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真相

第3章 真相

说实话,明远现在完全有一种要吐血的冲动,对于他这个父皇,他是相当的无语。在这种情况下,他还有心情和自己开玩笑,这也太让人感到意外了吧!

    轻叹了一口气,明远直接就软倒在地上,那种紧绷的神经忽然松开后的感觉让他全身都变得疲软起来。

    “怎么了?是不是最近修炼武力松懈了?身体看起来差了很多啊!让朕来看看你最近修炼的怎么样了。”李兆飞慢慢地站了起来,眼神忽然变得凌厉许多,在一声轻喝之后,一股淡淡的金光从他的身上悄然释放。很快,他的身后便凝聚出一只巨大的大鹏,几乎充斥了半个房间。

    大鹏的气势很强劲,但是,从李兆飞那苍白的脸色来看,这大鹏之灵根本就维持不了多长时间。

    明远看着他那苍白的模样,刚准备说些什么,李兆飞便剧烈的咳嗽起来,那模样仿佛连肺都能咳出来一般。而他的身后,那刚刚形成的大鹏也是慢慢消失,仿佛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般。

    “父皇!“明远大喊一声,十分紧张地将他的身体扶住,而李兆飞的脸上则是露出无奈的神色,在明远的搀扶下,他慢慢地坐在床沿之上,粗粗地喘着气。

    “唉……看来我是真的活不长了,就连大鹏真身都已经维持不了多长时间,看来有些事情我必须提前打算一下了!”李兆飞的脸上露出一丝睿智而又无奈的光芒,对于明远,他可是费尽了心思。

    明远生下来不久就失去了母亲,而且在六岁的时候还被测出先天无灵,这两种情况纠结在一起,让李兆飞一看到明远便是皱眉叹气,而这也是纠缠了他很久的事情了。

    “打算?父皇难道又有什么主意吗?不是已经有我的未来岳父照顾儿臣了吗?”明远淡淡地说道,嘴角也是挂着一丝微笑。

    李兆飞闻言,脸色不禁微变,惊讶道:“你这小子怎么知道朕的意图的,唉……小小年纪都已经有这般眼光,要是你不是天生无灵,哪怕是只有一级灵者的实力,我都有办法力压众议,将皇位传给你。可是现在这种情况已经是很难逆转,看来我北灵帝国的社稷江山就要成为他姓之物了。唉……”

    李兆飞的话语中带着深深的无奈,话语之中带着十分隐秘的玄机,而明远却是微皱眉头,很快就想出了其中的原因,不禁摇了摇头,道:“父皇,您所担心的儿臣都知道,不过您放心吧。帝国有儿臣未来岳父扶持,一定不会让奸人当道的。您也不要太担心了,安心养病就可以了。至于这立太子的事情,父皇还是立二皇弟吧。他这么年轻就达到了二级灵王级别,可以说是年轻一辈的天才。若是让他当太子,想必那些大臣们应该不会反对了吧。”

    明远的脸上带着微笑,轻轻地拍着李兆飞后背,这让李兆飞的呼吸稍微变得均匀许多。

    李兆飞看了一眼明远,从他那澄净的眼神中李兆飞看到的是善良、宽容和博爱,而他却不知道,明远此时心里想的却是:“靠,老子才不想当这个皇帝,天天都是提心吊胆的。就算好处再多我也是不当!”

    “唉……若是朕的所有儿子都能像你这般就好了,那朕就不必这么烦心了。的确,明云那小子有不错的天赋,但是为人实在是太急功近利,这种性格根本就不适合做皇帝。而且朕还怀疑他和某些人还有着不可割舍的联系,若是朕立他为太子的话,恐怕就等于拱手将帝国送给某些人了吧!”李兆飞轻叹了一口气,目光之中露出一丝忧虑。而正当明远准备说话时,李兆飞的脸色一变,立刻翻身躺在床上,难办速度和紧张程度让明远也是不禁色变。

    而这时房门忽然被推开,准确的说,应该是踢开。紧接着,一道身影十分急切地蹿了进来,这让明远的脸色一变,下意识地一拳轰了过去。

    对方轻咦一声,手掌骤变鹰勾,与明远那一拳直接撞上。一声闷哼,明远的身体倒退了五六步撞到床上,而另外一道身影却是岿然不动,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般。

    “明云,你这混账东西,是谁允许你进来的?还对你皇兄出手,你是不是还想对朕出手啊?”李兆飞冷冷地说道,原本苍白的脸色变得更加苍白起来,而明远则是有些艰难地翻过身来,眼神之中带着一丝冷冽。他完全可以肯定,刚才那一击明云明显下了杀手,若不是他这么长时间对武力的修炼,恐怕刚才那一击就可以直接要了他的小命。

    “哎呀,父皇息怒,儿臣只是一时眼花没看清,还以为是什么刺客到了父皇房间中,所以才匆忙出手的。还望父皇切莫动气,以免伤了身体。”明云语气紧张地说道,并且立刻跑到明远身边,十分关切地为他检查着身体,那般模样和刚才那完全释放着杀气的模样成了鲜明对比。

    明远自然是淡然一笑,表面上自然不能和这个已然得势的弟弟起冲突,而内心里更是对这家伙多了不少心眼,他终于更加明白李兆飞话语中的意思了。这个明云果然是心机颇深,要是让他当了皇帝的话,那自己岂不是活不了一两天了?

    李兆飞冷哼一声,稍微平定了一下体内的气息之后,淡淡地说道:“你还是先出去吧,朕和你皇兄还有些事情要先谈谈。”

    李兆飞的话一出口,明云的脸上并没有什么不满的表情,反而是十分恭敬地作了一揖之后,便慢慢地退了出去,轻轻地合上了门。

    李兆飞再次坐了起来,双眼之中金光闪烁,似乎是十分仔细地探查了一下之后,才慢慢地舒了一口气,道:“这个小子比以前还要深邃许多,看来和那个老家伙学了不少本事,看来我前脚一走,他就要逼过来了啊!唉……明远,看来我不能让你再待在皇宫了。”

    “啊?父皇,您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连司空叔叔都不能保护到我吗?”明远说话都有些急躁了,他现在已经将司空战当做他唯一的靠山了,而李兆飞的眉头则是微微一皱,脸色明显有些不对。

    “小子无知啊!你的未来岳父虽然能保你一时,但是在这皇宫之中,无论你受到什么样的保护,都是在魔爪之下的苟延残喘而已。朕已经找到一个地方,在那里就算是那个王飞鹤也是不能把你怎么样,而且那里应该能够解决你先天无灵的问题。其实朕一直都知道一件事情,那就是你并不是先天无灵,而是你的守护灵隐藏太深,需要进行特殊的修炼才能将其完全引导出来,而那个地方正是一个绝佳之地!”李兆飞的语气明显带着完全的兴奋,明远的胃口立刻被吊了起来,不过很快就蔫了下去。

    “什么地方这么厉害?父皇,您不会又骗我的吧!”明远的语气带着一丝狡黠,对于他这个父皇,他可没有十足的把握,这被晃点的次数也不只是一次两次了。

    “臭小子,你以为老子这次也在和你扯?”李兆飞的热腾劲似乎被一下子浇灭,没好气地拍了明远的头一下,拍得后者是龇牙咧嘴,疼的揉头。

    “父皇下手忒重了吧,我差点就被您拍死了!”明远没好气地说道,他可是这么多皇子中唯一敢和李兆飞这么说话的,而这也是李兆飞十分欢喜他的原因之一。

    李兆飞轻轻地揉了一下明远的脑袋,轻叹了一口气,道:“明远啊,朕这一次可不是开玩笑的。这件事要从十六年前,也就是你刚出生的时候说起了。那时你刚刚出生,西南方便来了一位白眉道长,这位道长通晓古今天地任何事情,并且预算出朕将会在十八年后魂归极乐。当时朕还以为他是一派胡言,正准备将他抓起来时,他却大笑腾空而起,边走边说了关于你的一些事情,说你的守护灵先天隐藏,只有去万灵山才能完全释放出来。本来朕依然是不相信的,但是自从经历了这么多年的事情之后,朕才明白了那些话的真实性。唉……既然朕只有两年寿命了,那还有什么好执着的呢?所以朕这么久以来并没有怎么治疗病痛,任其发展而已。只不过朕现在最担心的就是你的问题,要是你出了什么事,那朕就算到了九泉之下也不可能心安的啊!”

    李兆飞的语气带着深深地难过,而明远的心中则是完全的感动,虽然他并不属于这个世界,对这个父亲刚开始也感到十分别扭,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他和李兆飞直接的羁绊也是越来越深,之间的亲情也是更加浓厚。

    他轻轻地握住李兆飞那双苍老的手,十分恭敬地说道:“父皇,您放心,儿臣一定会找到治您病的方法的。既然那道长都能预见未来了,那么那种长生保命之术怎么会不懂呢?就让儿臣去吧!”

    “筱雨也要去,筱雨要陪着明远哥哥!”一声清脆的女声从门外传来,紧接着,那房门再次被推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