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书啦!

发新书啦!

筹备一个多月,新书终于出炉!

    超级减肥系统,有减肥想法的兄弟姐妹们都来看看:

    减肥题材在我脑海萦绕许久,一些老书友或许知道,小生患有脂肪肝,老早就想减肥,一直没能狠下心。

    这次正好趁此机会,一边写书一边降重,有减肥恒心的书友,大家一起努力,争取减肥成功!

    以下是正文:

    “胖虎,爱要勇敢说出来,哥敬重你是个胖子……不好意思口误,敬重你是条汉子。”

    “哎呦呦,真是了不起呀,居然有脸向莺莺表白,谁给你的勇气?梁静茹吗?”

    “果然老天是公平的,你虽然长得胖,但是想得美!”

    “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肥头大耳,有什么资格当莺莺的男朋友……”

    一声声嘲笑从耳旁传来,萧凡脸涨成猪肝色,放在桌底下的拳头紧握。

    自幼萧凡体型偏胖,加上不爱运动,文理分科后,体重激增二十几斤,在班里多了个“胖虎”的外号。

    上周萧凡壮着胆子,向暗恋已久的同班同学赵莺莺写了一封表白信。

    结果赵莺莺给他回了一张小纸条,上面写着“我是一只天鹅”,没有其他内容。

    一开始萧凡还不理解什么意思,问过同桌于子强才明白,人家骂他是一只癞蛤蟆。

    因为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最可气的是,那封表白信被赵莺莺公之于众,使得萧凡彻底沦为班里的笑料,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摸了摸圆润的大饼脸,萧凡暗下决心,要在两个月内甩掉二十斤肥肉!

    减肥任重道远,必要的规划不可少。

    萧凡立马在手机上随意下载一款减肥软件,名为超级减肥系统!

    成功注册登录账号,进入软件主页面。

    与常见的减肥软件不太相同,除了计步器外,只有一个积分兑换商城。

    “尼玛,要不要这么敷衍,好歹教一些减肥秘诀,啥都没有怎么减?”萧凡对软件设计非常不满。

    试走了几步,计步器倒是挺灵敏,准确记录下步数,一步不差。

    抱着好奇心点开积分兑换商城,使用规则很简单,每运动一百步获取一积分,可用积分兑换各种产品。

    许多运动软件都有类似功能,萧凡见怪不怪,把页面往下拉,看看都能换些啥东西。

    受限于等级,可兑换物品寥寥可数,看到第一件,萧凡就一脸懵逼。

    “大力丸,可将力量提升至五倍,时效五分钟。”

    听这名字就像是江湖郎中卖的假药,没有半点靠谱的感觉,萧凡皱了皱眉,继续往下浏览。

    “神速药水,可将速度大幅提升,约为原速度的两倍,时效一小时。”

    “记忆神泉,提高记忆力,时效一个月。”

    “明目液,有助修复眼损伤,增强视力,时效永久。”

    ……

    把所有兑换物品看一遍,没一件正常的东西,基本可以认定,所谓的超级减肥系统就是糊弄人的垃圾软件。

    萧凡毫不犹豫打开软件管理,打算将超级减肥系统卸载掉。

    奇怪的是,在可卸载软件当中,居然没找到超级减肥系统。

    “我勒个去,这特么是流氓软件啊,删都删不掉!”

    萧凡尝试好几次,愣是没能成功。

    好在这款软件占用内存不大,不影响手机其他功能正常使用,没必要太纠结。

    听到周边同学都在讨论前几天的月考,萧凡心头突然一咯噔。

    不出意外的话,月考的试卷今天就会发下来,他的步伐变得无比沉重,两条腿像是灌了铅水。

    果不其然,上课铃还没响,英语老师就让科代表分发考卷。

    尽管心里难受,萧凡还是不得不面对现实。

    试卷顶端,红笔写的阿拉伯数字“36”极为刺眼。

    没错,满分150分,萧凡只考了36分!

    对他而言,做英语试卷无异于看天书,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剩余的一百四十分看运气。

    好在英语题型以选择题为主,看不懂可以瞎蒙,倒不至于考零分。

    南河一中作为江南省重点高中,每个教室都有多媒体教学设备,英语老师将单科排名通过投影仪投放在幕布上,全班人看得一清二楚。

    萧凡艰难的抬头,看到自己排在倒数第五,后头还有四个不想念书的倒霉蛋。

    他心中充斥着不甘,指甲都快扎进肉里。

    明明已经很努力,为什么成绩却始终提不上去?!

    艰难熬过一节课,萧凡靠在椅子上反省自己,一道充满戏谑的声音从身边传来。

    “哎呀呀,才三十六分呀,我乱写都考得比你高。”

    心情正不爽,萧凡狠狠瞪了一眼来人,“黄志成,你特么少得意!”

    黄志成成绩比萧凡好不了多少,仗着家里有钱在班里横行,两人之所以结怨,归根到底还是因为赵莺莺。

    “我说胖虎,看看你这成绩,考大专都不够,真是可怜!”黄志成逮着机会拼命冷嘲热讽。

    坐在旁边的于子强看不下去了,冷哼一声,“说得好像你能考上大专一样,六科加起来刚好二百五吧?”

    于子强是典型的混子,为人仗义,身边时常跟着一群小弟。

    在他面前,黄志成不敢太放肆,但嘴上还是不饶人。

    “我考不上无所谓,早点继承家业更好,老老实实当老板,至于某些人嘛,只能去工地搬砖咯。”

    他说的某些人是指谁,再明显不过。

    萧凡恨不得冲上去给黄志成两拳,让他知道嘴贱的下场。

    理智最终战胜冲动,在学校打架后果很严重,轻则记大过,重则留校察看,还得赔医药费。

    家里欠着房贷,萧凡不能让父母再增加负担,唯有暂时咽下这口恶气。

    黄志成秀优越秀上瘾,还想多占点嘴上便宜,突然一个同学喊了一声:“胖虎,班主任叫你去办公室一趟。”

    几乎每次考试成绩公布,一部分同学都会被“邀请”到办公室谈心,萧凡正是常客之一。

    班主任名为郝仁,郝和“好”同音,学生称呼其郝老师。

    不过大家私底下都清楚,这位郝老师可不是真的好老师,没少收家长的礼物,谁给的礼多,孩子就安排在好的座位,因此落了个“好贱人”的外号。

    走进办公室,萧凡低着头,一副做错事的样子。

    抿了一口茶,郝仁重重放下茶杯,一开口就是机关枪式的批评:“萧凡,不是老师说你,读书多用点心,看看我们班的平均分,被你一个人拉低多少!”

    他说的是事实,萧凡无言以对,低着头任其批评。

    “上次找你谈话,你一千个一万个保证,下次一定进步,结果呢?你的进步在哪里?”郝仁摊开手盯着他,表情相当激动。

    班级平均分上不去,班主任没机会评选优秀教师,难怪郝仁会如此在意。

    被批评五六分钟,直到上课铃响起,萧凡才浑浑噩噩返回教室。

    大半个下午他都处于闷闷不乐中,有时候真恨自己没用,四肢不发达,头脑也不如别人好使,仿佛他的存在就是多余的!

    压抑的内心急需发泄,放学后,萧凡去操场跑步,勉强坚持二十来分钟就气喘吁吁。

    十月份南方天气还很炎热,虽说傍晚气温略降,依然能把人热死,稍微运动就是一身汗。

    找了个阶梯坐下歇息,萧凡点开减肥软件,计步器显示两千一百余步,系统提醒可获取二十一积分。

    积分兑换商城里最便宜的物品是神速药水,需要二十积分,正好可以兑换一瓶。

    反正不用花钱,他抱着试一试的心态点击换取。

    下一秒,一个滴眼液大小的玻璃瓶凭空出现在手中,萧凡惊讶得久久说不出话。

    用力扇自己一巴掌,确定不是在做梦,手里瓶子是真实的,萧凡倒吸一口凉气,这超级减肥系统简直神了!

    “也不知神速药水管不管用……”

    萧凡神色兴奋盯着手里的玻璃瓶,轻轻摇晃两下,里头的液体呈淡蓝色,大约只有五毫升左右。

    他没傻到用自己做实验,四处走了一圈,看到地上有只蟑螂,顿时来了主意。

    拧开瓶盖,把神速药水倒一滴在地上,其中一部分沾到蟑螂头部。

    紧接着,蟑螂受惊,蹭蹭蹭朝远处跑去,健步如飞,速度远超普通蟑螂!

    第二章

    萧凡大致可以肯定,自己下载的超级减肥系统是一种外星科技,地球目前的科技水平还达不到这种骇人听闻的程度。

    不管这款软件从何而来,都让萧凡浑身充满动力,恨不得再跑十万步,把另外几种物品全兑换一遍。

    既然神速药水不假,那么其他可兑换物品十有八九是真货,都是用钱也买不到的神药!

    休息十多分钟,继续慢跑一个半小时,回家时萧凡全身都被汗水打湿,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

    沈秀琴见到儿子主动运动,既欣慰又感到惊讶,以往叫他跑步难比登天!

    冲了个凉水澡,身体的疲倦燥热散去,萧凡正准备吃晚饭,二叔萧仲山和二婶郑芳忽然来串门。

    萧凡对这一家子亲戚不太感冒,夫妻俩都是爱炫耀的性格。

    早些年炫富,后来女儿萧雨晴长大,开始炫耀女儿的成绩,逢人便夸自己女儿多优秀。

    萧雨晴比萧凡小一岁,两人都读高三,不过不在一个学校,正好被拿来作比较,结果可想而知。

    尽管心里腻歪,萧凡还是得表现出很欢迎的样子,给二叔夫妇端茶送水。

    刚落坐,萧仲山便以长辈的口气问道:“小凡呀,距离高考剩下不到一年,最近成绩如何?”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萧凡心里无奈,勉强笑道:“一般般,还是老样子。”

    “老样子可不行,你堂妹上次月考从年段第十进步到第八,还被我狠狠批评一顿,进步太小了。”

    萧仲山嘴里这样说,脸上却没有半点不高兴的样子,要多假有多假。

    坐在沙发上的郑芳附和道:“小凡,你要多加把劲,萧家的希望都寄托在你们这辈人身上,光靠你堂妹一人哪儿行。”

    听她这么说,萧凡顿时无语了。

    什么叫光靠萧雨晴一人,哥只是成绩差一点,又不是死人!

    沈秀琴也比较腻歪这对夫妇,不过场面话还是得说:“儿子,你二叔二婶说的没错,多向雨晴学习。”

    “是是是,一定好好学习。”萧凡小鸡啄米一样点头表态。

    似乎没看出萧凡的敷衍之色,郑芳反而越说越起劲。

    “昨天我还跟雨晴讨论,是该报考帝都大学还是华清大学,两所大学各有各的优点,不太好选择,小凡有没有中意的大学?”

    萧凡险些笑喷,萧雨晴成绩确实不错,不过距离帝都大学还差十万八千里,装逼也不用装得这么离谱吧。

    见萧凡不吭声,郑芳换了个坐姿,优越感十足接着说:“考不了国家重点大学没关系,考个省重点总是应该的,要是考个大专,传出去被人笑话。”

    如果郑芳不是长辈,萧凡绝对要喷她一脸盐汽水,劳资考啥和你有毛线关系。

    作为晚辈,萧凡不好开口,他老爹萧孟山听不下去了。

    只听萧孟山绷着脸道:“考得好该表扬,考得差继续努力,实在考不上重点大学也不碍事,我们没念大学不是照样活得好好的!”

    老爹这话说得牛气,萧凡在心里给一个大大的赞。

    被大哥怼一句,萧仲山夫妇表情讪讪,不好意思再炫耀,立马换了个话题。

    吃完晚饭,萧凡回到自己房间,满心期待点开超级减肥系统,步数增加到一万三千多步。

    剩余一百一十积分,直接兑换一瓶记忆神泉,花费一百积分。

    和神速药水一样,记忆神泉是用小玻璃瓶装,无色透明液体,带有一股淡淡清香。

    仰头灌进嘴里,略带一丝甘甜,味道还挺不错。

    记忆神泉具有提高记忆力的功效,只是不知效果有多明显。

    作为文科生,许多知识点需要死读硬背,记忆力的重要性可想而知。

    正因为如此,萧凡急需提升记忆力,死马当活马医,毫不犹豫喝下记忆神泉。

    随手从床头拿来一本高考英语单词词汇表,萧凡全神贯注阅读。

    他惊讶发现,读过的内容仿佛烙印在脑海中,连每个单词的所有注解都记得一清二楚,不出丝毫偏差!

    “我勒个去,过目不忘啊!”

    捧着词汇表,萧凡眼放精光欣喜若狂,两手微微颤抖。

    深呼一口气,他拿起高三语文课本,随意挑一篇文言文默读一遍。

    五分钟后,萧凡一字不差将文言文背诵下来,流利程度和看着书本念没什么两样!

    这一夜,他彻底失眠了,内心被喜悦填满,同时担心一觉醒来,发现只是一个梦。

    第二天一早,萧凡顶着一对熊猫眼起床,床头还放着那本语文书。

    他不急着穿衣服,而是又把那篇文言文回忆一遍,记忆依然清晰,并没因为过了一夜而变得模糊。

    沈秀琴发现儿子眼眶发黑,和中毒似的,顿时吓一大跳,劝萧凡请假休息一天,被他婉言拒绝。

    “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

    出门前,萧凡精神亢奋,大声朗诵李白大作,转身对沈秀琴说道:“妈,看着吧,从今天起,你儿子将华丽蜕变!”

    正在洗碗的沈秀琴一脸莫名其妙,总觉得儿子今天哪里不对劲。

    昂首挺胸走进教室,萧凡从未有过如此自信,一股睥睨天下的豪气在胸膛激荡。

    经过前几桌时,几个同学纷纷侧目,发现萧凡气质的转变,都是一头雾水。

    一个次次考试拖后腿的家伙,哪儿来的自信雄赳赳气昂昂?

    语文课,试卷发下来,萧凡不出所料又是不及格。

    不过没英语那么惨,考了个七十五分(满分一百五,九十分及格),全班倒数第八。

    语文老师名为孙奇强,留着地中海发型,外号洗衣粉,因为名字和某牌子洗衣粉相同。

    洗衣粉教学以严厉著称,嘴里时常念叨“严师出高徒”,最常用的惩罚手段就是抄课文。

    开始解析考题,没过一会儿萧凡等几个同学就被叫起来,黄志成也在其中。

    “补写名句名篇中的空缺部分,这种送分题你们都做得一塌糊涂!”

    孙奇强鹰隼般尖锐的目光扫过几人脸上,厉声厉色道:“真怀疑你们几个有没有背课文,从黄志成开始,一个一个背诵《滕王阁序》,不会背的抄写十五遍!”

    眼皮剧烈一跳,萧凡急忙翻开课本,找出《滕王阁序》这一篇。

    黄志成不学无术,别说是文言文,唐诗宋词能不能完整背两首都是问题。

    他倒是干脆,直接回答不会背,一脸无所谓的表情。

    反正不缺零花钱,待会儿花点银子,请周围同学帮忙抄课文,他本人依然可以逍遥自在。

    被点名的无一不是学渣,除了少数一两个能结结巴巴背诵一小段,其他人都果断放弃挣扎。

    很快轮到萧凡,黄志成幸灾乐祸看过来,表情要多贱有多贱。

    隔壁组的赵莺莺面带嘲讽,嘴角弯起一道弧度,坐等萧凡出糗。

    然而,二人没高兴多久,很快就被惊愕所替代。

    只见萧凡合上课本,目视前方,不急不缓背诵道:“南昌故郡,洪都新府,星分翼轸,地接衡庐……”

    他的声音抑扬顿挫,语句连贯通畅,背诵得十分流利,不像前几个学生卡卡顿顿。

    不知不觉中,全班师生的目光都聚焦到萧凡身上,沉浸在他的背诵之中。

    直到最后一句背完,孙奇强才回过神,用不解的眼神看着萧凡:“你既然会背,为何考试时写不出来?”

    萧凡当然不能说出真相,嗫嚅道:“考试时太紧张了,脑子里一片空白……”

    当了十几年老师,孙奇强见过不少心理素质偏差的学生,平时表现不错,一到考试就掉链子,他理所当然把萧凡当做这类学生。