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凄然绝命(一)

第1章 凄然绝命(一)

夕阳西垂,洒下万丈余晖映照天地,似乎在无比留念这世界的一切。龙国A市,一条安静的榆荫路上,一对年轻人正相伴缓缓而走。

    “萧云,看那天际的晚霞,好美!”楚雪一脸幸福地看着天际的晚霞,夕阳的余晖映照在她那雪白的皮肤和裙子上,宛若给她披上了一件艳丽的婚纱!

    “不,雪,你更美!”萧云一把握住楚雪粉嫩白皙的玉手,感受着她手上传来的柔软与温暖。

    楚雪本能地甩动了一下手臂,可是很快她便安静了下来,一抹红润在她脸上绽开,分不清是夕阳的余晖还是因为害羞使然。

    “雪,知道吗,我好想就这样牵着你的手,直到永远!好想在我们垂暮的时候,还能在一起在着榆荫路上看夕阳西下!”萧云的眼中泛着无比的赤诚,有期冀也有一丝忧虑。

    楚雪的身体轻轻颤动了一下,一滴眼泪从她粉红的眼眶滑出。

    “萧云,我们可以吗?我感觉好怕,好担心!我甚至感觉眼前的一切都只是一个梦境,很快便会梦破人醒!”

    看到楚雪突然落泪,萧云的心头一阵剧痛,他猛的伸手一把将楚雪搂进怀中。“会的,我们会一直相伴到老,直到永远!相信我!”他的声音也有些哽咽了,怀中的女子是那么的可怜,他们的命运是那么的脆弱,一切真的好似一个梦,醒来便会失去一切。

    “不!我不会让一切发生,我要守护雪,我要永远守在她的身边,有我在谁也伤不了她!谁也不行!”萧云在心头呐喊,强烈的刺痛让他的心脏都是一阵阵急促收缩。

    “嗯,我们会幸福的!”楚雪感受到了额头滴下的一滴热泪,她最爱的男人,那个如山般坚毅的男人落泪了。这是她第一次看到他落泪,她看到过以前无论他受到怎样的重伤,哪怕是没打麻醉硬生生用刀子剔出腹部的子弹,用烧红的铁片烧灼自己的伤口,她都没见他落过泪,可是这次他居然落泪了!

    爱情是什么?萧云不知道,以前他只是一个冷血杀手,爱情对他来说根本是无稽之谈,在他的哲学中只有你死我活这个概念。为了生存,为了活命,杀,杀,杀,杀掉一切他需要杀和必须杀的人!

    飞刀血狼,那是他另一个沾满血腥的名字。自从加入杀手组织以来,二十多年,他从未失过手,死在他手下之人过百成千。可是自从见到雪的那一刻起,他知道自己亡了,他的杀手之路亡了!他一下子明白了爱情是什么,“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属!”

    “为了雪,我可以付出自己的一切,哪怕是死一万次我也不会皱一下眉头!”萧云凝视着雪那一双纯洁无暇的眼睛,发自灵魂的许下诺言。

    “嗯!”萧云的耳朵突然一动,一种强烈的不安袭上心头,这是他多年在生死线上搏杀磨砺出的直觉。

    他一把将楚雪推到自己的身后,然后向着前方的空地道:“出来吧,不必这么躲躲藏藏!”

    “哈哈,果然是血狼,名不虚传!”随着大笑声,两道人影凭空出现在前方的空地上。这是一胖一瘦两个人,两人都带着墨镜,穿着西服,一脸的冷漠,虽然嘴上在笑,可是看不到他们脸上的皮肤有任何的波动,好似他们的脸皮早已死去,那蒙在他们脸上的只是一张死人皮!

    “超级杀手,路西和达纳斯!”萧云的嘴角猛然抽动了一下,随即苦笑道,“没想到黑影组织还真看得起我,居然将你们两个超级高手派来!”

    黑影组织是世界第一大杀手组织,这个组织一共有五大超级高手,这路西和达纳斯便是五大超级高手之一!也是因为飞刀血狼的名头太大,黑影组织决定干净利落地将他结束掉,以免留下后患,因此一下子派出了两大超级高手。

    “不!”听到两大超级杀手的名字,楚雪差点崩溃掉,跟随萧云半年,他也早已明白这两个名字所代表的含义。路西和达纳斯本是西方神话中的杀神,这两个杀手用这个名字作为他们的代号,并且得到整个地下世界的公认,可以想见他们的可怕!

    听到楚雪的尖叫,路西和达纳斯都是嘿嘿一笑,只是他们的笑声诡异无比,只见嘴动不见脸皮舒展。

    “血狼,你就是因为这个女儿而被判了组织?”瘦子路西冷冷道。

    “哼,应该是说自从我见到了雪,我才认清了黑影组织的本质,那只是一个杀人的魔窟而已,若是我有机会我绝不介意将他彻底铲除为名除害!”萧云的声音冰冷而坚毅。

    “嘿嘿,有个性!”路西嘴角咧开,似乎很是高兴,“你说吧,是选择自杀还是选择让我们动手?我劝你还是选择自杀的好,省的到时候受罪!”

    “路西、达纳斯,你们这次来是杀我的,与楚雪无关,希望你们不要伤害她!”

    “嘿嘿,死到临头还挂记着别人,我真不知道那些年你在组织内学的东西都忘到哪里去了!”两大超级杀手中依然只有路西一人在说话,那达纳斯好似一个木头人一样,从头到尾没有张一下嘴巴。但是他那强壮结实的身体站在那给人一股难以言明的压力。

    “嗯,你放心我们这次来的任务只是杀你,不是我们的任务,我们是不会那么多事的!”

    “好,我相信两位的话!”萧云故意将一直未开口的达纳斯也概括进来,他真的害怕他们食言杀死楚雪。在这两大超级杀手面前,他真的没有能力保护楚雪的安全。

    “好,少废话了,做出你的决定吧!”路西的声音显的不耐烦起来。

    萧云用力握紧了一下楚雪的玉手,柔声道:“你先走,我会去找你的!”说完不待楚雪反应过来,他便向路西和达纳斯一招手道:“有本事就来杀我吧!”然后身形急转便向后方退去。

    “哼,还想跑,受死吧!”路西一声大喝,掀起一股劲风便追了过去。他身旁的达纳斯却依然如一潭死水,不见丝毫波动,只是冷冷地从楚雪身边走过,悠然向二人离开的方向而去。

    在他看来萧云早已是一个死人,有路西一人去足矣。从实力对比来说萧云确实不是他们中任何一人的对手。从武艺上来说萧云只是一个一流武者,而他们都是超级武者,虽然只差一个等次,但这之间的实力其实有天壤之别。一个超级武者要杀死一个一流武者绝对是十拿九稳。

    萧云跑的很快,已经竭尽了全力,可是他身后的路西却始终与他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丝毫没有被抛下的样子。

    “哼,跑够了吧?这里已经够偏僻了!你可以去死了!”随着冰冷的声音,路西猛然加速,一下便冲到了距离萧云不到十米的地方。

    “不!不是这里,我不能放弃,坚持!为了雪!”就在路西一拳要攻击到萧云的背部时,他却是猛然加速,看似不可能的一个加速,不仅让他避过了路西的攻击,更落下了与路西的距离。

    “咦,有些意思!”看到明明已经达到极限却又不合常理地突然加速的萧云,路西的脸皮难得地跳动了一下,紧接着他也再次加速,又跟了上去。

    “嗯,就是前方了”,急促的奔跑间,他们已经跑出了十几公里,一路奔驰的速度丝毫不比一辆摩托车慢。

    萧云奔跑的目标是郊外的一个乱石岗,那还是多年以前的一段经历,那时的他在杀手界刚刚成名,正是意气风发之时。一次偶然的机会他曾拜一个老道士为师,向他学习吐纳之法,老道士离开后,留给了他一张地图,并告诉他要他有机会去地图上的地方去看一看。

    于是他来到了地图上标明的地方,那里只是一个乱石岗,到处都是随意堆砌的大石。奇怪的是,他一进入乱石岗后,便感觉天昏地暗,很快便迷失了方向,还是靠着老道士给他的地图才找出了出去的道路。

    随后他便知道这个看似平实无奇的乱石岗其实是一个非常厉害的古阵法,应该是古代的修士大能所为。以前他并不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修士一类人的存在,可是无论是他的那个老道师父还是乱石岗的迷阵,都让他明白这个世界很神奇,不能轻易否定任何一种可能存在的东西。

    “哈哈!”狂跑中的萧云忽然停住了脚步,转身对着后边不紧不慢的路西大笑了起来。

    “嗯!”没有表情的路西心中一凛,他的六识全面打开,努力观察起周围来。“奇怪,这里可没什么陷阱,这小子一路狂奔跑到这里到底是为何?”

    对萧云的怀疑,让路西暂时放弃了杀人的想法。

    “哈哈,怎么就你一个人追来了,还有那个达纳斯呢?要想杀我还是一起来吧!”

    萧云的话声刚落,他便看见一人正“悠然”向他们而来,此人步伐看似闲庭信步,可是每跨出一步居然都有二三十米。

    萧云的瞳孔一阵收缩,心中暗惊,“没想到那达纳斯更加可怕,居然已经练到了缩地成寸的境界了,恐怕他距离大师级武者也已是不远了吧?”

    看到达纳斯赶来,路西似乎安定了很多,脸上先前的一丝慎重很快便消失无踪。“嘿嘿,小子不管你在这里设置了什么陷阱,记住明年的今日便是你的祭日!”

    “轰!”凌厉一拳携带着可怕的空气呼啸之声,猛然砸向萧云。

    “哼,来的好!”萧云也是大喝一声,身上青筋暴挣,肌肉坟起,强大的力道撑开了他的衣服露出古铜色结实的肉体!

    “砰!”以硬碰硬,一拳一掌狠狠地交锋在一起。萧云习练的是铁砂掌,他的铁砂掌早已练到了火候,一掌下去开砖裂石,碎筋断骨,鲜有人能敌。可是这一掌下去,他便感觉自己一掌似乎击在了巨大的铁块上一般,那是一种根本不能撼动的强大劲力。

    掌力很快便被击散,然后萧云的身体便如断线的风筝一般向乱石岗中飞落。

    “哈哈,只有这么点本事!”路西大笑一声,脚上用力,身体便如电光一般跟进,铜锤大小的拳头在空气中发出一阵尖锐的呼啸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