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没救了

第5章 没救了

“对了,你刚刚说这是你的酒吧?”陡然的想到了之前刘金雅对着李凤芒说的话,林锋赶紧开口说道。

    刘金雅懒得理会林锋又在卖什么关子,点了点头道:“不错,这个酒吧的确是我旗下的产业!”

    是我旗下的产业!

    林锋那双牛眼就瞪大了,这小子从来都不笨,一下子就听出来了这意思是还有其它的产业。感情自己这位刘姐还是小富婆啊,这样的话卖身给她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嘛。

    “额,既然这是你的产业,你自己喝自己的酒,总不能还要钱吧?”林锋有点尴尬的说道。

    刘金雅眉头一皱,沉默了几秒钟后才反应过来面前这个小子居然还在对那瓶酒耿耿于怀。她这次真的是被气乐了,还没有男人在她面前表现的这么小气。

    她翻了一个白眼,不耐烦的从长长的皮夹子里掏出了十张红彤彤的钞票,猛地拍在了桌子上,道:“有屁赶紧放,说完了还你一千块,行了吧!”

    林锋就乐了,二百块换来一千块,净赚百八块,自己当初去当雇佣兵的时候赚钱也没有这么快啊。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林锋的嘴巴跟连环炮弹一样,舌绽莲花,说的是一个滔滔不绝。

    十分钟后,林锋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将桌子上的一千块收进了口袋里,一脸笑意的说道:“说完了!”

    十分钟,以林锋三寸不烂之舌已经说出了很多的话语了,他大致的形容了一下刘叔是在一个监狱里,自己也是在那个监狱里长大的。如今自己离开监狱了,刘叔让林锋帮忙一下他女儿。

    刘金雅直翻白眼,心想老娘还要你照顾,就你这么个小屁孩能照顾好自己就不错了。

    沉默了良久,刘金雅才摇头道:“原来这个老家伙还没死!”

    林锋摸着口袋里钱的动作就是一顿,心想哪有这么说自己父亲的啊,自己虽然从来没有见过那个没良心的父亲,但是好歹十八年来也没有咒过自己父亲啊。

    出狱后林锋虽然不想和自己那个什么父亲惹上瓜葛,但是却很想见见那个从未谋面的姐姐,毕竟这个姐姐是林锋母亲念叨了十几年的存在。

    “额,没死,活的好好的!”看着刘金雅冷漠无情的脸色,林锋还真不知道这个美女到底是怎么看待他父亲的。

    是和自己一样,当父亲不存在?还是痛恨自己的父亲?还是思念自己的父亲?

    “活着也不错,活着就好啊,免得我那个傻母亲一天到晚念叨着。”

    林锋有点不解,心想自己那个刘叔虽然是呆在监狱里,但是也不是与世隔绝啊,随便通过一个途径都能够和自己的妻儿联系。甚至于魔都监狱里面打电话都不要话费,每天煲电话粥也不要消费啊。

    可惜让林锋打破脑袋都不理解的是,这个刘叔居然十几年没有和妻儿联系,甚至于妻儿都不知道他是死是活。

    似乎是彻底忘记了林锋袭胸的事情,刘金雅对着林锋说道:“你说你从小就是在监狱长大的?”

    或许是林锋带来了父亲的消息,刘金雅对林锋的脸色倒是缓和了一点,只不过眼神深处还是有点膈应,毕竟这个小子居然敢摸自己的胸,虽然是一擦即过。

    林锋摇头苦笑道:“是啊,我没出世的时候母亲就进了那个监狱了,出世后母亲也不让我离开那里,别人也就放任我在那里成长了。”

    “好在魔都监狱条件很好,虽然从小就没有同龄人陪伴,但是好歹也活了下来。”

    一个从出生就生活在监狱里的人,不管那里的条件有多好,又怎么可能会开心?

    普通孩子三五成群的人玩过家家玩捉迷藏的时候,高墙之中这个孩子却只能一个人的数着天边的白云和夜间的星星。

    小时候林锋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够见到一个和自己差不多大小的孩子,可以和同龄人说上两句话。如果可以的话,他愿意陪那个孩子去看“小高”,小高是他亲手种下去的小树,也是他童年的岁月里唯一的伙伴,唯一的倾诉者。

    这个愿望,一直到了林锋十二岁的时候才实现,孤独了整整十二年的林锋终于遇到了一个伙伴。一个被关进魔都监狱里面的十岁少年,那个少年终于让他有了生命中的第一小伙伴。

    看着林锋笑眯眯的表情,刘金雅不经意间的心中一疼,她没有想到面前这个看似没心没肺的少年童年居然比自己还要凄苦。

    刘金雅再次拿起酒杯抿了一小口,说道:“小时候我以为我是天下间最可怜的小孩,没想到你比我更凄惨,唉。”

    自己虽然也是单亲的家庭,好歹周围有着无数的玩伴,不管关系是好是坏,总归不像林锋那么孤独。

    或许这个小子表现的这么没心没肺,只是为了掩盖心中的孤独和伤痛吧?刘金雅也难得的矫情了一下,对林锋起了一丝同情之心,摇了摇头把林锋袭胸的事件给抛到了脑后。

    “走!看在你叫我姐的份上,姐姐带你去兜风!”刘金雅把酒杯往地上一甩,拉着林锋就往门外跑去。

    林锋没有反抗,刘金雅的转变他看在了眼里,他不知道为什么对方把对自己的防备给抛开了。尤其是自称姐的时候,这个女人没有丝毫的做作,居然把自己真当成了她熟人。

    “好!”林锋没有拒绝,兜风他也喜欢,这是一种很能发泄自己情绪的方式。

    刘叔啊,看样子你给我的任务不靠谱啊,你女儿虽然看上去有点堕落,但是根本就没有失足嘛!林锋算是看出来了,这个女人虽然外表浪荡不羁,但是骨子里还是比较洁身自好的,哪里需要自己拯救啊?

    一辆血红色的法拉利从停车场里面飞驰了出来,林锋犹豫了片刻,最终从口袋里掏出了那叠钞票,放到了刘金雅的坐垫上。

    刘金雅一愣,她没有想到林锋这么小气的人居然会舍得把钱还给她,问道:“怎么了?”

    林锋叹了口气道:“你都对我自称姐了,做弟弟的总不能贪你那几百块钱吧?”

    自己从小到没有少了刘叔的照顾,自己再拿刘金雅这钱,他心里惭愧。人穷志不穷,不该拿的钱他林锋一分都不会要。

    看到林锋坚定的神色,刘金雅心头忍不住的赞叹了一句,心想自己刚刚是把这个小子给看轻了。她也没有强迫林锋,拿起钱来往钱包里一放,她白了林锋一眼道:“怎么只有八张?”

    林锋乐呵呵的说道:“不该拿的咱不拿,这两百块本来就是我的嘛!做弟弟的去你那喝酒,总不能收钱吧?”

    “再说了,那瓶酒我还没碰呢!”

    刘金雅无奈的摇了摇头,心想这小子没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