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威图酒吧

第1章 威图酒吧

江南市,威图酒吧。

    林锋抬头看了一眼装饰的金碧辉煌的酒吧,脸上露出了一丝苦笑,咱这么个刚刚“出狱”的穷小子,哪有钱进酒吧啊!

    想到离开监狱之前刘叔一脸微笑的警告自己:“臭小子,你出去后不把老子那个失足的女儿拯救出来,老子让一百个天字杀手整天追杀你,叫你小子连拉屎的时间都没有,憋裤裆里憋死!”

    面对这么恐怖的威胁,林锋只能屈服了,接下了这个拯救失足少女的任务。

    刘叔名叫刘国安,一个满身正气、光明正大、堂堂正正的高端大气名字。可是这个家伙不仅对不起他名字意义里的各种“正”字,反而是极端的对比。

    他不仅不是满身正气,而且是全球最顶尖杀手集团“罗睺”的龙头老大。

    有了这种人存在,国家还怎么安宁?林锋一直觉得刘国安这个大叔对不起他的名字。

    自从十年前这个杀手皇帝暗杀了M国一个州的州长后,终于被送进了“魔都”监狱。

    只不过这个监狱里的待遇,比五星级酒店还要好,是全球最豪华的监狱,堪称天堂。

    “一百个天字杀手追杀,这他妈M国总统也得翘辫子啊!”林锋苦笑,虽然一百个天字杀手很夸张,但是他知道那个监狱里笑的人畜无害的大叔真能做到。

    摸了摸口袋里鼓鼓的钞票,林锋的心定了下来,好歹自己也是怀揣1000大钞闯天下的人,进个酒吧而已,虚什么!

    “希望刘叔的女儿不要长的跟他一样,不然的话哥就是被一千个杀手追杀也是不会屈服滴。”

    当然,若是长的和刘叔成反比,他不介意化无奈为主动。事实上林锋见过刘叔女儿的照片,所以他今天才会来到这里。

    一手插进口袋,手指来回磨擦着十张红彤彤的大钞,林锋满心豪情的走进了威图酒吧。根据他得到的消息,刘叔的女儿刘金雅整天厮混在这个酒吧。

    “什么!!”威图酒吧里的林锋站了起来,他有点吃惊的盯着对面那个穿着风骚却长相甜美的小妹妹叫道:“一瓶酒要两百块,你们怎么不去抢劫!”

    那个小妹妹脸色一呆,她在酒吧里只会听到别人说这个酒怎么这么便宜,还第一次遇到这种满脸震惊问她酒怎么这么贵的人。

    她有点尴尬的看着聂锋,语气尽量温和的说道:“先生,我们威图酒吧里的酒已经算是便宜的了。”

    这个小妹妹还算有职业道德,没有把自己脸上的鄙视给露出来。

    林锋心头在滴血,他的全身家当也就一千块啊,一瓶酒就喝掉了两百块,这简直就是在割他的肉啊。他心中被一万个尼玛覆盖,将监狱里那个满脸微笑的大叔给骂了几百遍,这个混蛋让自己拯救他失足的女儿,也不知道给一点劳务费。

    那个前台的小妹妹心中同样一阵嘀咕,就算是那些校园里的屌丝学生第一次来酒吧,也只会说这里的酒好便宜。因为在那些没去过酒吧的学生,第一次来酒吧都会带着好几千块钱,因为他们看来酒吧实在是很高端的地方。

    可是当那些学生真的到酒吧里消费后,发现每个人只消费了三四百块钱,真的是发自内心的感慨真便宜。

    威图酒吧在江南市并不是什么太高档的酒吧,一般人要是只来喝喝酒看看别人跳跳舞,花个几百块钱就够了。不过你要是看上了那个妹子,你情我愿的就不是几百块钱的事情了。

    来酒吧里找“伴”的妹子,就算是威图酒吧这种一般的酒吧,开口也是不会低于两千块的。

    “先生,请问您还需要这个酒水吗?”

    “有白开水吗?”林锋厚着脸皮问道,脸上露出了一丝腼腆。

    “没有!”那个小妹妹脸上依旧是带着甜美的笑容,那种淡淡的笑容,饶是以林锋的定力都有点不好意思。

    咬牙的林锋心头在滴血,吐出了一句话:“给我拿一瓶,就这个两百块的!”

    “好的,稍等!”小妹妹走了,林锋的脸色却没有刚进来的时候淡然了,这个喝的不是酒,是钱啊!

    片刻后,小妹妹又走了过来,递给了林锋一瓶威士忌,那种甜美的微笑看的林锋摇头感慨,这简直就是吸血鬼啊,专门来吸他林锋的血。

    小妹妹摇晃着她的翘臀一扭一扭的走了,林锋狠狠的盯着看了几眼,心想一瓶酒根本不值两百块啊,多看几眼自己也能少吃点亏。

    直到小妹妹的身影消失在了林锋的视野里,他才拿起了那瓶威士忌,一手拿酒一手拿个杯子,走到了角落里那个颓废的狂野小美女身上。

    刘金雅今天很不开心,因为她昨天和李小琴那个贱人飙车居然输掉了,那个贱人昨天不知道找了个什么帮手,车技炫的吓人,整个一骑绝尘,让她吃了一屁股的灰。

    刘金雅和李小琴,这两个家伙可是从小到大争斗了十几年,用刘金雅的话来说就是:

    “我和李小琴那个贱人就是不死不休,那个死丫头在小学二年级的时候就把我压在地上一个劲的抽我嘴巴,害的老娘直到现在还觉得两边脸不对称!”

    这……是何等的深仇大恨啊!!

    “美女,我可以坐下来吗?”就在刘金雅喝着闷酒的时候,耳边居然迷迷糊糊的传来了一个声音,听着声音还挺稚嫩年轻的。

    林锋一只手拎着酒瓶,一只手提着杯子,脸上带着腼腆羞涩的笑意,屁颠屁颠走到了角落里刘金雅的身边。

    刘金雅抬头瞥了一眼林锋,看到是一个脸上带着无比下贱的笑容的小正太,她白了对方一眼,醉眼惺忪,脸颊绯红,吐出了一口暧昧的气息。

    林锋能够感到对方满身的酒气和女人特有的香气,这是一种绯靡的气氛,让他小心肝扑通扑通的狂跳,小处男哪里见过这种气氛啊,看到对方领口处露出来的深沟和嫩肉,林锋忍不住的吞了一口口水。

    忍不住,林锋瞥了一眼,两眼,嗯,三眼……

    林锋左瞥一眼右瞥一眼看的正起劲,心中突然有了一丝愧疚,心想非礼勿视啊,这可是刘叔的女儿,自己不能这么禽兽啊。俗话说的好的,兔子不吃窝边草,自己这样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可就在林锋这丝窥愧疚刚刚升起来的时候,他又想到了一句古话:肥水不流外人田!想到这个,林锋有心安理得的继续瞥。君子都有爱美之心,看看又不犯罪,关键是又不要钱。

    似乎是注意到了林锋的目光,美女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这种勾人心魄撩人心弦的妩媚一笑让林锋醉了,在那个监狱里什么时候见到过这种美女,一群抠脚大汉看的林锋都要吐了。

    美女站了起来,她吐气如兰,一只手搭在了林锋的肩膀上,随后伸出一根手指从林锋的脖子轻抚到了脸颊之上。香气逼人,林锋的丹田突然冒了出来一股邪火,这个小娘们虽然没有什么出格的举动,但是这种暧昧勾人的气氛那里是林锋这个小处男能够招架的住的。

    林锋心跳加速,他两眼泛光,心中带着一丝无奈和一丝激动。无奈的是刘叔的女儿居然已经失足到了这个地步,看到男人就要勾搭了吗?这样的话,想要拯救失足少女的任务实在是艰难无比啊。

    激动的是,这个女人要是硬把自己推到的话,自己该不该答应呢?要是自己克制不住的话,不就是监守自盗了,自己要不要被失足少女拖下水呢?林锋无比的痛苦,看着对面这个美女勾魂的模样,他真的是左右为难啊。

    “小家伙,你是想要泡姐姐吗?”刘金雅伸出的那根手指抚过了林锋的脸颊,在对方的嘴角一勾,然后把林锋手里的威士忌给拿了过来。

    林锋迷迷糊糊的,美色在前,他感觉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我不如地狱谁入地狱啊!所以,他决定了,要是对方真的要拖自己下水,那么他就以身试险,用肉体来拯救失足少女吧。

    “我就是来喝杯酒,一个人喝酒多伤感啊!”林锋脸上笑得无比腼腆,刘金雅突然把他手里的酒拿了过去,林锋以为对方要让他坐下来陪她。

    刘金雅倒了一杯威士忌,然后将还有大半酒水的酒瓶往垃圾桶里一扔,脸上依旧带着勾人妩媚的笑意,她端起了酒杯,对着林锋一举杯,风姿优雅之中带着一丝性感。

    随着她的动作,胸前领口处露出的嫩肉更多,那深不见底的沟壑在林锋的眼中也更加的深邃了。

    “酒没有了,你可以滚了!”

    林锋脸上的笑意戛然而止,眼神之中的失落一闪而过,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沉重。

    失落?

    你肯定看错了,哥脸上怎么可能有失落。哥这是在欣慰啊,刘叔的女儿还没有失足到不可救药的地步,哥这是欣慰!!

    林锋脸上露出了尴尬,他突然站得笔直,一种浩然正气流溢了出来,说道:“小姐,我想我应该重新介绍一下,我叫林锋。”

    “我……是一个好人,是一个和你父亲一样的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