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先天无灵

第2章 先天无灵

“先天无灵,陛下,切不可立大皇子为太子啊!我北灵帝国怎么能让一个先天无灵的人成为储君呢?还望陛下三思啊!”一位身穿锦袍,白须及腹的老者捶胸顿足地说道。

    他跪伏于地上,神情十分地严肃,那种咄咄逼人的气势仿佛像要动手一般。

    虽然这位老者看起来十分苍老,但是从他的身上可以感觉到一种十分危险的气息,很明显,这位老者绝对是一个绝世强者。

    “还望陛下三思啊——”殿下的朝臣立刻跪了一地,完完全全地赞成这位老者的意见。

    宝座之上,一位身穿龙袍的中年人眉头微皱,看着这朝堂中跪满一地的大臣们,他的心里是五味杂陈。

    他的脸色十分苍白,那是一种病态的模样,光是从那气息都可以感觉出,这个中年人根本就活不了多长时间了。

    他就是北灵帝国皇帝李兆飞,而那位老者就是李兆飞的老师,北灵帝国国师,也是北灵帝国皇室第一强者,二级灵圣王飞鹤!

    “王爱卿,您还是起来说话吧,您是朕的老师,不必施这样大的礼的。”中年人的语气十分温和,虽然他的气息非常虚弱,但是他的眼神中还是带着那种完全的王者气息,那似乎是一种与生俱来的威严。

    “陛下,如果您执意要立大皇子为太子的话,老臣就算血溅朝堂,死在您面前,也要阻止您。北灵帝国世世代代都是由拥有皇灵金翅大鹏之人继承皇位,现在您的做法已经违背了祖宗遗训,是万万不可的啊!”王飞鹤的声音依旧是那么的声嘶力竭,而那中年人的脸色则是明显变得难看许多,那祖宗遗训四个字的分量显然是十分沉重。

    “那……依爱卿的意思,朕应该怎么处理呢?朕知道自己身体已经一日不如一日,而为了帝国的未来,立储之事已经烦了朕好长时间了。立长不立幼,这也是祖宗遗训,王爱卿应该明白吧!”中年人的声音低沉了许多,虽然他说的话在情在理,但是这句话却是没有丝毫作用,那王飞鹤和所有大臣都是跪在地上,那般模样和逼宫没有什么区别。

    “陛下,臣等都是为帝国未来着想,求您三思!”另一位大臣也是叩首说道,这样一来,又一轮的齐呼又开始了。

    中年人看了看朝堂中那些同样的表情,心中更加纠结起来。他忽然感觉到一种强烈的压迫感,那是一种连他都无法抵御的压力。很快,他便感觉到自己的耳边出现了很多嗡嗡声,紧接着,他便发出一声闷哼,直接晕倒了过去。这样一来,整个朝堂中所有人立刻乱了起来,这忽然的状况让所有人都感到始料未及。

    “快传太医——”王飞鹤大喊一声,心里暗道:“怎么每次都在这么重要的时候晕倒呢?这晕的也太巧了吧!”

    那些似乎是训练有素的太医便都是风风火火地赶来,很快就将李兆飞抬上了龙椅,风风火火地向他的寝宫奔去。李兆飞的眼珠轻轻地动了一下,在确定已经出了王飞鹤视线时,心中才暗叹一声,暗暗想道:“看来装晕才是最好的办法啊!”

    偌大的庭院中,一声十分稚嫩的叫好声传来,一块足有一米多高的石头就那样变成了满地的碎块,飞溅在庭院之中。

    一位十五六岁的少年则是半弯着腰,喘着粗气,双颊带着完全的潮红之色。他的双手上都沾满了泥土,头发更是乱蓬蓬的一堆。

    “哇,明远哥竟然能打碎那么大的石头,真的是太厉害了!太棒了,哈哈……”一个看似十二三岁的小女孩拍着手说道,粉扑扑的小脸蛋上充满了兴奋的表情。

    “唉,筱雨妹妹,看来也只有你说我厉害吧,我知道你的力量比我要强很多,应该已经接近我二皇弟了吧。唉……在这个皇宫里,我和废人没什么区别!”那个少年苦笑着说道,脑中的一段复杂的回忆让他的头立刻剧烈地痛了起来。

    他实在是无法想象记忆中所发生的一切,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儿,为什么莫名其妙地出现在这个以灵为尊的国家,这一切对他来说似乎只是一个梦,但是这个梦却是那么地真实,真实到就是一个事实。

    他的记忆中仅存着一个个残缺的画面:一个怀抱着一颗巨大明珠的男人,开着高速奔驰的法拉利,为甩掉身后无数警察的追捕,冲进了一片十分恐怖的迷雾森林。紧接着就是一片惨然的空白,一切的一切似乎都在这儿画上了休止符,而当他再睁开眼睛时,就发现自己已经在襁褓之中,而且被冠上了北灵帝国大皇子的尊名。

    穿越?这是他唯一能想到的,这个他以前只是在小说中看到的名词,这一次却在他身上得到了践行。他想了想,倒是觉得这挺滑稽的。在他前世记忆中,他知道自己是那个世界最强的珠宝大盗,被尊为盗神,几乎是偷尽天下任何想偷之物。但是,在最后一次,也就是偷取那传说中的灵珠时,被朋友出卖,这才出现了他刚才回忆的那一幕。

    穿越成了皇子,不错,锦衣玉食,一辈子不用犯愁。但是,此时的他最想咒骂的就是老天爷,在这样一个世界中,它偏偏给自己安排了一个这样悲剧的人生。大皇子又如何?在这样一个以灵为尊的国家,作为一个先天无灵的他,他那大好的人生几乎已经被划上了一个休止符。

    当然,这个休止符不是意味着死亡,而是他这一生注定在这个国家很难混下去。特别是在皇室之中,没有灵是得不到任何认可的,这也是为什么身为大皇子,理应成为太子的他却遭到这么多人反对的原因了。

    筱雨听着明远的话,忽然拼命摇起头来,蹦蹦跳跳地跑到他旁边,抓着他那沾着泥巴的大手,煞有介事地说道:“不许明远哥哥胡说,在筱雨心中,明远哥哥永远是最棒的,就算是任何人都比不过明远哥哥,明远哥哥是筱雨心目中的大英雄!”

    筱雨说着说着,揉了揉自己的小鼻子,在这灰尘的刺激下,她着实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这让她十分尴尬地松开了明远的手,微微一笑,又蹦蹦跳跳地跑到一边。

    “大英雄……”明远心里苦笑一声,眼中露出一丝无奈的表情,恐怕在这皇宫中也只有他这个小表妹和他那个已经病入膏肓的父皇还算比较关心他吧,其他所有人都是对他都是阳奉阴违,甚至有些人对他是恨之入骨,时刻都想将他置于死地。

    奈何生在帝王家?这是明远心中唯一想的,而当他正要和筱雨聊聊时,一阵焦急的脚步声立刻打断他的思路,紧接着一队士兵也是以极快的速度跑到这庭院中。

    “出什么事了?”明远沉声说道,虽然他在这皇宫中十分不得志,但是表面上那些人的工夫还是做到位的,这不通传就跑进来的情况还是第一次出现。

    “报……报告大皇子,陛……陛下病情加重,紧急召见您!”那个为首的太监十分紧张地说道,这时,明远这时的脸色才是完全变了,还没等那太监的话全部说完,他便从院门飞奔出去。

    这让那些士兵们都瞪大了眼睛,这般速度,恐怕已经达到了五级到六级武师的级别了,一个先天无灵而人竟然可以在武力上有这样的成就,那也真的是令人感到相当惊讶。

    筱雨也是紧跟着追了过去,虽然她跑的不快,但是她实在是放心不下明远。

    对于明远她是十分了解,这位表哥的命运本身就已经是十分悲惨了,她的姨母,也就是明远的亲娘,在明远两岁的时候就已经去世了。现在如果连她的姨丈,也就是李兆飞也死了的话,那么明远会受到多大的打击啊!

    虽然她人比较小,但是在被送进皇宫之前,她便已经明白了许许多多的道理。宫闱之中的仇杀是根本不会理会什么血缘关系的,为了权力和地位,一切的一切都可以完全抹杀!

    而她和明远还有一种类似娃娃亲的关系,这是很久之前由李兆飞定下的,很明显,这是李兆飞对明远的未来早做的打算。

    筱雨的全名叫做司空筱雨,她的父亲就是北灵帝国第一元帅司空战。有这一层关系,就算李兆飞撒手而去,明远应该也能得到最基本的眷顾,这也是李兆飞唯一能做的了。

    很快,明远就跑到李兆飞的寝宫之外,强行推开了好几个内侍之后,他急速跑入寝宫之中。

    当他看到李兆飞此时的模样时,他的眼神不禁一颤,他分明看到了脸色已经十分苍白的李兆飞正用一种十分渴望的眼神看着他,那种仿佛是最后一眼的表情让他的心都有一种抽痛的感觉。他猛然扑到床边,推开了正挤在床边的那些太医。

    “王太医,张太医,我父皇他怎么样了?你们快点想办法啊!”明远大声呼喊着,而那些太医则是一个个摇起头来,那般模样让明远的火气立刻就有一种要爆发的感觉,而这时李兆飞忽然咳嗽了起来,这让那些太医的脸色一变,立刻又围了过来。

    “你们……你们都出去吧!这里有大皇子就可以了。记住,没有朕的吩咐,不许任何人进来,否则格杀勿论!”李兆飞的声音虽然很虚弱,不过那种威严还是依旧那么震慑人心,这让明远的眉头一皱,似乎有什么奇怪的预感一般。

    那些太监太医宫女之类的都是立刻点头称诺,很快就消失在房间之中,在死亡面前他们怎么会不害怕呢?

    而这时那看起来十分虚弱的李兆飞忽然坐了起来,长呼了一口气,似乎是十分释然地说道:“终于把那些人糊弄住了,唉……演戏真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