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今生,前世

第4章 今生,前世

深秋,一场西风染红了整个村庄,只有坚强的野菊傲然绽放着一片金黄,仿佛一个不屈的少年在命运面前的倔强。

    萧家村处于大山深处是一个极度偏远、贫瘠的山村,估计只有萧家村自己人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这样一个荒凉的存在。

    村庄里只有几十户人家,破败的茅草屋、低矮的土墙构成了这里统一的色调。就在这样一个破败、贫瘠的村庄里,却有一个让人耳目一新的所在,那便是村子中心处的练武场。

    村子虽然贫瘠,但是这个练武场却是一点都不寒碜,整个练武场足有今天两个足球场那么大,场地平整,规划整齐,场边兵器架上更是十八般兵器一样不缺。很难想象贫穷的村民有这个能力和闲心建造出这样的练武场。

    练武场中正有十几个少年在那或是打坐静修,或是相互切磋,或是独自舞动刀枪。一个身材高大的中年汉子站在这些少年人的不远处,看到少年们练到酣处,他总是不经意间点头或是摇头。

    这个中年人一身的衣服虽然有些破旧,可是穿着整洁,神情威武,眉宇间有种自然的英雄之气。他便是卧龙村的村长,也是练武场中那群少年的总教头萧山。

    “用点力,你早上没吃饭吗?”萧山走上前接过一个少年手中的刀,道,“使刀一定要讲究快,准,狠,刀乃兵器中的霸主,一刀劈下要有斩破苍穹的力度!”

    说罢萧山举起手中大刀,力贯双臂,一股浩然的气势勃然从他身上散发而出。大刀带着尖锐的呼啸声直劈而下,刀锋停在了距离地面近半米之处,而地面上却出现了一条清晰的刀痕。

    刀气,纯粹的刀气,精、气、神、力合一达到一个完美的程度才能产生的刀气。

    练武场中所有少年都震撼住了,他们瞪圆了眼睛似乎有些不相信地面上出现的深达一厘米的刀痕!

    萧山收起手中大刀,心中有一丝得意,也有一丝失望。得意的是他终于修炼到了三阶元师,可以形成刀气了;遗憾的是他知道自己此时的修为与家族的前辈相比依然相去甚远,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哇哇!”一声洪亮的啼哭惊动了整个村庄的宁静,那哭声洪亮而悠长,好似在宣告着萧家村新时代的到来。

    “恭喜啊,恭喜啊,村长,你媳妇为你生了一个大胖小子!”一个妇人惊喜的呼喊响起。

    萧山的心怦然一条,一阵狂喜涌上心头!

    “哈哈,我萧山终于有儿子了!哈哈,我终于有后了,感谢列祖列宗!”萧山举起双臂向天发出畅快大笑,豪气冲天!

    萧云眼前是一片黑暗,他感觉自己仿佛在那黑暗中穿越了无数年月,忽然他感觉眼前一阵光明,接着胸中一口浊气喷出,他居然发出了婴儿的啼哭声。

    “雪!”眼泪顺着他的眼角滑落。

    “我是怎么了?我不是死了吗?我怎么还有眼泪?怎么有好多人?”

    萧云微微睁开眼睛,看到了周围的异样,他想弄明白眼前的情况,可是他感觉眼皮十分沉重,根本无法再次睁开,接着他便再次昏睡了过去。在昏睡之前,他感觉到了一双无比温暖的手将他托了起来,那种温暖让他的心头立刻涌起了两个字“妈妈!”

    就在萧云昏睡不久,茅草屋内冲进一个大汉,他的脸上挂着难掩的喜气,一下子蹿到床边。他张开双臂将床上的母子二人一把抱住。

    “惠云,你辛苦了!”大汉的眼中闪动着幸福和感激的泪光。

    温慧云的脸色依然苍白,可是看到身边的男人和怀中的婴儿,她的心中也感到无比的幸福!她温柔地抚摸了一下丈夫的发角笑道:“傻子,还不去把儿子的小被子拿过来!”为了迎接小生命的到来,他们可是早就做好了各方面的准备!

    “云儿,你说我们的孩子叫什么名字呢?”萧山无比怜爱地贴近自己的妻儿道。

    “你是他的父亲,他的名字自然有你决定!”温慧云柔声道。

    “嗯!”萧山皱起眉头来,紧凑的嘴角流露出一丝紧张。终于他认真地点了一下头,道:“他的样子长的像你,就取我的姓你的名,叫萧云吧!”

    前世叫萧云,今生居然还叫萧云,或许这就是命运!

    萧云第二次睁开眼睛时,终于弄明白了眼前自身的状况。看着自己一副婴儿的身体,他很想自嘲地笑一笑,可是面部的肌肉根本不听他的指挥,对这副身体他感到很无力,他只能勉强地伸出小手,在空中做着无言的抗议。

    直到第三天,他才接受了眼前的现实。那是一个热闹的日子,全村的男女老少一百多号人全都来了。他的父母倾尽家资,小茅草屋中,院落里摆上了整整十桌酒席。看着忙碌的父亲,面带微笑的母亲,热情的村民,萧云突然感觉眼前的一切似乎正是他渴望的!

    “没想到我居然转世了,我不知道这里是一个怎样的世界,他们就是我的父母和亲人吧?我不知道自己为何还拥有前世的记忆,但是既然我已经转世投胎,就让过去的一切都过去吧,我要重新开始新的生活!”

    在三朝的酒筵上,这个才三天的孩子居然发出了格格的笑声。这奇异的一幕让在座的所有人都是震惊不已,萧山和温碧云更是乐的手足无措!

    这一天全村的人都知道了,他们的村长家诞生了一个奇异的孩子,这个孩子很少哭闹,甚至出生后第三天就可以开怀大笑。

    那一夜萧山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中前世的生活画面如同放电影一般在他眼前闪过,那一夜很少哭泣的他居然哭了一个晚上。晶莹的泪滴如同散碎的记忆,从他的眼角滑过,滴落在他的母亲温慧云的怀中。

    温慧云被儿子梦中的眼泪惊醒了,她不知道儿子因何而哭泣,但是母子心性相通,这一刻她却莫名地感受到了儿子的心酸,那种心酸让她忍不住也想抱着怀中的儿子痛哭。

    她想用一个母亲最大的温情来呵护怀中的儿子,用自己的**来抚平儿子的心伤。

    萧云微微睁开眼睛,第一次真正细细打量起这个世界,已经来到这个世界整整三天,三天里他一直在逃避,一直生活在前世的记忆中。直到这一夜痛快的哭泣,他才算是从前世的阴影中走了出来。他将以一个充满阳光的心态去面对这一世的生活。

    “呵呵,我的母亲还真是一个大美女啊,她是这样的爱我!妈妈,不管我愿不愿意承认,你确定无疑是我的母亲啦!”

    “我的父亲居然是一个虎背熊腰的大汉,嗯,居然还有一身强大的力量!”

    看着身边睡着的父母,萧云心情忐忑,前世他只是一个孤儿,父母在他心中只是两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名词而已。今生他终于知道了自己的父母,在他们身边他感到无比的温馨!

    萧云握紧了拳头,心中涌起一股豪情。

    “爸妈,既然这一生我是你们的儿子,我就会努力孝敬你们,绝不会让你们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