眨一下的。

    一个高中的碎女娃明明是该享受青春的时候,却风里来雨里去的,白道走黑道过,明争暗斗还要笑颜如花。

    叫她长大可还了得?

    偏偏中国有句古话说的好,小时了了大未必佳,跌倒的时候才能知道什么是真疼。

    楔子:笑颜如花

    林依雪是谁?是这个学校中出了名的好好姑娘。

    她架着一副呆板的眼睛,带着亲切的微笑,梳着标准的马尾,蹬着双从不出彩的帆布鞋,规矩的穿着校服穿梭在这个叫做“一中”的各个角落。男生们只会拿她当后备,女生们也都喜欢拿她当垫脚石。

    谁若是需要帮忙招呼她一声,她自然就来;有谁需要安慰,眼泪一出她就成了最好的垃圾桶;她总是勤勤恳恳的抱着书死读,却永永远远叫老师记不住名字。

    她不惊艳,她个性也不出挑,她甚至一点特点都没有!

    她从你的身边过,你甚至不会回头看她一眼。

    如果没有发生这件事情,安可臣可能一辈子都不会注意到这个随处可见的好好同学。那一晚,他的哥们儿第一百零N次失恋,生拉硬拽的要把他拖去酒吧。

    “姑娘,陪哥几个出去爽一把,这钱可就归你了,你就算是在这里驻唱个三五十天的也赚不到这么多啊!”一个豪气的客人把一叠百元的大钞拍在了桌子上,叫人把驻唱的歌手拉到自己的面前,大声的叫嚷。

    这件事情引起了大家的注意,纷纷把目光投了过去。在安可臣看来,这个被拉过来的女孩子无论是外表还是身材都像极了坐在自己后面几排的林依雪,除了她的表情,林依雪是不会有如此这般挑逗的笑容。

    “唉……”身旁的哥们儿看见这一幕趴在桌子上兀自叹气,“要是我是女人多好啊,上床还有钱拿!”

    “你要是女人你就不会这么想了。”安可臣把自己的目光收回来,使劲儿的拍了拍自己的哥们儿。在他们看来这种女人出来卖唱,和卖身是没有多大区别的。

    歌女带着轻蔑的微笑看了看对面桌的客人,“哦……”了一声坐在了他们的桌子上,几个男人顿时猪蹄子齐上上下开工的摸了起来。歌女带着笑意,一一拨开了那些咸猪手,拿起桌子上的一沓钱,在手里掂量了掂量,然后在说话的那人脸上使劲儿的拍着,“有几个臭钱了不起啊?这么点钱,你也好意思从口袋里拿出来,我的鞋跟你倒是看看买不买的来!”

    歌女说出这句话,全场的人都笑了出来,能听见这样**裸的抨击这些暴发户,他们当然高兴了,至于这个歌女的死活,他们才不在乎。可是她引起了安可臣的注意,他的手紧紧的攥住了杯子,心里做出了一个一辈子都难以理解的决定——如果他们打起来了,我就带着这个女孩往外跑!

    歌女说完话,看着笑得喜气洋洋的围观者,有些得意的站起来,把钱望天空一撒,抬眼看着这些人民币纷纷散落下来。那种眼神,那个表情,安可臣这一辈子都忘不了!

    她的脸上,笑颜如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