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熬出头了

第1章 熬出头了

倒霉!夏如卿觉得自己真是倒霉透了。

    先是生病,挂了,然后又穿越到这么个奇葩的地方。

    楚朝,后宫,还是个不受宠的七品才人!这地位,连皇帝的小老婆也算不上!

    前主更别提!选秀进宫不到一年就挂了,记忆里,她还有奇葩的家人。

    转念一想……同情别人做什么,还不如同情一下自己呢,这个烂摊子,还不是都是她的!

    夏如卿歪在窗前的大炕上,扶额望天!

    算算自己都穿来一个月了,连皇帝高矮胖瘦还不知道呢!

    虽说宫里伙食挺好,凑合凑合也能过,可老是这么挣扎在最底层,也不是个事儿!万一哪天不小心得罪了人,捏死她还不跟捏死个蚂蚁一样!

    唉,罢了罢了,想多了愁得慌,还是来点儿实际的吧。

    夏如卿摇着团扇,起身往小茶房去了。

    “桂花酥糖熬好了没有?”

    才人这地位,是没有点心吃的,眼下金秋桂花开,她就自己熬了些酥糖,让小喜子看炉子。

    “主子,都好了”,小喜子顾不得擦汗,笑着麻溜儿装盘。

    夏如卿皱眉:“怎么就你一个,她俩呢?”

    才人有两个宫女一个太监供使唤,可实际上,那俩宫女经常无端消失,只剩小喜子一个。

    小喜子笑容瞬间尴尬了几分,摸了摸后脑勺,有点不知所措。

    夏如卿也就明白了,不用说,又偷懒耍滑去了!

    心里冷笑一下,也没再说什么,把剩下桂花酥糖给了小喜子,自己端着盘子去了院子里乘凉。

    躺在躺椅上,喝一口清茶,捏一块酥糖放进嘴里,桂花的香甜味儿弥漫唇齿!苦逼的心情总算稍稍缓解。

    正当她闭目养神的时候,门忽然被人推开,接着进来了一群人!

    这么个偏僻的地方,向来人很少,夏如卿吓了一跳,忙起来看情况。

    只见一个总管模样的领头太监笑眯眯地走了过来。

    “恭喜夏小主!皇上今儿点了您的牌子!老奴特来告知”

    这总管太监穿着一身宝蓝色总管袍,领口和袖口的花纹很是精致,雪白的拂尘搭在手臂上,整个人十分体面。

    夏如卿愣了片刻,才努力在模糊的记忆里找出这个人来,他是敬事房的总管冯安福,专管后宫雨露之事,大大小小的妃嫔都争着讨好他。

    夏如卿回过神,忙上前行了半礼:“冯公公见礼了!”,

    这个人绝不能得罪!自己对他行半礼,也是实打实的尊重和客气。

    果然,冯安福笑容放大了几分:“小主客气了,待会儿自会有人过来教导小主,奴才就先告退了!”

    “冯公公慢走!”

    夏如卿说话的时候,小喜子早准备了荷包过来,冯公公笑眯眯地接了。

    其实荷包里的银子真不多,夏如卿毕竟穷,不过冯安福自有他的主意。

    ‘夏才人入宫一年了还能出头,自然是入了圣上的眼’,自己客气亲近几分,总不会出错!

    好生送了冯公公出门,夏如卿回来就楞在了躺椅上,和小喜子的喜出望外不同,夏如卿这会儿有些懵懵的。

    她不就是今儿上午去御花园摘桂花的时候遇见了皇上吗?

    也没看清楚长啥样,远远儿地就跪下来磕头了,一直等皇上从她身边过去老远,她才敢抬头。

    这样零交流,也能叫他看上?

    非要说发生了点什么,那就是皇上在她的面前停了几秒,她也偷偷看了两眼。

    可是,她就看见了一双龙靴啊!

    五爪金龙,金丝滚边,要是拿到现代,说不定还是古董。

    至于人长啥模样,她还真不知道!脑海里关于皇上的记忆也少的可怜。

    这……这就要滚床单了?

    ……

    下午的时候,几个嬷嬷带着人就来了昭华阁。

    “这破地方儿可真偏僻”,不知谁抱怨了一句!

    夏如卿想了想,是够偏僻的,昭华阁再往北就是冷宫了,据说不吉利,但凡有点儿手段的,都找门路搬走了!

    就剩她一个!不过也正好图个清静,要是住在人堆里,她还嫌吵呢!

    见过礼,那些人就忙了起来,烧水的,准备衣裳首饰的,昭华阁从没这么热闹过。

    不多时,一个嬷嬷走过来说道。

    “夏小主,香汤已备好,请主子沐浴吧!

    “有劳嬷嬷了!”夏如卿欠身道谢。

    心说,这伺候皇上的人效率就是高,平时要想洗个澡,可没这么快!

    泡在铺满花瓣的浴桶里,夏如卿舒坦地闭眼,任凭那些老嬷嬷用香胰子替她沐浴。

    这会儿她也缓过劲儿来了,不就是滚床单么,有什么接受不了,难不成要寻死觅活?

    好不容易重活一世,她才舍不得死呢,她就要好好活着!

    “恭喜主子,咱们终于熬出头了!”宫女秋桐在一旁激动道。

    “是啊,咱们可算是熬出头了!”秋红也上前,殷勤地替她添热水。

    夏如卿靠在桶沿,杏眼微眯,凉凉地看了两人一眼,也没说话。

    这俩人是她手下的宫女,平时连个影子都找不见,这会儿巴巴地冒了出来,这深宫里啊……

    沐浴完,夏如卿穿上早已备好的轻纱薄衫,层层叠叠的轻纱下,里头的小衣隐约可见,乌黑顺滑的发丝顺着肩膀倾泻而下,整个人窈窕如仙。

    “娘娘的头发可真好!又黑又滑”秋桐拿着棉布,一边替她擦头发一边赞叹。

    几个老嬷嬷则拿出早已备好的胭脂水粉,打算替她上妆,夏如卿只看了一眼就皱眉。

    “嬷嬷,不如我自己来吧,嬷嬷们忙了半天也累了,去喝杯茶可好?”夏如卿说着,从妆奁匣子里拿了一对玉镯子,一支镶宝石的簪子和一对镶着南珠的耳环递了过去。

    几个嬷嬷犹豫了一下,对视了一眼,这才笑着接了:“才人主子,只可上妆,其他的还须依着我们来!”,规矩不能错。

    又道:“皇上不喜过浓的妆容,才人斟酌着些!”

    “多谢嬷嬷告知!”夏如卿感激地道。

    那几个嬷嬷点点头,没再说什么,这些她们见得多了,小主们谁不想在侍寝的时候出挑些?

    有贴花钿的,有涂香脂的,还有在额间画花瓣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