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凄然绝命(二)

第2章 凄然绝命(二)

“嗯,怎么回事?”就在眼见着一拳要将萧云击杀之时,路西猛然感觉自己眼前一阵天昏地暗,拳头落空,而眼前的萧云却是早已不知所踪!

    “幻阵,迷宫?”路西那冰冷僵硬的脸上开始发生一丝变化,他是一个西方杀手,对龙国文化接触的不多,根本不知道有东方修士和迷阵的存在。

    其实这个乱石岗不仅是一个迷阵,更是一个煞阵,操纵阵法之人完全可以凭借此阵将敌人活活困死或者直接杀死!如三国时期诸葛亮摆下的八阵图便具有如此的威效!

    “砰砰砰!”路西疯狂地挥动着自己的拳头,强大的拳力让周围的乱石飞舞爆炸,可是那些石块如同活物一般,打碎一片又会在原地冒出一片,简直是杀之不尽斩之不绝!

    路西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一滴汗珠,他都不知道自己已经多少年没有陷入过如此的绝境了,绝境,近乎绝望的境地!

    此刻萧云正躲在距离路西不到五米的地方,刚才与路西一拳相交差点震断他的手臂,内力旋转,一丝丝真气汇聚到受伤的手臂上,几个呼吸后,手臂终于恢复如初!

    “哼,超级杀手又怎样,在我这迷阵中只是一头瞎了眼睛的老虎而已!”萧云的手上已经出现了一把闪亮的飞刀。

    血狼飞刀,例不虚发,他用飞刀的本领甚至超过了用枪。

    “咻!”寒光一闪,闪亮的飞刀直击向路西的脖颈!

    “嗯!”路西六识灵敏察觉到冷风袭来,猛然扭头,转身。飞刀擦着他的衣领飞过,那闪亮的刀芒让他眼前一阵惨白。

    “嘿嘿,血狼你的飞刀也不过如此!”避过飞刀路西发出快意的大笑。可是很快他的六识便再次感受到强烈的危机,原来那飞刀在飞出之后,居然又调转了方向再次向他袭来。

    “怎么可能?”路西终于露出了惊惧之情,他无法相信一个飞刀怎么可能在空中转向自动寻找目标!这还是飞刀吗?

    “难道他已经达到了天人合一之境,神能控物?不可能,他要是达到了那样的境界,我们早就被他杀死了!”

    传说在大师级高手中便有人能够做大天人合一,神能控物,利用自己的精神控制物体来攻击敌人,杀人于无形,根本无法避让。眼前的萧云显然没有达到这样的境界,可是他的飞刀却是真的自动在空中旋转,并且如同活物一般寻找敌人。

    “噗!”由于距离太近,事发突然,路西已经根本无法躲避。作为一个超级武者,就是子弹的连续射击他也能凭借六识直觉一一避让,可是血狼的飞刀实在太过诡异,它的速度比子弹还快,比人神经反应的速度还快。

    “嘿嘿!血狼飞刀,例不虚发,果然不假!”路西的左臂被飞刀划出了一道深深的伤口,而那把飞刀正卡在他的肌肉和骨头之上。

    “哼!”路西一声怒喝,那把已经失去了劲力的飞刀被他硬生生用肌肉挤出了体外,然后便见到本来鲜血淋漓的左臂上伤口居然慢慢愈合起来,鲜血更是早已停止了流动。

    “什么,好厉害,没想到他居然练到了能够轻松控制全身的肌肉、筋骨的境界!”萧云暗暗吃惊。萧云虽然只是一个一流武者,可是由于修炼功法的特殊,他习练的是龙国古武,也早已能够做到自如控制全身的肌肉和筋骨。正是因为自己能够做到这一点,他才对不会任何龙国古武的路西能够做到而感到惊讶!

    “出来吧血狼,你那小刀是杀不死我的!”由于萧云一直没有出声,路西并没有发现他的踪迹!

    “咻咻!”回答他的是两把破空而来的飞刀。

    “又来了!”路西眉头皱起,同时他的双手上突然多出了两个黑金色的手套!面对萧云的飞刀,他终于拿出了自己的兵器,那是一双利用高科技炼制的手套即使是最大火力的狙击枪也无法将它击穿!

    “给我破!”黑金色的拳头,猛然挥出!就在拳头要击飞飞刀的时候,那两把飞刀犹如有了灵性一般居然猛然拔高几尺避过拳头,然后再次转弯袭向路西的身上要害。

    “嗯,有意思!”在全力戒备的情况下路西并不怕萧云的飞刀,只见他的双拳在身前不断挥舞,顿时一片黑金色的金属屏障便产生。只听得铛铛两声,飞刀被拳头的光幕给挡住。

    “可惜我只能控制飞刀连续两次发力,要是我能控制它三次发力,此人必死无疑!”萧云暗叫一声。

    “嘿!”击飞萧云的飞刀后,路西的身体并不停留,而是猛然一转,黑金色的拳头猛然砸向一块大石,强劲的力道轻易撕碎了周围的空气,劲风鼓鼓!

    “砰”碎屑纷飞,在纷飞的石屑中一道人影猛然蹿出,正是被发现了的萧云。

    “嘿嘿,血狼,不用再躲了,还是干脆一点受死吧!”

    “此人果然厉害,看来以我的手段是难以杀死他了,还是启动煞阵吧!”萧云不知名的老道师父不仅给了他这阵法的地图,还给了他简易的操纵之法!

    就在路西逼迫出萧云,要将他击毙之时,忽然萧云的身影再次凭空消失。

    “嗯,怎么可能会这样?”路西六识灵敏,可以说已是不必一个大师级高手差多少,可是萧云就是站在那然后凭空在他眼前消失了,没有任何的踪迹可寻。

    “嗖嗖!”

    无数的大石块如雨点一般袭来。

    “嗯哼!”路西那僵硬的脸上露出了无比的慎重,他的双手如闪电般挥动起来,砸向他的石块纷纷粉碎坠地。

    “哼,我看你是的力气长,还是我的石块多!”萧云坐在一堆石块后面,口中念念有词,手上更是四下翻舞。一时间,爆射而出的石块遽然加多,石块的体积也是越来越大。

    这阵法很是奇妙,萧云也只能够简单地控制阵法,而且想控制这阵法不是知道口诀方法便行,他需要一种特殊的能力。而萧云便具有这样的能力,当然这种能力依然与他那个老道师父的传授有关,只是他自己还不清楚而已。

    乱石岗内一阵噼里啪啦的爆响和路西消失不见的身影,早已让随后赶到的丹纳斯吃惊不已。他能成为一名超级武者自然智力不差,眼珠一转,他便知道了前方一定有一个很是特别的陷阱。

    他的武艺与路西在伯仲之间,既然路西都不能从那陷阱中杀出来,他知道自己去了也是枉然。只见他不进反退,身形一动便消失在了原地。

    “嗖嗖嗖!”无数磨盘大小的石块如雨点般砸来,刚开始路西还能凭借自身强大的力量一一砸落,可是时间一长,他的防守便越来越窘困了。

    “砰!”终于几个石块从后方狠狠地砸中了路西的身体。“噗”一口嫣红的鲜血从他口中喷出。

    “我受伤了?”路西似乎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都已经不记得有多少年他没有尝试到受伤的滋味了。

    这一受伤,体内气息顿时杂乱。

    “啊!”路西如同一头受伤猛虎发出愤怒的咆哮,可是无论他如何咆哮,始终无法冲出乱石雨中。

    “咻!”一道寒芒,裹挟在乱石之中射出。

    “砰砰砰!”路西疯狂地发泄着自己的力量,前方的落石纷纷在他身前被击的粉碎。就在他要击落眼前的一道寒芒的时候,那道寒芒却是突然一阵转弯避过了他的防守。

    “噗!”一声清脆的响声,一把锋利的飞刀插在了路西的脖子上。

    “砰砰砰!”接着无数的落石将他击倒,击杀,击碎!

    可怜一代超级杀手,超级武者死在了莫名的乱石之中。

    “砰”萧云一脚将已经被赞成一团碎肉的路西给踢了出来,他的眉宇间没有任何的表情。“我说过没有人能破坏我好雪!谁来我就杀谁!”

    “血狼,你挺好了,你的女人在我的手上,聪明的赶快放路西出来!”一道粗犷的声音如同炸雷般响起。

    萧云的心头猛然一跳,“雪!”如同世界末日来临一般的恐惧一下子充溢胸间。

    “不!”萧云大喊一声便纵身从乱石岗中跳了出去。在距离乱石岗十几米的地方,一个高大、结实、雄壮的男人正如同捏小鸡一般,捏住了一个柔弱女子的脖子!

    “雪!”

    “萧云!”

    一对痴情男女发出绝望的呼喊。

    “达纳斯你好歹也是一个超级武者怎么能胁迫一个柔弱的女人?”萧云发出愤怒的控诉,“而且你们先前也已经承诺过不会对她怎样!”

    “哈哈!”达纳斯那如死人一般没有表情的脸皮颤动了一下,“我可一直没有答应你什么!血狼别废话,快点将路西放出来,然后乖乖伏诛!”

    “说还是不说?”萧云心头一阵犹豫,路西已经被他杀死,他真的害怕说出来后,达纳斯会首先杀死雪来出气。

    “哼,达纳斯,实话告诉你,路西已经被我打成了重伤,恐怕此刻他已经自己走不出来了!你不是来杀我的吗?放开她,我跟你公平一战!希望你不要侮辱一个强者的尊严!”

    “哈哈,好!我到前方一里外的上坡等你!”达纳斯鬼笑一声,提着楚雪便消失在了原地!

    他是一个绝世强者确实不屑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下手,他抓楚雪的目的也就是要逼萧云出来。他自信在公平的战斗情况下,他可以轻松杀死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