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羞煞人

第106章 羞煞人

106羞煞人

    林扬淡淡道:“你想行动了?”

    毒狼嘿嘿一笑,“不是我想行动,是九哥想把这两个新近起来的帮会压下去,要知道他们可都是赵宏卿扶植起来的,如今姓赵的一走,他们就成了眼中钉肉中刺了!”

    “什么时候?”林扬轻轻摸着下巴,“到时候叫上我,这帮亡人,把我打惨了!”有仇不报是亡人。

    毒狼笑道:“你放心,事情要慢慢准备,大约还有十来天,那时候你大约也好的差不多了。”两人说了几句,毒狼便又闪出房间。

    片刻后,袭柔抱了一个保温饭盒快步走进来,里面装的是香喷喷的莲子八珍汤。

    只闻了一下,林扬就赞道:“好香!”

    袭柔温颜笑道:“是我请粥铺的师傅帮做的,你尝尝。”说着用巴掌大的小碗给林扬盛了小半碗,然后用勺子舀着送到林扬嘴边。

    林扬张嘴一口吞下,果然美味爽口,不客气的一边吃了五小半碗。

    袭柔笑道:“可不能吃太多,下次再吃吧。”便把食盒收起来,又拿纸巾轻轻把林扬的嘴角擦拭干净。

    林扬瞧着她温柔的神气,心中一暖,喉中仿佛哽了一样东西,突然凑过嘴唇在她正擦拭的手背上轻轻一吻。

    袭柔仿佛触电一般,手猛的缩回,美眸流车,突然狠狠的瞪了林扬一眼。

    林扬呵呵傻笑,瞧她或喜或嗔时无不美到极处,心中痒痒的,偏又身子酸痛,不然真会过去一把抱住她狠狠的欺负一通。

    袭柔瞧林扬眼中闪着奇异的光彩,缓缓把头低下,“林扬,你是不是有许多女朋友呢?”这句话仿佛一桶冰水从头浇下,林扬立刻清醒过来,他呆了片刻,然后用力的点点头,“柔姐姐,我是一个感情不怎么专一的人,不怕你笑话,我见了漂亮女孩子就喜欢,简直见一个爱一个。”

    林扬用手轻轻挠着耳朵,“你看过《天龙八部》没有?”

    袭柔一愣,然后轻轻点点头,“我看过电视剧,但没看完。”女人喜欢打打杀杀的不多。

    林扬叹道:“里面的段正淳有许多心爱的女人,他不是说么,他在和每个女人在一起的时候都是真心真意。我跟你说你可别笑我,我心中也是和他的心思一般无二,这种感觉油然而生,并不是道德或其它东西所能束缚。”

    袭柔低着头,沉默站不说话,过了半天,林扬又道:“柔姐姐,其实还有另外一个原因。”

    袭柔抬起头,好奇的看着林扬,妙眸忽闪忽闪,心说还能有什么原因?这个花心的家伙!

    林扬又顿了一会儿,“算了,这实在不好……不好说。”

    袭柔微微皱眉,“和我有什么不好说的?”突然发觉这句话有点儿暖昧,连忙转移话题,笑道:“就算你自比韦小宝,我也不会笑话你。”

    林扬嘿嘿一笑,“韦爵爷么,他还未必胜的过我。”摇摇头,脸先红了。

    袭柔奇怪的问,“你还怕羞啊?什么事情不敢说呢?”

    林扬咳了一声,“柔姐姐,其实我……我的###非常旺盛。”

    袭柔立刻俏脸儿通红,“啐”了一口,“谁要听这个呀!”小手儿伸进林扬被窝,在他肚皮上揪了一把。

    林扬“哎呀”一声,苦着脸,“我可是说真的!有时候,非四、五个女人不能完事儿。”

    袭柔愣了愣神,叹道:“可能是你的内分泌有失调,要不然去看医生。”

    林扬心说能看医生我早看了,我就是半个医生!自家摇摇头,林扬道:“柔姐姐,有许多事情,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人有时候并不能控制自己。”

    袭柔用力咬着娇嫩的下唇,“你跟我说这些干什么呢?”

    林扬盯着她粉扑扑的脸蛋儿,“没什么,因为我喜欢你。”林扬的语气平静,表情认真。

    袭柔浑身一震,缓缓仰起俏脸儿,她神色中有三分喜悦,却还夹杂着七分气苦,这家伙,似乎不止三、四个女友,他竟然还要追我呢!

    林扬伸手拉住袭柔一只小手,那手冰凉滑腻,柔若无骨,林扬心中一荡,“我只是把自私的想法说给你,你有选择的权利。”然后咧嘴一笑,“其实,我都感觉自己非常荒唐,但内心深处却又漫不在意,觉得这是十分应该的事情,我自己也闹不明白,不过~~”林扬拉起那只小手儿又轻轻一吻,鼻中喷出的热气让袭柔身子微颤,“我确实好喜欢你,真想把你搂在怀里好好疼爱一番!”

    这热辣辣露骨的情话让袭柔的心跳立刻加快了一倍,她用尽全身的力气才能###右手,深深把头埋在胸前,不言,不动,但林扬能看出她的身体微微颤抖着。

    林扬安静了一会儿,又道:“如果柔姐姐不同意,那么我们依然是朋友;如果同意~”林扬咧嘴一笑,“你就认命当我老婆吧!”

    袭柔“啐”了一口,抬起头狠狠瞪了林扬一眼,突然道:“谁和你当朋友!”扭头便跑出了病房。

    林扬一愣,不同意吗?黯然一叹,片刻后,他突然又眼睛一亮,不和我当朋友?然后放声大笑,这笑声极响,被走在过道中的袭柔听见,她恨恨的一跺脚,心中五味陈杂的加快了脚步,“唉,冤家,你要我怎么选择呢?”一滴清泪落下,滴在地板上,袭柔掩面而去。

    深夜时分,睡的迷迷糊糊,林扬冷不丁的突然睁开眼睛,病房里已经多了一个人,陆良正站在床边看着他。

    林扬揉揉眼睛,“师兄,你怎么知道的?”

    陆良微微一笑,“刚刚知道,贺长兴我已经带走了,你的伤没问题吧?”

    林扬拍拍腿,“我这身子骨,当然没问题!”

    陆良点点头,“师弟,我明天就要回去,你以后要加紧修炼,不可松懈,或许……”他笑了笑,“师弟,有空你去见一见师父,你总是他老人家的弟子。”

    林扬笑道:“师兄放心,病一好,说不定我就会去拜见他老人家。”

    陆良从口袋里拿出一块银质的牌子,有酒瓶盖儿大小,上面刻着一条小龙,把它交到林扬手中,“这个你收好,以后会有用处。”

    林扬点点头,将它放在枕下,“师兄,你还是回部队当教官吗?”

    陆良点点头,“你好好休养,半年后我再来看你。”说完话立刻转身离开,仿佛幽灵一般,眨眼没了影子。

    林扬摇摇头,奇怪的师兄啊!闭上眼渐渐入睡。

    早晨七点,林扬醒来,发现袭柔正坐在床头愣愣看着自己。

    林扬感觉有些尿意,但怎么可以让美女侍候自己###?咧嘴一笑,“柔姐姐,帮我叫一名护士过来。”

    “干什么?”袭柔不解。

    林扬红着脸,“那……我方便一下。”

    袭柔“噗”的一笑,又红了脸,然后瞪了林扬一眼。

    林扬讪讪的一笑,“都憋一夜了。”

    袭柔听他说,心中又气恼又心疼,“真是个笨蛋!”从床底拿出夜壶,“来吧。”

    林扬红着脸,装傻充笨,“干什么?”

    袭柔哼了一声,“要不然你尿在床上?”

    林扬吞了口唾沫,“我自己应该可以。”

    袭柔幽幽一叹,“我命都是你救来的,你跟我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林扬一愣,心说她都不怕,我一爷们怕什么?嘿嘿一笑,“非礼勿视!”轻轻的翻转身体,侧身躺下但他臂端受伤,又把右臂压在下边,只能苦巴巴的看着袭柔,那意思像是在说,“美女,你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吧,我一切听你的!”

    袭柔原本以为只捧住夜壶也就算了,没想到还要亲自动手,立刻就羞红了脸,红着脸愣了半晌,突然一把掀开薄毯,然后猛的把眼一闭,伸手摸到林扬下边。

    林扬的心脏立刻开始“砰砰砰~”的乱跳,天地良心,他并没有什么欲念,但那棒儿竟然立刻涨大变硬了。

    病人服是没有前门拉链的,所以袭柔先摸到腰际,然后轻轻的把林扬的裤子褪开半截,而林扬也不时抬起屁股配合。

    给林扬褪着裤子,袭柔突然咯咯的笑起来,她感觉自己现在的做的事情真是又好玩又好笑,忍不住笑出声来,这家伙的脸一字红了吧!

    林扬心说你笑什么?心中大窘。

    袭柔的手只在林扬大腿两侧活动,所以没碰到林扬的棒儿。裤子和内裤一同扒下去的那霎,一根直径四、五公分,长二十多公分的洁白玉棒一下子弹出来,斜指苍天。

    袭柔低头拿过夜壶,举到床沿,“你一点儿不能动吗?”

    “喔~”林扬猛吸一口凉气,瞪着袭柔,心说这女人想要谋杀吗?

    突然,上头的细缝上渗出一滴透明白的水珠儿,袭柔盯住了那颗水珠儿。

    林扬苦着脸,叹道:“美女,此物最恶,不可撩拔,一旦发怒,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