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皇家死士

第5章 皇家死士

“皇家死士?司空元帅,那些家伙不是早就已经被封印了吗?怎么可能还会出现?”王飞鹤的语气中明显带着一丝慌张,这皇家死士的诡异程度就算是他都完全不清楚,而且这个秘密只有皇室历代继承人才知道,就算那些皇子什么的只是知道一个名字而已。

    而此时,所有人都看到李兆飞的脸上爬满了许多诡异的魔纹,而他的气息也是变得衰弱很多,若不仔细观察,根本就感觉不到他体内有什么生命气息。

    明远这时才完全反应过来,脑中忽然想起李兆飞和自己说过的,关于皇家死士的事情。

    皇家死士,是由北灵帝国历代死亡的勇士之灵制作而成,一共十二具,都是九级灵皇巅峰级别的存在。不过,想催动皇家死士,必须要用北灵帝国皇族所特有的皇灵,然后透支使用者的生命力,这样才能完全地发挥出他们的实力。

    想到这儿,明远才知道李兆飞现在的情况。他已经只剩下两年的生命了,现在却在催动这些吞噬生命力的死士,这完全就是找死的举动啊!

    “死士听命,护送太子离开!”李兆飞沉声说道,而王飞鹤他们的脸色骤然大变,太子?李兆飞这句话已经将他们打上了谋朝篡位的印记,这一次,李兆飞已经完全将他们逼向绝路了。

    “司空元帅,现在已经不能想那么多了。要是让这个废物逃走的话,那一定是后患无穷啊!这个时候就不要再想什么仁义之类的了,大事要紧啊!”王飞鹤大声喊道,身上释放出一股极为强大的灵力。灵圣,这在灵武大陆都是属于凤毛麟角的存在,所拥有的力量自然是十分强悍。

    司空战的眼神微变,当他与李兆飞四目交汇时,从对方的眼神中,他看到了一种极端的绝望,那是一种仇恨夹杂着无奈的光芒。而此时的明远已经是双目赤红,一双拳头攥得紧紧,连指甲都嵌入肉中,一丝丝鲜血顺着他的手指流了下来。

    “父皇,不要这样,就让儿臣和您共同进退吧!谋朝乱党,就算我死,我也不会放过他们的!”明远的气息变得十分不稳,强烈的愤怒让他的脸色变得通红,而这时,李兆飞却是一个耳光抽了过来,明远躲闪不及,立刻被抽的甩了一下头,顿时感觉脸颊剧痛,鲜血从他的嘴角流出。

    “快滚!这群家伙是不会放过我们俩的,你活着才是我最大的心愿!我的力量还能维持死士半个时辰,你能跑多远就跑多远!”李兆飞大声吼道,那些双目赤红的死士立刻以极快的速度向这边飞来,这十二股强大的压力令王飞鹤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起来。

    十二个九级灵皇巅峰的实力,就算他已经到了灵圣级别,但是应对起来都不可能轻松。

    而这时,司空战忽然举起长剑,冲出了门外,向那些死士疾飞而去。他的身后,一个巨大的手持长剑的战士虚影越来越清晰,正是司空战的守护灵战神!

    王飞鹤的心中一喜,既然司空战已经表明了立场,那一切就十分好办了。司空战也是一级灵圣外加七级武皇的实力,在这种情况下,两位圣级强者,再加上那一队实力都在灵王级别的士兵,他完全有把握可以挡得住这些死士,这样的话,一切就都好办了。

    寝宫之外,战斗一触即发!十二位死士分为四股,其中三股分别对上王飞鹤、司空战,还有那一群实力不弱的士兵,而另外三位死士则是直接出现在明远旁边,立刻将他围了起来。

    “记住那个地方,那里才是最安全的地方!”李兆飞强忍着身心的疲惫,那布满血丝的双眼释放着妖异的红光,那种感觉让明远的心中顿时一阵绞痛。

    他重重地点了点头,眼神之中露出一丝决然。这一刻,他的心中便立下了誓言:不杀此二贼,誓不为人!

    三声大吼,那三个死士的身上爆发出三股强烈的光芒,三股光芒十分巧妙地融合在一起,变成了一只体形十分庞大的巨鸟。明远心中暗暗惊叹,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他的身体便被推到那巨鸟之上,这是三只守护灵的力量,通过叠加,它们的力量完全超越了灵皇境界,承载着明远,将要飞身而去。

    “糟糕,他们竟然都是飞行灵!”王飞鹤惊呼一声,十分惊险地躲过了死士的一击,而他的脚下,原本坚硬的花岗岩地面开始涌动起来,很快,一个尖角便从他的脚下刺出,被他险而又险地躲了过去。他的守护灵是一只三足仙鹤,在速度和灵敏方面见长,但是若是真的拼力量的话,对阵三位以实力为长的九级灵皇巅峰的强者,就算他已然是灵圣,也是防的够呛,就不要说完全将他们击败了。

    而这时,司空战那边却是稍微轻松一些,他的守护灵是真正的战神。那是司空家族传世之灵,战神,百战百胜,无往不胜!而且在战神这一强大神灵的帮助下,他本身的武力都与别人完全不同。可以在修炼灵的情况下达到武皇的境界,这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极其困难的事情。

    司空战手中的长剑挥舞着,以其强大的力量压制着那些死士,那每一剑下去都会有一个死士倒飞出去,而李兆飞的脸色则是变得更加苍白起来。

    在三只飞行灵的融合力量下,明远的身体以极快的速度向远处飞去,而这个时候,筱雨却是瘫坐在地上,凄婉的脸上写满了悲伤。她想要和明远一起走,但是她发现她自己已经没有资格,她已经没有资格再和明远说这样的话了。

    “哼!想跑?没那么简单!司空元帅——”王飞鹤大喊一声,而司空战的眼中露出一丝狠烈,手中的长剑立刻劈向了明远。他身后的战神之灵大吼一声,疯狂的火焰从它的身上爆发出来,融于司空战那一剑之中,只是一瞬间,整个天空都出现一道道漆黑的裂缝,显得极为骇人。

    “不——不要——”筱雨的脸上已经完全被泪水覆盖,她大喊一声,立刻向司空战的方向跑去。

    她的身后,一个女神般的虚影悄然出现,和筱雨抱住司空战一样,那个女神也是抱住了司空战身后的战神。

    “爹爹不要啊!不要杀明远哥哥!”筱雨哭着说道,这忽然的变故让司空战的新立刻乱了起来,一阵刺痛之后,他的手臂僵硬了半晌,许久之后才慢慢地放了下来。而明远他则是趁着这个机会立刻冲着南方飞去,那般速度已经是无法阻止的了。

    “司空元帅,放虎归山,后患无穷啊!”王飞鹤大声喊道,在一招击溃一位死士之后,他立刻出现在司空战身边,情绪则是相当的激动。

    “闭嘴!否则老子杀了你!我们已经是罪人了,难道还要造孽吗?那小子又是先天无灵,对你会有什么威胁?我劝你还是早日收手为好,否则惹恼了我,你绝对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看吧,这些死士已经没什么力量了,看来陛下也快要驾崩了,你还是有空去解决这善后的事情吧!”司空战的声音十分低沉,而王飞鹤的脸色则是十分阴沉。

    他冷冷地哼了一声,看着这些已经没有任何气息的死士,他的心里恨得牙痒痒,在这种情况下都被明远跑掉了,这也实在是太让他感到不爽了!

    他看了一眼那些还没死绝的士兵,眼神之中露出一丝狠烈。嘴唇噏动了一下之后,那只三足仙鹤便是融入他的体内,随即他的身手立刻变得极为敏捷起来,只是简单地刺了几剑,那些受伤的士兵便完全成了剑下冤魂,一个个倒了下去。

    “王飞鹤,你要干什么?”司空战冷哼一声,手中的长剑直指他的胸膛,这些士兵可是他的亲兵,这样无缘无故被杀,他怎么能够冷静下来。

    “呵呵,没什么,只是这些家伙看到了不该看到的而已。司空元帅,这件事情可是越少人知道越好嘛!”王飞鹤阴阳怪气地说道,眼神扫到了筱雨身上,一股冷冽的眼神集中在她的身上。

    筱雨的身体轻轻一颤,下意识地往司空战的身后躲了一下,这让司空战的心里顿生一股怒意。

    “你想干什么?难道还想对我女儿下手?王飞鹤,你要是嫌命长,你就试试看!”司空战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背后的战神也是发出一声冷哼,手中的长剑立刻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贴着王飞鹤身边切下。

    王飞鹤的心里一惊,在刚才那一刻,他这分明比司空战还要强的力量竟然都被他压制了数秒,这也太难以置信了把。看着身边这道深约十丈的沟壑,他的心里可以说是一阵发寒。

    “呵呵,司空元帅何必如此动怒嘛!王某怎么会对您的女儿动手呢?只是希望司空元帅管好女儿,千万不能让她乱说,否则我们日后一定会有麻烦的。呵呵,这些死士看来都已经真的完全死了,里面那一位我们可要料理好了,否则也是一个大麻烦啊!”王飞鹤笑眯眯地说着,现在他的表情用老奸巨猾四个字形容是再贴切不过了。

    司空战冷哼了一声,根本就没有理睬王飞鹤的话,一步步向寝宫中走去。

    他的脸色无比地阴沉,仿佛都能挤出水来。李兆飞和他的关系已经亲到了几乎是兄弟的程度,而自己却是做出这样的事,在他的内心里,他已经把自己骂了千万遍了。

    但是,他自己心里十分清楚,凡是自己做出的决定,就千万不能后悔!就算是错也要彻底错下去,更何况他现在还认为自己做的没有任何错,若是让明远当上皇帝的话,他恐怕会因受刺激而更加发疯的。

    而筱雨则是看着明远离开的方向,脸上又流下了两行泪水,她的心好痛,痛到仿佛会滴出血来。

    正在这时,司空战的脸色骤然一变,忽然转身,双臂抱住了筱雨。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她的身体便被司空战扑倒在了地上。

    那些死士忽然轰隆一声全部爆开,那强大的爆炸力将没注意的王飞鹤炸出了十丈之远,身上出现许多道伤口,鲜血汩汩地喷涌着。

    而寝宫之中则是传出一声大笑,紧接着则是那仿佛来自地狱的声音:“王飞鹤,司空战,皇家死士的使命至此终结!多行不义必自毙,你们等着吧!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