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思念成灾

第二章 思念成灾

从前一晚路遇孙沁歌之后唐宇就一直魂不守舍的,脑海中一片空白,眼前也是一片空白。直到听见“啊……”的一声尖叫才慢慢的回过神来,这样一幅场景就忽然出现在他面前:自己端的餐盘里的菜已经全部挂在对面这个发出尖叫的女孩身上,女孩慌张的拿着纸巾擦拭自己的衣服。

    愣了很久唐宇才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赶紧说道,“对不起,对不起!”说完也拿出纸巾伸手要帮女孩擦拭,却被楚嘉楠拦住了,“同学,不好意思啊,这位同学这两天身体不适,精神恍惚的,撞到你了!”说完楚嘉楠给自己的女友杜鹤琳使了个眼色,杜鹤琳赶紧接过唐宇手里的面巾纸,帮女孩擦拭身上的菜汤。

    女孩看了看楚嘉楠又看了看杜鹤琳,惊讶的叫道,“杜学姐?”

    杜鹤琳这才抬起头,打量了女孩很长时间,她记得这个女孩,而且映像特别的深刻,“宋思思?”

    “没事没事,也没有洒上多少,无所谓啦!”说着宋思思向唐宇挥了挥手,傻兮兮的笑了笑,和杜鹤琳一起坐了下来。

    宋思思仔细的打量了唐宇很久,开口说道,“说起来,唐学长面色红润不像是有病的样子啊?”

    “他那哪是面色红润,那俨然就是面犯桃花”,楚嘉楠摇着头说道。

    “你们昨天晚上不是去拍视频去了吗?怎么,唐宇有什么艳遇?”杜鹤琳好奇的问道。

    “岂止是艳遇啊!拍电视剧都没有这么精彩啊,昨天晚上当午夜的钟声想起的时候,我们拍摄到了最后一幕,期间的过程简直顺利的让人怀疑。就在这一刻,唐宇的身后突然出现了一个白衣女子,穿着一套白色的套裙,丝毫察觉不到这是冬天,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眼神空洞的就像是没看见我们一般……”

    宋思思听着楚嘉楠的话,不自觉地离杜鹤琳越来越近,杜鹤琳使劲儿踢了一下楚嘉楠的小腿,“有事儿说事儿啊!”

    “哦……”楚嘉楠悻悻的哼唧了一声,“就是唐宇昨晚遇到一个绝色美女。”

    “是不是很美啊?”杜鹤琳问道。

    “恩,”楚嘉楠点了点头,“但是比起你来还是略微的逊色一筹。”

    杜鹤琳一把揪住楚嘉楠的耳朵,“你小子,最近越来越不老实了是吧?”

    “喂喂喂,外人面前留点面子嘛!”楚嘉楠悻悻的说道,这个杜鹤琳作为一个醋坛子也太敬业了,真是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尖刻的问道,“不是个大美女吗?”

    “哎……我说,这世上美女这么多,你总不能叫我遇不到吧,我已经看的很淡了,你看看唐宇的样子你也能想象一下那女的长什么样子嘛!”楚嘉楠和杜鹤琳就这样一个质问一个解释的走出了食堂,只留下发呆的唐宇和好奇心膨胀的宋思思,美女她是见过不少,可是能惊艳到叫人看一眼就魂不守舍的美女,她怎么想都觉得邪乎,“你是不是还在想你昨天晚上遇到的那个人?”

    唐宇扒拉了两口米饭,也站起身来准备离开,宋思思只好接上自己的话茬儿,“我有办法可以找到她!”

    唐宇停了下来,转而看着宋思思,“什么办法?”

    “你想一个女孩子深更半夜的还在外面肯定是准备回家,所以那条路肯定是她回家的必经之路,只要在那里一直等一直等的肯定可以……”宋思思的话还没有说完,唐宇就大跨步的跑出了食堂。

    从食堂里出来杜鹤琳就开始问楚嘉楠,“说起来,你觉不觉得宋思思……”

    “唉,她可没有你漂亮,这是实话,我发誓!”楚嘉楠知道她要说什么赶紧岔开话题,不想在提起那个对于他们来说过于沉重的回忆。

    “谁说这个啦?”杜鹤琳的声音虽然拉高了八度,但是表情还是有点沾沾自喜,“我是想说,你觉不觉的这个宋思思长的很像一个人。”

    “谁啊?全天下的女生不都是两个眼睛一个鼻子的,像谁啊?”楚嘉楠吊儿郎当的回应着,这引起了杜鹤琳极大的不满抱怨道,“我好好和你说话呢,你正经一点行不行啊?”

    “谁么?我肯定不认识。”楚嘉楠撇了撇嘴。

    “江欣然。”杜鹤琳一字一顿的说道,楚嘉楠就知道该来的还是要来,他摸了摸自己的胳膊,装出一脸害怕的样子,“还说我编的故事恐怖,你比我讲的恐怖多了,都死了多少年的人了。”说着说着楚嘉楠不禁觉得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他当然不可能会忘记江欣然的样子,从看见宋思思第一面的时候就已经发现除了思思更加活泼之外一切都和江欣然之间有着说不出的相似。

    可是他不能这么说出来,因为五年前江欣然的死讯给杜鹤琳和宋康正的打击是致命的,甚至叫宋家彻底的崩溃了,就算是他们咬定她们相似他也要坚持说不像。

    “你怎么这么冷血,怎么说咱们也是朋友,什么恐怖不恐怖的!”杜鹤琳显然对楚嘉楠的回答很不满,她需要的是附和不是驳回。

    “那是你朋友,宋康正的女朋友,和我可没有什么关系!我勉强的回忆了一下,到底哪里像嘛?你看看这个宋思思,天生的傻大姐,单纯的要命,哪里像了?”楚嘉楠无辜的说,为了尽快的转移话题赶紧进入下一个环节,“差点忘了说了,过两天宋康正就回来了,像还是不像,他最有发言权好吧!我还得回去剪片子呢!马上就要比赛了……”甩下这句话,楚嘉楠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消失在杜鹤琳的面前了,要是再这么纠结下去他觉得自己就会被逼去挖坟的!

    ……

    深夜,昨晚的那条马路上,唐宇瞥了一眼跟在他身后的宋思思不解的问道,“你跟来做什么?”

    “我就是想来看看你们说的那个国色天香的美女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人家也会好奇的嘛!”宋思思一脸的理所当然丝毫没觉得唐宇这是在嫌弃自己。

    唐宇也没有再搭理宋思思,他一向很少和女生接触,大学四年,他连自己班上的女生名字都记不清楚,自从五年前他的父亲失踪他的姐姐发誓要找出事情的真相以后,他就莫名的惧怕和女性相处。可是对于孙沁歌,他却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能做出这么冲动的事情。

    可是宋思思完全不能领会别人意思,也不知道是天生缺根筋还是故意不理会,她还是会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唐宇说话,尽管十句有九句都扔进大海了。

    “你相不相信缘分啊?”

    “其实呢,这个世界每个人和每个人之间的关系啊早就已经注定好了。”

    “如果你和这个女孩有缘,你们肯定还会再次相遇的。就算是今天遇不到,以后也还是有机会的,有些事情你不强求,却偏偏还是会发生的。”

    宋思思没说一句话都会停顿一点时间,可是唐宇偏偏不理她,她只能自顾自的说下去,一直说到深夜,手表上的日子又跳了一个数字。

    唐宇虽然没有搭话,他却还是很佩服这个女孩子,竟然能坚韧不拔的一直说下去,有时候虽说令人烦躁,可是等得越久,听见她的话,反而能变成一种慰藉。

    东方开始泛白的时候他终于相信今晚这个女孩子是不会再出现了,或许以后都不会再出现了,可是那已经不关唐宇的事了,现在他已经冷静了下来,孙沁歌的身影已经彻底变成了一页纪念被翻了过去。

    看着不停的揉搓自己胳膊的宋思思,唐宇脱下自己的羽绒服披在了宋思思的身上,这简单的一个动作差点把宋思思的眼泪催下来,她总算是觉得这一个晚上没有白费。

    “听说你们第二天去那个巷子守了一个晚上?”视频大赛播出楚嘉楠和唐宇的短片的时候楚嘉楠探过头去好奇的问唐宇。

    唐宇瞥了一眼身旁的宋思思,他有点想不明白从什么时候开始宋思思就堂而皇之的闯进了他的生活,并且充当着一个在旁人看来重要的角色。宋思思听见了楚嘉楠的话,赶紧把头转向大屏幕佯装专心致志的欣赏着短片。唐宇只是瞪了她一眼,小声和楚嘉楠说,“只是想和人家赔个不是而已,没碰到,就算了。”

    “喂,每天你要擦肩而过多少人!不是每个人都能出现在你以后的生活中的,再说这种极品的女人,根本就不是属于你我这种学生的,你还是怜取一下眼前人算了,”楚嘉楠边说边把目光投给唐宇身旁的宋思思,“看看人家,时时刻刻围绕着你左右,还端茶倒水的,这种好媳妇上哪找去?”

    唐宇正经的看着楚嘉楠,假装很慎重的说,“楚哥,您老阅历丰厚,小弟请教请教你呗。”

    “有何困难,速速道来,你楚哥全都给你分分钟搞定。”楚嘉楠一脸老城的问道。

    “这种女人……”说着悄悄指了指一旁的宋思思,“怎样能快速摆脱,还要免除后患的那种。”

    “这个……”楚嘉楠咳嗽了两声,压低声音,用手在空中一划,“你地,明白?”

    “高……实在是高!”唐宇竖起了大拇指,其实完全不知道楚嘉楠在说什么!

    “你们俩聊什么呢?请主创人员上台了!”杜鹤琳使劲儿推了一下楚嘉楠。

    “知道了知道了,你谋杀亲夫啊?走,兄弟,上台!”楚嘉楠也推了一把唐宇,他有的时候实在觉得杜鹤琳其实很烦,可是不见到她的时候他实在是又觉得很思念,爱情大多时候都是这么矛盾,你总是因为爱一个人才会去挑剔一个人。

    唐宇和楚嘉楠的短片获得了一等奖,一旁的宋思思比他俩还兴奋的问道,“学长,一会咱们一块去吃饭吧,我请客,庆祝你获奖啊!”

    “恩……”唐宇做出冥想状,然后才回答宋思思,“宋思思啊,那个,我一会还要去见导师,你知道的,最近快到毕业论文选题的时候了,事情比较多,得先去处理这些问题,吃饭什么的,以后吧,以后有机会再说吧。”

    “那……我查了天气预报,明天天气特别好,要不咱们出去玩给你们庆祝吧?”宋思思的脑子转的特别快,不知道她的心里还有多少个后备方案,唐宇觉得满脸冷汗,这事儿谁知道再拒绝一次宋思思还能玩出什么新花样来?

    不过这次是杜鹤琳摇了头,遗憾的说道,“不行啊,明天我们一个朋友回来,我和楚嘉楠要去接人。”

    “诶?这样啊,那……”宋思思还没来得及说完唐宇就倒吸一口冷气,赶紧说,“我总是听嘉楠说起他这个最好的朋友,我也挺好奇的,不如明天我陪你们一起去接他吧。”

    “好啊好啊,我也想去认识认识你们的朋友啊!”宋思思赶紧改口道,唐宇再次倒吸一口冷气,一种想扇自己的冲动涌上心头。

    楚嘉楠耸了耸肩,他无所谓,“也好,人多热闹点。”话是这么说,可是楚嘉楠的心理其实还是很担忧,他担心的只是宋思思的长相会不会勾起那些宋康正沉入心底的回忆,作为朋友,他多么的希望江欣然这一页他已经翻了过去,只有彻底的忘记才能够全新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